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269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269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凌晨司令部的枪声, 让全城人心惶惶,军官也猜疑不定。现在 快到7点,军官都在司令部附近观望。如果你不准时出现在会场,给大家一个说法,必然会导致军心大乱。到那时候,城里的局面可就不好收拾了!”

    程子寅也着急起来,再不说什么“涵养怒中气,慎防顺口言,留心忙中错,爱惜有时钱”的废话,赶紧扯过张世膺:“育和兄,那我们赶紧去司令部吧!”

    张世膺这时反而不急了,话锋一转,问道:“程司令,你这次带了多少人过来?”

    程子寅答道:“很多很多,后面队伍还在运呢!”

    张世膺看见在站台上整队的程部士兵足足有二三百人,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留一部分在车站协助看守仓库,其余的跟我们一同去司令部!”

    经过这一番耽误,到达司令部的时候 七点过五分。还没进门,就听见院子里有人在吵吵:“何参谋,你不是通知我们七点开会么?现在 七点多了,怎么还不见司令的人影?你不会耍我们吧?”

    “是啊,何参谋,你不会耍我们吧?现在军情紧急,要是耽误了什么事儿,你可吃罪不起啊!”

    何遂极力劝慰道:“各位、各位,请稍安勿躁!司令昨晚熬夜太晚,身体偶感不适,正在医治,一会儿就过来,还望大家多多体谅。”

    “是偶感不适么?昨夜我可听见司令部附近响了好几阵枪声!”前面问话的那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张世膺低声对程子寅介绍道:“说话这人是第六镇第11协参谋官齐燮元。对革命素来不感兴趣。和协统李秀山(李纯)走得非常近,所以有些有恃无恐。”

    “ 是偶感不适?只怕是头疼吧!那弟兄们更要去看看了!”另一个人则与齐燮元一唱一和,边说便要往后院闯。

    头疼?何遂脸色一变:知道司令头颅被人割去的可没几个!除了自己,就只有凶手马步周等人了。难道他们和马步周是一伙的?

    张世膺又介绍道:“这个是第六镇第11协第22标标统张敬尧。此人少年时极尽放荡,当过贼,杀过人,后来为逃避追捕,跑到小站参加了袁慰亭的新建陆军,一步步擢升到标统的位置上,所以他对袁慰亭甚是忠心。”

    程子寅又在外面听了片刻。觉得没什么新鲜的,才在张世膺陪同下走进院内。

    何遂一直时刻关注院门口的动静,看见程子寅进来,好比看到救星一般。赶紧敬礼道:“程司令,你可来了!”院里诸人看到程子寅出现,却是颇为惊愕,一时间居然鸦雀无声。

    程子寅打量了众人一眼,问道:“何参谋,参会人员都到齐了么?”

    “报告司令,除了卫队长兼骑兵营长马步周缺席,其余营以上军官全部到齐!”何遂干净利落地回禀道。

    “那好,我们就进去开会吧!”说完,抬腿往司令部走去。…;

    齐燮元急忙出声阻止:“不是司令通知开会么?司令还没来。开什么会啊?”

    程子寅转过身:“我这个副司令不是司令?”

    第六镇和程子寅部组成燕晋联军的时候,为了壮大声势,给只统领两千多人的程子寅加了一个“联军副司令”的头衔。之后,程子寅和张辉瓒一直率领所部人马在前面充当先锋,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和联军总部很少联系,导致很多人都忘了他还是个副司令。

    “呃……”齐燮元顿时语塞。

    “这次开会是我们第六镇的私事,你一个第四十四混成协的副标统,来凑什么热闹?”张敬尧趁机插话道。

    程子寅早就看他不顺眼。此时见他凑上来,掏出撸子就是一枪,正中脑门。混合着血液的脑浆好像是浇了红油的豆花被铁棍狠狠抽了一下,顿时四散迸溅,浇了附近齐燮元、马继曾一头一脸。在场军官先是一愣。马上就都掏出撸子指向了程子寅。

    这声枪声仿佛是号令,随同前来的一两百名士兵同时涌进院子。各色长枪短炮瞄准了院中的所有人。程子寅把手中撸子慢慢装进枪套,声音没有任何变化:“张敬尧渺视军纪,污蔑上官,挑拨离间,攻击友军,其罪当杀!所以我亲自执行了枪决。你们诸位有什么意见?”

    第十一标标统李纯这时站了出来,冷冷地说道:“人都被你杀了,我们还能有什么意见?不过程副司令,这笔账我们第十一标记下了!”

    “记下就记下呗!只要有本事,欢迎你们来讨。”程子寅丝毫不以为忤,转身进了司令部。

    凌晨早些时候,何遂 带着心腹亲信把吴禄贞遗体收殓,并清洗了地面和墙壁。虽然屋里还有些血腥气,那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别的法子。好在程子寅刚刚杀了一人,倒也分不清这味道是屋里本身就有的,还是从屋外传进来的。

    众人刚刚坐定,程子寅便直接说道:“事情紧急,我长话短说。今天开会就一件事,燕晋联军从即日起改编成第四十五混成协,尽快开赴陕西。”

    “啊!”大家不由得惊讶出声。

    李纯冷笑道:“程副司令,你这改编部队的命令是谁下的?”

    程子寅同样满脸冷笑:“那要看你们是革命党哪?还是朝廷的人哪?”

    “如果说我是革命党呢?”

    “那我就是奉陕西赵都督、山西阎都督之命,改编你们的部队!”

    “那我要说自己是朝廷的人呢?”

    “那我就是奉内阁孙大人的命令,收编你们的部队!”(未完待续。。)

二七四、世事如棋局局新(十一)

    李纯顿时被程子寅彪悍的答案震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程子寅趁机宣布:“会议到此结束,散会!”说完带着张世膺、何遂、周维桢三人扬长而去。

    走出司令部后,何遂颇为担心地问道:“程司令,你真打算把这些人全都软禁起来?万一发生兵变怎么办?”

    “你们手下不是有很多自己人么?严加提防就行,他们闹不起多大波浪的。”程子寅很不以为意。

    何遂忧愁更甚:“程司令,我们第六镇跟你们第四十四混成协不一样。你们第四十四混成协士兵全是学生,知书达礼,深明大义,所以立场坚定,令行禁止。可我们第六镇士兵十有五六是为了吃饷,只要给足了赏银,杀谁、跟谁干都不是问题;全军上下只有十之一二是我们自己人,其余的都是各级官佐的心腹亲信。万一他们知道自家老爷被软禁,在军中挑唆串联,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张世膺也提醒道:“程司令,我们自己同志大部分在车站看守仓库,在城里其他地方兵力有限,消息也不灵通。软禁他们半天、三四个小时还行,真要软禁一两天,军中无人管束,那正定城内外就该乱套了!”

    程子寅皱皱眉头,说道:“既然如此,叙甫,麻烦你去帮我发三封电报,第一封给保定的张石侯,就说正定形势危急,请馀部火速南下。第二封发给西安的赵都督和太原的阎都督,就说我程子寅要由娘子关入陕,具体事宜请两位都督协调解决。至于第三封——育和,刚才你说车站仓库光银两一项就有三十多万两?”

    张世膺点头说道:“不错,账目上是三十六万两千七百余两。”

    “那第三封我们就通电全国,悬赏三万两捉拿马步周那个狗贼。谁能把吴司令的头颅送来,也奖励三万两。悬赏长期有效!即便一时半会捉不到那个狗贼,也要让他众叛亲离、寝食难安。”

    这个悬赏公布之后,立即惹得天下的贪财之人们涎三尺。而同样食指大动的还包括马步周的金主周符麟。马步周行刺之后躲躲闪闪好些天,才拎着吴禄贞的头颅向周符麟邀功求赏,周符麟却二话不说,砍下了马步周的六阳魁首。派人连同吴禄贞的头颅送给了程子寅,换得六万两的赏格。当然只是后话不提。

    何遂恭敬地行了个军礼,郑重说道:“是,司令,我这就去办!”

    看着何遂欣然离去,程子寅又问周维桢道“干臣兄。你从李秀山(李纯)手里借的一标人马现在到了哪里?”

    周维桢听闻吴禄贞被刺杀,刚刚大哭了一场,此时强忍着悲痛答道:“回禀司令,下官借的是张敬尧的第二十二标。本来是要乘车北上的,所以现在就在火车站附近。”

    程子寅道:“看来刚才杀人是杀对了,要不然现在还得杀!育和、干臣,关于城中局面我倒有个主意,不知行不行得通。说出来和你们一起合计合计吧?”

    张世膺、周维桢齐声答道:“下官洗耳恭听!”

    程子寅道:“第六镇的这些士兵,没人管会闹事;把院子里那些军官放出来管吧,他们会带着士兵闹事。由此可见。正定城不稳的根源是在这些士兵身上。我的主意就是把他们全都送到外地去。怎么送呢?我们用北上作战的名义,把第六镇的士兵以营为单位集合起来,革命同志留下,被囚军官的亲信则该杀杀、该关关,其余士兵愿意北上参战的发双饷,不愿意去的发当月饷银送到保定遣散。我们在保定的部队要过来,回去的空车皮正好装他们,顺便填补保定防卫的空虚。”…;

    “此计甚好!”

    “妙计!”

    张世膺、周维桢两人衷心称赞道。当下三人又把这个计谋仔细推敲一遍,完善了细节,立即付诸实施。

    且说程子寅、张世膺走后。留下一堆军官在会议室里面面相觑。齐燮元突然大声叫道:“李协统,如今突遭变故,还请你给大伙拿个主意吧!”

    “对对对,李协统,你给我们拿个主意吧!我们都听你的!”

    “李协统,我们步兵第二十一标唯你马首是瞻!”

    “我们马队第六标也听您的!”

    “还有我们炮兵第六标!”

    ……

    陆军第六镇最高统帅自然是统制吴禄贞。但有传言说他已经遇刺身亡,而且他也不再现场,自然不在考虑范围。接下来就要数第十一协协统李纯和第十二协协统吴鸿昌了。吴鸿昌今年年初才从第十二镇调到第六镇,接替被革职的周符麟出任第十二协协统,影响力远不及在第六镇盘踞多年的李纯。此时众人推出李纯,也在情理之中。

    李纯起身朝众人抱抱拳:“蒙诸君抬爱,李某实在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只是眼下关乎第六镇的生死存亡,凡我军中袍泽皆当戮力同心,共度难关。俗话说得好:‘蛇无头不走,鸟无首不飞。’如果现在第六镇无人统领,各自为政,只怕如同一盘散沙,真的要任人宰割了。李某忝为第十一协协统,职责所在,义不容辞。愿与诸君共襄义举,维护第六镇军旗不倒!”

    屋内顿时掌声雷动。

    李纯此时出头,不过是为以后出任第六镇统制扫平道路。吴鸿昌心中了然,当下冷声说道:“秀山协统暂领统制之职,小弟也是万分拥护的。只是想要维护第六镇军旗不倒,总得先出了这个院子才行吧?”

    “题臣兄,你的意思是我们被软禁在这个院子里了?”李纯马上明白了吴鸿昌的意思。

    “一看便知!”说罢吴鸿昌走到窗边,随手推开一扇雕huā窗。众人通过窗户,就看见院门口搭建起了朝内的新工事,上面摆着好几挺轻重机枪;院墙上也有人持枪来回巡逻,隔着十几步就是一门迫击炮。值守士兵听见有人打开窗户,各种火力纷纷瞄向了这个方向。

    李纯等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齐燮元大叫道:“程子寅这个王八蛋,他到底想干什么?想犯上作乱么?”

    吴鸿昌关上窗户,重新坐了回去:“犯上作乱?他程子寅已经干了不止一回两回啦!二十天前,他和阎百川在太原干了一回;十天前。他和吴绶卿统制在石家庄又干了一回;现在看来,他又准备和张育和在正定府再干一回。”

    “我这就出去看看!我就不信这些王八蛋敢朝我这个堂堂第十一协参谋官开枪!”齐燮元色厉内荏地叫嚣道。

    吴鸿昌冷笑几声,不屑地说道:“恐怕十分钟前,张敬尧也是这么想的。呶。他现在还躺在院子里呢!”

    不知是疏忽还是故意,张敬尧的尸体并没有被运走,依然保持着被枪杀时的模样。齐燮元想到张敬尧的死状,浑身不禁打了个哆嗦:那个二杆子副司令既然敢杀一个标统,肯定不在乎再杀一个协参谋官的!

    屋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李纯犹自给众人打气道:“诸位不必害怕,程子寅顶多软禁我们半天,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的!要知道我们部队都在附近。只要我们半天不回去,部队就一定会起来闹事的!”…;

    “协统说得对!鄙人在标上很有些亲戚故旧,他们看我半天不回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