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376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376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孙元起见他们语气不像作伪,便说道:“既然大总统、智庵总理盛意拳拳,在下只好举荐一人。在我看来,现今最适合继任教育总长的莫过蔡孑民(蔡元培)先生。”

    袁世凯有些惊异:“蔡鹤琴?袁某还以为百熙会举荐张菊生(张元济)、严几道(严复)、傅沅叔(傅增湘)或者范静生(范源廉)等人呢!”

    孙元起道:“大总统提及的那几位先生在教育界也都颇有声望,担任教育总长绰绰有余,但要说最合适,还是莫过于蔡孑民先生。理由有三:首先,孑民先生在前清是翰林,在光复会是会长,在民国曾任教育次长,威望卓著;其次,孑民先生很早以前就加入了同盟会,如今又是老牌国民党员,有助于实现纯粹政党内阁;第三,孑民先生当初能舍弃翰林的荣华投身革命,足见他蔑弃功名利禄,如今教育部每年要经手近千万款项,正需要这等大公无私之人。”

    本来袁世凯是想卖给孙元起一个人情,让他推荐个中间派的孙系人物,没成想孙元起却推荐了一个根正苗红的革命党人,平白无故闹了个不自在。袁世凯只好捏着鼻子道:“百熙高见!你推荐的这个人选我们会慎重考虑的。”

    汤寿潜辞职之后,很快沿着京沪线南下,准备到江浙一带整理党务,消除张謇叛变后的影响,积极应对即将到来的国会大选。而孙元起在简单交代完手头事务后,留下陈训恩在京中处理其他事宜,则和杨杰等人乘坐飞机离开京城,直奔竞选宣传的第一站——山西。(未完待续。。)

    ps:  谢谢“骑王”君、“knowknowknow”君的打赏!谢谢“荞麦皮”君、“戒酒的猫”的月票!第一更送上!继续求赞,求月票,求点击!

三八四、为民求主降神尧

    飞机没有直奔山西省会太原,而是先降落在晋北的大同。

    大同地势险要,在清代以前一直是北方游牧民族进入中原的主要通道,来自草原的骑兵一旦越过大同便可在坦荡如砥的华北平原上驰马纵横,然后饮马黄河、耀兵关洛,而这座坚城则数千年来一直庇护着雁门关以南的山西乃至中原的安全。

    昔日强横的北方游牧民族,早已被清政府利用藏传佛教这把软刀子杀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大同再也无需担心来自北方的入侵,但它如今的地位依然重要,因为眼下袁世凯心意暧昧难测,内外蒙王公则在沙俄的支持下隔三差五想闹独立。而从大同这里,向北可以越过长城,直扑内外蒙的腹地;向东可以下窥张家口、宣化,数日之内兵临京师。姚宝来、张辉瓒的第四十七混成协从经世大学附近撤离后,就驻扎在大同、朔平一带,保持着对京师和内外蒙的军事压力。

    第四十七混成协在军制改革后番号改为陆军第四十七混成旅,阎锡山所部则更名为山西陆军第一混成旅,这也是山西地面上仅有的两支正规军,分别负责晋北和晋南防务,而大同正是晋北防务的支撑点。正因为大同是孙系势力在塞上的据点、对京师的前哨,关系重大,所以在城外修筑了一个简易飞机场以供军用。

    当孙元起走下飞机的时候,发现到场迎接的除了第四十七混成旅将校、大同军政分府政要以及部分地方士绅。山西军政府都督阎锡山、民政长谷如墉、财政司长张瑞玑等居然也在。不过他们几个脸色都不是很好,估计是闻讯后刚刚从太原乘飞机赶过来,结果惨遭飞行员的荼毒。

    见面自是一番寒暄不提。

    来到大同军政分府。孙元起见谷如墉已经年逾花甲,被飞机折腾得神色颓然,便好心劝道:“谷老先生,您旅途劳顿,不如早些回去休息吧!”

    谷如墉却强自振作精神道:“有赖孙大人关心!老朽虽然精力有些不济,但见到孙大人心里欢喜无尽,这点劳顿也就算不上什么了。”顿了一顿。又继续说道:“今天孙大人来晋,百川都督准备乘坐飞机到大同迎接,老朽闻听消息便自告奋勇要求同去。同行之人因老朽年老体衰都极力劝阻。老朽却固执己见一意孤行,因为老朽觉得如果是乘坐飞机而死,虽死无憾;如果再能见到孙大人,即便马上就死。也可以含笑九泉。”

    孙元起有些恧然:“谷老先生谬赞了。孙某实在愧不敢当!”

    谷如墉道:“老朽并非吹捧逢迎,而是有感而发。光绪二十八年(1902)山西大学堂成立,虽然成立时间不及京师大学堂和大人创立的经世大学,但放眼全国,也算是占得先声了。老朽当时以户部员外郎而兼任山西大学堂监督,总管中、西两斋事务,前后长达六年之久,自承没有太大功劳。但苦劳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的。

    “转眼十年过去,大人创立的经世大学早已名扬海内外。各种附属中小学校遍布大江南北姑且不提,单单在校大学生数量便达三四千人之多,各国游学生也有千余人,所研究创造出的成果更是震铄古今。而我山西大学如今在校学生不过三四百人,仅及经世大学十分之一;而且学生质量良莠不齐,毕业时如能通读经世大学一二年级教科书,便足以被师长同窗夸赞为天资聪颖了。

    “所谓不见北海,无以知泾渭之小;不等泰岱,无以知东山之卑。唯有亲见大人创立的经世大学,老朽才发觉山西大学这些年发展是如此缓慢迟滞。两所学校几乎是同时创立,只是一所为官办、一所为私立,如今却有天壤之别。老夫今天迫切想见孙大人,就是想向你求教个中的原因,不知能否赐教?”

    孙元起凝思片刻才回答道:“或许原因就在于一所是官办、一所是私立吧?尽管山西大学在成立之初便采取西式教育,但其中的传统经学内容还是太多——当然,我并不是否认传统经学的重要性,只是觉得它不应该占据那么多份额。而且因为学校是官立,毕业的学生照例要授以举人出身,所以很多学生到学校就读的目的不是为了学习知识、探讨学问,而是单纯为了获取文凭,作为进入仕途的阶梯。与此同时,任教老师也有不少是为了获得保举资格,而勉强在学校任教。如此老师、如此学生,焉能有大成就?

    “经世大学则不然。因为学校是私立,毕业之后不能做官,所以在此求学的学生大多都是单纯出于对学问的爱好,学习知识、研究问题便有了兴趣和动力。学校只是为他们提供合格的老师、合理的课程、丰富的图书、充足的实验室以及舒适的环境,剩下的全靠他们自己努力。然后经世大学就有了今天这般成绩。仅此而已。”

    谷如墉又问道:“大人在执掌教育总长期间倾力于实施国民义务教育,此举惠及全国数百万童稚,可谓居功厥伟。对于大学方面,只是规范课程设置、考核老师素质、严格学生考录等。大人这是精力有限未暇顾及,还是以为如此即可改进国内大学积贫积弱的局面?”

    孙元起答道:“除了无暇顾及之外,也是无能为力。现在国内教育水平整体相对落后,而且短时间内难以改观,即便有心改变大学积贫积弱的局面,也终究会因为没有足够的优秀生源而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境遇。为今之计,只有加大义务教育实施力度,将来好为大学输送足够的人才,藉此打开局面。

    “此外,各大学也要在课程设置、老师素养、图书购买、仪器添置等方面下功夫。在传统中国学问方面多延聘名家宿儒,在西方科学教育方面则多征聘欧美各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如果实在不可得。经世大学的毕业生也可以,日本留学生反而最次,力争早日培养出优良的学风校风以及自己的研究方向,以便在全国大学中脱颖而出。”

    谷如墉再次追问道:“大人是海内外著名的大科学家、大教育家,远见卓识远非我等所能媲及。依您之见,我们山西大学应该着重研究哪些方向?”

    孙元起笑道:“孙某对山西大学的了解仅仅局限于教育部报表上一鳞半爪,哪敢随意闭门造车?谷老先生莫要难为我。”

    谷如墉却不肯轻易放过孙元起:“大人不妨姑妄言之。”

    孙元起只好胡乱答道:“山西大学既然是由山西官办。所研究的内容首先应当立足于山西本土,切实解决山西民众在生产生活中遇到的各种科技问题,满足社会所需。然后再渐次放眼全国。百川,你们现在山西发展民生的重点是什么?”

    阎锡山连忙恭敬地答道:“回禀先生,我们山西现在发展民生的重点是‘六政三事’。所谓‘六政’,即水利、种树、养蚕、禁烟、天足、剪发;三事则为种棉、造林和发展畜牧。其中水利、种树、造林等内容。都是根据经世大学师生防治黄河流域水土流失的研究成果来制定的。”

    孙元起点点头:“你们山西提出‘六政三事’便非常切实民生!除了天足、剪发是社会风气问题外。像水利、种树、养蚕、禁烟、种棉、造林和发展畜牧等,里面都有很多很多的学问需要研究和解决。仅简简单单的养蚕这一项,就有‘桑蚕主要传染病发生规律与防治技术研究’、‘家蚕品种资源特殊性状研究及种质创新与利用’等大课题可以研究探讨。这些要是做出成果来,与经世大学造飞机、造汽车同样伟大,一样能够国家科技奖励!”

    谷如墉起身朝孙元起抱拳谢道:“老朽谨领教,并代山西大学师生谢过孙大人。不过老朽还有第二个问题,大人和百川都督刚才也都提到过,那就是民生问题。大人对‘走西口’应该有所耳闻吧?山西尤其是晋北一带。土地贫瘠,灾害频仍。致使大批民众离开故土到口外谋生。像离老朽家乡神池不远的保德,就流传有‘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挖野菜’的谣谚。

    “大人执政川陕之时,曾蠲免川、陕、甘三省田赋,使得民众生活大为改观,甚至不少山西贫民都越过黄河到陕西去乞讨生活。老朽如今忝为山西民政长,却无法使得父老安居乐业,反而让他们到外省乞讨过活,实在是汗颜无地。恳请大人能够普施仁惠,拯救山西黎庶于水火!”

    说完,年逾六十的谷如墉竟然跪了下来。

    孙元起赶紧扶起谷如墉:“谷老先生,山西民众生活困苦,其实孙某也难逃其咎。然而如何帮助民众脱离贫困,却要仔细思量。蠲免田赋固然可以稍解民众苦痛,然而只能救得了一时,却救不了一世。俗语有云:‘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先说‘农’字,百川都督所行六政三事皆是从‘农’字入手,假以时日,定能大获成效;再说‘商’字,晋商天下闻名,自然不用我说;我们如果要想帮助山西黎庶脱离水火,唯有从‘工’字入手。”

    “工?”众人都有些疑惑。眼下说到工业,国人马上想到的就是煤炭、钢铁、电力、自来水、电灯、纺纱、制绒、榨油、制革之类,而且这些生意必须得跟洋人打交道才能有赚头,否则都是赔本买卖。

    孙元起点点头:“其实很简单,就是利用你们山西最丰富的矿产:煤炭。”(未完待续。。)

    ps:  熬夜第二更,求赞!求月票!

    p。s。明天户外运动,可能只有一更,请谅解。

三八五、才施偃月行军令

    今时今日,试问天下谁最土豪?毫无疑问,答案必须是山西的煤老板!

    什么叫做土豪?就是车子不管是保时捷、保时捷,还是兰博基尼、玛莎拉蒂,又或者是劳斯莱斯幻影、布加迪威龙,想买就买,不过第一款车必须是悍马h2,踩脚油门就得一个巨无霸汉堡的那种!房子不管是帝都的二环、三环还是香山,也不管是魔都的长宁、徐汇还是浦东,只要看着顺眼随手就买,而且必须是现金全额付款。

    土豪讲究的是朴素的奢华,身穿阿玛尼正装,脖子上照样套着拇指粗的金链子,双手十个手指全戴着戒指,什么钻石、蓝宝石、红宝石、翡翠、猫眼、祖母绿,每样都给整一个。对了,还有脚上,脚上必须穿耐克或者阿迪达斯限量版的运动鞋,图的就是个舒服。

    手里拿的主流是vertu的rococo手机,最次也得是iphone5s土豪金,但说话必须用纯正的山西腔,接起电话就是:“尼似碎啊?”请客吃饭无论是日本料理还是法国大餐,吃完刺身、鱼籽、松露、鹅肝,最后必须用大蓝边碗盛上来几碗刀削面,拌着宁化府的老陈醋“稀里呼噜”吃完,倍儿瓷实!

    当然,土豪也有低调的时候,他们用包从来不喜欢用lv、香奈儿或者普拉达之类的国际名牌,最钟情的反而是遍布大街小巷的塑料编织袋,里面装着一扎一扎簇新的人民币。走在路上看谁不顺眼。从包里掏出几扎就直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