靠谱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皇道天下 >

第3部分

皇道天下-第3部分

小说: 皇道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十丈高,一条铁链从上面垂了下来。

    “上了这断崖,前面不远处就是玉宵宫了。”李小瑶指着悬崖说道。

    卫羽伯心道这玉宵宫所在真乃奇骏之地,易守难攻,而玉宵宫的密道,便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那晚辈就先行带路了。”李小瑶说完,双手交替抓住仙链,身子飞快向上纵跃,不一会就到了崖顶。卫羽伯赞道:“不愧是灵修道人的徒孙,公子,你抱住我,咱们也上去。”卫羽伯不叫箫武韶皇子而改口叫公子,自是为了掩人耳目。

    箫武韶依言抱住卫羽伯,只见卫羽伯亦双手交替抓住仙链,身子向上纵跃,他负有一人,但动作却比李小瑶快多了,须臾上了崖顶。只见前面豁然开朗,不远处一座宫殿巍峨而立,甚是壮观。

    “那就是玉宵宫。”李小瑶指着前面的宫殿说道。

    卫羽伯、箫武韶顺着李小瑶所指望去,只见玉宵宫大殿前已搭起一坐擂台,擂台下面密密麻麻立满了人,少说也有千人,所穿衣服各异,只是按颜色站成了四堆。卫羽伯心想,这玉宵宫四大弟子各有弟子,想必穿着颜色各异便是区分的法子。

    李小瑶,卫羽伯,箫武韶向前走去,待走近人群,只见人群前面并列坐着四人,正是灵修道人的四个徒弟。卫羽伯见李小瑶眼光在人群中左看右看,知道他是在寻找陈慕儿。李小瑶眼光在人群中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陈慕儿,脸上尽是失望之色。

    李小瑶竟直走过去,在一人耳前低语一番,卫羽伯看那人正是玉宵宫大弟子公城屠。箫武韶见那公城屠不过五十多岁,浓眉大眼,大嘴巴,身体肥胖,凑活在一起看起来相貌十分的丑陋,怎么看也不像医术高明的神医。但正所谓人不可貌相,便应在公城屠身上了。只听公城屠道:“神梁皇宫侍卫统督卫大人大驾光临,我等快快迎接。”

    只见灵修道人四位弟子齐站立起来,向卫羽伯走来。玉宵宫众弟子也刷的一下都转过头来,想看看这“卫统督卫大人”是何等模样。四人来到卫羽伯面前,一起拜道:“见过卫大人。”

    箫武韶心道:卫统督威望很高,竟引得这么多人参拜。卫羽伯此时乃神梁国通缉的要犯,但是卫羽伯曾守卫神梁西垂边关二十年,特别是卫羽伯当年被召回神梁碧水城,官至侍卫统督后,为人刚正不阿,为黎民做了不少好事,这些修真门派亦敬卫羽伯三分。

    只见一位长的粗壮但皮肤黝黑,身材矮小之人上来,声音十分洪亮,说道:“当日草庐之中共叙一日,不想今日又见了,卫统督别来无恙啊。”说话之人正是灵修道人的三弟子李奇英。

    卫羽伯看见李奇英的模样,豁然想起当年在神梁国国都碧水城自己曾和李奇英有过一面之缘,二人意气相投,把酒言欢。李奇英离去时,自己曾送到碧水城外的草庐,不想今日再见已是二十年后。

    卫羽伯抱礼道:“那些时日与李贤弟没有叙够,今日又见真乃缘份。众位不必多礼,为某本意是来拜访药王的,但听李小瑶贤侄说各位在玉宵宫商量事情,忍不住好奇,就过来看看,别无他意,别让卫某一来打断了你们,各位继续吧。”

    只听一人说道:“哪里,哪里,卫统督得高望重,是和家师齐名之人,能光临本派,实在是本派的荣幸,还请卫统督上坐。”

    卫羽伯打量一番说话之人,见此人不过四十多岁,头发胡须乌黑,只是鬓角有几丝白发,一双凤眼,神态自若,说道:“你是灵修道人的二弟子,擅使一把“龙青飞剑”,人称“笑面君子”的陈剑屏吧?”

    陈剑屏笑道:“难得卫统督记得,正是陈某。当年陈某和家师亲眼见过卫统督的神威,不想再见到卫统督竟过了二十载了,真是时光荏苒啊。”

    卫羽伯叹道:“败军之将何谈什么神威?剑屏兄谬赞了。当年你我不过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初生牛犊不怕虎,可如今鬓角也长有白发了,呵呵,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是啊!”陈剑屏深有同感的答道。

    卫羽伯想着当年陈剑屏的修为已经十分的厉害,此时恐怕更进一步了,说道:“贵派灵修道人修为高深?修为恐怕已到了真人境界,剑屏兄的修为自然也不会低了。”

    陈剑屏笑道:“陈某的这些皮毛修为真的不值一提啊,若说修为好,还得说李师弟,这些年来李师弟专门研究鞭法,竟也有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是不是李师弟?”陈剑屏说完看着李奇英。

    李奇英面不改色,说道:“卫统督可知道李某的新名号?”

    卫羽伯心中思忖:陈剑屏的话语之中听不出是夸奖李奇英,倒是带着几分的讽刺之意。忽然想起玉宵宫虽是修真门派,追求清虚成神,但根子却以剑术著称,而李奇英竟练起了鞭法,应是陈剑屏对此十分的不满。心里想着脸上却笑着说道:“李兄的新名号倒没有听说过,不知是什么?”

    这时身材瘦长的贵仁杰说道:“李师哥现在人称“矮脚鞭王”,一把“龙麟鞭”,密不透风鬼神愁。”这贵仁杰便是灵修道人的四弟子。

    贵仁杰故意把“矮脚鞭王”的矮字说的十分重,众人知其意。李奇英笑道:“师弟说话像是在夸师哥,但仔细听起来却像是讽刺师哥,全没有尊重师哥的意思。”说完笑着看着贵仁杰。

    贵仁杰笑着说道:“哈哈,咱们师哥弟一起行走神梁大地,师哥说是灵修道人玉宵宫弟子,人家听了还不相信你,还笑话家师,说家师灵修道人怎么收了一位矮挫黑。不想师哥一出手,那些有眼无珠的人大吃一惊,才知什么叫“人不可貌相”,师哥那“龙麟鞭”舞的真是滴水不近啊!那些有眼无珠的人顿时有珠了,说只有家师那样的奇人才能出师哥这样的人才,师哥为师父他老人家争光了。”

    卫羽伯听着贵仁杰话中之意,倒也是说与陈剑屏听的。

    李奇英满脸得意的笑道:“得有眼无珠之人夸上一句,无比受用。”

    卫羽伯眼光转向陈剑屏,只见陈剑屏面带笑意,没有一点急意,心想“笑面君子”果然不假。李、贵两位攻守同盟,看来李、贵两位果如李小瑶所说是一起的。

第4章 同门相争() 
一直未说话的公城屠突然说道:“李师弟、贵师弟,你们是越扯越远了啊,这次玉宵宫派你两个出去是找寻师父的下落,你们两个却如玩耍一般,完全没把玉宵宫交代你们的事当会事,成何体统。”

    李奇英脸上显出一丝不满,道:“大师哥这样说可是冤枉我们两个了,我与贵师弟这些年来从南到北,上高山过大河,不知走破了多少双鞋,虽然没有找到师父他老人的下落,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若不是前些时日收到二师哥的信让我们迅速回宫,我与贵师弟还在外面找呢。”

    公城屠说道:“师哥并没有责怪你们之意,只是你们这次回来,一不说在外面遇到了什么,找到了什么线索,二不参与宫中的任何事,大事小事不发一言,现在玉宵宫正是多事之秋,二位师弟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有大师哥在,我与贵师弟听令便是。”李奇英慢条斯理的说道。

    卫羽伯知道李、贵两位弟子在玉宵宫选新宫主之事上模棱两可,也许是不想卷入了公城屠与陈剑屏之间的争斗之中,笑道:“灵修道人天下奇才,收了几个好徒弟,本统督真是羡慕不已啊,你们师徒几个团结一致,试问天下谁能敌?”卫羽伯斜眼瞟过几人,只见几人脸上阴晴不定。

    一会只听陈剑屏道:“卫统督,咱们别老站着说话了,还请上座。”早有人往中间加了一把椅子,卫羽伯见是中间正座,一再推辞,几人只是不许。卫羽伯无奈,只好坐在中间,左手边是药王公城屠,右手边是陈剑屏,李奇英、贵仁杰分坐两边。

    卫羽伯对陈剑屏说道:“这中间搭个擂台,难道贵派要比试修为吗?”

    陈剑屏答道:“不瞒卫统督,正是比试修为所用。”

    卫羽伯正色道:“如今内有奸臣当道,外有敌国虎视眈眈,咱们身为神梁国民,自该勤奋练武,修为不用就要生疏了,没事练练手,摸摸剑也不错,比试何时开始?本统督今天要见识见识玉宵宫的高超修为。”

    陈剑屏说道:“不瞒卫统督,今天比试修为不光是切磋武艺修为那么简单,而是要通过武艺比试,选出一位新宫主来。”

    卫羽伯故作不知,说道:“贵派不是有灵修道人吗?为什么还要另选?”

    陈剑屏脸上略显一丝尴尬,说道:“不瞒卫统督,师父多年前离山,临走前说过不久就会回来,可至今毫无音讯,这玉宵宫主之位已经空了二十年了,本派现在可以说是群龙无首,在神梁大地中的声势一落千丈,因此选出新宫主势在必行,我们师哥弟几个左思右想,如今只能通过比试修为来选出这代宫主了。”

    此时只听公城屠说道:“二师弟力主比试修为定宫主,想必对自己的修为很有自信,看来宫主之位属于二师弟了。”

    陈剑屏冷笑一声,道:“这比试修为之法乃是我们师哥弟几个商量而出的,难道师哥还有更好的办法选出新宫主吗?”

    陈剑屏话音刚落,公城屠亦冷笑一声,说道:“我们几个师哥弟之中,二师弟修为最高是大家心知肚明的,这比试修为定宫主,这宫主还不是二师弟家囊中之物?二师弟为何不找十几个病人,看谁能治好了就坐着宫主之位。”

    卫羽伯心想公城屠这样说明显是对比试修为定宫主不服。忽听公城屠又接话道:“本派的宫主必须修为达到灵修九段,请问师弟是几段?修为没有达到灵修九段,就是当上了宫主,又何以服众?”

    卫羽伯见药王公城屠回呛陈剑屏,心道:这药王公城屠和陈剑屏果然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境地,看来李小遥和陈剑屏之女陈慕儿之事倒是十分的悬了。回头看去,只见于小遥脸上充满苦涩之情。

    卫羽伯眼睛瞟过其他几位,见李奇英和贵仁杰二位弟子闭目养神,只是不语,好似局外人一般。陈剑屏脸上仍是面带笑意,并无生气的样子。

    忽听陈剑屏身后一年轻人说道:“玉宵宫宫主大位当然要能者居之,难道要修为弱者居之吗?大家想一想,若是大敌来犯,修为平平的宫主怎能带领我们抵御?既然师伯、师叔中属家父修为最高,宫主之位不如有家师接了。至于所说宫主必须会灵修九段,那是不假,可是本派的规矩各位师叔、师伯不是不知。太师父再确定继位人之后才会将灵修九段全部传给下一代宫主,可太师父二十年不见踪影,也没有指定继位宫主,哪能学得本派至尊修为灵修九段?”

    场上一片安静,那年轻人又继续说道:“各位师叔、师伯再想一想,玉宵宫弟子曾不下万人,烟火鼎盛,如今却不足三千人,人烟稀少,去了六七成,这是为何?究其原因不过是这些年来玉宵宫无主,各自为政,互相倾轧。如果我们再不有所改变,就是太师父回来也会对我等大失所望的,到时我们怎么向他老人家交代?”

    忽见陈剑屏一拍桌子,怒道:“逆子,你跟随为父多年难道不知道咱们玉宵宫的规矩么,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还不退下。”

    那长篇大论的年轻人叫陈慕仁,正是陈剑屏的儿子,陈慕仁见陈剑屏大怒,低下头退到一边,不敢再言语。

    卫羽伯见灵修道人几位徒弟沉默不语,显然是陈慕仁说到他们心里了。灵修道人的拿手本领便是“灵修九段”,灵修九段正是灵修道人的修炼之术,一段比一段奇特,厉害,若是修为到达九段的境界,身体变轻,百病不侵、延年益寿、自可飞天跨山。

    卫羽伯正想着,只听公城屠说道:“玉宵宫无主固然不好,可是我们师哥弟几个,恕师哥直言,半斤八两,都不及师父一二,谁都不是做宫主的料。”

    陈剑屏一脸不屑,哼一声说道:“我等几个师哥弟虽资质平平,但宫主之位也应有我们几人之中的一位担当,但听师哥的意思,假如师父百年之后,玉宵宫要从外面找个人做宫主吗?”

    公城屠正色道:“宫主大位,庸者居之,还不如不选的好。从外面请一位德高望重,修为高强之人来做宫主,也不是不行,如果卫统督这样的人做宫主,我公城屠就服,你们谁不服?”

    陈剑屏闻听公城屠要请外人当玉宵宫的主人,怒道:“师哥简直是信口胡诌。卫统督乃是我大梁国侍卫统督,怎能再做玉宵宫的宫主?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也能说出口,师父若在,当以门规处置。”

    卫羽伯见公城屠说出让自己当玉宵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