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166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166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田中馆张大了嘴巴。

    幕府时代,汉语倒是日本人的首选外语。自明治维新后,“脱亚入欧”论调甚嚣尘上,汉语地位一落千丈,科学研究领域更是重灾区。如果说人文社科领域,还有一些读汉文、写汉诗老辈人对汉语抱有依恋之情;那么本身就属于舶来品的自然科学领域中,汉语完全没有任何立足之地。即便现在有孙元起这种逆天级人物的强势崛起,暂时也无法改变这个现状。

    “我们学生的外语一般都是英、法、德三种语言。准备到经世大学就读的学生倒是学的汉语,只是要做翻译,怕是不合格的。”长冈也是满脸苦涩。

    在十九世纪之前,因为欧洲大陆是科学技术的发源地,科学论文的主要使用法语。随着英、美、德诸国科研实力的增强,渐渐演变为英语为主,德语、法语为辅的局面。到了二十一世纪,那完全是英语一家独大,甚至连写汉语言文学的论文,前面都要加个英文提要的狗尾巴。

    “不是东方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孙元起对苦着脸的田中馆、长冈说道,“这些年,欧风美雨侵袭东方,极大地影响了东方文明的发展,甚至我们中、日两国的语言遭到极大冲击。在这个时候,作为同文同种的我们,必须齐心协力,共同捍卫民族语言的纯洁xing。民族语言纯洁xing的一个很重要方面,就是科学名词和科技术语的规范。”      …;

    客观地说,清末以来,日语对于汉语的影响非常巨大,尤其是表现在词汇上。网上曾有人写文章说,汉语中70的词汇来自日语。毫无疑问,这种说法是片面的,也是错误的。但汉语中好多词汇确实来自日语,而且比例不低,这不容否认,客观估计是在30左右。

    仔细分析原因,主要是由于清末以来,西方的各种新鲜事物蜂拥而至,中国传统语言中并无对应的名字;而且当时书面语正处于典范文言文向现代白话文急遽转变的过程中,语言实践和翻译理论都不成熟。最初的时候,中国文人是采用音译。比如“电话”,根据英语单词telephone的读音,翻译成“德律风”;再比如“议会”,则根据parliament的读音,翻译成“巴力mén”。至于鲁迅杂文中的“费厄泼赖”(fair play)、“烟士披里纯”(inspiration)、“罗曼蒂克”(romantic),就更为我们所熟知了。

    而恰好此时,日本在西方文明向东方的传播过程中,处于二传手的位置;日语经过明治维新之后数十年的发展,对于西方词汇的翻译已经达到得心应手的阶段。中国留学日本的学生又最多,他们自然而然地充当传播者的角sè,将日语中的词汇带到汉语中来,其中就包括“科学”“技术”二词。

    不过汉语作为至少存在四千年的悠久语言,自然有他过人之处。当现代汉语转型成功、翻译理论成熟、可以直接向欧美源头取法之后,汉语词汇迅速开始了自己的学习和进化。尤其在新中国闭关锁国的三十年(1949…1978)间,现代汉语词汇完成了对舶来词的一次消化。很多外来词因为包括政治在内的各种因素,被强制转化为民族语言。

    改革开放之后,大陆新产生的汉语词汇更是走上了和日本、台湾乃至香港不同的道路,比如科技领域的信息(资讯)、打印(列印)、网络(网路)、上传(上载)……而片假名的大范围使用,也使得日语创造汉字词汇的能力急剧缩水,对汉语影响力日益萎缩,甚至有和汉语分道扬镳、背道而驰的趋势。

    孙元起此时的想法,就是利用自己的影响力逐渐规范中、日语言中的汉字科技词汇“我在中国编译教材、出版学报,其中就有规范科学名词和科技术语的意图。现在我在日本,用中文演讲,既是一次尝试,也是一次示范。”

    既然如此,田中馆和长冈只好回去想办法找称职的翻译了。

    在演讲的当天,长冈先生又亲自到旅馆迎接孙元起。等马车到了东大本乡总校区mén口停下的时候,就看见滨尾新带着一班西装革履的中老年人在恭候。周围还有不少**在戒备,想来是怕扔ji蛋的事情再次发生吧。

    东京帝国大学是日本创办的第一所国立大学,也是亚洲创办最早的大学之一。它的前身是明治时期创办的东京开成学校和东京医科学校。明治维新初期,日本政fu公布了《新学制令》,为向欧美学习打开mén户。在1877年,根据文部省指示,将两所学校合并,定名为东京大学。不久后,文部省兼管的东京法律学校也并入该校。

    1886年,明治政fu为适应国家需要,培养具有国家主义思想的人,颁布了《帝国大学令》,东京大学改名为“帝国大学”。从这个霸气名字,就可以看出日本政fu对这所大学的重视和关爱。“帝国大学”作为东大的校名,整整使用了十一年时间(—)。直到京都大学改名为“京都帝国大学”,为了区别,才在“帝国大学”名称前面加上“东京”二字。

    早在帝国大学时期,滨尾新就曾担任四年大学总长(—),现在是他第二次出任总长之职,所以对于东京大学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互相寒暄之后,他便充当讲解人,带着孙元起向校园里走去。      …;

    刚进校mén不远,便看到一座朱红sè的雄伟建筑,巨大飞檐架在一道红墙上,下面便是通往校园伸出的大mén。滨尾新热情地介绍道“孙君,这座赤mén建于文政十年(1827),是加贺藩第十三代藩主前田齐泰迎娶第十一代将军德川家齐的nv儿溶姬时所建造,作为加贺藩在江户上屋敷的御守殿mén。在江户时代,藩王娶妻建赤mén是一种习俗,表示应纳新的家庭成员。这种赤mén一旦受灾损毁,便不能重建,所以保存到现在非常难得”

    孙元点头,眼前这座赤mén倒是不陌生,在后世它已经成为东京大学的象征,好比清华大学中写着“清华园”三个字的二校mén一般。

    在北京的时候,平日里往返京城和经世大学,会路过清华园,略略知道这座始建于康熙年间的皇家园林最初名叫畅chun园,咸丰年间才把畅chun园的东半部分改叫清华园。后世学子们景仰不已的牌楼,现在还没有建立。在历史上,它是始建于1909年。至于上面的“清华园”三个大字,则是晚清军机大臣那桐1911年题写的。

    想到这里,孙元起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创建于1911年的清华大学,前身是由美国退还的部分庚子赔款建立的留美预备学校。眼下,各国的庚子赔款都被慈禧老nǎinǎi截留了,那清华学堂还建不建?如果不建,那作为导火索的自己,岂不是千古罪人?

    此外,按照自己母校的校史记载,今年京5月京师大学堂的优级师范科会改名为京师优级师范学堂,校址迁往厂甸五城学堂。这也是我国高等师范学校独立设校的开始。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导致出现差池呢?

    说说讲讲间,孙元起一行人来到了会堂。

    会堂前面早已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和学生会的干部正对入场的学生进行检查,颇有些后世坐飞机时“安检”的味道。一着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孙元起倒是有些不以为然搜身纵然严苛,如果真要有心,恐怕也是防不胜防。想扔,大家脚上不是还穿着鞋么?不知道今天自己能不能享受到美国总统小树丛童靴的待遇

    结果日本**非常给力,日本学生也非常规矩,整个演讲非常顺利,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随后,孙元起便整顿行装,打道回府。亚瑟尔和孙元起一家三口同回北京,打算体验一回中国chun节的热闹,至于托尼,不知是觉得自己惹祸给孙元起添了麻烦,还是在上海有家有室金屋藏娇,婉拒了孙元起的再三邀请,独自一人前往上海。

    等轮船从东京港出海开始驶向中国,亚瑟尔才一本正经地找到孙元起,严肃地问道“扬克,你叫我到中国来,到底做些什么?”

一八三、富贵还乡奈老何

    “我想建一座钢铁厂。”。孙元起言简意赅地答道,“我答应别人的。”。

    “那你的钢铁厂准备做哪一方面?采矿?选矿?炼铁?炼钢?铸造?还是其他?”。亚瑟尔连珠炮似的追问。

    “全部!从最初的地质勘探,到最后冶炼铸造。”。

    不经意间,亚瑟尔颦起了眉头:“那可是个浩大的工程!你打算一个人做,还是联合其他人?…”

    “我打算一个人,当然,还包括经世大学的老师和学生。”。孙元起说道,“不用太担心,至少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钢铁厂只是一个研究机构、实习基地,而不是盈利企业。”。

    “那我能做什么?我可是学法律的,对钢铁行业一窍不通。”。

    “我会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孙元起笑道,“你的工作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作为法人代表,负责工厂前期筹建。当然,你的侧重点主要是与法律有关的手续流程。前年,莉莉丝已经在上海成立了一家中华工业机械公司,现在我们在北京准备成立的“北平铁厂”将是中华工业机械公司的子公司。具体如何操作、注册、审批,都由你来运作。”。

    孙元起可是读过根据《官场现形记》第五十三回“洋务能员但求形式,外交老手别具肺肠”。改编的《制台见洋人》一文,知道清末各级政府畏洋如虎当然现在也是,日本人丢了自行车,**局就是不睡觉也要给找回来:中国人每年丢了几十万辆自行车,**只会懒洋洋地说句“金额不够立案标准”。、“你先做个登记吧”……

    鉴于这个国情,孙元起只能因势利导,挟洋自重一回,让亚瑟尔负责繁复的筹建工作,想来可以事半功倍。如果再加上叔祖父孙寿州中堂,以及混个脸熟的张之洞”那就是三个指头捡田螺十拿九稳了!

    亚瑟尔知道自己这个妹夫有位亲戚,是清政府的副首相,筹建工作应该顺风顺水:加上自己本身就是学法律,这一块也不陌生,当下便点点头:“好的!”。

    “其次,作为美国公民,负责工厂设备进口。铁厂的建设必须统筹安排,有些车间可以提前做好准备,乃至先期运行”不必要等其他部分。如果按照探矿、采矿、选矿、烧结、炼铁、炼钢、铸造等流程,一个环节一个环节走通,铁厂十年都建不起来。所以一旦确定铁矿石类型和品位,整套流程的各种设备必须迅速进口过来,安装到位”招募工人熟悉操作。为了避免进口过程中不必要的麻烦,就需要你这位美国公民出面了!…”

    孙元起不知道清末有没有类似后世“巴统”。的组织,也不知道欧美对清政府有没有禁运名单。但可以想见,部分先进设备的出口不可避免地会受到限制。本着小心无大错的原则,需要一个美国公民出面。

    亚瑟尔觉得这个更没有问题。

    “第三,作为管理人员,负责工厂初期运行。你不用紧张,你只是铁厂的招牌人物,出面应付一些小麻烦而已。具体的生产管理,我会让莉莉丝聘请合格的经理人。”。

    在中国”企业可不好做,如果你没有过硬的关系,工商、税务、质拾、卫生、安全、环保、消防、电力…………所有上台面的、不上台面的,就像见了血的蚂蝗,时不时地会过来刺挠你一下,吃饭、送礼、塞红包,都是题中应有之义。即便有了靠山,靠山一挪窝,你又得重新打点。一而再、再而三”工厂就离倒闭不远了。这也是中国企业平均寿命不长的原因之一。如果企业主是洋人,吸血鬼们就会投鼠忌器。

    “至于最后一个”则是你的夙愿:作为法律顾问,负责工厂专利申请。我现在已经想好了一个绝妙的设计,只要铸造冲压车间可以运转,哪怕我们从别的地方进口钢材,也可以很快投产”并取得良好的收益。当然,前提是这个设计获得良好的专利保护。”。…;

    孙元起所谓的绝妙设计,就是后世军人的必要装备:钢盔。传说中,现代钢盔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亚德里安将军听到炊事员头顶炒菜锅而逃过一劫时,灵光一闪而想到的。后来”成为各**人装备中的标配,在战争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仅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美军为例,由于装备了钢毒,至少使7万人免于伤亡。

    当然,作为穿越者的孙元起,对于钢盔的设计自然考虑得更多,比如钢盔的大小与形状、钢盔的衬里、钢盔外面的吸光涂料乃至迷彩涂装等等,足以拆解为无数项专利,来保证自己的产品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只是这个设计巧则巧矣,技术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