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399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399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袁华选问道:“那诸位初步拟定的计划是什么?”

    宋耀如直起腰答道:“最近宋遁初不是在大力抨击袁慰亭、赵智庵政府,企图树敌自重么?那我们就将计就计,借用袁慰亭、赵智庵名义把这个以下克上的逆贼杀掉。事发之后,国民只会以为是袁慰亭恼羞成怒、赵智庵恋栈权位才派人暗杀宋遁初,绝对不会想到是我们动手的。”

    袁华选抚掌赞道:“嘉树先生此计极妙,既能除掉宋遁初,又把袁慰亭、赵智庵推到风口浪尖上,可谓是一石二鸟。那具体该如何操作呢?”

    宋耀如微微一笑:“此事具体如何操作,还请山田先生来讲解。”

    山田纯三郎朝众人鞠躬之后才恭声说道:“在下的想法是以日籍身份与袁慰亭、赵智庵手下的亲信接触,看看能否以民族大义或者金钱美色收买其中一人,然后让他以袁慰亭、赵智庵的名义与上海方面联系。将来一旦事发,便可名正言顺地将此事推到袁、赵两人身上。

    “经过挑选,在下把目标初步圈定为赵智庵的秘书洪荫之(洪述祖)。此人品行不端,素来唯利是图,之前曾数次为钱财与英、法等国洋人勾结,背叛师友,幸得亲朋搭救才从轻发落,侥幸逃过劫难。虽然洪荫之人品卑污不足挂齿,但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最佳人选,只要啗之以利,就可以轻松得手。”

    众人对于洪述祖的“光辉事迹”都有所耳闻,闻言顿时一齐点头。

    山田纯三郎又继续说道:“至于上海方面,我们应该考虑从两方面着手。明面上,我们请上海滩一位有头有脸的人物出面,网罗失意军人、市井流氓等作为杀手参与暗杀。此人必须是外表中立或偏向北方政府,内心却是我党忠贞之士,以防案件侦破后牵连到中山先生。在下知道同盟会在上海经营极久,前有陈英士(陈其美),后有黄昭甫(黄郛),想来找到合适人选应该不难!”

    戴季陶眼睛一亮:“要说最合适的人选,莫过于应夔丞(应桂馨)!应桂馨虽然出生富家,但对革命极为支持,与陈英士、中山先生关系莫逆。陈英士出任沪军都督府都督时,他被委任为都督府谍报科科长,掌握机要。中山先生自海外归国,接待和保卫工作便是由他负责;中山先生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后,他历任总统卫队司令、总统府庶务科长等职。可谓是我党忠贞之士。

    “应夔丞不仅是同盟会元老,也是青帮‘大’字辈师傅。民国政府北迁之后,他招集长江下游青、红、公口三帮组织共进会,自任会长,并通过洪荫之与赵智庵搭上关系,被委任为江苏巡查总长。从表面上看,他确实算得上是偏向北方政府的上海滩头面人物,而且赵智庵、洪荫之与他联系暗杀事宜也合情合理。”

    大家再次齐齐点头。

    山田纯三郎也道:“在下对应君略知一二,明面上由他主持暗杀事宜是最好不过了。至于暗地里,我们也应该在宋遁初身边安插刺杀人员,在明面上的刺杀行动展开时负责就近策应,确保万无一失。想来中山先生在宋遁初的亲近随从也有暗桩吧?”(未完待续。。)

    ps:  重新开始更新!

四〇五、市廛不买多谗人

    山田纯三郎和戴季陶、袁华选等人商议已定,出门并没有直接返回住处,而是在街上绕了几圈,然后辗转来到参谋次长明石元二郎的私宅。明石元二郎穿着破烂流丢的武士服,坐在客厅里逗弄着身边的一只短尾花猫,似乎正在等他。山田纯三郎赶紧上前参拜:“参见次长大人,实在抱歉让您久等了!”

    明石元二郎不以为意地挥挥手:“事情进展如何?”

    山田纯三郎恭谨地答道:“一切皆如次长大人预料,他们对于暗杀计划和相关人选都非常满意,暗杀行动暂定在三月中下旬宋教仁北上进京之前。不过——”

    “纳尼?”明石元二郎不再拨弄他的那只花猫。

    山田纯三郎赶紧答道:“是这样的,今天在下与孙文君属下商议的时候,曾有人过来探视消息。据称该人名叫仇亮,字蕴存,曾在我国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步科学习,同盟会早期会员,曾先后在清政府军谘府、民国政府陆军部任职,现为北京《民主报》主编。他与宋教仁系湖南同乡,过从甚密,去年国民党成立前曾与宋教仁等一起,作为同盟会代表参与各党派代表联席会议。在下担心他嗅到异常之后,会向宋教仁通风报信,破坏我们的计划。”

    明石元二郎脸上露出沉思之色,显然心中也在盘算仇亮可能对计划带来的影响。

    山田纯三郎又道:“孙文君的属下认为仇亮没有得到任何准确消息,宋教仁现在又境遇尴尬走投无路。所以毋庸担心。不过在下觉得应该把所有的威胁因素全部扼杀在萌芽状态,避免出现不可控情况。反正他目前在我国境内,除掉他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明石元二郎点点头道:“如果他没有发电报回去的话。你就找人把他清理掉。若是他已经发电报回国,那便作罢,免得打草惊蛇。”

    “哈伊!”

    山田纯三郎深鞠一躬,正要出门去办此事,明石元二郎却叫住了他:“山田君,此事不必着急。如果他真要窥探出什么消息的话,恐怕电报早已发到了上海;如果他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或者对此事仍有疑问,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迅速发电报回去。所以山田君不必急于一时。”

    “次长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山田纯三郎问。

    “坐下说,”明石元二郎指着榻榻米说道。“再过一两日,孙文君就会离开东京,前往大阪、神户等地考察,你也会陪伴同行。你我今朝忽忽别离。未来相见不知何时。故而想和山田君畅谈一番。说来鄙人和山田君以及令兄山田良政都是从事谍报工作的,也都曾在中国呆过。说起来算是同行,也算是种缘分。”

    山田纯三郎谦卑地说道:“在下兄弟如何能和次长大人相提并论?次长在日俄战争期间做了大量艰苦卓绝的工作,工作量及困难度均超乎想象,包括资助列宁所领导的社会主义运动、暗杀俄国内政大臣维亚切斯拉夫?冯?普勒韦、策动血腥星期日运动和战舰波坦金号叛乱、煽动波罗的海三小国独立运动、会见芬兰独立领袖、引导欧洲舆论对日友好等等,把俄国腹地闹得天翻地覆。

    “时任参谋本部次长的长冈外史阁下曾称赞道:‘明石大佐一个人就等于十个师团。’甚至德意志帝国皇帝威廉二世也说:‘明石元二郎一人,其成果超越日本满洲20万大军。’在下经常听到同僚说起大人的丰功伟绩,他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没了乃木希典大将。旅顺也拿下来了。没了东乡平八郎大将,日本海大海战也能赢。但要是没了明石元二郎大佐。日本决不能赢得日俄战争’。由此足见大人的不世功勋。在下兄弟安敢望大人项背?”

    明石元二郎摇了摇头:“山田君谬赞,鄙人真是汗颜无地。你我都是为天皇陛下尽忠效命,功劳小大,不过是时也、运也、命也,何必以此分出高下?而且山田君现在从事中国的谍报工作,机遇极佳,相信将来定能青出于蓝、后来居上!”

    不待山田纯三郎回答,明石元二郎又继续说道:“山田君自从令兄为国捐躯后便陪伴在孙文君身边,至今已有十三年之久。这么多年来你跟随孙文君奔走中国各地,亲身参与推翻满清、建立民国、政府北迁等大事,想来对中国政治形势非常了解。那你能说说为什么我们要帮助孙文君除掉宋教仁么?”

    山田纯三郎答道:“在下觉得,我们帮助孙文君除掉宋教仁的根本原因在于:孙文君善于鼓动破坏而拙于经济民生,也缺乏坚强有效的执政能力;相对来说,宋教仁除了善于宣传鼓动,更善于政治上的纵横捭阖。像孙文君领导的同盟会,虽然它广泛有力地领导了中国的革命运动,但在辛亥革命以前的年代里根本没有团结一致,反而是内讧不断;其全国领导人与各省的革命发展也联系甚少,不能把革命进程中成长起来的各种势力融为一个紧密团结的整体。

    “而宋教仁在辛亥革命前抵达上海后,便和陈其美君等人积极拉拢当地的民间秘密组织、社团帮会、青年军人和名流士绅等,为上海的革命运动做好充足的准备。在中华民国成立之后,孙文君等精神日趋懈怠,而他则矢志改组同盟会为全国公开性政党,准备开展国会斗争。最能展示他政治手腕的,还是联络统一共和党、国民公党等四个党派与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并通过竞选成为国会第一大党。”

    山田纯三郎顿了顿又说道:“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孙文君是个国际主义者,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而宋教仁则是个民族主义者,有时可以为国家领土安全牺牲个人乃至党派利益。仅举满洲为例。当初民国成立时,作为大总统的孙文君因为财政拮据,居然提出以2000万日元的价格将满洲租让给我们大日本帝国,如果我们同意,便派黄兴来日与桂太郎阁下秘密缔结租界协定。

    “而在前清时候,宋教仁去满洲运动土匪从事反清革命期间,听闻我国‘长白山会’声称延边地区是中朝未定界的‘间岛’,他便化装成日本人进入长白山会,侦获大量关于‘间岛问题’的伪证,然后查阅各种资料,写成一本6万字的著作《间岛问题》,从语言学、国际法、历史、地理等角度论述所谓‘间岛’地区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后来还托人把自己写成的著作交给清政府驻日公使作为谈判的证据。

    “相比之下,显然扶持孙文君执政对我们大日本帝国更加有利。”

    明石元二郎微微颔首:“山田君言之有理,不过还不够全面。”

    山田纯三郎恭敬地说道:“请次长大人赐教!”

    明石元二郎一边逗弄着花猫,一边说道:“除掉宋教仁,扶持孙文君执政,固然是我们此次计划的主要任务之一,但最重要的任务还是嫁祸给现在的大总统袁世凯,让他成为全中国民众指责的对象,最大限度地削弱他在政府、国会、军队和民间的影响力。”

    “袁项城?”山田纯三郎有些不解。

    明石元二郎解释道:“你说宋教仁是个民族主义者,殊不知袁世凯更是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他不仅对我们染指满洲大为不满,甚至对我们吞并朝鲜半岛犹自耿耿于怀。这样的人难道不应该成为我们主要的打击对象?如果他和宋教仁互相勾结狼狈为奸,针对我国处处刁难,又岂是我国家之福?要知道一个虚弱的、混战不休的中国才最符合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利益要求。

    “所以在宋教仁遇刺之后,我们要采取各种手段,包括媒体鼓动、舆论造势、除掉证人、伪造证据等,把幕后真凶指向袁世凯,让他身败名裂。另一方面,我们要在武器、财力上大力资助孙文君,让他鼓动南方的革命党势力以武力讨伐袁世凯,争取在中国形成南北长期对峙、长期混战局面。这将是我们推行大陆政策最有利的时机。”

    山田纯三郎疑惑地问道:“孙文君也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如果知道我们的真实意图,他肯出面鼓动南方的革命党势力以武力讨伐袁世凯么?”

    明石元二郎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反而抓住那只花猫后问道:“山田君,你知道怎样才能让猫主动去吃辣椒么?”

    “嗯?”山田纯三郎大为愕然。

    “你知道怎样才能让猫主动去吃辣椒么?”明石元二郎再问道。

    山田纯三郎想了半天才答道:“先饿猫几天,然后把辣椒剁碎做出肉饼,猫自然会吞下去的吧?”

    明石元二郎不置可否,而是左手揪住猫,右手食指从旁边食案上挑起一大块辣椒酱涂在了猫的肛门周围。花猫顿时厉声惨叫,疯了似的不停回头去舔屁股上的辣椒,不一会儿功夫就把辣椒舔得干干净净。明石元二郎这才望向山田纯三郎:“山田君看到没有?有人不愿意干棘手的事,那我们就拿捏住他的痛处,让他知道无路可走,那时候他自然会做出合理选择的!”(未完待续。。)

四〇六、世人皆比孟尝君

    且说仇亮独自一人在居酒屋里喝着残酒,虽然他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内心中却在激烈斗争:怎么办?怎么办!

    不知是袁华选顾及两人校友、同乡、故旧的关系,有心提醒自己避灾远祸,还是他刻意隐晦地透露消息,希望借自己之口拯救宋教仁。总之,从他的话语里可以很轻易地得出一个结论:中山先生对宋遁初已经失去信任,开始物色更合适、更听话的人选,随时准备把他从国民党代理理事长的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