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353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353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经过这次僵持。府院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化,只能勉强维持表面上的虚文。明眼人都知道,这一届责任内阁已经穷途末路,眼下不过是垂死挣扎,或许明天、或许下一次风潮到来时就会轰然崩塌。像同盟会、共和党、统一共和党等大党派甚至好不避讳,公然在报纸上讨论第二届内阁的组成办法。

    在这种山雨欲来的局面下,作为临时参议院中颇有影响力的大党派,新中国党自然不能默默无声。在河南筹建支部的杨永泰也放下手头的事务,匆忙赶到京城与党内大佬孙元起、张謇、汤寿潜等商量对策。

    后海老宅书房,杨永泰首先大致介绍了情况:“这场风潮的起因是前不久在北京召开的同盟会全体职员大会。在会上,宋遁初提出以后内阁应该为纯粹政党内阁,即完全由参议院中第一大党组阁,以国民信仰之人担任总理,其他政党不许染指;如果下届再采取眼下的混合政党内阁制,同盟会将不再参加。宋遁初的言论见报后,迅速在全国范围引起了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

    汤寿潜有些惊奇:“据我所知,同盟会目前在参议院中并不占优,顶多也就是第二第三,他们怎么如此胆大,提出这么个提议?”

    临时参议院北迁之前,袁世凯为了改变同盟会在参议院中一家独大的局面,便通电全国各省,声称以前参议院中有的省份代表多达5人,有的省份却只有1人,甚至有些省份还没有代表,显然有失公允;而且每省只有两三名代表,也不能忠实、全面地表现各省的名义。于是命令各省以临时省议会为选举机关选出5人,组成新的参议院。这样一来,参议院议员人数就从原来的43人增加到120人,各党在议会中所占的份额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纠合民社、统一党、国民协进会、民国公会和帝国宪政会改组的“国民党”等5个与同盟会对立党派而组成的共和党,一跃成为参议院第一大党。当然共和党的优势并不明显,议员只有35人左右,远没有超过半数,遇到重大争议表决,必须寻求其他政党支持。

    同盟会毕竟是老牌政党,虽然在参议院扩编之后所占份额急遽缩水,依然有议员二三十人。而新中国党有川、陕、甘、晋等四个省份的坚固票仓,再加上汤寿潜在浙江、张謇在江苏的势力,以及安徽、直隶、湖北等零散支持,也有议员二三十人,与同盟会不相上下。接下来是以云南都督蔡锷为靠山的统一共和党,议员在15人左右;共和建设讨论会以及其他小党、无党派人士分享了余下不多的十多个席位。

    所以单从眼下参议院的组成来看,同盟会确实不占优势。如果完全由参议院中第一大党组阁,同盟会很有可能是靠边站、打酱油。

    孙元起道:“现在这个参议院只是临时的,做不得准,归根到底还是要看国会的。按照南北和谈要求,会在今年年底、明年年初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第一届国会议员选举。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宋教仁提出纯粹政党内阁的议案,是为即将到来的国会选举未雨绸缪!”

    一旁列席会议的陈训恩说道:“大人说的没错,据最新消息,现在宋遁初一方面准备改组同盟会,成立新政党;一方面积极拉拢统一共和党、国民公党、国民共进会、共和实进会等党派,力争实现政党合并。如果宋遁初计谋得逞的话,同盟会有二三十席,统一共和党有十五席,再加上其他小党派,也会超越共和党,成为参议院中第一大党。”

    “原来如此!”汤寿潜这才恍然大悟,“那共和党有什么举措?难道就坐以待毙?”

    杨永泰道:“宋遁初言论见报后,共和党马上也在北京召开会议,决定内阁制度应该是超然总理、混合内阁,主张用大总统所信任之人担任总理;如果采用纯粹政党内阁制,他们将拒绝出席参议院的表决。除此以外,对于宋遁初的咄咄逼人,他们还在报纸上大肆造谣,声称宋遁初在内阁中三番五次与唐少川为难,目的就是想让唐少川辞职,他自己当总理。”

    相对于新中国党在无线广播上的垄断,共和党也有自己的舆论阵地,那就是为数众多的报刊。他们在上海、北京、武汉、长沙、济南、广州、南宁乃至日本东京等大城市都有自己的报纸,总数约计有三四十家。如果一起开动齐声造谣,还能把假的说成真的、死的说成活的。

    张謇沉声道:“回想宋遁初在内阁中的种种作态,只怕共和党所言未必是造谣!”

    孙元起点了点头:“统一共和党如果真与同盟会合并,共和党将在参议院中大为失势,所以共和党在揭批宋遁初的同时,还积极拉拢统一共和党和我们新中国党。昨天孙某就接到了共和党的邀请,说要和我们新中国党以及统一共和党举行联席会议,讨论民国第二届内阁组成办法。说白了,就是拉上我们与同盟会对着干。这个会议我和啬翁、蛰翁去了都不合适,却又不能不去,只好麻烦畅卿代为出席了。”

    杨永泰道:“属下愿效犬马之劳!只是去了之后,我该如何表态呢?按照大人主张的‘开明政党**’,我们应该支持同盟会的纯粹政党内阁才是。”

    孙元起道:“你去之后,就是谨言谨行、少说少做。实在逼得没办法,你就和稀泥,比如混合政党内阁很好,但纯粹政党内阁貌似也很不错;支持以国民信仰之人担任总理,但最好也要得到大总统的信任。”

    杨永泰笑道:“就是要两不得罪。”

    张謇突然问道:“蛰先、百熙,老夫有一点想不大明白,共和党的理事长是黎黄陂(黎元洪),虽然他们与同盟会不对付,但他们最终目的应该是推黎黄陂上位,怎么现在反过来鼎力支持袁项城了?是不是中间有什么猫腻?”

    孙元起有些不确定地回答道:“估计是黎黄陂与袁项城之间有什么利益交换,只不过太过**,我们暂时还不知道罢了。”(未完待续。。)

三六一、贵人立意不可测

    如孙元起所言,黎元洪如此力挺袁世凯自然不会是义务劳动,他的条件很简单,就是让袁世凯帮忙杀个人。杀谁呢?湖北军政府原军务部副部长、军务司顾问张振武。

    张振武,字春山、春三,更名竹山,光绪三年(1877)出生于湖北罗田。曾自费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攻读法律政治。1905年加入同盟会,后又加入共进会,是武昌起义首义者之一,被尊为共和元勋,和孙武、蒋翊武并称“辛亥三武”。这样一位革命功臣,为什么黎元洪要举起屠刀呢?

    要说起张振武与黎元洪之间的矛盾,就不能不回到武昌起义那会儿。

    武昌起义爆发后,孙中山远在海外,黄兴等人又推三阻四不愿意来,而刘公、孙武、蒋翊武等本土革命领袖则怕文学社和共进会出现内部争权,都不愿意出头,一时间显得有些群龙无首。想来想去,众人想到了时任湖北新军第二十一混成协协统的黎元洪。

    被揪出来当都督的黎元洪最初还忸怩作态不肯就范,惹得很多革命党人大为不满,其中就包括张振武。他对身边人说道:“如今黎元洪既然不肯赞成革命,又不受同志抬举,正好现在尚未公开,不如将他斩首示众,以扬革命军声威,使一班忠于异族的清臣为之胆落,岂不是好?”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番话后来为黎元洪所知,为今后两人的矛盾种下了恶因。

    后来汉阳失守。武昌战事吃紧。黎元洪见情况危急,顾不上通知其他人,便私下收拾行李准备出走。结果被人撞见,告到了张振武那里。张振武马上带人赶到都督府堵住黎元洪,对他大肆讥诮。最后还给黎元洪配备了两名“警卫员”,吩咐他们道:“我把都督交给你们俩,如果都督离开武昌一步,我就拿你们二人是问!”

    后来黎元洪在孙武等人支持下还是离开了武昌,临行前将守城之事交给了刘公和张振武。对此张振武大发牢骚:“黎元洪身为都督。却如此畏缩,未战先逃,留下我们拼死拼活。不如乘此良机。我们另举贤能,换掉那个窝囊废!”众人以“大敌当前,不便轻易换帅”为由,这才勉强阻止了张振武。黎元洪获悉后。更加怀恨在心。

    谁知道辛亥革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形式取得了成功。被逼迫就任湖北都督的黎元洪不仅毫发无损,还当上了民国的副总统,这是他在前清时做梦都梦不到的职位。多少次午夜梦回,黎元洪都觉得造化弄人,感慨良多:看来强扭的瓜有时候也很甜啊!

    尽管苦尽甘来,但黎元洪对革命党人依然非常仇恨,并大加排挤,必欲除之而后快。尤其是张振武。更是眼中钉、肉中刺。

    话说张振武也确实非常嚣张。革命成功以后,他知道自己与黎元洪关系不佳。就以购买武器为由,主动申请到上海发展。黎元洪正巴不得他走呢,见状便顺水推舟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去采购军械去了。谁知张振武一到上海,便和各界名流广交朋友,以革命元勋的身份自我宣传,言行之间对黎元洪不屑一顾,还不时有诋毁之词。

    沉迷于大肆挥霍公款快感之中的张振武,对购买军械一事毫不在意,导致购得的军械很不合用。黎元洪恼怒之下便派人清查账目,并电告上海都督李平书监视其行动。张振武也不是吃素的,当即从上海返回湖北,见到黎元洪便把手枪往桌子上一拍:“你个被逼担任都督的人,有什么资格查我的账?”态度极其跋扈。黎元洪只能连声道歉,心里却更坚定了除掉张振武的想法。

    最初黎元洪也不想杀人,毕竟诛杀首义元勋的罪行太过恶劣。于是他和袁世凯联手,先后分两批把孙武、蒋翊武、刘公、张振武、蔡济民等十六人调至北京,担任将军府将军、总统府顾问官一类的虚职,其实就要把这些武昌首义的革命骨干羁縻在北京。

    可张振武不是个安分的主儿,当个无权无势的顾问根本满足不了他,不止一次向段祺瑞、袁世凯抱怨道:“难道我们湖北人只会做顾问么?”耐不住他牢骚抱怨,袁世凯只好委任他为蒙古屯垦使。可是这个屯垦使司实在寒碜,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就张振武这么一个光杆司令。在京城里呆了十天半个月,张振武觉得泼烦,便不辞而别返回武汉。

    黎元洪对张振武去而复返大为光火,但真让他萌生杀机的却是张振武接下来的举动。

    张振武返回武汉后,在汉口设立蒙古屯垦事务所,向黎元洪索要每个月1000元军饷,声称要招募一镇士兵前往蒙古赴任。他可不是在口头上说说,而是确实在招兵买马,还积极加强将校团力量。将校团由武昌起义老兵和革命党人组成,是张振武的嫡系部队。另一方面,他还四处联络鼓动,如援鄂赣军冯嗣鸿部、襄阳府司令张国荃、原文学社骨干祝制六、江光国、滕亚纲等人。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密谋推翻湖北军政府。

    是可忍孰不可忍!外号“黎菩萨”的黎元洪也忍不住了,终于下定决心杀掉张振武。可他不想自己动手,当然也不能在湖北动手。湖北毕竟是张振武的老家,再加上将校团的武装,很容易闹出乱子。所以他和袁世凯达成了这笔交易。

    进入七月份,同盟会终于联手统一共和党把实行纯粹政党内阁的议案提交参议院,本来孙元起对此态度是不偏不倚的,甚至从长远角度来看,还比较倾向于支持这个议案的。不过张謇、汤寿潜乃至杨永泰都认为应该支持共和党,对议案投反对票。

    因为在他们看来。新中国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仅拼不过即将改组合并的同盟会,也拼不过背景强大的共和党,如果支持实行纯粹政党内阁。无异于主动把自己从中央政权中摘出去。而实行混合政党内阁的话,新中国党作为参议院第三大党,完全可以在内阁中占据两三个席位。何苦自毁前程呢?

    有了共和党和新中国党联手,同盟会只能饮恨败北。

    参议院料理完同盟会的议案之后,袁世凯也开始投桃报李,料理起张振武的事情来。

    首先,袁世凯以商议蒙古屯垦事宜为由。言辞恳切电请张振武再次进京。张振武有前车之鉴,生怕进京之后再被晾起来,便推三阻四不太愿意。可是这次奇了怪了。提成什么条件袁世凯都一口答应,即便有些条件是故意刁难,袁世凯也表示万事好商量。而且黎元洪也在一旁怂恿,并赠予路费4000元。拍着胸脯打包票道:“如果老弟在北京呆着不如意。还可以再回武昌,老哥一定扫榻恭候!”见总统、副总统都如此盛情,张振武只好乘车北上。

    在北上之前,张振武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便对自己的亲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