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212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212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谒幌盗泄亩筒僮飨拢陡裰竟镜墓善奔鄹癖辉匠丛礁撸嬷翟60两银子的股票很快突破1000两一股的大关,并且还一票难求。

    至于薛纳王公司更是个骗局,它也效法蓝格志每季度就给股东发股息,一股7两5钱银子。还声称薛纳王公司出产的橡胶质量比蓝格志公司更好,到了最后,股价居然超过了蓝格志。

    这些橡胶公司都曾在中华广播公司做过巨额广告,在托尼心底里,完全相信它们信息是真实的。他此次派出精兵强将,不过是想获得第一手资料从而给孙元起一个教训,让他以后尽量不要干涉公司的正常运营。

    很快,调查就有了结果。这几家著名的公司要么在南洋的种植园才开始整地栽树,要么甚至连块地都没有。所谓的橡胶产量完全是向壁虚构;所谓的红利股息,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

    看完调查报告后,托尼浑身冰凉:要不是已经脱身,真相曝光后,自己岂不是死得很惨?

    事关重大,托尼不敢自专,赶紧舀着调查报告直奔北京。孙元起皱着眉头看完报告后问道:“如果橡胶股票泡沫破裂的话,会对上海乃至全中国经济有什么影响?”

    托尼搓着手说道:“非常致命!我们通过上海商务总会进行了大致调查,所有橡胶股票中,华人大约买了bor,在华外国人抢购了剩余的20%很多华人不满足于在上海抢购,还调集资金到伦敦投机。**上海虽然号称远东最大的金融中心,由于集中财力投机橡胶股票,目前已经无资可融。市面上的流动资金尤其是钱庄的流动资金,都被橡胶股票吸纳殆尽。

    “估计华商在上海投入的资金约2600万至万两,在伦敦投入的资金约1400万两。中国政府可支配财政收入也不过才两左右一旦橡胶股票泡沫破裂,巨额银两外流,会让政府运转失灵,财政状况恶化。工商业则因为资金短缺,购买力下降,会受到致命打击。像远东广播集团的广告业务、华熙味精厂的味精销售等,预期都会出现大规模下滑。”

    “真是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啊!”孙元起狠狠地把报告摔在桌子上,“天上会掉馅饼么?如果要掉那也是个陷阱!可恨这帮人已经掉进陷阱里,还对着馅饼流口水。古人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果不其然!”…;

    托尼顿时局促不安起来,等孙元起停止发飙后,才小心翼翼地说道:“虽然如此,不过我和莉莉丝还好毕竟已经顺利从股市里脱身。即便橡胶股票泡沫破裂,下半年经营困难,之前在股市上的盈利也足以弥补亏损,不会影响今年的分红。

    孙元点头:这也算是难得的好消息了。只是不知这次股灾要阄多大、闹多久,看来经世大学近期就要压缩开支,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托尼接着说道:“约翰逊,我们广播公司还要发布预警消息么?”

    “当然要!”孙元起斩钉截铁说道,“我马上会给军机处写一份密折,汇报此事。另外再写封私信,你帮我带给上海道台,让他秘密控制住那几家皮包公司的主谋,防止外逃。

    “你现在就回上海,回去之后,马上把信交给上海道台,随后撤下所有橡胶公司的广告,然后过一两天,再发布预警消息。”

    孙元起的举措,不可谓不尽心,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在他和托尼密谈的时候,关于橡胶股票泡沫的传言已经在上海滩散布开了。道理很简单,那几个记者虽然签署了保密协议,可谁家没有三大姑八大姨买了橡胶股票呢?既然买了,本着“亲不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道义原则

    ,总得透露点风声吧?最后,还一再叮嘱:“这是机密,不能随便外传!”

    越是机密的小道消息越是传得飞快,很短时间上海滩便人尽皆知,说到最后还有那么一句:“这是机密,不能随便外传!”

    随着流言的传播,蓝格志、薛纳王等几家股票价格开始直线下跌,其他橡胶股票的上涨势头也被遏制。但“橡胶时代”的理念实在太深入人心,不少人依然在持票观望,心道:“蓝格志、薛纳王等股票下跌,是因为它们诈骗;如果是正规橡胶公司的股票,价格应该还会涨的!”

    天堂和地狱只有一步之遥。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地狱到来。

    托尼还没有抵达上海,美国政府发布一条新闻:鉴于橡胶价格太高,为防止出现巨额贸易逆差,美国将限制使用橡胶。

    消息一发布,伦敦市场橡胶价格应声而跌,上海市场马上随之跟进,橡胶股票遭受重创。加上之前本来就流布的传言迅速在股市上形成了大恐慌。每个人都争着把手中的橡胶股票卖掉,价格一落千丈。短短几天,原先价值数十两、上百两的股票就变成废纸一张。至于麦边等人,早在流言传布之初就卷起全部款项人间蒸发了。

    孙元起收到上海道蔡乃煌的来信后,只能一声长叹。

    在孙元起淳朴的意识里,能买得起数十两、上百两银子一股橡胶股票的人,都不是穷人。如今股票投机失败,顶多也就让这些有钱人破点财。随后的事态发展证明,孙元起的想法是“taaswrple,sametimesnawm”因为不仅个人参与投机,上海很多钱庄也被搅了进来。

    类似于银行的金融机构,中国在明代中叶就已经出现,具体名称包括钱庄、钱店、银号、票号等,从事存储、汇兑、信贷之类的金融业务。进入清朝以后,钱庄获得较大发展,在各地都有不少私人开设的票号,大的钱庄甚至可以在全国主要城市设立分号实现汇通天下,比如乔致庸的大德通。电视剧《乔家大院》也正是讲述这类钱庄的兴衰…;

    随着国门开放,汇丰、道胜、正金、花旗等外资银行先后进入中国逐渐压缩钱庄的生存空间;清政府也紧跟形势,相继成立官方背景的交通银行、大清银行。但私人钱庄依然在挤压之中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那就是通过紧密的人情网,灵活地向本土企业和商人提供小额金融业务。因为上海滩人烟辐辏,工商业发展,业务量大,私人钱庄发展非常迅猛。在20世纪初,一度和外国银行、本国银行成为三足鼎立之势。

    私人钱庄因为资本较小,而且顾客多是熟人,所以有经营灵活、手续简单、形式多变等诸多优点。但也正因为如此它也存在着手续不规范、抗风险能力差等弊端。尤其是那些小钱庄,开设就是为了赚钱,经营时会更加不择手段,以期获得暴利。当橡胶股票价格飞涨的时候,便有无数小钱庄奋不顾身地投身到了淘金大潮中。

    他们参与的方式有两种:

    一是向投机者提供贷款。这本来是一项无可厚非的业务,只要投机者提供足够可靠的担保哪怕出现股灾,对于钱庄影响并不大。但很多钱庄“发明”了一种鸡生蛋、蛋生鸡的连环担保:

    首先,允许顾客用橡胶股票来抵押,获得贷款;

    接着,顾客用贷款去购买橡胶股票;

    然后,顾客再用买来的股票作抵押换取贷款,再去买股票···…

    就当时来看,橡胶股票的盈利速度远超过钱庄的贷款利率,如此一来,顾客、钱庄都能赚钱,这项业务何乐而不为呢?可谁也没考虑过股票贬值乃至变成废纸的可能性,因为大家的脑袋里只有“发财”二字。

    二是钱庄直接参与炒股。因为炒股来钱太快,由不得你不心动。而且很明显,投入越多,赚得也越多。很多钱庄老板就忍不住诱惑,开始下海捞鱼。尽管他们都是小有身家,毕竟资本太小,于是就挪用钱庄的钱。钱庄的钱可不全是他自己的,很多都是储户寄存在此生息的。一旦血本无归,在此存钱的工商业主岂不是同样要遭受巨大损失?

    更可恶的是大钱庄的老板,像正元钱庄老板陈逸卿、兆康钱庄老板戴嘉宝、谦余钱庄老板陆达生,他们不满足于挪用自己钱庄的钱,还向小钱庄拆借。小钱庄觉得大钱庄信誉有保证,自己又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呢?自然无不应允。

    谁知道突然之间,橡胶价格狂跌,橡胶股票成为废纸,所有投资血本无归!仅陈逸卿、戴嘉宝、陆达生三人的损失,就在白银600万两以

    在股灾过后短短几天内,上海就倒闭了大小钱庄数十家,而且影响越来越大,逐渐由上海股市大恐慌演变成全国范围内的金融大恐慌。

三三六、一代是非谁共语(上)

    当这场风潮愈演愈烈的时候,清政府所采取的措施和所有现当代国家并无二致,那就是救市。'氵昆''氵昆''''说''

    网'''在上海钱庄出现大规模倒闭时,上海地方士绅就已经意识到了潜藏的危险性,并呼吁政府积极干涉。

    清朝末年,上海的行政级别是县,隶属于松江府;松江府又隶属于管辖苏州府、松江府、太仓州的苏松太道;苏松太道则属于江苏省。但上海地面上的最高长官并非上海知县,而是衙门设在此地的苏松太道台,俗称“上海道”。如今担任上海道道台的蔡乃煌,是袁世凯铁杆亲信。

    蔡乃煌非常幸运,在袁世凯尚未失势前,他捞到了这个天下第一等肥差;袁世凯失势后,他依旧岿然不动。转眼间已经两年过去,蔡乃煌知道自己在这个位子上呆不了多久了,或许明天、或许后天,就可能被调整到云贵那种兔不拉屎的地方,又或者是礼部、学部之类的清水衙门。所以,在此之前,一定要捞足养老钱。这是蔡乃煌这段时间的唯一目标。

    正元、兆康、谦余等诸多钱庄的倒闭,很是让他肉疼一回。这两年,他们逢年过节可没少给自己孝敬银子。这一倒闭,今年中秋节收入该锐减不少吧?

    就在他思忖间,义善源总号经理丁维藩、源丰润钱庄老板严子均和上海商务总会会长周金箴突然联袂来访。这三人可都是他的大金主,所以他赶紧收拾起情绪,快步迎了出去:“今天刮的是什么风啊,居然把上海滩三尊财神爷给吹来了!来来来,快屋里坐!”

    别看来的三个人都在生意场上打滚,可谁没有点背景?

    义善源的大股东李经楚,是李瀚章的次子、李鸿章的侄子,现在担任邮传部右侍郎、交通银行总理。

    源丰润钱庄前任老板严信厚,官至直隶候补道,被李鸿章保举为署理天津盐务帮办,与李鸿章的旧部打成一片。

    至于周金箴,则是上海滩著名的商业大亨,和严信厚交谊非同一般。

    只不过今天这三位不如以前那样神闲气定,眼睛里难掩仓惶之色。最年轻的严子均与蔡乃煌过从甚密,在正堂分席落座之后,便急急问道:“蔡大人,你应该听说正元、兆康、谦余三家钱庄歇业的事情吧?”

    蔡乃煌点点头:“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啊!陈逸卿、戴嘉宝、陆达生三个家伙,放着安稳的钱庄生意不做,非要投机什么橡胶股票,这回倒好,血本无归!只怕如今他们三家门口堵满债主,想死都死不安稳吧?”

    说到最后,蔡乃煌居然有些幸灾乐祸。百度搜索

    说网快速进入本站

    丁维藩长叹一口气:“以前橡胶股票行情那么好,日进斗金,谁能想到会一下子崩盘啊?”

    蔡乃煌忽然想到前些日子收到的一封信:“你还别说,事前还真有人想到橡胶股票会崩盘!”

    “谁?”三人齐声问道。

    “学部左侍郎孙元起孙大人,”蔡乃煌也不吊他们胃口,直接说出了答案,“他早在股灾前一个月就预感形势不对,只是苦于无证据,便私下委托中华广播公司记者到南洋查访。前不久关于蓝格志、薛纳王等公司的消息,就是那些记者调查回来后私下传出的。…;

    “在股市崩盘前两天,他特意给军机处上折子,说上海橡胶股票会出问题。此外,他还托人给蔡某捎来私信,希望敝人能提前控制住那几家橡胶公司的经理老板,避免华商损失。只可惜信件传递太慢,等信件到了敝人手上时,股市已经一团稀烂,而麦边、嘉道理等人也逃之夭夭。”

    三人听了,都嗟叹不已:“百熙先生果然是学究天人!”

    蔡乃煌道:“你们三位财神爷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到我这里,不知有何赐教?”

    周金箴愁眉苦脸地说道:“还不是因为这几天钱庄歇业的事!”

    “哦?你在正元、兆康、谦余三家钱庄存钱了?”蔡乃煌问道,“不对啊!你和义彬的父亲为莫逆之交,有钱自然存在源丰润钱庄。如今其他钱庄纷纷倒闭,真是源丰润乘机扩张的天赐良机,为何你还如此愁闷?”

    严子均脸色更加灰暗衰败,说话都有些中气不足:“蔡大人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