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151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151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惫ひ悄芄涣⒊〖岫ǎ构荼J孛孛埽庖裁簧丁9丶饬┰惫せ谷盟镏猩礁捣耍锼蛲饷娴菟拖⑶缶龋

    其次,孙中山好友上门讨人之后的五六天内,公使馆居然采用了不阻止、不沟通、不放人的原则,任凭事态发展,直到《地球报》把这件事捅出来,引起英国朝野关注,迫使英政府向公使馆提出交涉为止。

    第三,在英国首相兼外交大臣向公使馆发出照会,要求公使馆按国际法和国际惯例立即释放孙中山的数个小时之后,公使馆居然以超高的效率,释放了囚禁已达2天的孙中山。

    就在孙中山获释的第二天,公使馆收到了北京清政府的通知,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将孙中山押送回国。

    获释后不久,借着新闻事件的余波,孙中山用英文写成了《伦敦蒙难记》一书在英国出版,使得孙中山在囚禁之后不仅毫发未伤,反而声名大噪”成为西方民众心目中反抗*的英雄和先锋,为他日后成为**领袖奠定了牢固的声望基础。

    在1907年12月,大清驻英公使是李鸿章的长子李经方。他在今年三四月间,刚从前任公使汪大叟手中接过此等重任,闻听伦敦城内突然有无数华人学生出没,不敢大意,赶紧派人出去打探。

    召开大会的事儿本来就没打算保密,更何况这群留学生无组织无纪律,嘴里根本就存不住秘密呢?才小半个上午”打探消息的人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手抄的电报内容:

    “敬启者:为开展学术交流、加强研究协作、促进学科发展、推动科技创新计,今承孙百熙先生i示,于本年西历圣诞在伦敦成立中国科学技术学会,望在欧学习理、工、农、医之中华学子踊跃参加。与会者请携带所在院校学籍证明”予以报销差旅食宿费用。特此。”

    李经方看着这封署名“中国科学技术大会”的电报,沉吟片刻:“他们说是成立中国科学技术学会,中间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回禀老爷,小的也不清楚。”差人谨慎地答道,旋即又补充几句:“不过就小的所打听的几个人来看,他们确实是来参加那个科技学会的,并无其他意图。只是到时候开会时,究竟是否有违碍内容,小的就不敢妄言了!”

    李经方摸了摸唇上的胡子,问道:“这电报里面所说的孙百熙先生”应该就是前几日抵英的那位湖北提学使吧?”

    “是的!”差人很肯定地点点头。

    “这么说起来,老夫和他还算是亲戚呢!既然如今他到了英吉利,老夫自然应当略尽地主之谊。”李经方说道,“那我写个帖子,你给我送到孙百熙那里,请他过么使馆一叙。”

    李经方说他和孙元起有亲戚关系,这倒不是胡扯。合肥李文安有六个儿子,其中老大李瀚章、老二李鸿章、老六李昭庆。司治元年,李鸿阜年已四十”膝下无子,便把老六李昭庆的儿子过继了来”是为李经方。

    寿州孙崇祖有五个儿子,其中老二孙家择、老五孙家翰。孙家择的儿子孙传拨,娶了李瀚章的女儿,生下孙多鑫、孙多森哥俩。按照道理,多鑫、多森哥俩得管自己母亲的堂弟李经方叫一声“舅舅”吧?孙元起又自承和这哥俩是堂兄弟”既然人家叫舅舅,自己也得跟着叫吧?这样一来,不是亲戚关系是啥!;

    其实,在清末各大家族之间”就是通过这样的婚姻、司年等关系,构筑起一张密不透风的人际网”抵御各种不可预知的风险灾难。

    当天晚上,孙元起从英国物理学会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有位差人站在自己房间门口。还待询问,那人已经利索地打了个千:“给老爷请安!小的奉公使老爷之命,给您送上请帖。”说着,递上一封素净的帖子。

    孙元起连忙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写得非常简单:“从甥百熙如晤:闻悉汝至英吉利,并获科普利奖章,不胜惊喜。据英人言,此乃学者无上之荣誉也,得其一已大不易,况再者乎?凡我国人,皆有荣焉。芶得时便,可至公使馆一叙也。愚从舅经方字。”

    “从舅”是个什么样的亲戚?孙元起想了半天,也没太弄明白。只好对那位差人说道:“我明日下午有空,三点半钟到公使馆,还望转达公使大人。”

    “小的明白,一定转达。”差人又打了个千,这才告辞而去。

    孙元起自然不清楚孙、李两家的姻亲关系,怀揣着疑问,在第二天下午准时到大清驻英公使馆拜会。

    李经方听闻外甥到了门口,急忙下楼来见:“哈哈,是百熙来了吧?”

    孙元起急忙抬头打量:来者五十多岁,穿着棉袍,神情颇为翼称。

    最引人注意的却是他嘴上两撇浓重的大胡子,似乎这是他拥有“东方俾斯麦”之誉的老爹,传给他最具有德国风格的遗产。

    他下楼倒是挺急,说话也是透着亲热劲儿,可快走进的时候,却刻意把脚步慢了下来。孙元起明白,人家这是等着自己上前磕头问安呢。尽管不情愿,毕竟人家是自己的“从舅。”只好跪倒在地,别别扭扭地说道:“给舅舅请安…………”

    “啊呀,百熙快快请起!这里是英吉利,我们舅甥俩于此不必拘礼。”李经方见孙元起磕了一个头,这才连忙上前扶起。

    孙元起心中不禁有些愤愤:这老头也不厚道!咦,为什么要说“也“呢?

    李经方不知道孙元起的腹诽,热情拉着孙元起向茶室走去:“现在这个钟点,正是英吉利人喝下午茶的时候。来来来,我们入乡随俗,一起坐下喝茶聊天。”

    坐定之后,自有侍女沏茶。李经方又抽空问道:“你来之前,见过寿州中堂么?他老身体可好?”

    “劳舅舅问,小甥今年六七月间拜见过叔祖父,他老人家身体硬朗得很!”孙元起恭敬地答道。

    李经方点点头:“寿州中堂乃是咸丰状元、司治学政、光绪帝师,历事三朝,人品学行,海内景仰!如今国家多事,虽有典刑,亦不可无老成人。寿州中堂作为国之者宿,一定要善自珍摄!”

    “嗯,晚辈见到叔祖父大人,一定转达舅舅的意思。”

    李经方旋即道:“百熙,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有一。”

    “哦,瞧着却不像,估计说你二十四五,人们都是信的。”李经方喝了口茶,接着说道,“三十一岁便是从二品的提学使,这着实是让我这个做舅舅的汗颜啊!年前,老夫还是四品京堂候补,出任驻英公使之前,刚好朝廷命改出使各国大臣为二品实官,这才侥幸爬到二品。如今和你一比,老夫真是无地自容喽!”

    孙元起连忙逊谢:“舅舅谬赞了,外甥这官来得容易,却算不得准…………”

    “之前在上海的时候,我和你传拨叔父在一起聊天,他还说起你。说寿州孙氏在上一辈上,将家族几百年积攒的福气全都用尽,之后的两三辈人,只能靠着祖荫做点小官、或者经营点实业。没成想百熙你异军突起,不到三十岁就做到了侍郎。如今更是做了湖北提学使,要知道这个官职在四十年前寿州中堂也做过。如此看来,孙氏还是气运旺盛啊!“李经方道。

    事实上,寿州孙氏在孙家异之后衰落得非常快,第二辈上只有孙传拨、孙传桨两人进入仕途发展。孙传拨曾任江苏记名道、南京洋务局总办:孙传桨作为老大人的嫡子,也只做到陆军部郎中、四品京官补用。作为一个庞大的世家,只有四品官出来撑门面,实在是寒酸德不像样。等到第三辈上,出了一位***次长孙多钰,才算让孙家在上海庞大的产业得以保存。

    孙元起闻言,躬身答道:“我们孙家,如何能与舅妾的李家相比?”

    “呵呵,百熙不要妄自菲薄,我们合肥李氏自从先伯父勤恪公、先考文忠公过世后,也是江河日下,只能靠在外交口出任公使混碗饭吃喽。”说话间,李经方不胜惘怅。

    又说了一会儿闲话,李经方才问道:“百熙,听说你最近要在伦敦召集欧洲各国华人留学生开会?”(未完待续。

一六三、因传同道决疑心

    “嗯,是啊。”孙元起没有隐瞒,当下还把成立学会的目的和以后的大致打算告诉了李经方,“这此年,我前后到过美国、日本、以及欧洲英、法、德诸国,对中国留学生情况稍有了解:他们先是在国内学习,众所周知,国内教育水平不高,他们刚出国的时候对于科学的认识不过刚刚启蒙罢了。等到了国外,既要熟悉外国的风俗习惯,又要学习语言文字,等一切准备就绪,四年留学生涯已经过去一半。之后,随着自己的兴趣,或者依照官派的指示,浮光掠影地稍学一点皮毛,便要赶紧回国。回到国内,再也没有办法继续深造,进工厂,可以做个技师,数年之后便泯然众人:进学校,顶多凭着自己的半瓶水忽悠一下学生,导致国内教学水平依然上不去。这样一来,出国留学的目的基本没达到。”

    “我和诸位留学生成立学会,正是有惩于此,必须要让我中华学子在出国留学前,能有一个扎实的知识基础,了解一些国际上最新的科学进展:出国后,能尽快融入所在学校,有目的、有计划地学习知识:回国后,可以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结合实际开展进一步的学术研究。”

    “学会的具体工作将包括:(1)刊行杂志,以传播科学,提倡研究:(2)译著科学书籍,以宣传最新科学动态:(3)编订科学名词,以确保国内学者之间无障碍交流:(4)设立各研究所,以施行科学上之实验,让研究者有施展的平台:(5)举行科学演讲和培训,以普及科学知识:(6)加强学者之间沟通联系,以保证工作学习顺利:(7)受公私机关委托,以研究和解决中国人所遇到科学上的实际问题。”

    “在国内成立学会,难免有些掣肘,而且现在需要先解决国外留学生的问题”故而定在伦敦举行成立大会。等以后条件成熟,再把学会迁回国内。”

    李经方听罢,颇为赞许:“老夫来英伦已近一年,见欧洲各国科技昌明,每叹中华之重修身养性而忽奇技淫巧,以至于丧权辱国,却没有想到救弊之法。百熙以振兴中华为己任,以联络同志、共图中国科学之发达为宗旨,不惮繁费”成立学会,真是有心了!如果我大清上下每位士伸都能怀有此心,何愁国家不强、民族不兴?”

    旋即话锋一转:“不过你也知道,如今国家多难,肉食诸公都秉持多一事不如省一事的处事原则。而且自从戎戌年变法以来”宫里头对于各种学会非常忌惮,尤其是孤悬海外,更是大忌。须知孙逸仙那逆贼便是假借学会名义,四处网罗魁魅魁勉,妄图倾覆社稷。老夫作为驻英公使,伦敦城里发生那么大的事儿要是不上报,那便是失职:老夫上报了,而你不上报,容易遭宫里头猜忌。所以我们舅甥俩最好先互通一下声气,然后各自上折子”把此间的事情说清楚,也杜绝国内那些迂腐之人捕风捉影、说三道四。须知三人成虎啊!“

    孙元起听闻李经方所说,连连点头:“舅舅所言极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一层。”

    接下来,两人便仔细商量了一回。在李经方的挽留下,孙元起吃完晚饭才返回旅馆。此行也不是没有其他的收获,这个便宜舅舅一出手就送了两百英傍的程仪,着实让孙元起高兴不已。

    第二天一大早,李复几、俞司奎带着几个青年学生应邀来到旅馆”向孙元起汇报学会筹备进展情况。孙元起见那几个人面生得紧,便道:“你们几个”是等着泽民、星枢介绍呢?还是自我介绍?”

    “那还是自我介绍吧!”或许是因为在欧洲呆的时间久了,在座各位倒不像国内那此学生一样拘谨。

    接着有人自告奋勇站起来:“学生何育杰,字吟首,淅江宁波人。光绪二十八年(1902)入京师大学堂,二十九年和星枢一起公派留欧”现今在曼彻斯特大学学物理。”;

    何育杰?孙元起嘴里念叨半天,这才想起在以前母校物理系史的展板上,第一位就是这位何先生。

    当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么说来,我和吟首既是师生”还是司行啊。以后我们可要好好交流一下!”

    “学生哪敢!学生接触物理就是从先生的著作开始的,之后您又是我和星枢的校长”眼下先生更是名扬四海,连曼彻斯特大学的物理教授听说我是您的学生,都对我另眼相看呢。学生该向你求教才是。”何育杰不敢托大。

    “吟首,要有当仁不让于师的气概嘛!”孙元起笑道,接着又问:“你请坐!下面该谁啦?”

    “我来吧。”一个和孙元起年龄仿佛的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