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231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231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剑娣旁谠捶崛蠛鸵迳圃粗校醪轿至松虾5氖忻嫖榷āK敫展桓龆嘣隆ひ蛭俪∏阍昭哺С痰氯热吮闵鲜楣ペΣ痰捞ǎ邓诰仁泄讨幸怨彼健⒕有慕普嫘亩蚕懦ⅲ笊虾5老奁诮饽190万两官银。蔡道台被逼无奈,只好从两家钱庄中抽出部分官银,随后,源丰润便宣告歇业清理。”…;

    “义善源逃过一劫?”孙元起那时候已经投身到东北防疫事务中去,对于后续的事情不甚了解。

    “劫难哪有那么容易躲过去?”李经楚苦笑道:“因为我还是交通银行总理,便以李家产业为抵押·从交通银行借款287万两;又从全国各地分号紧急抽调资金,弥补了移交官款后的亏空,才算暂时保住了义善源。而且在源丰润倒闭之后,度支部电令大清银行紧急调运万两白银到上海,维持金融稳定;稍后,政府再次出面救市·由两江总督张千里(张人骏)主持,以江苏盐厘为担保,向汇丰、东方汇理和德华三家银行借款300万两。我当时以为,上海市面已经恢复平静,义善源应该算是躲过一劫了吧?现在看来,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孙元起奇道:“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李经楚一脸苦涩地说道:“就是刚才我们所说的,盛宣怀解除了梁燕孙交通银行帮办的职务。我虽然挂名交通银行总理,其实公私事务繁杂,交通银行一块向来由梁燕孙负责。此次梁燕孙解职之所以水到渠成,是因为盛宣怀已经和中枢之人商议好,盛宣怀可以借此报当年箭之仇,朝廷也能趁机清洗袁项城安插在交通银行中的势进而切断他的财源。

    nbsp;

    孙元起疑惑地问道:“莫非两位舅舅想让我保举一人出任交通银行帮办?”

    李经楚摇摇头:“没用的,中枢既然已经决意,那就很难改变,更不会让一个不相干的人担任交通银行帮办。如今他们不仅要清洗交通银行中与袁项城有关的人员,还准备进一步核查银行账目。如此一来,义善源难免遭受池鱼之殃。”

    孙元起本来想问“你不是以李家产业为抵押,从交通银行借款的吗?为什么会有池鱼之殃?”话还没出口,脑袋就转过弯来:交通银行是国有银行,李经楚则是交通银行总理,他说这个花瓶值20万两银子,难道下面员工还敢跟ceo抬杠不成?反正是公家的钱,又不是自己的!

    如今中纪委下来查账虽然预定目标是梁士诒,而不是他李经楚。但如果发现李经楚有问题,那也属于搂草打兔子——两不耽误,正好一锅端。所以李经楚害怕了,想把抵押拆借的287万两还上。

    孙元起沉吟片刻,才问道:“那义善源归还交通银行的款项有困难么?如果困难,缺口有多大?”

    李经楚凄然一笑:“俗话说,饿死的厨师五百斤。义善源虽然现在大不如前,但要想归还交通银行的款项却也不难。关键是归还以后怎么办?百熙你应该知道,钱庄之所以盈利,那是因为贷款利息比存款利息高,把储户的银钱全部放贷出去赚取其中的差价。贷款者借走现银,留下房产、股票、田地等抵押,这些东西都是一时半会变不了现的。但储户每次来取,必须支付现银。所以,柜台里并没有多少现银。如果我们一口气把交通银行的款项还了,就会导致柜台没有足够的现银支付给储户。消息传开,必然发生疯狂挤兑。一旦发生挤兑,我们义善源就离死不远了!”

    孙元起心中略微盘算后说道:“二位舅舅也知道,小甥家境不算富裕,这些年在学界、官场打拼,赚的钱倒有一大半都投在了学校里,虽然还略有结余,并不算多。既然如今二位舅舅资金周转不便,小甥不敢藏私,愿舀出五万两给义善源救急。”…;

    按照购买力来说,清末一两银子大概相对于今天200块钱。某位拐弯抹角的亲戚上门喊救命,你张嘴给他一千万,够不够意思?

    “谢谢百熙好意!”话虽这样说,李经楚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其实我们李家自己凑凑,也能舀出十多二十万两现银来。这些钱对于普通人家无疑是笔巨款,但对义善源来说,却无异于杯水车薪。”

    听了李经楚的话,孙元起心中大为不爽:你这话什么意思?八騀子打不着的亲戚主动借你五万两,难道还少么?你不想想,你们合肥李家父辈兄弟六人,做到总督以上的就两人(李瀚章、李鸿章),其余的也非富即贵;叔伯兄弟中,亦不乏有人做到总督(李经羲)、侍郎(李经方、李经迈)的,为何你不去找他们,反而找我这个小侍郎借钱?我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啊!

    当下孙元起就有些语气不善:“舅舅,尽管五万两是杯水车薪,但合肥李家亲戚众多,我这个远房的从甥都报效五万两,想来其他人家也不甘示弱吧?聚土成山、积少成多,那也是非常可观的!”

    李经方连忙在一旁打圆场:“百熙,你仲衡舅舅近来焦虑义善源的事情,说话做事难免有些失当之处,你不要往心里去。”

    李经楚也有些讷讷地说道:“百熙,我不是那个意思······”

    孙元起也不为己甚,挥了挥手:“没事、没事,我也就是这么一说罢了。”

    一时间,双方都没有心情说话,场面开始变得有些沉闷。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渐渐西斜,他们兄弟俩也不可能一直在人家病房里待下去。最终,李经楚站起身,朝孙元起微微一躬:“百熙·李某此次前来,是想恳请您出面,向欧美各国银行借贷200万两,挽救义善源!”

    “多少?多少?!”孙元起不顾伤势,猛然在病床上坐起来,“200万两?”

    惊讶之余,孙元起居然想起了《唐伯虎点秋香》中的经典台词:

    王八蛋,你把这儿当善堂?想要三十万两?免谈!

    三柱香?哼,别说兄弟不照顾你,在你灵堂上我一定蘀你写副挽联,一写死有余辜,一写死不足惜!你自己选好了!

二四五、宣政门开候赐钱(下)

    李经楚见孙元起情绪激动,连忙改口道:“150万两也行……哦,如果实在为难,那就100万两吧,不能再少了!”

    孙元起呼呼直喘粗气:你当我这张脸是外国银行的钻石vip信用卡,想刷100万两就100万两,想刷200万两就200万两?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小甥再把家里搜刮一下,争取拿出10万两,这行了吧?”挤出10万两现银已经是孙元起的极限了。1小;说;网;就好比现在很多亿万富翁,别看家大业大,其实大半是厂房、机器、货物等资产,现金并没有多少。你让他们一口气拿出两千万现金,真没几个人能做到!

    李经楚还以为孙元起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赶紧补充道:“百熙不用担心,只要你能贷出钱来,义善源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我在这里拍板,如果你能借来100万两,义善源给你一成的股份;如果借来200万两,给你三成的股份!”

    孙元起心道:如今义善源岌岌可危,股份早已大肆贬值。如果它能换来现银,你会眼巴巴地来找我?一旦义善源破产,别说三成股份,就是把全部股份都给我,又能顶个屁用?到头来,我出面借的钱,还不得我自己还?这种吃力不落好的擦屁股活儿,雷锋同志也不愿意干啊!

    “二位舅舅也知道,小甥这些年只在学界和官场厮混,和各国银行业人士素无来往。如今临时抱佛脚,只怕是没用的。不是小甥不愿意帮忙,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说着,孙元起又在病床上慢慢躺下,意思很明显:这个忙我帮不了,你们走吧!

    李经方这时也起身走到孙元起床前,带着乞求的语气说道:“上海金融业向来是外国银行、大清国有银行和私人钱庄三足鼎立,而私人钱庄又以源丰润和义善源为翘楚。如今源丰润已经歇业,只有义善源在苦苦支撑。一旦义善源倒闭,上海乃至全国的私人钱庄都会彻底崩溃。不仅如此,江浙一带工商店铺的账务往来,多数都是通过私人钱庄交割。钱庄要是垮了,他们也危在旦夕。百熙,如今国内能挽救这一危局的只有你了!即便你不看义善源的面子,也要考虑一下你们孙家在上海的诸多产业啊!”

    孙元起有些不解:“舅舅,如今最关键的人物不应该是盛杏荪尚书么?只要他不去交通银行查账,义善源自然不用着急填窟窿,如此一来,岂不是全局皆活?”

    李经方叹口气:“朝廷已经有了大清银行、交通银行,私人钱庄早已变得可有可无。至于那些工商店铺的死活,更是无关痛痒。如今朝廷和盛杏荪目的就是要整人,又岂会顾忌这些?”

    “……”孙元起也摇摇头:看来无论中国什么朝代,跟官营企业相比,民营企业都是小娘养的。

    李经方道:“我说‘如今国内能挽救危局的只有百熙’,此语并非虚言!去年年中,英国《观察家报》曾发表专题文章,评论远东的著名财阀家族,其中日本四家,为三井、三菱、住友、安田;我大清也是四家,分别是以盛康、盛宣怀父子为代表的武进盛氏,以周馥、周学熙父子为代表的东至周氏,以及你们寿州孙氏和我们合肥李氏。

    “文章着重指出,与其他具有官方背景、以官商合作方式实行市场垄断的老旧财阀家族不同,以百熙你为代表的孙氏财阀具有浓重的科学技术背景,产业广泛涉及钢铁、军火、食品、医药、服装、传媒等众多新兴领域,大多数产品因为本身的发明专利而在全世界范围内具有垄断性和不可替代性,利润空间非常巨大。…;

    “经过短短十年的发展,寿州孙氏已经成长为中国首屈一指的财阀家族,但因为各企业控股方式非常复杂,目前还鲜为人知。由于新发明、新技术的层出不穷,孙氏财阀现仍处于飞速发展阶段。可以预期,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内,寿州孙氏必将成为远东第一财阀。”

    “真的是这样吗?”孙元起当时就震惊了,“我都不知道我有钱,《观察家报》怎么会知道?”

    李经楚此时也说道:“我没看过那个什么《观察家报》,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各国银行经理和我闲聊时曾明确说过,如果百熙你用无线广播、电视、味精、黄花蒿素、脱水蔬菜、薯片等专利中的任何一项去抵押,他们都会给你不低于200万两的贷款。即便不用任何抵押,只要你出面担保,他们也可以给出100万两的额度。”

    孙元起脑袋开始发晕:“二位舅舅,你们说得我有些糊涂,不过我真不知道我能值那么多钱。要不,你们先在这里住几天,让我清醒了再给你们一个答复,如何?”

    李经方、李经楚兄弟自然不会在经世大学住下,说罢“过几天再来看百熙”,便告辞离去。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莉莉丝端着饭菜过来,用勺子一口口地伺候着孙元起。这让孙元起感觉自己是瘫痪在床,很有些难为情:“莉莉丝,把我扶起来,我自己来!”

    “别逞能!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不老实躺着?再说,难得我有机会这么伺候你!”莉莉丝丝毫不顾忌孙元起的感受,“对了,你什么时候把景惠接回家?”

    趴在一旁小桌子上吃饭的念萱说道:“爹地,妈咪让我以后管景惠姐姐叫‘姨娘’,姨娘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她不当姐姐了?”

    赵景惠回到经世大学之后,便从赵家搬了出来,目前是住在实验室。听了她俩的问话,孙元起顿时郁闷了:“谁会想到事情变成这样?”

    “难道你打算不管她了?”莉莉丝性格一如既往地泼辣。

    孙元起只好使用缓兵之计:“目前她还在研究百浪多息的抗病原理,等她研究结束再说吧!”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明天就把她接回来。”莉莉丝女强人性格凸显无疑,“对了,我听托尼说,生产百浪多息的公司正准备申请专利。景惠的研究成果,会不会最后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孙元起低声说道:“实验室最新研究成果表明,百浪多息在动物体内会裂解为两部分,其中有效的活性部分是一种新型化合物,不仅不在专利保护范围内,而且还是无色的,可以广泛用于预防和治疗细菌感染性疾病。”

    莉莉丝微微一笑:“那景惠妹妹岂不是一棵摇钱树?万一被人挖走那就麻烦了!嗯,明天我一定把她接回家。还有,一定要抓紧时间注册专利,别弄得和上次一样,为了专利权还要打大半年官司!

    孙元起装作无意问道:“莉莉丝,黄花蒿素在美国销量如何?”

    莉莉丝白了他一眼:“怎么,学校又没钱了?说吧,要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