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355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355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伯烈含糊地答道:“我们尽力吧!”

    孙武见众人没有其他意见,便分配任务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分头行动。麻烦益三先生(张伯烈)负责参议院事宜,联络新中国党和同盟会提起议案;伯夔去协助春山兄家属,办理好丧事;在下会联络鄂省在京将校,向黎黄陂提出质问。三管齐下,希望国家能尽快给春山兄一个说法。”(未完待续。。)

    ps:  何叔还是想多写一点的。

三六三、望门投止思张俭

    从张振武交代完后事乘车北上,到他在军政执法处被枪决,前后不过**天工夫。在这段时间里,方维遵循张振武的命令,率领麾下六百馀人的将校团和一千多人的军令司卫队,绕开黎元洪明里暗里设置的重重障碍,将将抵达襄阳府境内,与前来迎接的张国荃碰面。

    袁世凯处死张振武本来就没打算掩饰,再加上中华广播公司消息向来灵通,第二天一大早方维就从广播里听到了张振武被杀的新闻以及袁世凯张贴的公告。闻听消息,方维目眦尽裂。但事已至此,他只好收拾情绪,赶紧前去拜会张国荃。

    昨晚为了迎接湖北将校团的到来,宾主双方推杯换盏,都是大醉而归。张国荃到现在还宿醉未醒,听说方维有紧急军情求见,只好勉强起身相迎。见面之后,他口齿不清地问道:“旭初老弟,到底是什么紧急军情,还劳烦您亲自过来?”

    方维毕竟只有二十五六岁,听到张国荃询问,眼泪差点掉下来:“张司令,昨天午夜张春山张部长在京中被捕,不幸遇害了。”说罢放声大哭。

    “张春山?”张国荃半天才反应过来方维说的是谁,不禁失声斥责道:“张老哥是武昌首义元勋,谁敢杀他?旭初老弟,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方某怎么敢开这种玩笑?广播里头已经播了!”方维哽咽地说道,“黎元洪这个满清余孽向来仇恨我们革命党人。张部长又不畏强权,数数责难于他,所以他对张部长更是恨之入骨。此次张部长北上。其实就是黎元洪和袁世凯两个狗贼狼狈为奸设置的圈套。等到北京之后,先是虚情假意热情款待,消除张部长的戒心,然后趁他不备逮至军政执法处,以莫须有的罪名当场枪杀,永绝后患。这是冤狱,我们要替张部长报仇!”

    张国荃先是颇有哀恸之色。旋即心中一动,面上掠过几丝喜色:张振武这一死,那湖北将校团和军令司卫队岂不是无处可去?

    虽然自己眼下担任襄阳军政分府司令。手下号称有三个协精兵,但自己的家底自己知道。所谓的三协精兵,不过是些走投无路的绿营兵勇、混饭吃的地痞无赖以及从乡下强拉来的壮丁。其实全军上下就没几条快枪山炮,好点的装备是长枪、梭镖。差的就是木棒、锄头。这些烂番薯臭鸟蛋根本就是不堪一击。估计没开战就能逃走大半!

    至于部队里面的管带、队官,都是鄂北地区秘密社团“江湖会”的骨干人物,因为张国荃原先混迹社会时曾在里面担任过“大哥”。现在一人得道,那些小弟自然要鸡犬升天。但这些小弟玩三刀六洞、坑蒙拐骗还行,要说到带兵打仗,那就一窍不通了。

    而将校团呢?都是黎元洪为了排除异己而大肆裁撤改编军队时多出来的军官,张振武利用担任湖北军令司副司长之机,私下把他们编为将校团。由心腹亲信方维担任团长。可以这么说,将校团成员绝大多数都是经过正式训练和沙场考验的合格军官。只要有充足的兵源,他们随时可以编成为三五个协!

    至于军令司卫队,则是张振武收编黎元洪想要遣散的六个大队一千多名精兵,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以一当十或许有些夸张,但这一千多人对付张国荃手下的一个协绝对绰绰有余!

    如果自己麾下的三协“精兵”搭配上将校团和军令司卫队,那会是什么效果?完全可以在鄂西北纵横自如,如果天公作美,甚至不排除坐上湖北省都督宝座的可能!想到这里,张国荃不禁面红耳热心跳加速,便试探着问道:“旭初老弟,如今张老哥已经仙逝,还请贤弟节哀顺变。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不知贤弟将来有何打算?将校团和军令司卫队又将何去何从?”

    方维收泪答道:“张部长北上之前已经预料到此行凶多吉少,故而命令方某率领将校团和军令司卫队立即向襄阳、郧阳方向转移,与张司令合兵一处。如果他遭遇不测,袁世凯和黎元洪两个狗贼必定会穷追猛打,只怕襄阳也不是安居之地,所以又定下了上、中、下三策。”

    张国荃顿时既惊又喜,连忙追问道:“张老哥真乃神人也!只是不知上、中、下三策分别是什么?”

    方维道:“上策是主动向孙百熙孙总长输款投诚,请求四川蒋中正都督、陕西赵行止都督迅速派兵入鄂,诛杀黎元洪为张部长报仇。孙总长曾在湖北担任提学使,不仅恩泽甚广,而且遍地故旧,克复鄂省定然在弹指之间。到时候,张部长大仇得报,张司令您富贵不减,方某也心愿得偿,是为上上之策。”

    张国荃不置可否,继续问道:“那中策呢?”

    方维道:“中策是趁黎元洪不备,你我立即分兵两路,一路由德安府攻入,然后沿卢汉线南下;一路攻入安陆府,顺汉水直下,同时包抄汉阳、武昌。自首义以来,狗贼黎元洪倒行逆施,杀戮革命功臣,遣散革命义士,全省上下无不发指,各地已经数次爆发兵变。一旦我们高举义旗直逼武昌,必然有同志四处相应,最终光复全省再造成功。不过经过扩充改编,如今黎元洪手下有8个镇的兵力,远胜你我。我们要是与他兵戎相见,胜则可以为都督,败则难逃一死,而且胜负概率约略相当,是为中策。”

    张国荃以前是个泼皮,还敢以命相搏;如今身为司令,刚刚尝到权力的滋味,哪还愿意去冒险?当下连连摆手道:“此计无异于以卵击石,不妥、不妥!那下策呢?”

    方维有些失望:“下策是趁着黎元洪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收拾襄阳、郧阳两府钱粮物资,尽快退入四川或陕西,接受孙系势力的改编。川陕两省兵力向来不足,孙总长待人也宽厚包容,我们投诚之后还可以做个协统、副协统。时机合适,还可以为张部长报仇。只是孙总长麾下将领多是他的学生故旧,以后我们提拔任用乃至领兵出征的机会都会非常渺茫,但好处在于丰衣足食、性命无忧。是为下策。”

    上中下三策都说了一遍,张国荃却以手拄腮默不做声。

    半天,方维催问道:“张司令,你以为该如何抉择?”

    张国荃拍案而起,大声说道:“所谓‘宁为鸡头,不为牛后’,旭初老弟,张某没念过什么书,但知道历史上有个刘邦,他只是个小亭长,却建立了大汉四百年江山;还有刘备,就是个织草鞋卖席子的,照样能三分天下有其一;还有朱洪武,当过和尚要过饭,照样坐龙椅当皇上!如今天下风云激荡,你我二人拥兵数万,占据号称天下之重的襄阳,正是大有为之时,何必自毁前程到川陕寄人篱下?”

    方维斜觑了张国荃一眼,心中冷笑道:如果你真有本事,然后说出这番话,那叫英雄气概。你没半点本事,还想拥兵自立称王称霸,我看纯粹是活腻歪了!还想跟刘邦、刘备、朱元璋比,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张国荃又道:“贤弟,依愚兄之间,不如遵照张老哥的遗训,你我二人合兵一处。愚兄痴长数岁,又是半个地主,就印盏H嗡玖钜恢埃幌偷荀庀滤淙蝗松伲盗酚兴亍⒆氨妇迹臀愕备龈彼玖睢H缓笪颐钦季菹逖簟⒃茄袅礁仁被乱耍ゴ尾鲜骋瞬⒕C拧⒌掳驳鹊亍H绱艘焕矗显蛭级窖哺В乱嗖皇乐菹兀癫豢煸眨俊

    方维虽然年轻,但首义以来一直在省府武昌那个阴谋圈里打滚,见识自然不凡。看到张国荃大言炎炎而又眼珠乱转,就猜到他是打着吞并自己麾下将校团和军令司卫队的主意。本来期望张国荃能和自己博一回,看看能不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替张部长报仇,没想到张国荃居然心怀不轨。当下他便站起身,沉声说道:“张司令,黎元洪可不是什么善茬,你觉得他会允许你我在襄阳搞独立么?你我兄弟一场,小弟不妨明着告诉你,在小弟来襄阳的路上,黎元洪已经调兵遣将围追堵截了,估计三五日之内就会大兵压境。张部长的上中下三策可是金玉良言,小弟奉劝你还是好好考虑选那一条吧!军中还有些事务要处理,小弟就不多叨扰了。告辞!”

    说完方维便扬长而去,只留下张国荃脸色青白不定地呆坐在军营里。

    方维说是要回军中处理事务,其实他心里早已打定主意:既然现在张国荃不可靠,那就只好先到川、陕、鄂三省交接的郧阳,然后执行张部长的上策;如果说不动孙元起,再执行张部长的中策也不迟。所以他一到军中便下令所部迅速拔营起程,以急行军姿态向郧阳府方向运动。接着他又分别给北京的孙元起、四川的蒋志清、陕西的赵景行发电,一方面表露输款投诚之意,一方面请求川陕两省迅速派兵入鄂,诛杀黎元洪为张振武报仇。(未完待续。。)

    ps:  过些日子,何叔估计会很忙,恐怕又要断更一段时间了?十天?

三六四、壮士断腕以全质

    孙元起接到方维电报的时候,刚刚送走湖北议员张伯烈一行。

    对于张振武的遇害,孙元起也感到非常愤慨。老实说,张振武自恃首义元勋的身份,飞扬跋扈,骄纵不法,自有他取死之道。但大总统和副总统狼狈为奸,仅凭一纸密电,不经过任何司法审判,便随意枪决功臣,更属罪大恶极。

    当然,孙元起也知道自己手上不干净,因为他在半年多之前,曾因矛盾冲突,派人做掉了前沪军都督陈其美。无论陈其美之前出身如何、手段如何,单从光复上海的角度来说,绝对算得上革命功臣。并非是乌鸦落在猪身上——只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尽管两者都是杀人,而且都是杀革命功臣,从结果上看并无二致,但孙元起自认为有两点还是截然不同的:

    第一是在时间上。

    陈其美遇刺那时候虽然已经进入了民国,但南北分裂各自为政,连形式上的统一也没有。乱世人命贱如草芥,不仅普通百姓如此,那些达官显贵也不例外,有时候甚至是皇帝死了也就死了,所以《秦妇吟》中有“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的诗句。像清末民初的短短几个月内,王公大臣、督抚将军、新科都督死了不知多少,也无人太过在意。

    而眼下不同。不仅南北在形式上实现了统一,而且以大总统府、国务院、参议院为核心的中央政府也已经正式运转,共和政体初现雏形。此刻有志之士孜孜以求的就是民主法治精神。干什么都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在他们看来,只有法律、只有司法官秉持法律才能杀人,除此以外。谁也没有这个权力,包括大总统、副总统在内。

    第二是在手段上。

    民国以来,在上海先后有陶成章、陈其美等死于非命,但无论是直接出手,还是嫁祸于人,采用的手段都是暗杀。明眼人或许通过蛛丝马迹、草蛇灰线可以大致推断出幕后凶手,但在现场却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让人抓住攻击的把柄。这表明指使者至少在心底上对国家法律还存在着一定的敬畏。

    而张振武案不同,它在事前有副总统向大总统发送的密电,逮捕时有大总统签发、陆军总长副署的军令。由军政执法处执行,枪决后还有公告,基本上算是手续齐全,除了没有依据法律。这里面除了铲除异己、狼狈为奸的阴谋味道外。也是一起明目张胆的公开非法杀人事件。

    对于这起民国成立以来中央政府首次公开非法杀人。可以视作黎元洪与袁世凯的初次政治勾结合作,也可以视作袁世凯对黎元洪的拉拢、对革命党的离间。但孙元起更担心的是,袁世凯很有可能会把它当成一次尝试,一次对参议院底线、《临时约法》权威挑战的尝试。

    一旦在这次挑战中尝到甜头,以后他就会不断挑战参议院的底线、《临时约法》的权威,直至修改《临时约法》、取消参议院、复辟帝制。所以为了防微杜渐,必须要重重地给他当头一棒,狠狠敲打他一番。让他把极力想要伸出脑袋硬生生的缩回去,以后也不敢伸出来!

    正是有鉴于此。孙元起热情地接待了张伯烈一行,对于湖北议员的正义之举非常赞赏,表示新中国党将同共和党一道向参议院提出《质问政府枪杀武昌首义将领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