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270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270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部队就一定会起来闹事的!”…;

    “协统说得对!鄙人在标上很有些亲戚故旧,他们看我半天不回去,一定会来司令部打探消息的。到那时候,哼哼,只怕程子寅那个王八蛋要吃不了兜着走!”齐燮元也拼命鼓吹道。

    谁知道日头升高又西落,紧接着月亮也升起、落下,直到太阳再次升起。外面还是没有半点消息传来,程子寅也没有半点释放他们的意思。

    就这样过了三天。在这三天里,正定城内物资全部转运到了娘子关。第六镇士兵大半被送到保定,剩余部分则和程子寅部南下支队混编成第四十五混成协。第四十五混成协下辖步兵第89、第90两标,以及马兵第45营、炮兵第45营,工兵第45队、辎重兵第45队。编制如下:协统:程子寅副协统兼参谋官:张世膺步兵第89标,标统何遂,副标统倪德勋,下辖两个营。

    步兵第90标,标统周维桢,副标统王孝缜,下辖两个营。

    马兵第45营。营长瞿寿堤炮兵第45营,营长刘文锦第四十五混成协全军共计三千人二百人,这还是张辉瓒考虑到正定军力不足,多派了几百人南下的结果,要不然连三千人都不到。

    等最后一批货物装车,程子寅、何遂带着几个人来到司令部。对于李纯、吴鸿昌等人只是软禁。并没有苛待他们,饭菜中鸡鱼肉蛋是一样不少,但大部分人却面色发黄、精神不振,个个顶着黑眼圈,想来这几天一直没有睡好觉。所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果真如此!

    见程子寅进来,李纯整了整皱巴巴的军装,假模假样坐在太师椅上,还想摆出协统的威风来,结果嘶哑的声音彻底暴露了他外强中干的本质:“程虎臣,你是来杀我的么?放心,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李某绝不皱一下眉头!”

    齐燮元则浑身颤抖地说道:“程司令,你我俱是军中袍泽,难道如今你要手足相残么?”

    程子寅笑道:“第四十五混成协已经整编完成,正陆续西上。我们是最后的后卫部队,也马上要撤出正定,所以你们的软禁从即刻起撤销。也就是说,你们自由了!”

    “你不杀我们?”李纯、齐燮元俱是眼睛一亮。

    “呵呵,我们俱是军中袍泽,何忍手足相残?”程子寅借用齐燮元的话回答道。心里却想:如果你们知道第六镇已经被我拆得七零八落,只怕会觉得生不如死吧?

    李纯获知自己还能活着走出去,心思立马活泛起来,迅速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那我们的部队呢?”

    程子寅满脸带着微笑:“你们的部队?哦,那得你们自己去打探,我也不太清楚。”

    话音刚落,那群军官便争先恐后向外跑去。几分钟后,就听见从不远处传来的凄厉咒骂声,想来他们已经得到部队被拆散的消息了。

    程子寅转过身对何遂说道:“叙甫,我们也走吧!”

    何遂走到司令部门口,情不自禁回过头来再看一眼,一瞬间千百种滋味涌上心头。从举义以来,多少希望,多少计划,多少努力,眼看胜利在望,却落得“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而一直给予自己极大信赖的吴禄贞竟然死得那么悲惨,自己却无法为他报仇。想到这里,何遂悲从中来,不由得放声大哭。

二七五、雄鸡一唱天下白(一)

    吴禄贞之死对辛亥末年华北政局影响极大。

    第二十镇统制张绍曾本来就摇摆不定,如今听说吴禄贞被杀,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在这种情况下,第二十镇第四十协协统潘矩楹根据袁世凯、徐世昌的授意,出面威胁张绍曾道:“如果统制放弃兵权,主动宣布离开第二十镇,朝廷可以任命你为宣抚大臣,南下沿江各省宣示朝廷德意,功名利禄不减现在。如果不识抬举,恐怕统制你就是第二个吴绶卿!”

    在威逼利诱之下,贪生怕死的张绍曾乖乖交出了军权。潘矩楹代理第二十镇统制之后,秉承袁世凯意旨,迅速把第二十镇全军北撤,分散驻扎在新民、昌黎、永平等地,并对军中的革命党加以清洗。

    第二十镇撤离后,蓝天蔚的第二混成协也独力难支。为了避免自己成为第二个吴禄贞,蓝天蔚主动宣布下野,并迅速化妆潜逃到东北,与东三省的同盟会骨干密谋,准备在奉天举行起义,推翻清王朝在东北地区的统治,光复已经腥膻数百年的白山黑水。

    至此,围攻京师的图谋彻底失败。

    在京畿以南,程子寅的第四十五混成协撤离正定后,原先一直按兵不动的北洋精锐立即沿铁路北上,先后占领石家庄、正定等地。而气急败坏的李纯、吴鸿昌等人则灰溜溜跑到保定,对第六镇残部重新整编,至于整编之后还有多少战力,谁的心理都没底。

    但袁世凯却顾不了这么多,他可时刻不忘与孙元起之间的协定:山西中立,谁有本事谁就可以下手去取,别人不得有二话。所以他在12月初进京前,给各部下达了作战指令,命驻扎石家庄、正定的第三镇第五协卢永祥部向娘子关发动攻势,驻扎保定的第六镇进攻平型关,从北面策应卢永祥部行动。

    山西本来就只有一个协的兵力。还主要驻扎在省城太原附近。袁世凯的两路进攻一发动,前线告急电报立即像雪片一样飞来,迅速堆满了阎都督的案头。阎锡山既不会剪草为马、撒豆成兵,也不是美猴王。拔根毫毛就能变出千千万万的猴兵猴将来。此时面对告急电报根本无计可施,苦恼之下,眉头差点皱成一团疙瘩。

    边上的山西军政府政事部部长景梅九试探着问道:“都督,第四十五混成协刚走到汾阳,离太原不远,要不把他们请回来?”

    阎锡山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心道:这主意我早就考虑过了!如果第四十五混成协协统是张辉瓒的话。倒有四五分成算把他们请回来。可标统是对百熙先生愚忠的程子寅,偏偏自己之前又露出叛离的马脚,现在去求他,不是把脸送给他扇么?

    即便死乞白赖的把他们请回来又能怎样?总不能让自己的第四十三混成协镇守太原不动,反而派第四十五混成协上前线打仗吧?关键时刻还得是自己的部队顶上去。一旦第四十三混成协消耗过大,自己这个都督也就当到头了。甚至不用袁世凯动手,程子寅就能把自己赶下台!

    阎锡山明白,其实眼下最好的办法是请求孙元起出面调停。孙先生的面子谁会不给?谁敢不给?可他一想到自己之前的种种举动,就有些心虚。只好敷衍道:“梅九,你再让我考虑考虑!我再考虑考虑!”

    就在阎锡山纠结不已的时候。北京城内有人敲响了军谘大臣载涛府邸的大门。…;

    “谁?”门房不耐烦地问道。

    “请通禀一声,就说大日本帝国驻华公使馆参赞岛田翰前来拜会涛贝勒!”来人一口纯正的京韵京腔。

    门房赶紧打开门,只见来人一身长袍马褂,脚上穿着内联升的布鞋,除了短短的寸头之外,完全是副中国人的打扮,便有些怀疑地问道:“你是日本驻华参赞?姓稻田?”

    “哈伊,正是区区在下!”岛田翰朝门房深深地鞠了一躬。

    门房赶紧回礼,心里还有些拿不定主意:“那你有拜帖么?”

    “有的、有的!”岛田翰急忙从怀中掏出一张拜帖递给门房。

    随同拜帖奉上的还有一小锭银子,门房立马满脸堆笑:“那请岛田先生稍候片刻。小的这就进去给您通报!”

    片刻之后,岛田翰被恭敬地请到了正堂。载涛笑眯眯地坐在上首主位上,望着岛田翰说道:“是什么风把岛田先生给吹来了?最近是不是又在琉璃厂淘到了什么好东西?”

    岛田翰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毕恭毕敬地递给了载涛:“前不久有叛军在直隶作乱,意图称兵犯阙。涛贝勒奉命率领禁卫军南下平叛,慑于赫赫虎威。叛军竟不敢北上越雷池一步,卒遭覆灭。昨天听闻禁卫军凯旋,在下谨备薄礼,恭祝涛贝勒武运长久!”

    清政府光绪三十四年(1908)十二月设立禁卫军,载涛便担任专司训练禁卫军大臣,如今更是以军谘大臣的身份掌管禁卫军。他一直认为自己是造就禁卫军的最大功臣,如今听闻岛田翰夸赞禁卫军的功绩,正好挠到痒处,直乐得他见眉不见眼。接过信封,打开之后才发现里面是一张五千日元的支票,更笑得合不拢嘴,连忙说道:“岛田先生,你实在是有心了!快请坐,快请坐!”

    岛田翰落座之后,一边品茶一边说道:“我大日本帝国和贵国文化相承、血脉相通,尤其在忠君爱国思想上,更是完全一致。贵国有屈原、文天祥,我们日本则有忠臣藏、真田幸村。对于叛变之人,则深恶痛绝,恨不得寝皮食肉。所以我国对禁卫军这次惩膺活动十分支持!”

    载涛举起茶碗:“谢谢贵国对禁卫军的支持。我谨以茶代酒,祝清、日帝室万世一系!祝清、日友谊万古长青!”

    岛田翰见载涛举茶碗,还以为他要送客呢,听完祝词才松了一口气,同样举起茶碗:“祝清、日帝室万世一系!祝清、日友谊万古长青!”然后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古语有云,除恶务尽。虽然吴禄贞已经授首,但其余逆党却逃出了生天,比如蓝天蔚去了东北,程子寅、张世膺、何遂等去了陕西。只怕禁卫军今后还有的辛苦,一方面要捉拿逆党,一方面还要提防逆党潜入京师作乱。”

    载涛放下茶碗,不屑地说道:“京师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只要他们敢进来,就别想活着走出去!”

    “不错、不错,正当如此!”岛田翰旋即好意提醒道:“不过涛贝勒,京城之外也要多加小心才是。听说赵景行、程子寅等人家眷都在城外,也不知是真是假。”

    载涛点了点头:“不错,他们家眷都在城外的经世大学里。”

    “咦,经世大学?经世大学不是鼎鼎大名的高等学府么,怎么会窝藏逆党家眷呢?”岛田翰一脸震惊地问道。…;

    载涛顿时怒气上涌:“我呸!什么狗屁高等学府?那就是一个贼窝子!孙元起是贼祖宗,赵景行、阎锡山、程子寅等逆党就是他教出的贼子贼孙。要不是里面外国学子太多,容易惹出国际纠纷,老子早就提马踏平了那个贼窝!”

    “经世大学外国学生是很多,但要闹出国际纠纷也很难吧?去过经世大学你就会发现,他们学校的留学生院位于学校的一角,外国学生一般都在那个院子里吃饭、休息、上课,很少和外面打交道。只要涛贝勒攻占学校的时候避开那个区域,不就没事了?”岛田翰眨巴着小眼睛,和风细雨地说道,“不过涛贝勒围攻经世大学确实是条妙计!经世大学是孙先生的毕生心血,而赵景行、程子寅是他的家奴,阎锡山是他的学生。只要涛贝勒攻占经世大学,以此相要挟,孙先生必然屈服;再以屈服的孙先生要挟赵景行、程子寅、阎锡山,就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端的是妙计呵!”

    载涛哈哈大笑:“这可不是什么妙计,不过是我信口开河罢了!”

    “信口一说就是条妙计,涛贝勒不愧是军中名将,简直如同诸葛重生,孔明再世!”岛田翰满脸真诚地赞叹道,“如果涛贝勒要对经世大学进行惩膺,我们会用更大力度予以支持的!”

    “更大力度是多大?”在载涛看来,所谓占领经世大学,不过是派几百人去郊外游玩一圈。如果有人主动出钱,又不会引起国际纠纷,他还是很乐意去做这种惠而不费的事情的。

    岛田翰竖起了两根指头。

    “两万日元?”载涛有些吃惊。

    岛田翰摇了摇头:“不,是二十万日元!”

    就是头猪,此时也该明白岛田翰必然有什么大企图了。尽管载涛智商只有两位数,那也比猪聪明一点。当下有些迟疑:“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岛田翰一脸微笑:“不、不、不,我们不想干什么,我们只是对经世大学图书馆、博物馆以及实验室里面的东西有点兴趣。如果涛贝勒能在攻占经世大学之后,把里面的东西借给我们把玩一段时间,那就最好不过了。”

    “你想要那些骨头片、破纸卷?”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还想借阅一些图书看看。”

    “那,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日本政府的意思?”

    “您何必分得那么清呢?”岛田翰笑语殷殷地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二七五、雄鸡一唱天下白(二)

    他倒不是怕围攻经世大学,得罪了孙元起等人。《诗经》有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