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146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146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些科学家们胡思乱想,于是孙元起开始有目的地给他们添乱:正电子、反物质超导体,宇宙大爆炸…………;

    当然这些添乱并不是胡言乱语,也不是插科打浑,它们每个都有坚实的理论基础、严谨的实验证明、光辉的发展前景。一公布出来,便吸引了众多科学家的注意,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研究。

    比如前年那篇关于超导体的论文,科学家起初是半信半疑:“世界上还会有电阻为0的导体?兄弟,永动机早已被证实不可能了!”。谁知有人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重复了孙元起论文中提到的实验,结果却让人眼珠掉了一地:天哪!在液氢中,氮化妮的电阻居然真的无限趋近于零!

    自此以后,科学家开始用穷举法试验各种材料,结果却无一成功。于是有人不禁怀疑:难道只有氮化妮才具有超导特性?疑问提出没多久,荷兰的昂内斯教授实现了液化氦气,并发现在液氦中,汞也出现超导电性。疑问顿时消饵,科学家们比之前更加斗志昂然,积极投身到超导研究中去。在今年年初,欧洲的研究者还成立了专门的超导学会,甚至不远万里,给孙元起寄来荣誉会员证书。

    然而包括超导体在内的这些研究,在未来数十年间注定是没有什么实际成果的。这个结果,也正是孙元起最想要的。

    孙元起清醒地认识到,尽管眼下科学界已经被搅得一塌糊涂,但自己也不能骄傲自满,更不能驻足不前,因为经过前段时间的血拼,自己手中可用的弹药已经不多了!在短时间内必须再投放一些重量级的论文,把水彻底搅浑,才能保证即便以后没有新论文发表,自己也可以高枕无忧。

    可写些什么呢?这让孙元起犯了难:

    广义相对论?这倒是非常重要,也非常吸引人眼球,应该把它尽快写出来。可眼下爱因斯坦、米列娃刚刚做出些成绩,自己呼噜一下把底儿漏出来,岂不是偃苗助长?孙元起还指望以后他们能乘着年轻,搞出统一场理论呢!

    激光?这也非常重要,也能吸引一大批研究人员的注意。可是自己只懂得受激辐射理论和粗浅的原理图,至于具体技术细节,那属于高科技,没有人帮忙可整不出来。受激辐射理论倒可以先写,只是单纯的理论,恐怕没几个人愿意读吧!

    重核裂变?链式反应?这些都是禁商,属于重点保密的内容,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说出来!

    想了许久,孙元起也没有想到合适的剩窃对象。可越想不到,就越得去想。这些日子,吃饭睡觉的时候都在念叨着这件事。

    这日下午,邮轮正行驶在印度洋上,孙元起在船舱中觉得有些憋闷,便到甲板上透透气。此时太阳开始西斜,海风习习吹来,气温不冷不热,最是宜人。便在甲板上寻了块干净的地方躺下,望着蔚蓝的天空偶尔有云朵飘过,惬意非常。片刻之后,就陷入对论文内容的考虑中去,浑然忘了四周的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就有人在身边喊道:“喂!喂!”。

    “嗯?怎么啦?”。孙元起从思考中挣扎着醒过来。

    “你在看什么?”。说话的是位二十多岁的少妇,手里端着一盏精致的茶碗。孙元起这才发现,现在已经是下午茶时间了。

    “噢,我没在看什么,夫人。”。

    “不可能!我已经蹲在你身边十多分钟了,你一直紧盯着天空,口中念念有词!”。

    “…………”

    “我只是非常好奇。事实上,天空中一无所有,不是么?因为我也看了好久。”。

    “…………”见我盯着天空,居然你也跟着望!夫人,你的好奇心那么重,难道你是属猫的?孙元起见她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神态,恰好此时有几偻阳光掠过,便信口答道:“哦,我在看太阳。”。

    “看太阳?…”

    “是的,夫人,我正在看太阳。”。

    “为什么看太阳?想打喷嚏打不出来?还是锻炼砷心?”。

    “都不是,我是在研究太阳。…”

    “研究太阳?研究太阳如何发光发热?”。

    “是的,夫人,您说得没错!…”

    “嗤,你以为你是那位神奇的约翰逊博士啊?还研究太阳!…”女士大为不屑,嗤笑一声,便起身离去。

    研究太阳如何发光发热?核聚变?恒星演化理论?孙元起抚掌大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这哥方面可以写出好几篇忽悠人的文章,关键是质能方程可以用于解释核聚变,可核聚变却是到现在都很难和平实现的。尽管核聚变也可以造大杀器,但引爆这个大杀器却需要另一种大杀器,否则就只能是哑弹。

    想到这里,孙元起兴奋非常,连忙跑进船舱,开始自己的添乱事业。(未完待续。

一五六、杯浮绿酒邀君醉

    �这个时代,索马里还是欧洲列强的殖民地。在白人的皮鞭下,土著们在农场庄园中夜以继日地种植香料、放牧羊群,没时间练习游泳,也就没发现世界上还有海盗这种一本万利的赚钱买卖。当然,即便他们发现了,也只能望洋兴叹:没有快艇机枪,凭着黑非洲的破木筏子、木棍菜刀,去打劫铁壳轮船?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所以孙元起这一路走来,倒也平安无事。不一日间,轮船便从阿拉伯海绕过亚丁湾,进入红海,接着穿过苏伊士运河,来到地中海,很快抵达法国马赛。

    刚下轮船,便看见有人在码头上迎接,依稀是居里夫妇的身影。

    要说孙元起在法国也呆过一段时间,可称得上“熟人”。的,数来数去只有居里夫妇俩。这还是因为大家都研究原子核物理,平时有些信件往来,相互探讨学术问题,才渐渐熟识。或许真的有蝴蝶效应,善者那几个原先不该死的人死了,而像居里先生这种应该被马车撞死的悲剧男,居然还活蹦乱跳地活在世上!

    难道他知道我挽救了自己的一条性命,所以来码头上感谢?嘿嘿,居里先生要是知道自己太太,将来会和自己学生郎之万发展出一段不伦之恋,应该后悔还活在世上吧!

    孙元起不是法国的道德警察,自然管不了那么多。当下急忙走过去,与诸人见礼。到了近处,才发现迎接的人群中除了居里夫妇外,其余都是西装革履、留着辫子的中国人。难道是同盟会欧洲分舵的同志们?

    正疑感间,逮眼看见领头一人,古奇的面容立马让孙元起想到他是何人:“泽民兄别来无恙!”。原来此人正是在孙元起建议下改学发动机的李复几。

    李复几笑道:“百熙先生安好,旅途一切顺利?”。

    “呵呵,一切顺利。”。孙元起答道,“泽民兄”你不是在伦敦学习么?现在应该论文答辩了吧?怎么有空来马赛?”。

    “论文答辩已经通过了,具体细节等有空再和您详谈。现在我先给年介绍一下到场的诸位同仁,这几位是杨荫菜、吴国良、汪钟岳、罗荐寅,都是在比利时学习实业,他们都是湖北官派留学,说起来你还算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呢………”

    李复几最早来欧洲留学,呆得时间又足够长,被同学们公推为欧洲中国联谊会的会长。听闻孙元起来欧洲,趁着圣诞和新年假期”发动诸位在欧留学生到马赛恭迎。而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湖北官派留学生。

    因为在庚子年后,为了培养洋务新政所需要的各类人才,张之洞大力向海外派遣游学生。湖北很快与江、淅、川等省并列,成为派出游学生最多的省份之一。现今已无法精确统计其总人数”但仅仅截止至光绪三十年(1904),派往德国的湖北学生就有二十五人,比利时为二十四人,英国二十三人,法国十人…………

    作为联谊会长,李复几绝对称职,早已经安排好住宿。大家相见之后,便准备按照中国习俗,到预定的餐厅,给孙元起接风洗尘。还没动身”便从人群后面涌出十多位记者,将孙元起团团围住,用或流利、或蹩脚的英文乱哄哄地问道:

    “约翰逊博士,我是《泰晤士报》的记者,可以请您谈谈对探索反物质的建议么?”。

    “尊敬的教授,对于超导的研究进展,你能给出一个乐观的时间表吗?”。

    “对于大爆炸宇宙理论,法国民众非常感兴趣。作为该理论的创始人,先生”你能浅易地向公众介绍一下么?”。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惹得四周行人纷纷侧目而视。孙元起只好举手示意大家安静:“诸位先生”我很乐意接受大家的采访。

    但因为旅途劳累,我只能简要地回答每个人提出的一个问题,如何?”。

    众人轰然答应,然后开始秩序井然地提问。

    之前孙元起在船上遇见的那位少妇,此刻正好下船从人群中穿过”见一堆记者围着孙元起采访,好奇天性再次爆发,低声询问一位明白真相的围观群众:“这个中国人是谁?他犯了什么事,为什么记者要采访他?…”;

    “哦”尊敬的女士,我很乐意回答你的问题。”。围观者都是好事者”“这位中国人就是提出大爆炸宇宙理论的约翰逊博士,一位非常著名的科学家。女士,你听过大爆炸宇宙理论么?如果不知道,我倒是可以给您大致介绍一下…………”

    这位话痨滔滔不绝,而打听的女士已经用手掩住嘴巴,低声惊呼道:“啊,原来他就是约翰逊!”。

    “怎么,女士,你之前见过他?”。

    “嗯!嗯!”。女士重重地点点头,“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一个人躺在甲板上苦苦沉思。那种神态,让人不由想起坐在苹果树下的牛顿爵士。他是如此地专注,以至于我在他身边驻足十多分钟,他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那可真是………”听众嗟叹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就问他在什么,他说他在研究太阳。”。

    听众抬头望了望天上的太阳:“太阳?太阳有什么好研究的?”。

    “他说,他正在研究太阳为什么发光发热!”。

    “如果他研究成功,岂不是人类可以自己造个太阳?哦,天哪!他的研究真是太令人吃惊了。”。

    孙元起自然没有听见两位八卦众的对话,应付完记者,便随着李复几一行前往旅馆。途中,他和李复几坐在一辆车上,接着刚才的话题:“泽民兄,恭喜你论文答辩通过!这样一来,你便成为了中国在欧洲取得哲学博士的第一人!”。

    “呵呵,谢谢百熙先生。第一人什么的就算了,学生在您面前,真是班门弄斧啦。”。

    “对了,你论文已经答辩完,打算什么时候回国?”。

    “既然学业已经结束,我准备近期就回国”。李复几苦笑道,“只是回国以后去哪里工作,实在令人踌躇。

    “你不是研究发动机么?那还愁找不到工作!”。发动机可是高科技,产泛涉及军工、民用,这样的博士应该到哪里都不愁没饭吃的。

    李复几一脸苦涩,摇了摇头:“正因为是研究发动机,所以才在大清找不到饭吃。先说造船,中国的轮船,吨位大些的都是出资请外国船厂建造:吨位小些的,倒是自己可以制造,可发动机向来都是进口,从没有自己研制的先例。至于其他机械,诸如各种蒸汽机、内燃机也都是从外国进口,自有维修技师。我回国内,顶多也就做个维修技师。可雇佣一个博士,薪金足以抵上好几个熟练工匠,估计人家还不大乐意聘我呢!”。

    这就是高科技高学历人才的悲哀:高科技精尖的研究范围,限定他们狭窄的就业范围,通常可选择空间非常小:高学历的培养成本,加重了他们的心理预期,对薪酬、工作条件等往往要求比较苛刻。他们一旦失业,会很难找到合适的下家。从这个角度来说,环境工程、生物医学的博士,反而不如中文、数学的本科生好找工作。

    “母校南洋公学倒是希望我回去开办机械学科”。南洋公学在牺年已经改名商部高等实业学堂,但李复几还是习惯自己原来在校时的称呼,“可学校里一穷二白,白手起家,谈何容易?尤其是发动机的设计与制造,涉及到材料学、力学、热学等诸多方面,单凭我一人,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且现今中国,根本没有谁愿意投入数以万计的资金,支持这种旷日持久却可能是徒劳无功的研究!但我又知道,发动机对于国家的工业基础非常重要,中国已经落后多多,现在如不迎头赶上,恐怕以后差距会更大,乃至无力追赶!所以我左右为难,心中彷徨无计。”。

    孙元起郑重地说:“作为经世大学的校长,我诚邀你到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