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373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373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看,六个党团至少有4个名字中带有“共和”二字,新成立的党派应该叫共和党才是。不过“共和党”这个商标数月之前已经被黎元洪注册了,他们只好委委屈屈改叫“民主党”。

    虽然组成民主党的6个党团都很寂寂无闻,不过蚁多咬死象,改组之后立即声势大涨,很快就在全国拢集了十多万党员。而且民主党的志向也很奇特,那就是不汲汲于争夺政权,甘愿居于“第三党”的位置,普及政治常识,传播政治信条,巩固国家根基,作为政体保障。然而人所共知的是,在同盟会改组成国民党之后,新中国党就是名符其实的“第三党”。民主党此举无疑是向新中国党挑衅。

    袁世凯听罢微微摇头:“其实国民党如此冒进,导致成员流品猥杂,虽可博取一时之利,却非长久之策。一旦以后形势不利或政局变动,必然树倒猢狲散,整个政党四分五裂无法收拾,故而不足为大患。最可忧虑者反而是新中国党这样组织严密、成员忠诚的党团,虽然眼下风平浪静,一副柔弱可狎的模样;但假以时日,他们必将横绝四海呼风唤雨!而且新近颁布的《选举法》也对新中国党极为有利,由不得我们不多加小心。”

    赵秉钧马上就明白了袁世凯的意思:“大帅说的是选举人的教育资格限制?”

    民初颁布的《选举法》对投票人有严格的限定,比如必须具有中华民国国籍;必须是男子;必须年龄在21岁以上;必须在选区内居住满两年以上;必须每年纳直接税在两块银元以上,或者拥有价值五百元以上的不动产……除此以外,还有教育资格的限制,即投票人必须小学以上毕业,或者有与小学毕业相等的资历,比如秀才、举人等。

    袁世凯点头道:“正是!自光绪末年以来,全国学校自小学至中学、自中学至大学,几乎无人不用孙百熙编纂的教材,这相对于所有全国数百万学生都遵奉孙百熙为师。从小到大每日熏陶,自然而然会对孙百熙与新中国党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信赖,他们的投票自然也会投给新中国党的候选人。

    “而且这些年来孙百熙一直在全国各地大力推广义务教育,对入读学生予以免费资助,受惠学生不知凡几,学生之父兄伯叔又不可凡几。一旦学生从学校毕业,走上社会,全家境遇得以改变,无疑都会成为孙百熙与新中国党的忠实拥护者,是长久的稳固票仓。这些还不值得我们多加小心?”

    赵秉钧眼睛凶光一闪,低声说道:“大帅,为了防范于未然,我们现在就对他们下手?”(未完待续。。)

    ps:  昨天喝酒了……抱歉!

三八〇、眼底尘埃百斛强

    袁世凯沉吟道:“下手是迟早要下手的,不过我们当前要务是维持南北和平大局,渐次抚平南方各省,不可骤然树敌太多。而且川陕甘晋等省偏在一隅,无关大局,孙百熙又无甚大志,可以待南方平定后再徐徐图之。当然,现在应该做些准备。”

    赵秉钧道:“大帅的意思是我们答应黄克强所请,让内阁全体成员加入国民党,从而迫使孙百熙等三位新中国党总长退出内阁?”

    袁世凯道:“此事不宜我们出面,免得担上恶名,与新中国党结下仇怨;不过也无须我们出面,只需下次黄克强找你的时候稍稍露点口风,保证国民党会大肆宣传报道,主动去做这个恶人。”

    赵秉钧思忖片刻,有些犹豫地说道:“张季直、汤蛰先二人去留应该均无大碍,但孙百熙要是解职,只怕影响匪小!因为按照之前大帅与孙百熙的约定,自今而后国内所有教育事务全由他一言而决,中央政府不得插手;他则将四川、陕西、甘肃三省赋税全部用作学部教育经费,无论盈余还是不足,中央概不过问。如今全国义务教育刚刚铺开,若是孙百熙解职,谁人能够接手辞职?一旦川、陕、甘三省截留税款,国库又无力贴补,巨大缺额又该如何填堵?”

    袁世凯似乎胸有成竹:“就老夫多年阅人的经验来看,孙百熙应该颇识大体,不会因为个人去就而故意截留川、陕、甘三省税款。造成教育经费短缺的。至于谁人接手教育总长之职,不妨听听孙百熙的意见,让他推荐人选;孙百熙去职后。老夫会委任他为大总统府高等顾问、国立中华科学院院长,负责全国教育科研事业。

    “再者,眼下距离国会大选只有两三个月时间,国民党来势汹汹咄咄逼人,大有先取参众两院,再占国务院、总统府之势,而且他们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很有可能在选战中获胜。要想阻止他们入阁,除了我们要多多襄助共和党外,还必须未虑胜先虑败。力争让新中国党与共和党统一战线,共同对抗同盟会。此时黄克强建议的内阁全体成员加入国民党,无疑是我们向新中国党晓以利害的最佳时机。”

    赵秉钧赞道:“大帅高瞻远瞩、思虑周密,属下佩服至极!”

    袁世凯又道:“如果可能。不妨再委婉地让黄克强去劝劝张季直、汤蛰先。看看能不能说动他们。虽然新中国党未来可期,毕竟眼下还是弱了点,严禁跨党也有些不合时宜。他们如今做了将近一年的内阁总长,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应该是很难骤然割舍吧?”

    赵秉钧躬身答道:“属下明白!”

    稍后不过一两天时间,国民党激进派报纸《民权报》、稳健派报纸《民立报》等便先后刊登内阁成员拟全体加入国民党的消息,为“政党内阁”大造舆论声势。

    消息刚一刊布,共和党、新中国党等马上强烈反弹。在所属的广播、报刊、杂志等媒体上对国民党所作所为予以猛烈抨击,认为之前皇权政治是家天下。现在国民党又想搞党天下,狼子野心简直昭然若揭!孙元起则在中华广播、《政经日报》、《独立评论》(梁启超主编的政治评论杂志)上明确表示,新中国党严禁党员跨党,从普通党员到委员长概莫能外,一旦内阁决定全体加入国民党,自己将马上辞职,绝不会有任何妥协。

    经过全国教育系统七、八个月艰苦卓绝的调查、研究、核实、调整,孙元起改良版的义务教育终于在民国元年下半年在全国大部分省区的县级中小学校开始全面实施。这项被后世称为“民国初年最伟大”的举措,预计将惠及全国250万以上的少年儿童。也就是说,今年9月1日入学的中小学生不仅无需缴纳任何费用,而且还可以享受免费教材、免费校服、免费午餐等福利。目前,首批教育补贴300万元已经拨付到各省教育司的账上,预计将于期中考试前后发放给每位在校学生。

    就在全社会都在为教育事业蓬勃发展而欢欣鼓舞的时候,突然传来孙元起可能要被国民党逼迫辞职的消息,舆论顿时为之大哗,纷纷指责国民党此举是将政见强加于人,妄图实现党国一体。全国各地随即爆发了规模不等的游行示威活动,一时间各学校、团体及民众抗议的电报雪片似的飞往北京国民党本部,差点将宋教仁等人活埋。像在湖南、贵州、广西等贫困地区,义愤填膺的师生甚至组织起来捣毁了国民党在各府县的支部,殴打驱逐县里的国民党党员。

    谁知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内阁总理赵秉钧、接替赵秉钧出任内务总长的梁士诒、接替段祺瑞出任陆军总长的段芝贵、海军总长刘冠雄以及财政总长熊希龄突然相继宣布接受黄克强的建议,加入了国民党。此时内阁中除了新中国党的三个人外,只剩下一直信奉天主教的外交总长陆徵祥。

    毫无疑问,这些人此时突然加入国民党,就是在向新中国党逼宫!

    眼下的局势发展明显不同于中学历史课本对这段时期的描述,这让孙元起有些惊慌,赶紧召集府中的智囊过来共同商议。孙元起道:“以前局势虽然扑朔迷离,却有草蛇灰线可寻,仔细思量便可明白。眼下的情形倒让人看不懂了。你们都是聪明人,又是旁观者,说说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杨杰不答反问道:“先生说的是赵智庵、梁燕荪、段香岩(段芝贵)、刘子英(刘冠雄)等铁杆袁系加入国民党之事吧?”

    孙元起点点头:“照理说,袁项城的北洋系和宋遁初的国民党才是死对头,应该乘着国民党初建,羽翼未丰,将其扼杀于萌芽状态才是,怎么他们反而联起手来?我们新中国党虽然一直未向袁项城输诚,但在内阁中素来不偏不倚,而且行事低调,党员人数也不及国民党的八分之一,算得上是温良恭俭让,怎么如今成为众矢之的了呢?”

    杨杰道:“简要来说,此次北洋系内阁成员加入国民党有黄克强、宋遁初游说之功,更多是袁项城顺水推舟之举。”

    “哦?耿光你不妨说得详细些。”孙元起道。

    杨杰接着解释道:“宋遁初和黄克强历来主张实行纯粹政党内阁,这一点是人所共知的。前不久国民党刚刚成立,为了吸引党员、扩大影响,争取赢得年底的国会大选,他们极有可能游说赵秉钧等北洋系内阁成员加入国民党。而且此举还可以为明年赢得国会大选后组建纯粹政党内阁做好铺垫。从这一点上看,始作俑者应该是黄克强、宋遁初无疑。

    “袁项城对于国民党自然是必欲除之而后快,但如今国民党党员人数已经号称突破百万,其势如黄河奔决勇不可挡,凭借共和党已经很难阻止它成为国会第一大党,所以只能智取不能力敌。正好此时黄克强、宋遁初前来游说赵秉钧等人加入国民党,袁项城灵机一动,便想出了这招驱虎吞狼之计,命赵秉钧等顺水推舟答应了黄克强。”

    一旁的陈训恩奇道:“怎么个驱虎吞狼法?”

    杨杰答道:“我们新中国党虽然人数远逊于国民党与共和党,甚至不及民主党和中国社会党,但是我们组织严密,每一位党员都万分忠诚,而且我们占据川、陕、甘、晋、青五省以及鄂、藏局部,拥有华熙银行以及众多实业公司,这些都是国民党、共和党等难以媲及的。只怕在袁项城心中,我们新中国党的危险性不亚于国民党。

    “所谓驱虎吞狼之计,就是先利用黄克强游说赵秉钧等人入党之机,迫使我们新中国党退出内阁,降低在国会大选中的影响力,并使我们与国民党交恶;等到大选结束,一旦国民党在参议两院占据第一大党地位,袁项城又会利用我们与国民党之间的仇隙,迫使我们新中国党与共和党联手,阻止国民党组阁。”

    陈训恩道:“事实证明,国民党逼迫我们退出内阁,不仅没有降低我们的影响力,反而让民众们念起了大人的好来,自己却落得全国上下一片骂声,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杨杰摇头道:“虽然我们因祸得福,但最终获利的依然还是北洋系,还是袁项城。”

    孙元起问道:“如今内阁中只剩下我们新中国党的三位总长以及信奉天主教的陆子兴,局势又纷乱如此,你们觉得我该如何去就才好?”

    陈训恩道:“大人,国民党和北洋系不是想把我们新中国党挤出内阁,降低我们的影响力么?那我们就偏不如他们的愿!眼下因为大人可能去职而天下汹汹,足见大人在朝野的威望。只要大人和张、汤、陆三位总长不主动辞职,袁项城和宋遁初能奈我何?”

    杨杰却道:“依学生之见,先生现在辞职应该比在职更好!”(未完待续。。)

    ps:  国庆期间会稳定更新的,不排除双更的可能。印涨笤缕保∏笸萍銎保∏蟠蛏停

三八一、密雨斜侵薜荔墙

    陈训恩闻言马上竖起眉毛叱责道:“杨耿光,你胆敢劝大人辞职,究竟是何居心!”

    孙元起瞪了陈训恩一言,然后和声问道:“耿光,你的意思是?”

    杨杰恭声答道:“先生明鉴,学生所言并无丝毫不逊之处,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袁项城在同意赵智庵等人加入国民党之前,肯定会考虑到先生的反应;既然他明知道后果,还允许赵智庵等人加入国民党,足见他已经下定决心对付我们新中国党,也无意挽留先生。既然如此,先生又何必恋栈权位呢?

    “而且国会大选在即,先生如果坚持在职,除了让袁项城更加猜忌之外,稍有差池必然会遭受来自北洋系、国民党的明枪暗箭,让先生清誉受损。若是乘机引退,不仅可以保全令名,博得更多民众支持,而且可以让国民党受反噬之苦,声望一落千丈。正反相较,所以学生建议大人辞职。”

    孙元起微微叹息道:“孙某并非恋栈权位不肯辞职,而是十多年前就梦想勾勒的教育蓝图如今刚刚展开,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完善,如果此时教育部突然易帅,谁知道会被他们删改成什么模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