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161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161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不到127年的时间,日本拢共换了95届内阁,出现了65位首相。平均每位首相在位时间才两年多一年!

    “牧野先生好!”。孙元起见这位文部大臣穿着西服,便伸出右手。

    牧野伸显先鞠了一躬,这才和孙元起握手:“孙先生,您好,欢迎你到日本访问交流!”。

    这几句话却是用英语说的。原来,牧野伸显岁的时候便与父亲和哥哥一起,随岩仓遣欧使节团赴美,先后在费城初中、费城大学读书,后来进入外务省工作,是日本政府中少有的英美民主派人士,所以他的英语甚好。尽管带着浓重的日本口音,孙元起倒也听得懂。

    “这位是东京帝国大学总长滨尾新大人。”。李家驹继续介绍道。

    “你好,总长先生。…”上次有了田中馆爱插的教训,孙元起不敢乱称呼了,日本人的姓氏奇奇怪怪,谁知道这位校长是姓“滨”。还是姓“滨尾”。?

    不过这位两次出任东京大学校长的滨尾新同志,确实是姓“滨尾”……他的养子,就是日本推理文学发展初期的主要作家滨尾四郎,与江户1乱步大约同时。

    “诚挚欢迎孙先生到日本,希望您能抽空到我们东京帝国大学做演进。我们东京帝国大学非常愿意与经世大学在学生培养、科学研究等方面展开全方位的合作!”。已经六十岁的老头子热情地握着孙元起的手,非常客气地说出这番话来。

    听完译员的翻译,孙元起半真半假地说道:“我也希望能同东京帝国大学进行合作。”。

    “谢谢!非常谢谢!”。老头子貌似拿着棒槌当真了。

    接下来两位,倒不用李家驹介绍,因为孙元起之前见过,便用英文打招呼:“你好,田中馆先生、长圈先生,非常感谢你们到这里迎接我!”。

    田中馆爱插和长圈半太郎都是东京帝国大学的物理学教授,之前又和孙元起认识,来到码头迎接倒也在情理之中。

    田中馆年岁大些,自然先说话:“约翰逊教授,欢迎来到日本。前些日子,我们听广播,知道你要来,都高兴坏了。尤其是长圈先生,他还请动文部大臣和我们总长,就是希望你能在日本多停留几日,好和日本的研究人员认真交流一番。”。

    我说怎么会有文部大臣、东大校长来迎接呢,原来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等等,“听广播”。?貌似现在日本的广播公司只有托尼的jbc一家吧,难道是这小子坑我?孙元起恨恨地瞅了身后不远处的托尼一眼。

    那家伙似乎听到了田中馆的话,见孙元起瞟过来,很美国式的耸耸肩:就是我啦,怎么着吧!

    寒暄已毕,孙元起在李家驹、牧野伸显的陪同下,走出码头。远远看见门外还有不少迎接的人群,看样子都是中国留学生,被维持秩序的日本**围在一边。

    孙元起向来对学生比较亲和,见他们大老远地过来迎接自己,颇为感动,便想走过去和他们打打招呼。还没得走近,那些原本有些沉默的学生迅速从怀里掏出各种各样的小纸旗,一边挥舞,一边高喊道:

    “光复汉族,还我河山。以身许国,功成身退。”。

    “打倒汉奸走狗孙元起!…”

    “包衣奴遗臭万年!”。

    孙元起顿时愣住了。就在他愣住的瞬间,几个臭鸡蛋飞了过来,孙元起躲闪不及,蛋清蛋黄一下子糊满了脸上和衣襟。(未完待续)

一七六、心如死灰不复温

    自1898年孙元起突然到访这个时代,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在这十年时间里,遇见了很多人、发生了很多事,孙元起不敢拍着胸脯说:“我对谁都问心无愧”至少,他觉得自己对家人、对老大人、对卢瑟福等人是很愧疚的。唯独对学生,他可以很骄傲地说:我将我绝大部分的家产和精力都贡献给了教育和科研

    正是因为这样,孙元起敢于面对学生,也对他们抱有家人般的亲和感。

    无论是过去,还是在此前的几秒钟,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别人扔臭鸡蛋,尤其还是学生扔的臭鸡蛋。然而事情还是发生了:几个中国留日学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向自己狠狠地扔出了数枚鸡蛋,蛋清蛋黄糊满了自己的头脸和衣襟。

    在这一刻,孙元起觉得荒诞,觉得心痛,觉得悲凉,觉得茫然不知所措:

    这种心情,就好比父母含辛茹苦把儿子抚养长大,送进大学,成家立业;儿子却在结婚后的第二天,为了维护自己的媳妇,重重地甩了父母一耳光。

    这种心情,就好比丈夫在外面拼死拼活,给妻子最好的生活,买房子,买轿车,买名牌衣物;某天丈夫突然回家,却发现妻子正和别的男人在滚床单。

    哀莫大于心死,孙元起现在的心情就是如此。

    一直以来,孙元起都认为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源在于没有文化、缺少教育、科学落后,所以他主张“教育救国”,希望从教育入手,以教育来改造人,拯救国家。这些年,他也正是这样身体力行的:兴建学校、编写教材、倡导科学、刊印学报……

    本来以为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国人的愚昧。然而留日青年学生用几个鸡蛋,狠狠地教训了他,让他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可笑意思到自己之前的努力可能全部付之东流,孙元起的宏伟理想突然间支离破碎,精神世界出现大规模坍塌。

    他心如死灰

    场面定格了几秒钟,然后混乱开始。

    一直跟在孙元起身后的李家驹最新反应过来,快步冲上前去,厉声咆哮道:“尔等狗胆,居然敢袭击朝廷命官,岂不畏王法乎?”

    由不得李大人不愤怒:无论怎么说,这些留学生可都归自己管辖,如今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叫嚣反清口号,袭击朝廷大臣众所周知,这位孙大人的后面是大学士寿州中堂,他本人也是极蒙圣眷。他要是以此弹劾自己,自己还落的好么?说的轻点,是督导无方、管教不严的失察之罪;要严格追究起来,没准就是藏污纳垢、包容匪类自己还不到四十岁,已经是二品高官,以后还等着入阁拜相呢,大好前程岂能就此毁于一旦

    李大人生气,后面的日本文部大臣牧野伸显脸色也不好看:这些清朝留学生,居然在日本的外事场合闹事,实在是太失礼了

    他侧过头向随行人员交代几句。片刻工夫,警哨声四起,原先维持秩序的日本警察立即开始抓人。

    没想到事情会风云突变的留学生顿时慌了手脚。他们可以参与抗议,也可以支持**,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愿意去蹲号子。眼下日本警察和大清驻日使馆大有联手的意思,估计被逮住,至少也得吃上几个月的牢饭于是大家狼奔豕突,四下奔逃。

    莉莉丝早已赶了过来,一边用手帕擦拭孙元起浑身上下的蛋清蛋黄,一边哭着咒骂这伙“流氓”“暴民”。当孙元起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学生被日本警察掀翻在地。学生自然不甘被捕,逮住之后仍然奋力挣扎,拳脚推搡是免不了。日本警察也不是礼貌绅士、好好先生,不懂得什么叫文明执法,见有反抗,抡起警棍就来了几记重的。

    孙元起顾不上整理仪容,急忙来到牧野伸显身边,努力让自己显得很轻松:“牧野先生,放了他们吧”

    “?”牧野伸显有些不解。…;

    “毕竟他们是年青人,在一时冲动之下,总容易做出过激的事情,其本意终究还是好的,希望大家能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再者说,尽管这群留学生给大家造成了一定的麻烦,但终究没有人因此受到伤害。所以我希望牧野先生能在不违背贵国法律的前提下,宽大处理此事。”孙元起说罢,朝牧野伸显鞠了一躬。

    “……嗯,好吧。”牧野伸显和身边随从说了几句。又是一阵警哨,警察停下追逐的脚步,已经被捕的学生也被解除镣铐,任由他们四下散去。

    这时,牧野伸显朝孙元起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非常对不起,孙先生。因为我们工作的疏忽,给您带来这么多的困扰,我代表大家向您致歉”

    孙元起连忙扶住牧野伸显,苦笑着说道:“牧野先生言重了他们的目标本来就是我,和你们却是没有半点关系的。……对了,我要先回旅馆换身衣服,暂时失陪了”

    传说郭沬若在台上被人扔了一筐梨子,依然能将演讲说完,事后还能笑着用“妄把梨儿充炸弹,误将沫若当潘安”的对联加以调侃。孙元起没有郭沬若那么厚的脸皮,被人扔了几枚鸡蛋,便觉得羞愧欲死。事情一了,便欲告辞而去。

    李家驹、牧野伸显等人见孙元起确实颇为狼狈,精神状态也不佳,便没有过多挽留。孙元起在莉莉丝、托尼等人的陪同下,登上马车,住进旅馆。

    一路上,孙元起都是昏昏噩噩的,脑袋里一直盘旋着这样的问题: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莉莉丝知道头发间沾染蛋清蛋黄,不能用热水冲洗,便放了一浴缸温水,让孙元起进去洗沐。因为他身上的衣服也要换掉,莉莉丝嘱托了几句,便起身去行李中翻检换身的衣物。

    冬天水凉得快,等半个小时后她回来,孙元起依然躺在浴缸里,两眼空洞洞地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试一试水,早已变得冰冷。

    入夜之后,孙元起便开始发烧。

    作为事件的罪魁祸首,托尼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他心怀愧疚,把孙元起等人送进旅馆之后,便驱车来到日本广播公司东京分部。很快,日本民众就收听到这样一则广播:

    本台消息:本日下午3时许,著名物理学家孙元起博士在东京码头遭到该国留学生的鸡蛋袭击。

    当时,孙元起博士乘船刚刚抵达东京,文部大臣牧野伸显、东京帝国大学总长滨尾新等人到码头迎接。在走出码头后不久,遭受到数枚鸡蛋的袭击。根据袭击者的口号,有理由相信该群留学生是来自一个名为光复会的非法暴力团体。

    事件发生后,场面一度非常混乱。维持秩序的警察先后逮捕数名相关肇事者,但在孙元起博士的恳求下,都当场予以释放。

    随后,文部大臣牧野伸显、东京帝国大学总长滨尾新,以及东京帝国大学教授田中馆爱橘、长冈半太郎等,分别代表日本教育界和科学界对肇事者予以严厉谴责。而在场的中国出使日本大臣、游学生监督处总监督李家驹则表示,鉴于发生此类恶**件,将进一步加强对留学生的管理,严厉制裁违法者,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出现。

    孙元起博士不仅是一位国际著名的物理学家,也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自从1898年从美国学成返回中国后,先后在中学、大学任教,并在各级教育部门担任行政职务,积极推动中国的教育和科学发展。除了编写数以百种不同的教科书外,孙元起博士还慷慨无私地捐出自己全部家产,创立了著名的私立经世大学、iprt以及数十所中小学,自己却过着艰苦朴素的生活。

    据悉,光复会成立于1904年,这个非法团体主张以暗杀和暴动的手段,推翻中国现有政权。然而他们现在却高喊着口号,袭击这样一位品德兼懋的学者。这和1900年高喊着“扶清灭洋”口号掀翻铁轨、砍断电线的义和团暴民究竟有什么区别?甚至可能这些投掷鸡蛋的学生,正是读着他编写的教材,才得以到日本留学的。我们不敢想象,这样一个连基本是非观念和道德标准都没有的团体,如果取得政权,会给国家和国民、乃至全世界带来多么巨大的伤害

    日本广播公司在随后的一天里,每逢整点新闻,必然会播报这条消息。于是这个本来不为人知的事件,很快四散传播开去。并在次日,登上了包括《读卖新闻》、《朝日新闻》、《东京日日新闻》(《每日新闻》前身)在内几大报纸的头版,甚至《中外商业新报》(《日本经济新闻》前身)也刊登了这则消息。

    在《朝日新闻》著名的社论专栏名为“天声人语”中,还刊登了一篇名为《孙元起之被袭与支那科技之衰落》的评论员文章。作者认为,中国的科学技术并不是那么落后,事实上,在每个大一统王朝存在数百年后,包括建筑、冶炼、纺织等在内的科学技术也随之发展到一个高峰。但王朝更替之时,以暴民为主的起义军却摧毁社会的一切,科技传承也包括在其中。眼下,孙元起被袭击,就是历史重演的一个缩影。

    。,

一七七、汉朝公卿忌贾生

    在25日的早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拎着几份早点还是一摞报纸,走进了日本东京神田区锦辉馆。大门一侧钉着个木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