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60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60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蛩棵加罴涞耐缙ず突钇靡丫嗜ゼ阜郑鎏砹松俑镜你祭梁腿崦摹

    “犹太人”+“律师”的伯格曼先生,不愧是精英中精英。在当日晚上,拿来一大堆文件让孙元起签字以后,在没有任何耽误“伯格曼(美国)调味品有限公司”筹建的前提下,过了短短一周,便把办好的美国公民身份证明和结婚证书,送到了呆在mit实验室的孙元起手中,嘴里还不停地抱怨:“本来可以更快一些,都是那群陈腐的官僚,就知道浪费宝贵的时间!”

    数日后的一个周末,在伯格曼先生郊外的别墅里,举行了一个简短而正式的婚礼。莉莉丝虽然穿上了蓬松的婚纱,臃肿的肚子还是能隐约地透露出来。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婚礼只邀请几位最亲密的亲朋好友。

    这也是孙元起第一次参加犹太教的婚礼,还是作为主角参与其中。

    结婚仪式在彩棚下进行,彩棚是由四个柱子和一张华盖搭建成的。彩棚下的结婚仪式被简化得很短。首先进行叫做birkaterusim的品酒祝福仪式,牧师朗诵一段祝福词,新郎新娘喝第一杯祝福酒。接下来是叫做baray的简短的献堂仪式,之后,新郎为新娘戴上一枚结婚戒指。然后犹太教士朗读keiubah祝福,新郎向新娘表达心声,两人开始祈福。之后,牧师唱七首婚礼祝诗歌shevabrachot,表达七项祝福,夫妻两人再喝第二杯祝福酒。最后将一个玻璃酒杯打破,这标志着婚礼仪式的结束。新郎新娘按原来的路线退场,接着是新郎新娘的父母、傧相、犹太教士、祖父母。之后,新郎新娘被带入到一个称为yichud的房间,两人单独呆上10到15分钟左右,相当于进洞房。

    相对于中国婚礼的喧闹,这场婚礼就安静多了。莉莉丝的两个哥哥、一个弟弟也没有讨要好处,而是像绅士一般彬彬有礼,积极地参与到仪式中来。;

    婚礼过后,孙元起的生活变得愈加忙碌:

    mit电子学实验室的元器件研究进入了关键时期,各种电路特性基本能够达到原先的构想,目前正在搭建信号调制线路。可是线路搭建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即便是已经有了原理图,可是弄出来的线路完全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很有可能前面加了一个电容,后面整个电路的增益就全变了;可减去这个电容,前面的电路又不稳定。总之,很麻烦就是了,非常考验人的耐性。

    耶鲁大学元素实验室的同事也没有轻松到哪里去,虽然镤是天然放射性元素,但在自然界并不存在,主要见于铀、钍和钚的裂变产物中。在实验室中,主要是在铀的衰变物中寻找。然而抛开危险的放射性不说,因为镭在肿瘤治疗等方面有着巨大的实用价值,当时一克镭的价格是十万美元,远远超过黄金的价格。同事们往往是在不到1毫克的衰变物中寻找不到1微克的新元素。镤-231是镤中最稳定的同位素,它的半衰期有32760年;而且镤-234的半衰期只有6。7小时,寻找它,等于是和时间赛跑。

    和卢瑟福、马丁教授共同研究“放射性衰变模式”的课题也在积极展开。在人们发现的二千多种核素中,绝大多数都是不稳定的,它们会自发地蜕变,变为另一种核素,同时放出各种射线,这种现象称为放射性衰变。就我们现在看来,主要是四种比较常见的模式:

    a衰变(放出带两个正电荷的氦核

    β衰变(包括放出电子,同时放出反中微子的β-衰变;放出正电子,同时放出中微子的β+衰变;以及原子核俘获一个核外电子的电子俘获ec

    γ衰变(包括放出波长很短的(往往小于0。01nm)电磁辐射的γ跃迁;原子核把激发能直接交给核外电子,使得电子离开原子的内转换ic

    自发裂变sf(原子核自发裂变为两个或者几个质量相近的原子核)。

    另外还有几种比较罕见的衰变模式,比如p放射性(放出质子),炭14放射性(放出炭14核),β延迟p发射(β衰变后放出质子),β延迟n发射(β衰变后放出中子),双β衰变(同时放出两个电子和两个反中微子)等。孙元起知道,就凭自己这几个人、这么点设备,估计能发现和总结出两种以上,就算运气好到爆棚了。

    中间,还要抽空去o&c事务所,与他们协调大学规划图的修改。虽然在校园规划上没有扎实的功底,但作为一个有后世多年大学生活经验的人,没吃过猪肉,可看过无数只活蹦乱跳的猪崽啊。在孙元起看来,事务所设计的大学校园有些陈旧,最终会限制学校的发展。于是就自己所见所想,与事务所的设计师展开沟通,希望能进一步修改校园规划图,使之既要适应中国国情,又还能展现自己的构想。

    这么来来回回的,几乎没有时间陪莉莉丝。至于薇拉的父母家,或许是再娶了莉莉丝的负罪感,始终没有勇气上门拜访。然而越是拖延,就越不敢前去。孙元起知道,这道坎终究是要迈过去的。权衡再三再四,在一个周日的午后,循着通讯地址,来到了考斯特先生家。

    话说这是孙元起第一次到薇拉家,而且是心怀愧疚,至于在横下心来的时候,才敢按门铃。

    “来啦,来啦,请等一下。”屋里传来女子清脆的声音。

    孙元起闻声一激灵,心里寻思:“听薇拉说,她只有一个大两岁的哥哥,没听说有姐妹啊?难道按错门铃啦?”正待转身核对地址的时候,早有人打开了房门,正是一位年轻的女子。

    “请问,这是考斯特先生家么?”孙元起试探着问道。

    “是的。”姑娘点点头,两眼上下打量着门外这位黑头发黑眼睛的青年,“您是……来自中国的……那个科学家?”

    看她的神态,似乎听说过自己。孙元起便自我介绍道:“是的,我是薇拉的丈夫,你可以称呼我‘扬克’。考斯特先生在家么?”;

    “在家在家,您请进。”姑娘闻言,立马打开门,请孙元起进屋。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考斯特太太也来到了门口,看见孙元起,便激动地迎上来:“啊,这不是小扬克么?亲爱的,快进屋里来。”

    拥抱过后,考斯特太太还有些埋怨:“前些日子我们看报纸,上面说你到了美国,我们还担心你找不到这里呢。要不是有事儿,我们都到mit询问你的消息了!”

    孙元起讷讷地说:“我也是有些事儿,耽搁了……”

    说话间,那位姑娘已将屋里的其他人都通知到。原来屋里的人正在楼上开会,只有煮咖啡的小姑娘在楼下,听到门铃便先开门。

    一向严肃的考斯特先生,见是孙元起来了,也露出一丝笑容。问好之后,早有一个年青的小伙子,和薇拉有六七分像,上前给孙元起一个有力的熊抱:“哈哈,你应该不认识我吧?我就是薇拉的哥哥,你可以叫我杰米。我知道你,你叫扬克,不是么?”

    孙元起笑着点头道:“是的,我是扬克!吉米,见到你很高兴。”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们。”杰米显得非常兴奋,拍着孙元起的肩膀,对考斯特先生身后的一群小伙子们大声地说道:“亲爱的先生们、女士们,下面由我来向大家介绍一位嘉宾。他来自遥远而神秘的东方,他毕业于美国着名的高校,他的研究成果举世瞩目。他是一位英俊帅气的小伙子,他是多所高校的教授,他更是与牛顿爵士做殊死斗争的着名科学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是着名设计大师杰米的妹夫。他,就是我们最亲爱的扬克?约翰逊博士!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的到来吧!”

四十八、一室欢声入棹讴

    说笑一番,大家各自在客厅坐定,那位姑娘端上煮好的咖啡。这时候,孙元起才知道,原来她是杰米的女朋友,感情听过吉米说起自己,故而才略微了解自己的身份。

    孙元起啜了一口咖啡,带着歉意说道:“实在抱歉,希望我的冒昧到来,没有打扰到你们!”

    “完全没有。”考斯特先生笃定的说,“不要管他们,他们就是在瞎折腾。”

    坐在孙元起身侧的杰米耸耸肩,然后拍着孙元起的肩膀:“我说亲爱的扬克,你作为敢于挑战权威的典范,或许应该给我们尊敬的校长先生上一课,好让他认识到,作出一番伟大事业的前提,是勇于打破成规,而不是瞻前顾后!”

    孙元起心中暗笑:没想到,严肃的考斯特先生居然有一个如此叛逆的儿子。哦,还有一个叛逆的女儿,如今身在遥远的东方。

    考斯特先生明显有些生气了,重重地放下咖啡杯:“你那不是勇于打破成规,而是在胡闹!”

    杰米摊开手:“据报纸上说,扬克提出光具有波粒二象性的时候,那些正统的科学家也说是胡闹。结果呢?”

    “哼!”碍于扬克就在身边,考斯特先生不好反驳什么,只好用这个态度表示自己的不屑。

    刚一来,就被自己的大舅哥用做挡箭牌,惹得岳父大人满脸不高兴。这个池鱼之殃,让孙元起觉得很郁闷。正要悄声问问杰米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听考斯特太太劝道:“亲爱的,不要生气。杰米,你也少说几句,他是你的父亲,要尊重他,知道么?……对不起,扬克,刚来就让你看笑话了。唉,杰米和他的朋友设计了一款新式的自行车,想要自己建厂生产。但是,他父亲完全不看好他的设计和计划。所以——”

    孙元点头,表示明白。转念又是一惊:在清末的中国,完全没有看到自行车的踪影。即便在美国,也只是偶尔见过几回。这个时代,自行车可是奢侈品,很简单,自行车的制造涉及要到钢铁和橡胶两大工业,成本非常高。同样,这样的工厂,绝对不是一帮人随随便便就能建起来的。

    “建工厂啊,那需要一大笔的投入吧?”孙元起试探着问道。

    “是啊,谁说不是呢?”一边是儿子,一边是丈夫,考斯特太太也是两头为难,“杰米想动用家里的存款,加上他朋友家里的资金,再从银行贷一大笔款。而他父亲认为风险太大,所以不同意他动用。最近一段时间,两个人一直在争执这个问题。真是……”

    “哪有什么风险?不过是校长先生杞人忧天罢了!”杰米很愤慨,“我跟你说,扬克,那款自行车是我们几个人合力设计的,经过前期的市场调查,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非常棒,也都愿意购买。也就是说,它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不存在任何风险。真的,扬克,如果你看到了图纸,一定会赞成我的想法!”

    “要不……让扬克看看?”考斯特太太被这场争执折腾得够呛,只希望早日终结,心中暗暗决定,只要女婿站在哪一边,自己就站哪一边,好让家庭的气氛恢复正常,“毕竟,扬克是非常有名的科学家,他的见解一定非常有参考价值!”

    考斯特先生不说话,端起桌上的咖啡。他用这个动作默许了太太的提议。

    “好主意!”杰米一击掌,大声叫道,“琳达,去书房把我们的设计图纸拿过来!”

    琳达,是他女朋友的名字。

    孙元起暗暗叹气:这叫什么事儿?我一个学物理,和工业设计根本不搭界嘛,能有什么好见解!

    思忖间,琳达已经取来设计图纸。还好,除了标明各种数据的设计图外,还有一张效果图。很显然,画画的人非常专业,效果图就和素描一般,逼真地画出了新款自行车的模样。

    改革开放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自行车一直是国人首选的交通工具,在日常生活中占据重要作用,曾经是嫁妆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而且中国自行车的保有量一直是世界第一,乃至有“自行车王国”的美誉。在孙元起的回忆中:上幼儿园、小学,是父母骑自行车接送;上了中学,是自己骑自行车上下学;上大学,是骑自行车接女朋友上下课……可以这么说,自行车伴随着孙元起长大。这二十年的生活里,骑过各种各样的自行车,对自行车的了解也是深入骨髓。自行车出了小毛病,都不用找修车师傅,直接自己动手。;

    可是望着手里的这张效果图,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没有支撑、没有车筐、没有车后座,车架很别扭,车把形状很奇怪,车座坐起来应该很硌人……

    迎着杰米、琳达充满希冀的眼神,太直接的话实在说不出口,只有换个方式:“你们这款自行车的设计,符合力学和人体学的要求么?”

    杰米一愣:“力学?人、人体学?那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

    “先说力学。比如可以通过实验,调节车座、支架,使得骑车者的体重合理地分配到前后轮上,减小行进中的摩擦;设计外胎上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