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343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343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孙元起顿时明白了,看来唐绍仪是死心塌地要把货币发行权送到自己手上。但他用意何在呢?是要把新中国党拉入北洋系与同盟会的党争,还是想形成三家鼎力互相制约的格局?又或者对袁世凯的猜忌心怀嫉恨。想在临下台之前大赚一笔,顺便坑袁世凯一把?

    莉莉丝道:“那借款增加50万元,利息减为三厘。额外捐赠30万元特别经费。这足够优惠了吧?”

    唐绍仪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如此一来,大总统也应该无话可说了!不过为保事情妥帖,还有两件事需要百熙多多费心,一是与张季直、汤蛰先及时互通声气。让他们在国务会议上投票赞成;二是与英、美、法、德、日、俄六国驻华公使做好交涉。免得事态扩大。”

    孙元起道:“与啬翁、蛰翁沟通之事,孙某自然可以代劳。但与各国驻华公使交涉,实在无能为力。”

    唐绍仪沉吟道:“既然如此,那就烦请百熙先与张、汤二位总长通气,争取今天上午的国务会议上通过此项提案,并尽快交给大总统签署。等议案在府、院通过之后,自然不用担心六国公使的抗议。”

    在唐绍仪和莉莉丝拟定协议条款的时候,孙元起赶紧出门。在国务会议召开之前拜会张謇和汤寿潜。见面后孙元起也不隐瞒,直接说明了来意。恳请他们能够施以援手。

    张謇有些疑惑道:“如果老夫没记错的话,华熙银行的经理应该是个美国人吧?让一家外资银行掌握中国的货币发行权,不会出什么纰漏吧?”

    孙元起答道:“华熙银行经理莉莉丝女士已经加入中国国籍,其他大股东也百分之百都是中国人,也就是说,华熙银行是不折不扣的本土银行。所以啬翁不必担心惹出什么纰漏。”

    张謇这才展眉说道:“你我既为党内同仁,投票支持自然理所当然。只是老夫在两年前,有感于苏北有盐务之利,民间颇有游资,而通海大兴蚕桑、垦荒办厂有资金短缺之虞,为取长补短,曾筹划成立南通劝业银行和盐业银行。但因为精力有限,资金分散,乡间士绅对银行又心存疑惑,至今未能实现。如果此次华熙银行取得全国的货币发行权,不知百熙能够襄助一二?”

    汤寿潜也道:“前些年,我浙江为抵抗列强侵夺沪杭甬铁路修筑权,有识之士集资自办全浙铁路,并成立浙江铁路公司经营此事。为合理保管、运用募得股款2300万元,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十月在杭州成立浙江兴业银行,次年在上海、汉口设立分行。虽然兴业银行资本丰厚,但时局变幻,风险难测,如果华熙银行能与我浙江兴业银行实行货币互兑,汤某将感激不尽!”

    无论是财大气粗的浙江兴业银行,还是萌芽之中的南通劝业银行和盐业银行,归根结底只是地方银行,容易受国家金融政策的影响。一旦发生储户挤兑,就是银行覆灭之时。而此次华熙银行如能获得货币发行权,就相当于拥有中央银行的权力,根本不用担心发生挤兑之事,大不了开动印钞机狂印钞票就是,银币不行就纸币,一元面额不行就十元、百元面额。浙江兴业银行、南通劝业银行、盐业银行想和华熙银行拉上关系,无非就是想找一个大靠山。所谓“襄助”“感谢”,说白了就是利益交换、好处均沾。

    孙元起点头道:“理应如此!”

    张謇、汤寿潜顿时喜笑颜开:“那就希望华熙银行早日得偿所愿,获得货币发行权!”

    说话间,轿车已经抵达国务院门口。孙元起透过车窗,正好看见内务总长赵秉钧从马车上下来,心里不禁“咯噔”一声:为什么赵秉钧突然出现?难道是特地来参加国务会议?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未完待续。)

三四八、谁知伪言巧似簧

    自从国务院成立那天闹得不欢而散之后,赵秉钧便一直没有出席国务会议,也不执行内阁的决议,有事直接向袁世凯请示,全然不把唐绍仪这个总理放在眼里。内务部似乎也变成直接隶属大总统府的一个部门,和内阁再无半点瓜葛。

    孙元起、张謇、汤寿潜等下车之后,朝赵秉钧拱了拱手:“智庵总长,今天来得好早!”虽然众人暌违已久,说话却好像昨天还坐在一块儿吃饭聊天似的。

    赵秉钧也抱拳作礼:“季直兄、蛰先兄、百熙老弟,你们也来得不迟啊!哟,你们这座驾可真不错,之前赵某在大总统府上见过一辆一模一样的,大公子开过。别看它个头小,跑起来可真是风驰电掣,比赵某的马车强多了!”

    孙元起笑道:“轿车虽然速度快,不过论排场、论气势,毕竟不如马车。就拿智庵总长的马车来说,车厢内宽敞通透,铺设锦茵,想坐就坐,想躺就躺,夏天可以放冰块,冬天可以放火炉,舒适自在。前有持枪开道的兵士,后有环护警戒的侍卫,车辕上还有衣冠楚楚的车夫。这是何等的威武!何等的煊赫!说句不见外的话,坐这种马车,才是内阁总长应有的格局。”

    赵秉钧似笑非笑道:“既然百熙老弟如此看重赵某的马车,正好赵某也对百熙老弟的轿车歆羡不已,不如咱俩换换?”

    孙元起乘坐的这款轿车在美国市场售价不过1000美元,比福特t型车的850美元略贵。但绝对贵得物有所值。即便如此,折合成银元,再加上关税、运费什么的。也不过才四五千块孙大头。而赵秉钧的马车镶金嵌玉珠光宝气,不说总体价值如何,也不说黄花梨车辕、紫檀木车身以及拉车的宝马名驹,就是把上面的饰物拆下来单买,估计都不止四五千块钱。

    虽然知道赵秉钧只是随口说说,孙元起还是婉拒道:“智庵总长的马车一看就不是凡物,如果真要交换。在下自然千愿万愿。但古有明训,所谓‘凫胫虽短,续之则忧;鹤胫虽长。断之则悲’,只怕在下的轿车智庵总长未必真的喜爱,就算智庵总长真的喜爱,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找不着人专门打理。最终只能当作奇物拿来赏玩。

    “而智庵总长的马车气象非凡。要想与之相衬,至少也得二三十名兵士拱卫四周。偏偏这几日驻守经世大学的第四十七混成协撤回山西大同、朔平一带,实在没有那么多人撑场面。而且在下要经常往返经世大学与京城之间,这马车太慢,难免耽误时间。所以在下只有敬谢不敏了!”

    赵秉钧哈哈大笑:“看看,百熙老弟还是舍不得吧?”

    孙元起道:“不是舍得舍不得的问题,而是在下敝帚自珍,又不想让智庵总长吃亏。这才谢绝你的好意。”

    赵秉钧没有纠缠于到底谁吃亏的争论,而是换了个话题:“要说速度快。赵某倒想起今天早间看到听到的一则新闻,听说中华航空公司的飞机昨天从上海北上,短短**个小时就抵达京师,端的是流星赶月!百熙你的座驾或许在地面上还能称王称霸,但要放到飞机面前,那就只能瞠乎其后了!”

    汤寿潜笑道:“智庵总长不会忘了吧?无论轿车还是飞机,可都是经世大学研究出来了。它们俩相比,无非是兄弟俩谁跑得更快的问题,终归不会花落他家。”

    赵秉钧点头赞道:“百熙老弟创办的经世大学确实是人才渊薮,学校发明的东西也大有功用,尤其是飞机,更是功在社稷。数月之前,清室在北方稳如磐石,朝廷内外都以为江山永固。谁知百熙老弟只是派飞机在京城上空绕了一圈,洒下几张传单,便唬得裕隆太后和宣统皇帝六神无主,乖乖颁布退位诏书。此乃民国建立的头等勋劳!

    “现在又成立航空公司,利用飞机运送人员货物,千里之遥,朝发夕至,真可谓想前人之不敢想、发前人之不敢发。而且航线密布全国各大城市,无须考虑关隘险阻,一旦国家有事,从京城到周边各省不过弹指之间,缓急可恃。前人所谓的‘国之利器’,应该就是指百熙发明的这些飞机吧?”

    不知是不是在尔虞我诈的官场呆久了,孙元起老觉得赵秉钧话里有话,似乎实在暗指莉莉丝北上一事。但赵秉钧没有点透,孙元起也懒得去瞎猜,当下便胡扯道:“虽然经世大学已经设计出几款比较成熟的机型,但总体飞机技术还不成熟,无论发动机技术、机身设计,还是飞机本身的速度、升限、航程和运力,目前都处于初级阶段。就拿昨天试航成功的凌霄11式运输机来说,只能运送信件和小型货物,载客的话,最多不超过8人。

    “等再过几十年技术真正成熟之后,运输机至少可以载客数百人、载货数百吨,相当于一次能够运送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那才是真正的国之利器。当然,现在中华航空公司的运输机也不错,至少是世界领先水平,而且在航空服务方面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如果智庵总长有兴趣的话,不妨抽空去乘坐一次,体验体验‘下临无地’究竟是何等滋味。”

    孙元起甚至恶意地希望,赵秉钧真的心血来潮去坐飞机,然后遇到空难化为一团火球,这样宋教仁就可以逃过一劫,民国历史也将彻底改变。——反正历史上死于空难的政界要人也不乏其人,国外的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葡萄牙总理卡尔内罗、波兰总统卡钦斯基等悲催人物不说,单说中国就有不少,比如百战百胜林妹妹、北伐名将叶军长、中原突围皮司令、遍采群花戴雨农等。

    赵秉钧显然对孙元起的胡扯毫无兴趣,随意敷衍几句之后便从衣兜里掏出怀表:“季直兄、蛰先兄、百熙老弟,开会时间快到了,我们先进去吧。”

    刚在屋里坐稳,段祺瑞、熊希龄、宋教仁等其他内阁成员便陆续到来。众人见到赵秉钧也都颇为惊讶,纷纷上前寒暄问候。像段祺瑞、刘冠雄等铁杆袁系,干脆坐在赵秉钧身旁大声说笑起来。过了有七八分钟,赵秉钧再次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后故意问段祺瑞道:“芝泉,你们正常几点开会?”

    段祺瑞道:“惯例是九点半钟。”

    赵秉钧奇道:“现在已经九点三十五分,怎么唐总理还不出现?难道是对赵某怀恨在心,故意避而不见?不过按照道理说,赵某是个俗人,应该不会出现‘两贤相厄’的局面,所以唐总理完全不必如此!”

    宋教仁道:“以前是少川总理出席,智庵总长缺席;现在变成智庵总长出席,少川总理缺席。老杜诗里的‘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想来就说说少川总理和智庵总长的吧?”

    赵秉钧冷笑道:“照遁初总长这么说,就国务会议赵某就不该来咯?”

    宋教仁讥讽道:“智庵总长应该说自己想不想来,而不该问宋某该不该来!”

    赵秉钧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原来如此。遁初总长要不解释清楚,我还以为你什么时候变成总理或大总统,罢黜了赵某内务总长之职了呢!”

    孙元起当然知道唐绍仪为什么到现在没有出现,估计眼下他正忙着和莉莉丝草拟签订借款合约,合约条条款款那么多,每个字都要细细琢磨,避免出现漏洞成为别人攻讦的口实。这等精雕细琢的活儿,自然要浪费不少时间。见两人说话有白热化的趋势,他赶紧打圆场道:“平日里少川总理都是提前到的,今天来得有些晚,估计是临时遇到什么急事需要处理,处理完就会尽快赶过来;即便他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也会派秘书厅的人来告知一声的。我等稍安勿躁,再等候片刻便是。”

    张謇、汤寿潜、王宠惠、陆征祥也开始出面当和事老。

    见大家纷纷劝架,赵秉钧、宋教仁两人都冷哼一声,不再说话,静候唐绍仪出现。

    谁知这一等就是半个多钟头,杯中的茶叶都换了两回。其间赵秉钧频频掏出怀表查看时间,不止一次威胁要退席,但看到新中国党和国民党没有丝毫动静,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呆在会议室里。

    就在孙元起耐心耗尽,以为唐绍仪忙着签订合约,上午不会出席国务会议的时候,唐绍仪夹着公文包气喘吁吁地推开了会议室的房门。进屋就说道:“诸位总长,抱歉抱歉!唐某因为遇到一件十万火急的要事,耽搁了大家的时间,还请诸位多多海涵!”

    赵秉钧阴阳怪气地说道:“真的是这样么?赵某还以为如某人所说,与少川总理是参商永隔呢!”

    唐绍仪这时才发现赵秉钧也在座,顿时一怔:“哟,智庵总长今天也来参加国务会议?”(未完待续。)

三四九、纵横北斗心机大

    赵秉钧坐在椅子上岿然不动:“是啊,抽空来参加一下国务会议。怎么,赵某不能来吗?”

    唐绍仪干笑几声:“这是什么话?智庵兄身为内务总长,理应及时参加国务会议。只是前些日子听说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