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480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480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过。

    北京、东京,双方互相都在口水四溅指责对方的过错,同时屏住呼吸等待战事的爆发。相比之下,两国民众的态度就有些判若天壤。

    在日本,无数民众涌上街头,手中挥舞着小旗,恍如盂兰盆节的灯会。每当看见有军人出现,人群都会齐声高呼“天皇陛下万岁!”小学生穿着制服排成整齐的队列在大街小巷巡游,边走边高声唱着歌谣:“支那佬,拖辫子,打败仗,逃跑了,躲进山里不敢出来。”

    好些妇女手里拿着布匹和针线,请求过路的女子帮忙缝上一针:“拜托请您在这上面缝上一针吧!这个千人针缝好了是寄给前线作为将士的护身符的!”青年学生则是捧着写有“武运长久”的日本军旗,要求来往民众在上面签名,准备赠给出征的官兵。

    而在东京,成千上万的民众自发来到皇宫二重桥外,跪伏在地,面对皇宫叩头遥拜。

    相对于日本国民的狂热,中国民众显然冷静许多,除了偶有学生上街喊喊口号外,大家基本上都还是柴米油盐地照常过日子。只不过在闲下来的时候会聊到这个问题:“听说孙大总统要和东洋人打仗哩。也不晓得哪个会赢!”

    “你个宝器,啥子都不晓得,还在这里乱讲!姓孙的啷个是大总统?明明是总理撒!原先倒是有个姓孙的总统。不过早被撵到国外去了。再者说,孙总理啷个会输?他可是有飞机、坦克的,都凶得很,东洋人啷个打得赢?”另外一个人明显更有见识。

    “就是就是,听说孙总理的飞机坦克霸道惨了,小日本啷个打得赢!”

    “他娃瓜兮兮的,又扯巴子。莫理他!”周围人纷纷表示支持

    最先说话的人明显不太服气:“当初大清的北洋水师不也很凶么?结果哩,还不是罩不住?被打得又是赔款又是割地,最后连国家都莫得了!”

    “你说的是大清。现在是民国,翻啥子老黄历?再说,孙总理不是照样把大清皇帝老儿赶下台、把北洋军打得屁滚尿流?啥子都不晓得还楞要绷起,真是个瓜皮!有空儿莫要老想着睡觉耍堂客。去茶馆听听收音机撒!”

    周围人顿时哄堂大笑。

    就在笑声中有人感叹道:“如果能莫打仗还是莫大。打来打去还是我们老百姓吃苦撒!”这句不合时宜的话却引起所有人的共鸣,连经常去茶馆听收音机的那位也借用前不久听到的一句“古人云”感慨道:“是唆,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可是不管普通百姓怎么期盼,战争还是按着自己的节奏一步步走来。

    好在今天的运气女神明显更垂青于中国一方,侦察机出动不到四个小时,分兵后的日本三支舰队就被中国空军搜查到了踪迹,使得梅泽道治拖延一天的美梦完全落空。接下来的时间里。日军的一举一动完全在中国方面的掌握之中。

    日本第二舰队的主力舰艇常磐号一等巡洋舰,排水量9700吨。航速21。5节;千岁号二等巡洋舰,排水量4760吨,航速22。5吨;秋津洲号三等巡洋舰,排水量3159吨,航速19节。其他舰艇速度也都在16节以上,所以他们在中午时分已经迫近黄海与渤海交接的渤海海峡。

    众所周知,渤海是中国内海,一旦强行越过渤海海峡,就相当于中国政治中心京津一带完全敞开了怀抱。正因为如此,海军第一舰队在渤海海峡的庙岛群岛驻扎有分舰队,包括排水量2950吨的海容号巡洋舰、排水量780吨的永丰号炮舰(即后来大名鼎鼎的“中山舰”)、排水量220吨的舞凤号炮舰等。听闻空军传回的消息后,立即奉命出兵堵截。

    无奈中国舰艇实在太弱,即便是最先进的海容号巡洋舰,在日本第二舰队的起降旗舰常磐号也变成了小不点,只能拼了性命在日军舰艇来回盘旋阻挡,同时高声警告道:“这里是中华民国领海,严禁任何外**舰进入,请立即退出,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通过高声喇叭传出的声音,舰队司令加藤定吉听得一清二楚,何况翻译还在他耳边仔细解释了一遍。但是他却神色不动,冷冷地说道:“支那这几艘舰艇中,除了海容号航速超过20节外,其他永丰号、舞凤号等炮舰都才十二三节,根本赶不上我军。我们假装听不懂支那的警告,命令千岁号逼开海容号,其他各舰利用速度优势迅速穿过渤海海峡,摆脱支那舰队尾随。现在已经是中午一点,距离登陆的龙口湾还有20多海里,我可不希望在夜间实施登陆,让陆军部那群马鹿找到指责我们海军的理由!”

    话音刚落,就听见高音喇叭中传来一句别别扭扭的洋泾浜日语:“ここでは中华民国の領海である!への外国軍隊の禁止!”加藤定吉感觉像是被人迎面扇了一耳光,顿时老脸微红:“命令千岁号逼开海容号,其他各舰尽快闯过去,不要管支那人怎么说!”

    有了加藤定吉的命令,日本各军舰再无任何顾忌,凭借着自身的吨位优势,一个个开足马力向中国的小炮舰直冲了过去,其中刚从日本购买不久的永丰号炮舰更是首当其冲。

    永丰舰是前清光绪二年(1910)海军大臣载洵和北洋水师统制萨镇冰从日本三菱长崎造船所订购的钢木结构军舰,造价为68万银元。然而尚未竣工,清政府便轰然崩塌。1912年军舰竣工下水后,袁世凯执掌的北洋政府付清了造船余款,这艘军舰才得以在1913年初编入中国海军第一舰队。

    永丰舰虽然排水量不足千吨,在当时讲究巨舰重炮的海军队伍中并不算突出,但在当时东西方同一型号的炮舰中,它的性能却较为先进,火力也较强。或许正因为它是日本制造,日本海军对它的优劣势了如指掌,所以它成为了日本舰队攻击的首选目标。

    在常磐号巡洋舰猛烈冲击下,航速只有一半、排水量不及十分之一的永丰舰避让不及,右侧舷被撞个正着,并很快开始倾覆。常磐号巡洋舰却不管不顾,带着舰队的大小船只扬长而去。

    一来是追不上日本舰队,二来是追上去也是以卵击石,再加上救人要紧,毕竟永丰舰上还有一百多乘员,所以海容舰只能一边积极救援永丰舰,一边迅速向海军部、山东边防司令部发电报告原委,并请示该如何处置眼下这一情况。

    孙元起接到电报后勃然大怒:我只是不想主动挑起事端而已,难道小日本真还以为我怕了你不成?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当即问沈翔云道:“虬斋,现在能确定日军第二舰队将在哪里登陆了么?”

    沈翔云在地图上看了几眼后答道:“现在还不能确定日军舰队具体会在哪里登陆,不过就地形地貌来看,日军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在龙口湾、要么是在太平湾,因为其他地方靠近黄河入海口,泥沙大量沉积,导致海水较浅,泥沙较厚,滩涂宽阔,像常磐号等排水量较大的舰只难以靠近海岸,士兵登陆也会难以跋涉,稍有不慎就会深陷其中。只有龙口湾、太平湾这两个地方有优质港口,最适合巨舰停靠和步兵大规模登陆!”

    孙元起皱眉道:“那什么时候能确定登陆场所?”

    沈翔云比划了一下:“龙口湾距离庙岛列岛也就四十公里,凭借日本舰队的速度,顶多半个小时后就能确定是在哪个地方登陆。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区区半个小时时间,大人应该能等得了吧?”

    孙元起点点头:“那就等半个小时!不过现在就命荣成、青岛两机场的所有轰炸机全部装弹,一旦确定登陆场所便立即起飞。我要让小日本尝尝什么叫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沈翔云道:“大人说得极是,自甲午海战以来日本已经欺凌了我们二十年,是也该到咱们复仇了!说到海军,咱们或许还要逊色日本一筹;但要说到陆军、空军,咱们可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次定然要让东洋鬼子铩羽而归!”

    孙元起冷笑道:“不仅是让他们铩羽而归那么简单,我要让它连本带利一起吐出来!”

    而在这一时空,中山舰(永丰舰)事件再次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是后来的历史会如何评价这一事件呢?中日双方在1914年8月21日这一天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而在这一时空,中山舰(永丰舰)事件再次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是后来的历史会如何评价这一事件呢?中日双方在1914年8月21日这一天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未完待续。。)

五〇六、浦口潮来初淼漫

    等日本军舰绕过龙口湾岬角开始减速的时候,山东边防司令部已经可以完全确定这支日军的登陆地点就是龙口港。

    此前山东边防司令也曾设想到日军可能会采用前后夹击的战术,在渤海沿岸各适宜登陆的地段都布置了防守力量,少则一个营,多则一个团。像龙口港,就驻扎了湖北陆军第一混成旅的一个步兵团。

    团长孙良诚接到消息后脸色都有些发白,除了害怕外,更多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实在太过凶险:根据司令部的命令,他必须以一个团的兵力尽可能迟缓日军的登陆。当面日军有多少人?那可是一个整编师团再加上一个独立舰队,少说也有三四万人!由不得他不紧张。

    好在上峰似乎也知道相对于来势汹汹的日军,一个步兵团的力量实在太过孱弱,明确告诉他驻扎在登州府城的湖北陆军第一混成旅另一个步兵团会在一个小时后抵达龙口湾,驻扎在莱州府城的第四十七混成旅一个坦克团也会在一个半小时后抵达侧翼战场,而且荣成、青岛的轰炸机已经全部起飞,估计一两个小时后也将加入战场。

    尽管援兵滚滚而来,但关键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孙良诚该怎么熬过去!他必须依靠自己手中薄弱的兵力竭力维持龙口湾防线不被攻破。一旦防线被攻破,日军独立第十八师团得以完全展开,匆匆赶来救援的两个团就会变成添油战术。被日军各个击破,导致局势糜烂。

    孙良诚捏了捏拳头,肃声对副团长朱培德、参谋长于学忠道:“益之兄、孝侯兄。刚才孙某接到旅部急电,称日本第二舰队携第十八师团将会很快在龙口湾登陆,我们援军预计一个小时后才会抵达,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尽可能把登陆的日军压缩在海滩上,确保防线不破。敌军战力十倍于我,再加上有海军助阵。估计咱们这次不拼命是不行了,所以我想压到第一道防线上督战,至少要确保开战25分钟内防线不丢!益之兄在第二道防线督战。在第一道防线被攻破后也至少要坚持25分钟。孝侯兄在第三道防线督战,第三道防线是咱们最后一道防线,构筑还不够完善,希望在此能支撑到援军到来。不知二位可有异议?”

    朱培德、于学忠同时说道:“团长。我去第一道防线督战!”

    孙良诚摇摇头道:“第一道防线看似凶险。其实却最为安全,因为舰船上的敌军用重武器吧射程太近,用轻武器吧射程又太远;登陆的敌军正在涉水艰难前行,尚未完全展开,根本无暇顾及反抗,最好对付。两位都是兄长,就让让小弟吧!”

    尽管孙良诚嘴上说得轻松,但朱培德、于学忠却都晓得第一道防线伤亡率最高。一来因为敌军刚刚投入作战,锐气正盛。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说得就是这个道理;二来因为登陆作战类似于背水一战,必须尽快打开突破口,否则猬集在海滩上十死无生,这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境遇最能激发敌军不顾死伤的悍勇之气。何况日军舰队的重炮可不是好玩的,一炮下来,足球场大小范围的官兵都难逃活命!

    见朱培德、于学忠张口欲言,孙良诚神色转厉:“这是命令,必须执行!”

    于学忠最好退后一步:“既然是命令,卑职只有凛遵。但是兵凶战危,团长您又关乎全团上下的战心士气,卑职恳请您能多带些人上去,有什么突发情况也好及时应对。”

    孙良诚摆了摆手:“此次日军来势汹汹,炮火必然极为猛烈,带多少人上去都无济于事,太过惹眼反而麻烦,倒不如第一道防线就放两三个连,其他人员暂且退到第二道防线,等出现重大伤亡再及时补充,免得被一囫囵全包了饺子。反倒是孝侯参谋长你压力最大,第三道防线本来就不太稳固,又没有多少人,还要确保支撑到援军到来。所以一旦开战,你立即组织团部的参谋人员、护士、医护兵、炊事兵等非战斗人员,随时准备填到缺口上去!”

    “是!”于学忠立正答道。

    朱培德劝道:“团长,若是情况不对劲,您就赶紧撤下来,毕竟咱们还有第二、第三道防线。只要留得青山在,咱们就不愁没柴烧!用孙总理的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