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66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66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老夫问得是你遇到什么奇人!”老人很不高兴,重重地拍了拍扶手。;

    “奇人?哦,对,是遇到不少奇人。”杨度立马应承道,“就从学生所见的几位奇人来看,恐怕这大清是气数将尽了!”

    “哦?”王辏г耸侨霸鹎宓闹鞫匀欢源笄迕挥卸嗌僦页隙龋晕叛陨裆欢碜藕肼档溃跋獭⑼保戏蛞构厶煜螅笕胩ⅲ傅圩跫保衔⑿且∫∮梗胤忠坝幸淮笮牵獠熟陟冢诘圩闹埽笔庇腥胫髯衔⒐唷:罄垂蟹⒃簟⒛矸恕⒒芈业仁拢迤巳舸嫒粜N液阒兀嗟觯钪呤淄圃恼@戏蛞晕闶谴巳松嫌μ煜啵愿史妇潘乐铮哨嗽J录炔怀桑椿瘛恕0Γ∪缃裼质鞘旯ィ庾衔⑿腔杌枞艨莸疲还枪堆硬写樟恕G叭哪辏鋈挥行滦浅鲇闹莘忠埃ソス饷鳎腔灿谖目胱衔⒅洌从植恢老掠稳恕6粤耍闱宜邓的闼龅降钠嫒税桑俊

    “学生先在日本东京弘文书院师范速成班学习,同学中认识了湖南长沙府的黄兴;后来听闻康梁逆党中有在横滨的,就去横滨拜会他们,顺便查看虚实,见到广东新会梁启超,以及他身边的广西桂林马同、湖南宝庆蔡锷等人。观此四人面相,虽然年岁不永,很少能活过花甲的,然而皆可位至卿贰,如果不是改朝换代,怎么可能遽然获此高位?由此可见,易代之事便在数年之间!”杨度笃定地分析道。

    “这些就是你所遇到的奇人?”王辏г艘苫蟮匚省

    “不,还有一个!此人真乃奇人也,便是学生也看他不透!”

    “哦?”王辏г说奈缚诒谎疃鹊趿似鹄础V劣诟詹湃把疃缺鹧У弁跏醯幕埃皇奔湓缫淹院螅澳课掴抛拥难钕妥樱尤灰灿锌床煌傅氖焙颍克涤胛μ埠靡黄鸩蜗瓴蜗辏 

    杨度道:“我与他相处数日,曾仔细观察:当他踞坐无聊的时候,身若无骨,体若无筋,常常需凭靠,然后才能安定下来,不过寻常小富即安之相,最为平凡。然而当他站起来,便是长身玉立,巍峨若泰山,和舒整饬,望之可亲,居然一变为圣贤气象。若是行走,更了不得!龙骧虎步,鹰视狼顾,大有叱咤风云之势,真是贵不可言!”

    王辏г舜蟪砸痪倜嘉⑽⑺识骸昂牵兰渚尤挥写说热宋铮∪绻娴氖侨缒闼担癫皇腔故す畹鸟啵俊

    曾国藩的“癞龙”之相,是清末民初大家最津津乐道的一件轶闻。据说曾国藩诞生的时候,他的曾祖父曾竟希梦见一条虬龙,从空中蜿蜒而下,直入曾家宅院,头悬于梁,尾盘于柱,鳞甲灿烂,摇尾鼓鬐。第二天早上,曾国藩的生父曾麟书前去报告弄璋之喜的消息,他若有所悟,就把这个梦说了出来,让他仔细抚育此子,他日必能光大曾家门楣。

    说来也巧,就在曾国藩出世的当日,曾家老屋后长出一棵青藤,缠绕于树,树死之后,藤蔓依然苍翠繁茂,垂荫一亩,世所罕见。这棵巨藤,被乡人称之为“蟒蛇藤”,其形状恰似竟希翁梦中所见的虬龙。据野史说,家人观藤之枯荣,可知曾国藩境遇如何:如他加官晋职,事业顺遂,则巨藤枝叶茂盛,反之则形容枯槁。巨藤似乎成了曾国藩的化身。曾国藩去世后,巨藤也随之叶落枝枯,不久亦死。

    更奇的是,曾国藩自中进士之后,便生了一身怪癣,终生不愈,经常把他折腾得坐卧不安。在他的《日记》、《家书》中,经常见他为此叫苦不迭。故而他每天早晨起床后必定要下围棋,集中精力注视棋盘,以此忘却苦痛。怪癣发作时,痛痒难耐,双手抓搔,皮屑飞扬。其抓搔的姿态,神似虬龙张牙舞爪。饶州知府张澧翰善于相面,观察曾公相貌之后说道:“端坐注视,张爪刮须,似癞龙也”。;

    虬入梦,藤似龙,癣如鳞,种种怪异杂凑一起,因循附会,于是有了曾国藩“癞龙转世”的传说。

    老师这么一问,杨度也吃不准:“曾文正公,学生无幸得见,自然不知道先贤的英姿。不过此人相貌之奇特,确是学生平生仅见,还有些拿不准。我想过段日子,再去北京拜访一下他,看看此人到底如何!”

    “你不能去北京!”王辏г思疃纫祷埃诎谑郑袄戏蛟缧┤兆右丫拖闼ü樾牛鼍倌愕剿哪幌隆O闼15岁中解元,26岁成探花,之后由清流而登宰辅,在曾文正、左文襄、李文忠之后,最为名臣。其兄銮坡中堂,早年也是状元出身。兄弟科甲辉煌,仕途腾达,同登相位,四海之士有谁不羡慕的?你入他幕下,与海内名士应酬,最适合养望!”

    杨度知道老师说的“銮坡中堂”是张之万,而“香帅”则是大名鼎鼎的张之洞——嗯,那时候还没有楚留香这个香帅。年纪轻轻又活泼好多的他,如何愿意去六十多岁的老头子门下做幕僚?而且很可能一呆就是数年,便出言乞求:“老师……”

    “不必多说,我意已决!”王辏г酥苯泳芫6倭艘幌拢律肆说靡獾茏拥男模纸馐偷溃骸跋妥樱阋捕凉毒商剖椤罚闼担钐孜裁匆吐持兄钌壮哺浮⒑妗⑴嵴⒄攀迕鳌⑻浙娴燃父鋈耍釉卺掎馍剑咳蘸ǜ枳菥泼矗坎还侨侨俗⒁獍樟恕:罄次盘怏抻忻职桶偷嘏艿交峄氲朗课怏抟黄鹱≡谪咧小;共皇俏搜吭偃缢胱傅叫磬鍪摇@钐扑淙环缙牛感霰暇姑患选U馐俏危坎还且蛭庑磬鍪κ乔俺紫啵』褂兴挝铮坏揭荒辏突踊羧虬滓蛹寐淦枪油跛铩D训浪恢勒庖邮撬献有列量嗫嘧模坎还俏俗约旱拿煜滤ǖ某杀荆

    “贤子,习帝王术之人说‘臣择君’,那毕竟那是少数,正理儿还是‘君择臣’。士子没有名望,如何能见主上一面?便是汉高祖这样的枭雄,初次见郦生,也是倨床洗脚,何况等而下之的?又何谈重用呢?所以,贤子,你还是去香帅幕下吧!”

    听了老师苦口婆心的劝说,而且不再让自己放弃帝王术,杨度终于勉强答应。

    老人这才高兴:“对了,贤子,你刚才说的那个奇人名讳是什么?”

    “此人姓孙,名元起,字百熙,是寿州中堂的侄孙,国内少有人知晓,在西洋则是名声遐迩。他现在在北京办了一所名叫‘经世大学’的学堂——”

    “经世大学?这个名字好熟,且让老夫想想!”王辏г送蝗幌肫鹗裁矗鹕砣ズ竺娴氖榧苌戏炱蹋詈蟠又姓页鲆环庑牛翱蠢椿姑挥欣虾浚图堑煤孟裼懈鍪裁础来笱А男垂爬础N铱纯础祝词乔肜戏蛉ブ唇痰摹<热徽庋唬蚁热ケ本┛纯矗俊

五十三、秋风秋雨总不知

    话说孙元起等人在天津换乘火车,不一日到了北京前门。

    出了车站,只见天空铅云密布,直压京城。虽是午后,却不见一丝阳光。初秋的冷风吹来,颇有些凉意。疑心是要下雨,孙元起也急着见薇拉和儿子,租上马车,连城里的老宅都没进,直接穿城而过,望着西北角的经世大学迤逦而去。

    自打见面,老赵和老郑就一直在说小少爷如何如何招人喜欢、如何如何聪明。虽说孩子还没满月,这些话不过是说说让孙元起高兴,可是总也听不厌。越听,越是迫不及待地想见。

    远远望见学校门口人家的时候,阴沉的天空终于飘下几点雨。车夫还要赶回城,见开始落雨,少不得多甩几回鞭子。

    近半年没见,这校门口更加热闹,那些马棚倒少了许多,到处是新建的土坯房,夹路树立的招牌幌子凭空添加了几分人气。孙元起在车上匆匆一瞥,就看见有卖文房四宝的笔墨店、卖百货的南杂店,甚至还有小酒馆。

    要进校门的时候,孙元起吩咐老赵、老赵带着客人去半山居先安顿下来,顺便让食堂多准备些酒菜。自己却下了车,要看看学校的变化。

    经过一年的风霜洗礼,校门已经褪去那层轻浮的新气,渐渐凸显出他的朴实与厚重。入门,绿地中的石碑上又增添了几列,看来自己走后,又陆续有人捐款,这是好现象。凑上前仔细看去,“光绪二十四年夏五月,体仁阁大学士、吏部尚书、翰林院掌院学士寿州孙讳家鼐,捐银五千两”一行还让孙元起大为感动,下一条就让他一趔趄:

    “光绪二十四年夏六月,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加太子少保衔陈州袁讳世凯,捐银一万两……”

    在看到袁世凯的名字之后,后面的刘坤一、张之洞、盛宣怀都是浮云了。手扶着石碑,孙元起思忖:再过十多年,这名字就和“山木楼”有一拼,你说到时候留是不留呢?

    还没走过风雨桥,就听见操场上传来“立——正!”“向右——转!”“齐步——走!”带着山东味的口令声。孙元起回想起来:四月份出国的时候,便和张元济商议好,等九月开学,便组织全校军训,为期一个月。军训不是强制的,在开始之初,可以申请不参加;参加之后,却不能再退。屈指算来,现在是9月下旬,军训已接近尾声,还不知道效果如何?想到这里,急忙快走几步。

    过了风雨桥,就看见张元济和严复几个人迎过来:“百熙,别来无恙!”

    “托各位的福,一切安好。这几个月却是偏劳诸位了!”孙元起拱手,鞠了一个大躬。

    寒暄已毕。严复笑道:“百熙来得好巧!恰逢今日周六,各个院系组织会操呢!”

    大家站在操场边上,齐向操场中望去,只见广袤的操场中,排列着大大小小的方块,拢共有二三百人。人人都穿着灰色上衣下裤的现代军装,只是军帽下拖着一条辫子,多少有些别扭。

    “百熙,靠这边最近的那群童子军,是小学堂里的,人数最多。除了学校校工的子女,附近山农听说上学不要交钱,还发衣服,都陆续把孩子送来;城里开明的士绅,也有托人送子弟过来的。这么陆陆续续,前后有五六十人。”张元济在一旁热心地介绍道。

    他又指着中间那片说道:“那片是中等学堂和高等学堂。今年夏天,南洋公学压制学生言论自由,激起**,有二百多名学生愤而退学。鹤琴和学生们都来信,希望能到这里借读。敝人本来就和他们有些香火之情,加上学校建设之初就说欢迎外来学生旁听、借读,所以就冒昧应允了,还望百熙不要怪罪我的武断。”

    “菊生先生所为极是!何来武断之说?便是我,也想这么做,只是没有机会罢了。”孙元起非常赞成他引进外援的做法。

    “最远处的是大学堂的学生。今年招生,理、工、医三个学院招生很顺利,但从分数上看,成绩优异的不是很多。国学、文学两院则是英才迭出,据阅卷的几位老先生说,都是优中选优,不忍删落啊,最后还多加了几个名额。”张元济说到最后,显得很兴奋,“原以为大学堂的学生会不愿参加军训,结果非常出人意料,无一人缺席。民风振起,由此可见一斑!”;

    说话间,会操已经开始。

    最先是作为教官的保安。半年多的锤炼,让这些原先的泥腿子脱去了懒散和拘谨,举手投足间,大有军人的干练果决。远远看去,不见他们身后的辫子,想来是盘在帽子里。洗久了的军装开始发白,愈发衬出太阳晒黑的脸庞。出腿如风,甩手摆臂如刀切斧劈,这二三十人的小方阵,愣是走出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来。

    严复在一旁嗟叹道:“这些保安,居然不输于英**校的学生!大清军人要皆是如此,何患海宇不宁?”

    接着是小学堂的学生。这些孩子高矮参差不齐,估计大的已经有十三四岁,小的至多也就六七岁,让他们参加军训,确实有点不妥。本来以为他们会走得七零八落,结果总体上还是整整齐齐,让人眼前一亮。转念一想:这些孩子多数是贫苦人家的孩子,从三四岁起就是泥里来水里去的,能吃苦。对于这个能吃饱饭、穿新衣、有书念的机会,无论是父母还是自己,想来倍加珍惜。军训这种事,当然难不住他们。

    看着眼前这群大人样的孩子,孙元起心中忽然冒出个想法,只是现在不能施行,要等待时机成熟。

    接下去是中学生和大学生,经过二十多天的摔打,也是可圈可点。

    会操快要结束的时候,细细的雨丝渐渐密了起来。孙元起念着家中的妻儿,便向张元济、严复等人告辞。他们知道情况,自然不多留,临别还不忘讨要孩子的满月酒吃。

    没走几步,老赵、老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