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62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62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虽然马车出了城,在城外跑得飞快,孙元起还是嫌太慢,几次催促车夫快些。打了家门口,直接跑进屋里,撂下亚瑟尔与车夫慢慢会账。;

    进门正撞见伯格曼太太端着一盆热水,从莉莉丝的房间走出来,急忙问道:“岳母,莉莉丝怎么样啦?”

    伯格曼太太看满头大汗的孙元起,笑道:“还好,医生在里面呢。”走了几步,又回头解释道:“这是莉莉丝第一次分娩,时间会很长,至少还要几个小时呢!你们不用太多担心。”

    孙元起正要进屋看看莉莉丝,伯格曼先生叫住了他:“扬克,不要进去!过来,还有托尼、亚瑟尔,一起过来喝杯咖啡吧!”

    这时候,孙元起才看到莉莉丝的几位兄弟都在客厅里,面上皆有焦急之色。伯格曼先生到底是过来人,显得从容许多:“我第一次做父亲的时候,也和扬克一样,忧心忡忡,心神不宁。不用担心,医生已经说了,应该是顺产,不会有太多危险。过来坐吧,一边喝咖啡,一边等待!”

    这顿咖啡真是喝得没滋没味,估计就是里面不放糖、或者错放成盐巴,孙元起也察觉不出来。莉莉丝的每一声呻吟,都揪动着他的心。屋里小有动静,就紧张得站起来。一下午过得,比一年都漫长。

    等到掌灯时分,屋里终于传来一身清脆的啼哭。这时候,连以稳重示人的伯格曼先生都忍不住站了起来。至于孙元起,早不顾阻拦,冲进屋里。

    伯格曼太太正把小东西放在温水盆里,洗去身上的血污。疲惫已极的莉莉丝侧着头,怜爱地看着母亲手中的宝宝,见孙元起闯进来,柔柔地说了一声:“扬克,那是我们的儿子。”

    小东西的中文名字,孙元起老早就想好了,如果是男孩,就叫“怀祖”;如果是女孩,呵呵,就用自己曾经的女友的名字。至于英文名字,自然不用孙元起费心,命名权归母亲莉莉丝。考虑数日,莉莉丝才给出最终答案:亚伦,亚伦·雷利尔·约翰逊。

    既然莉莉丝已经分娩,那么薇拉的临产期也就是这几日了。可是孙元起一直没有收到来自中国的电报,发电报去没没有回音。小怀祖的出生,让他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心中的滋味真是别提了。

    看见母子平安,孙元起却不能马上动身回国,因为按照犹太教的习俗,男孩在出生后第8天接受割礼。他的意义不下于成人礼,作为父亲,怎么能不在身边呢?

    割礼之后第二日,孙元起满怀愧疚,作别还在床上静养的莉莉丝和小怀祖,与实验室的同事、o&c事务所的工程师一道,踏上了归国之路。紧赶慢赶,到了旧金山码头,马丁教授送上考斯特先生发来的电报。原来在孙元起走后没半天,中国就发来电报,薇拉也生了一个儿子,母子平安。孙元起吊起的心才放下,而着急回去的心情越发强烈。

    到码头询问,那艘熟悉的“杰拉尔德号”邮轮却要一周以后才到。如果不嫌麻烦的话,还有一艘叫“皇后号”的远洋客轮,只不过终点是日本横滨,需要换乘,倒是次日便可。孙元起大喜,买票之后,又给薇拉发一封安慰的电报,并告诉自己的行程,让她不要担心。

    1902年9月14日午后,横滨山下町的街道上寂无一人。

    夏末的阳光,在午后显得尤为炽烈。不过横滨的居民无疑是幸福的,因为这个时候,凉爽的海风正习习地吹来。吃完茶泡饭,推开纸门窗,就着风铃和蝉鸣,睡上一个美美的午觉,真是人间无上享受。

    这时候,街角出现一个报童,手里捏着一份电报,循着门牌号急急前行。“152番!”报童终于找到送达的人家,又仔细核对了一边。要知道,在这个时候打扰主人的午休,可是非常失礼的行为。如果按错门铃,一顿臭骂是免不了的。

    “没错,山下町152番,《新民丛报》社!”报童确定以后,按响了门铃,怯生生地喊道,“失礼啦,社长先生在家吗?”

    “哈依,来了来了。”屋里迅速有了回应。;

    这让报童松了一口气:看来屋里的人没在午休,应该没有什么脾气,没准儿,还能赏几分钱呢!

    开门的是一位青年男子,非常和蔼:“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呢?”

    报童鞠了一个躬:“突然打搅,真是非常抱歉。这里有一封《新民丛报》社长的电报,请查收一下!”

    “哦,这样啊,请进请进。”青年打开门,把报童让进院子,“社长先生在里面,请跟我来。”

    走进院子,发现里面有好多青年人,都在非常努力的做事。“大家都在一生悬命啊!”报童心里暗暗感叹道,“或许只有有钱的社长大人,才能在这个时候安稳地睡午觉吧。”

    年青人并没有带他进屋,而是绕到院子后面,那儿有个小亭子,一位青年人正伏案疾书。从两个人走近,乃至站立好大一会儿,那人都没有抬头,仍在写他的东西。报童偷偷瞟了一眼,那人似乎写的都是汉字,没有平假名。是中文么?报童想。

    终于,那人搁下笔,抬起头:“君武,什么事?”

    “任公,有一封你的电报,需要查收一下!”马君武回答道。

    这位被唤作“任公”的,就是时代巨子梁启超,在多学科多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启蒙思想家、资产阶级宣传家、教育家、史学家和文学家。

    梁启超在戊戌变法失败后,流亡日本,创办了《清议报》。然而在1901年12月《清议报》发行第一百号的次日,报馆被慈禧老奶奶派人烧了精光,《清议报》被迫停刊。可是梁启超毫不气馁,在一个多月后的1902年2月8日,又于横滨创办了《新民丛报》,每月一日、十五日发行。为此,梁启超做了大量工作:一方面大量查阅资料,购买西方哲学、社会科学著作,学习新知识;另一方面还要把获得的知识转化为文字,他每日奋笔疾书,经常是一天写五千多字。——这么说来,和如今的小说写手非常类似。报纸出版后,市场反应非常良好,立即引起了抢购热潮,发行万余份还不能满足需求,社会上更是盗印成风。

    每日的劳累,在给梁启超带来成功的愉悦外,也给他增添了新的苦楚,那就是他的理想和思想:

    我们现在说到梁启超,除了说他是戊戌变法的领袖外,就该说他是国学大师了,而且他的学术成就也得到了后世的肯定。然而在20世纪的前二十年中,他一直非常热衷于政治,积极参与各种活动,办报、演讲、筹款、组党,一度出任北洋政府的司法总长和财务总长。而此时他正好虚岁三十,“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而立之年却漂泊海外,以办报为业,无疑背离他远大的政治理想。这是让他非常苦痛的。

    在办报写文章的过程中,梁启超大量阅读西方著作,思想逐渐发生改变,与老师康有为的尊孔保皇开始出现分歧。梁启超是典型的“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遥想当年,17岁就中举的梁启超到万木草堂拜会康有为,认为老康确实有两把刷子,便拜那时还不过是个秀才的康有为做老师。现在依然秉性不改,接连写了《释革》、《新民说·论进步》等文章,鼓吹革命破坏;又写了《保教非所以尊孔论》,公开反对恩师的保教主张。这让康有为大为恼火,除了写《复美洲华侨论中国之可行君主立宪不可行革命书》、《与同学诸子梁启超等论印度亡国由于各省自立书》两封很长的信,专门讨论革命自立问题,驳斥弟子大逆不道的言论而外,甚至以“断绝”、“决裂”来威胁梁启超,来信有“大病危在旦夕”之类的言语,让尊师重道的梁启超惶恐不安。

    “哦。”梁启超没有着急签收电报,而是拿起桌上的文稿,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圈改了几个字,递给马君武,“这是为本期报纸写的文章,你看一看,没问题的话,就拿去赶紧排吧!”;

    马君武接过稿纸,名字却是《论学术之势力左右世界》,便一目十行地读了下去,读到最后,不觉大声朗诵:

    歌白尼地圆之学说出,而新世界始开;倍根、笛卡儿格物穷理之哲学出,而数千年来学界之奴性靡有孑遗,全欧思想之自由骤以发达。日本之福泽谕吉,当明治维新以前,以独力创一学校,名曰庆应义塾,创一报馆,名曰《时事新报》;著书数十种,专以输入泰西文明思想为主义。日本人之知有西学,自福泽始也;其维新改革之事业,亦顾问于福泽者十而六七也。苟无此人,则世界或不得进步,即进步,亦未必如是其骤也。我堂堂中华,有数万万之同胞,英俊辈出。当此国危民困之时,岂无一二人如此辈乎?

    今吾闻诸泰西人,曰我中华有一学者名孙元起,特精通于格物致知之学,首言构成物质之粒子结构形状,又言光具波纹、微粒之二相,皆破泰西人成说,而为实验所证实。故彼辈咸稽首拜服,以为其乃继创重学制奈顿后之第一人也!繇是可知,我中华故不乏具大智慧、大魄力之学者,惟少为人所发见耳。假以时日,中华必有能左右国家者。而能左右国家者,是所以使我国左右世界也。吾以心香,祷之颂之。苟见其人,吾虽老迈,必尊之爱之、从之师之,亦愿吾国吾民尊之爱之、从之师之。

    “好!好!读了任公的文章,让人仿佛看到中华复兴之曙光!”马君武拍着稿纸,大声说道,“我马上拿到前头,让大家也读读!”

    看马君武走远,梁启超这才唤过报童:“让你久等,真是失礼。来,现在我就签收。”

    报童急忙递过电报。梁启超签了字,随着凭条递过来的还有一角钱:“这么热的天还麻烦你,这算是请您喝茶的。”

    “谢谢社长先生!”报童欢天喜地地接过钱,恭敬地鞠完躬,才蹦跳着离开。

    梁启超裁开信封,上面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孙元起乘皇后号23日抵横滨,祈代买次日赴天津船票10张,款随后汇上。大谢!菊生。”

五十、息羽垂头合让君

    9月23日上午十时许,皇后号远洋客轮稳稳地停靠在日本横滨的码头。在轮船上呆了十多天,终于到达目的地,客人们欢天喜地。

    孙元起随着人群走下客轮,便想寻人把行李从船舱中取出。心里还有些纠结:张元济发电报来,说是已委托《新民丛报》社长代买回国的船票,可是这一行人都不懂日语,人生地不熟的,如何去寻那《新民丛报》社?怕是免不了一番啰嗦。

    码头上好多接人亲友的人,日语、英语连成一片。见了孙元起这边有近十个金发碧眼的欧美人,都远远避开了。话说在二十世纪初的时候,欧美人在日本绝对是超国民的待遇,当然现在也是。这让孙元起连找个运行李的人都找不到。

    没走几步,就听到有人用中文直着嗓子:“孙元起先生!孙百熙先生!孙元起先生——”

    急忙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小伙子站在高处,扛着个硕大的纸牌,上面写着“孙元起”三个汉字,想来就是接自己的。心中不觉对那个《新民丛报》社长生出好感。

    孙元起急忙几步,仰着头对那小伙子大声说道:“您好,我就是孙元起。”没办法,不大声听不见。虽然日本人非常安静,可是在码头上汽笛声、海浪声、号子声此起彼伏,实在没法安静。

    小伙子闻言,把喊了一半的声音生生地憋在嗓子里,跳下来,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孙元起:“你就是孙元起,先生?”

    孙元起挠挠头:“如果你找的是孙元起字百熙那个人,那个人就应该是我了。”

    “你就是编教科书的那个孙元起?”那人又问一句。

    “是商务印书馆那套?”看着那人点头,孙元起也点点头,“那就是敝人。”

    “对不起!”那人一抱拳,脸上有些尴尬,“请您海涵!您实在太年轻了,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您是编了那么多教科的孙先生。我一直以为,至少应该年过不惑。谁知道……”

    “嘿嘿……”孙元起摸着下巴上的胡茬,心想,以后是不是留点胡子会更好?

    “对了,我们是任公派来接你们的。我们还有几个人,我现在就去叫他们过来一起搬行李。你们就在这儿等着,不要走开啊!”说话间,便钻进人群中,三下五下就消失在人海中。

    孙元起拍拍额头:这小伙子真是,连名字都没告诉我。任公,我知道任公是哪一位?

    好在小伙子手脚快,不到一分钟,就领着四五个人出现在孙元起面前,每个人都用审视的目光打量自己。孙元起先开口:“大家,我们是不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