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374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374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孙元起微微叹息道:“孙某并非恋栈权位不肯辞职,而是十多年前就梦想勾勒的教育蓝图如今刚刚展开,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完善,如果此时教育部突然易帅,谁知道会被他们删改成什么模样?而且现在我们每年支付的教育补贴高达千万,在中央政府和各省都督眼中就是块大肥肉,谁都想在上面咬一口。之前我们新中国党在内阁中占据三席之地,他们还多少有些忌惮之心;一旦我们总辞职,那些教育补贴简直就是俎上任人宰割的鱼肉。能有三分之一落到学生手中,就算他们有良心了!”

    陈训恩道:“当初袁项城许诺国内所有教育事务全由大人一言而决,中央政府概不插手。所以我们才答应将川陕甘晋四省的赋税多少不论,全部移作国家教育经费的。如今袁项城食言而肥,有意将大人逼出内阁,他不仁就休怪我们不义,大人完全可以在辞职的同时断绝所有经费供给。

    “国民党之前只是劝说全体内阁成员入党,意图提早实现政党内阁,就引得全国上下一片哗然。不少地方学生甚至捣毁了国民党的办公场所。要是大人真的辞职,并断绝所有经费供给,只怕全国数百万学生会揭竿而起。逼迫赵智庵下台的!”

    孙元起却摇头道:“首先,我不愿学生们卷入到政治斗争中来,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其次。教育是国家根本,经费是教育保障,关系重大,绝不能因为某个人去就而断绝教育经费。任何有违此两条者,都是居心叵测之辈!孙某虽然才能平庸,却不愿身后背负骂名。”

    陈训恩也是大摇其头:“大人,只怕袁项城、赵智庵是吃透了您朴厚纯良、爱国乐教的禀性,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地逼您退出内阁!属下斗胆劝您一句。官场上虽然要持心端平、与人为善,但在关键时刻也得狠下一条心。能够无所不用其极,就好像袁项城能在维新变法最重要的时候出卖光绪皇帝一样。所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一味纯善是没有用的!”

    孙元起苦笑道:“我何尝不懂得‘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只是人活一世草木一春,总得有点自己的理想与追求。若是一味地追逐名利,罔顾社会的需要与自己的梦想,那么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杨杰对此却大加赞赏:“先生可谓‘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诚然,官场之中尔虞我诈,少不了机算权谋,但很多事情并不是单靠算计就能获取的,故而官场有‘小胜凭智,大胜靠德’的说法。先生能以不忍人之心,无视袁项城构陷,继续关爱全国学子,足令天下人想见先生的高风亮节。有此声望,天下都可以运之掌上,何况是区区教育总长?

    “再者说,先生离任教育总长的时间绝对不会太长,因为国民党经此一役必然声誉大跌,纵然取胜也是惨胜,难以抵挡我们新中国党与共和党的联手。到那时候,赵智庵内阁宣布结束,纯粹政党内阁不再实施,我们新中国党与共和党联合组阁,先生不仅可以继续担任教育总长,甚至内阁总理也不是不可能!”

    孙元起道:“官高则多事,多事则易辱,哪如当一个教书匠舒服?”

    陈训恩有些惊讶道:“难道大人真的准备辞职?”

    孙元起道:“既然袁项城如此逼迫,只怕不辞职是不行的了。不过我会根据事态发展审时度势,如果事情有所转机,能够不辞自然最好;如果无可挽回必须辞职,我会提前与张啬翁、汤蛰翁做好商量的。”

    结果第二天,内阁又发生了令孙元起措手不及的重大变化:信奉天主教的陆徵祥居然毫无预兆地宣布辞职,随即袁项城、赵秉钧推出了新的外交总长——梁如浩。

    梁如浩,原名滔昭,号孟亭、梦亭,字如浩,后以字行。他和唐绍仪都是广东省香山县唐家镇人,同治十二年(1873)他们一起作为第三批幼童赴美留学,回国之后又一同担任李鸿章德籍顾问穆麟德的随员,赴朝鲜筹设海关,接着两人又先后进入袁世凯麾下担任幕僚。可以说两人交谊自童稚开始,至今已长达数十年之久。民国政府北迁的时候,时任内阁总理的唐绍仪曾提名梁如浩为交通总长,但未获得袁世凯和临时参议院的同意,但也足见两人关系莫逆。

    此次袁项城、赵秉钧推出梁如浩继任外交总长,其中自然有抚慰去职的唐绍仪之意。当然,更重要的是梁如浩也是袁世凯的心腹亲信,而且在此之前他已经加入了国民党。也就是说,现在内阁中只剩下孙元起、张謇、汤寿潜等三个非国民党阁员!

    在这种情况下,孙元起只有请来张謇、汤寿潜共同商议去留问题。

    在聊完天南海北之后,孙元起才说道:“啬翁、蛰翁,近来京中局势动荡不安,想来二位前辈都有所耳闻。国民党自改组之后咄咄逼人,除了四处演说拉人入党,为年底国会选举大造声势外,还极力游说赵智庵以及内阁其他成员,想提前造成纯粹政党内阁的事实;而赵智庵等人则是顺水推舟,先后加入了国民党。就在昨天,一直没有入党的陆子兴突然宣布辞职,取而代之的是具有北洋系和国民党双重背景的梁孟亭,至此内阁之中只剩下我等三人没有加入国民党。对此情形,不知二位前辈有何高见?”

    张謇一边捋着下颌上稀疏的胡子一边说道:“既然他们想闹,那就由着他们闹去,我们自己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总不能害怕撞见鬼就不走夜路吧?我等可都是大总统府提名、参议院正式通过的阁员,难道因为我等不加入国民党,他赵智庵还敢吧我们罢免了不成?”

    汤寿潜道:“啬翁所言不无道理,只是如今内阁中已有大半是国民党员,我等三人孤立无援寸步难行,以后提案都难以通过,困守内阁又有何味道?倒不如辞职来的清净!”

    张謇道:“辞职清净倒是清净,可是清净有何用处?我等现在即便坐困内阁,至少还可以及时察觉内阁动态,保持我们新中国党在内阁中第二大党的影响力,为即将到来的国会大选多拉些选票。可我等一旦辞职,新中国党与社会党、民主党等乱七八糟的小党派还有何分别?气可鼓不可泄,影响力亦然。”

    汤寿潜道:“新中国党之所以能有今天这般影响力,并不单纯是靠你我等在内阁中的维持,而是基于百熙在川、陕、甘、晋等地的实力。只要实力犹在,就不用担心我们新中国党沦落为社会党、民主党那样乱七八糟的小党派,甚至将来单独组阁也不是没有可能。眼下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如何保存实力,避免成为北洋系和国民党的重点打击对象!”

    张謇道:“不错,我们新中国党的底气确实是来自于西部各省的势力,但西部各省同样需要在内阁中发出自己的声音,以避被中央任意宰割,这也是我们不能退出内阁的理由之一!再者说,要想保存我们新中国党的实力,避免成为北洋系和国民党的重点打击对象,最好的办法还是和光同尘,即和北洋系诸人一样加入国民党,如此既可以保存实力,也可以留在内阁。”

    “可是我们新中国党的党纲中明确规定,严禁党员跨党!”汤寿潜提示道。

    张謇却大不以为然:“党纲是人定的,改了便是,岂能以纸面的死文字来拘禁我们这些大活人?而且百熙、你、我三人正好是新中国党的最高首领,全党之事皆赖我等一言而决,改不改党纲还不是我们三个说了算?当然,我们加入国民党只是与北洋系、国民党虚与委蛇,并不会影响我们新中国党本身的独立性。百熙,你觉得如何?”

    张謇和汤寿潜一时都望向了孙元起。(未完待续。。)

    ps:  今天第一更,补昨天的!!

三八二、虎鼠龙鱼无定态

    孙元起脑筋急转。

    确实,眼下几乎所有党派都没有明确规定党员对党的忠诚与义务,唯有新中国党严厉禁止党员跨党,明文规定“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还要定期缴纳党费,多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那要不要和光同尘呢?马教可谓组织严密、纪律森严,但在真实历史中,马教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第一次国共合作前后,也曾允许马教党员以个人资格加入国民党。既然马教都能加入国民党,为什么新中国党不能呢?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新中国党与彼时的马教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首先,两者实力有强弱之分。在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时候,马教人数不过四五百人,根本算不上什么政治力量,只不过背后有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大力支持,国民党才捏着鼻子放低身价与马教谈合作。在合作之初,国民党上下对实力孱弱的马教根本就看不上眼,这也给了马教很大的发展空间。

    新中国党眼下虽然只有十多万党员,难以媲及党员人数突破百万的国民党,甚至短时间内很难超过拥有五十多万党员的中国社会党,但也不容小觑。而且孙元起本人的实力超凡,暂不说拥有的五省之地,单单是麾下十多个师的精锐武力,就远超第二次国共合作之初的马教,在全国绝对稳排前三。如果孙元起真要加入国民党,只怕宋教仁做梦都会担心孙元起是否会喧宾夺主吧?

    其次。两者利益有小大之别。以马教党员可用个人资格加入国民党作为正式标志的第一次国共合作,使得马教在短时间内取得飞速发展,从合作建立到破裂不过短短四五年时间。马教人数就增加了一百倍,达到了5。7万人。此外还在工农运动方面得到了人力支持和资金赞助,让马教在长期沉寂的北方取得突破,同时利用黄埔军校和国民革命军为自己培养了大量军事人才,真可谓有百利而无一害。

    如果孙元起等新中国党核心人物加入国民党,国民党必然会在全国大造舆论,宣传新中国党是国民党的一部分。借机大肆争夺本来属于新中国党的选票;以后还可以名正言顺地把触角伸进孙系势力占据的川、陕、甘、晋、青等地,设立支部抢夺党员。说到底,还指不定是谁占谁的便宜呢!

    第三。两者后果有趋同之势。马教的无孔不入和疯狂发展,引起了国民党高层的极大恐慌,于是有了蒋介石、汪精卫分别在南京和武汉进行的清党行动,致使马教蒙受了巨大损失。党员人数在几个月之间从5。7万人直线下降到1万人。

    虽然眼下的这个国民党将来如果与新中国党决裂。肯定不敢采取“四一二”、“马日”或“七一五”之类的残酷屠杀,但孙元起等一旦真的选择加入国民党,绝对会让原本单纯坚定、信仰唯一的新中国党内部变得思想混乱,然后出现分裂分化。凭孙元起拙劣的政治手腕,绝对很难在一战到来之前完成再次统合。

    思忖再三,孙元起沉声说道:“在下觉得,内阁席位虽然重要,但还没有重要到让我们更改党纲!也就是说。我们新中国党依旧严厉禁止党员加入任何其他党派,包括国民党。违者一律开除党籍。如果赵智庵等没有逼迫太深,我们就在内阁中暂且忍耐一段时日;如果他们做得太过分,我们也不必太过恋栈,反正国会大选在即。我倒要看看他国民党能有多大本事,来争夺参众两院的过半席位!如果他们真的过半了,咱们败得一塌糊涂,自然无话可说。如果没有过半,哼哼,咱们到时候一定要让国民党好看!”

    孙元起是新中国党的委员长,又是党内最有实力之人,可谓一言九鼎举足轻重,这番话无疑是一锤定音地结束了张、汤两人之间的争辩。

    汤寿潜闻言赞道:“百熙所言极是!新中国党现在虽然柔弱,但未来强盛可期。赵智庵、宋遁初虽然强横,我们大不了就是辞职嘛,他们还能奈我何?何况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如果我们因为眼前一点权势而委曲求全,托庇他人门下,将来何以训后世、致远大?”

    张謇也只好点了点头:“既然百熙已经作此决断,我等唯有遵从而已。”

    说完正事,三个人又胡乱聊了几句闲话,才各自告辞回家。张謇回到了他租住的米粮库胡同,刚进门小厮就赶紧上前报告道:“老爷,午后家里来了位姓洪的客人,一直在客厅里候着,说是今儿非得见到老爷您不可。您看——?”

    张謇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你退下吧!”然后径直走向客厅。

    眼下已经是仲秋时节,白天渐渐变短,到了下午五六点钟屋里便是昏黑一片。尽管此时客厅中已经点上了几支蜡烛,却依然有些暗昧不明。张謇从外面进来时,只看见上首的座椅上有个肥胖的身影,便客气地问道:“是洪观川先生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