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159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15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风儿,这玉佩你从何而来?快,快和我说说。”老侯爷问着,情绪很激动。

    “侯爷,这玉佩是别人当给我的。风儿并不知道此人与侯爷的关系,要是方便的话,侯爷可否说说,凌风大概猜到了侯爷要找的人是谁?只是不明白事情的原委,还不能确定。”薛凌风并没有把墨兰说出来,那丫头并没有挑明,大概是问后堂询问去了,那自己还是先不要说吧。

    “也好,既然风儿不能确定,那爷爷也不瞒着了。给你说说,好让你明白,听完后风儿一定要告诉我人在那里。”老侯爷没有逼迫薛凌风一定要先说,因为他知道这个孩子是个有主意的。

    老侯爷的目光有些深邃起来,他陷入了过去的回忆里。

    “那年我父亲因为支持二皇子,在五皇子登上大宝后,被打入了大狱,父亲被奸人所害,惨死狱中。母亲悬梁未遂,被救下,随后我们全家就被判流放到丹东那苦寒之地。”老侯爷诉说起来,他的声音有种让人说不出的味道。

    “丹东是边远之地,离京城很远,我们一路行来,到了青原镇和上远镇交界处,那里有座清风寨,在那里,我们被伙贼人拦住了去路。经过一番血的拼杀,贼人退去,在那一次,我死了一个庶弟,一个妾室,就连她怀抱里抱着我那才三个月大的庶子也未幸免于难。二弟妹和她嫡亲的闺女也被对方所杀。

    葬了他们,轻点人数,才发现我嫡亲的妹子不见了,附近无人,也无有尸首,妹子就这样凭空不见了。由于我们是罪臣的家眷,是被流放,官兵不准我们停留,任我们在想,也没有办法停下寻找妹子。

    到了丹东,我们也多方派人打听,可就是没有音信。就像从来没有她这个人似的。后来我们进入了京城,得了圣上的厚爱,我们是年年到青原镇附近打听,却一直没有妹子的音信。

    我私心想着,妹子当时定是被人救了,她若有生计艰难的时刻,说不定会当了她随身的玉佩。于是从青原镇开始我们就挨个当铺去问。希望能打听到妹子的消息。

    这尚昌已经是我们找过的第十二个镇子了,天不负我,今日终让我得见玉佩,小妹她若是没有死,若是让我寻到了小妹,我就可以对母亲有所交代了。

    娘五年前仙逝时还拉着我的手,让我一定要找到小妹,她这一生就妹子这一个嫡亲的闺女,临了没有见上她一面,她都难以合眼。我答应母亲,发誓一定寻访妹子的下落。其实就是母亲不说,我也要寻访到啊,我也就这一个嫡亲的妹子,小时间她可是相当黏我这个大哥,可这么多年没见,也不知道老天还给不给我们这个见面的机会啊。”

    老侯爷讲述完,不禁老泪纵横,他是真激动啊。他嫡亲的妹子,分别时她才十六岁,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妹子毫无音信,兄妹没有见过一面。也不知道他有生之年还能见上一面不?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认亲

    老侯爷双眼充满希翼的光芒看向了薛凌风。希望对方带给他的不是坏消息。希望妹子尚在人间,老侯也心内期盼着。

    薛凌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微微一笑,道:“侯爷稍等,说不定一会侯爷要找的人就出现了。”

    “风儿是说……”老侯爷有点明白了,风儿的意思是他要找的人就在这个铺子里,这可能吗?

    看着薛凌风冲自己点头,老侯爷心内充满了期待,同时又有些坐立不安。

    不说包间内的几个人,但说墨兰。她疾步到了后院,进了灶屋,看了眼在那里摘菜的奶奶,她默默的走到了奶奶的身边,认真的打量着奶奶。该怎么说呢?别太突然,要不她怕王氏太激动了,对她身体不好。

    “丫头,咋啦?我脸蹭上灰了?”王氏看孙女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以为自己脸上有黑灰,可能是刚才在锅台边忙的时间无意蹭上的,她忙抬袖子擦了擦。

    “奶,没灰,干净着呢,您能对我说说您的身世吗?”墨兰蹲了下来,拉住了王氏的手,轻声说道。

    “咋又说起这个了?等往后清闲的时候再说吧。”王氏不明白孙女咋突然又提了这个,她不想说,特别是灶屋现在人还不少。

    “奶,您有想过再见您的亲人吗?”墨兰并没有停止话题,而是继续问着。

    “你说什么?你这丫头,今个是咋啦?咋老说这个。”王氏眼神一闪,她又平静了下来。“不说这个了,赶紧弄饭吧,前头还等着呢。”王氏又把话揭了过去。

    “奶,您认识王中辉吗?”墨兰小声问着,她的声音很轻。只有她和王氏能听到。

    墨兰的话落,王氏手内的青菜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丫头,你,你说谁?”王氏双手颤抖的抓住了孙女的肩膀。那激动的模样吓了墨兰一大跳。

    “王中辉,他还有块和奶奶一样的玉佩,说是他的长辈给的,他在寻找他嫡亲的妹子。”墨兰一看奶奶这样就明白了,看来老侯爷说的没有错,奶奶应该真是老侯爷的妹子。

    王氏听了墨兰的话身子晃了一晃,大哥。兰兰说的是大哥吗?天啊,真是她大哥吗?

    墨兰急忙扶好了奶奶,让她坐正了身子。轻轻的帮她顺着后背。

    “兰儿。你说啥了?咋把你奶气成这样!还不快给你奶认错。”邱氏不明所以急忙跑了过来,看婆婆一脸的呆滞,一声不吭,以为是闺女气着婆婆了。

    “娘,奶没事。一会就好了。放心吧。您去忙吧。”墨兰答了声。

    “娘,您真没事?”邱氏还是有些不放心,刘氏也过来了。

    王氏缓了口气,看了看身边的人,冲两个儿媳妇摆了摆手:“忙去吧。”

    “兰儿,你可别气你奶了。你奶疼你,你可别瞎说八道气她了。”邱氏交代了闺女一声,然后和刘氏又忙去了。

    等二人走后。王氏紧紧的抓住了墨兰的手,问道:“丫头,我不是做梦吧?你没哄我?”她还是不敢相信,这太像做梦了。

    “奶,是真的。”墨兰对她点点头。

    “天啊。”王氏高喊了声。“人在那里?快领我去。”王氏站起了身,要墨兰带她走。匆忙中她连身下的凳子都带翻了。

    “娘。您这是咋啦?”邱氏才刚拿起了锅铲,就听到婆婆凄厉的喊声,急忙又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奔了过来,刘氏也过来扶着。

    “没事没事。你们别管了。”王氏推开了媳妇,让她们别管自己。

    “伯娘,娘,你们忙吧,等会我在和你们说,我先带奶奶去前头一趟。饭菜做好先放这里,别急着上,等我信儿。”墨兰对两人交代一声,扶着王氏走了。留下刘氏和邱氏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王氏本身是个沉稳的人,一般什么事都不慌不忙的,可现在她的身子却有些颤抖,腿肚子有些哆嗦,她心里既喜且怕,喜的是多年没有音信的家人有了消息,怕的是空欢喜一场。

    到了包房门口,墨兰让奶奶平息一下情绪,然后她扶着王氏进了包间。

    包间内老侯爷正坐立不安的张望着,他心急啊,要不凌风说让他等,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找他妹子去。这人啥时候才能来啊。

    老侯爷觉得时间过的太慢了,正在他等不及想再问问的时候,门口处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刚才的女娃,一个是位老太太。

    老侯爷的目光落在了这位老太太的身上,老太太鬓发间已经有了些写白发,不过头发却梳的一丝不泯,一根银簪子把头发簪在了脑后。

    她脸上皱纹不少,可从她的五官不难看出,她年轻的时间是个美人。

    这个是他的妹子吗?老侯爷不敢认,仔细打量着,想从她的眼角眉梢看到自己妹子的影子,可分别时,妹子才不到十六,他怎么也和眼前这个老太太联系不起来。

    王氏被墨兰扶着一步步的往前走,她的眼光在屋内转了圈后落在了中间那个老者的面孔上,她仔细的看着。

    这是自己的兄长吗?是吗?这不是自己那个英俊潇洒的大哥,王氏的眼角落下泪来,多少年了啊,自己都老了,大哥怎么可能还年轻,她在仔细去打量,这老者的眉目间真的能看出大哥的影子,他像自己的父亲啊。

    “您,您是?”

    “你是?”

    王氏颤抖的问了声,老侯爷也站了起来问了声。

    老侯爷把手里拿着的玉佩递了过去,王氏接过了玉佩,不断的用手摩挲着,眼泪一滴滴的掉了下来。

    “真的是大哥吗?真的是您吗?”王氏抬起了泪眼,颤抖着嘴唇问着。

    “我是,我是,你真是小妹?”老侯爷也很激动,可他也不敢认啊。

    “是我,大哥,我是芝兰,您的妹子,您的小兰儿啊。”王氏喊了声,然后对着老侯爷就跪了下去。

    “兰儿,是兰儿,我的好妹子。”老侯爷也喊了一声,落下泪来。

    “快,快起来。”老侯爷急忙扶着妹子。墨兰也上去扶着奶奶。

    王氏被搀扶起来,她身子有些软,墨兰把她扶到了炕上,老侯爷也在炕上坐了下来,二人的手拉着,不断相对流眼泪。

    “大哥怎么来的这里?母亲呢?母亲可还在?嫂嫂可好?二哥可好?家里可好?”王氏擦了下眼泪,一口气问了很多。

    “哎,母亲,她老人家已经仙去了。母亲去的时间,唯一没有完成的心愿就是没有找到你,见不到你她合不上眼啊,母亲拉着我的手,让我一定要找到你,否则九泉之下她也不能瞑目,今个我终于找到了小妹,我终于可以面对母亲了。”老侯爷动情的说着。

    “母亲,娘,娘临死我也没有见着一面,我真是不孝啊。”王氏听说母亲不在了,又痛哭起来。

    “好了,好了,不哭了。找到了你,母亲九泉之下也会高兴安心的。”老侯爷拍着妹子的手,不住的劝着。

    “恩,恩,不哭,不哭了,今个见着大哥,我高兴,高兴。”王氏嘴里说着高兴,可那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对了,我的玉佩在薛公子那里,那时间要开铺子,家里没有银钱,便把玉佩当给了薛公子。薛公子麻烦你,先把玉佩借我一下。”王氏想起了自己的玉佩,玉佩是她的随身之物,但兰丫头对自己说,薛公子要拿玉佩当信物,自己想着,家人怕是找不到了,不如就给兰丫头做嫁妆好了,于是她一直没有出面去要玉佩。

    “不用了,玉佩风儿已经给我了。”老侯爷急忙又拿出了王氏的玉佩,递给了她。

    王氏接过了玉佩,不住的抚摸着,“二哥呢?二哥可好?”王氏问着,这三佩是三块,现在大哥和自己的都在,不知道二哥怎么样?

    “好,好着呢。你二哥现在在京城,放心吧。”老侯爷冲王氏点点头。

    “那就好,也不知道我们兄妹三人可还有团聚之日。”王氏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

    “咋能没有?我明日就写信回去,告诉家里这好消息。让家里收拾好,接妹子回去。我们三兄妹天天就可以见着了。”老侯爷很兴奋。准备把妹子接回来,好好的补偿她。

    “回京城?”王氏的眼内闪过了期望,可期望中又带点迷茫。“先不说这个了。这两位是?”王氏看着王志和王名达问道。

    “你看,我光顾高兴了,都忘记和妹子说了。”老侯爷一拍脑门。

    “志儿,来见见你姑母,这可是你唯一的嫡亲姑母。”老侯爷叫过了自己的次子,让他见礼。

    “姑母在上,侄儿给姑母磕头了,祝姑母身体康泰,长命百岁。”王志上前,撩袍跪倒磕头。

    “这,这是声儿吗?快,快起来。”王氏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有些不敢认。

    “哈哈,这是志儿,声儿是长子,志儿是我的四子,声儿现在在京城打理着府里的一切,不怪妹子不认识,我们分开时还没有志儿呢。”老侯爷为妹子介绍着。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见礼

    “是啊,一晃就这么多年过去了。孙辈都这么大了,我们都老了。”王氏看着侄儿,感慨着。

    “姑母不老,姑母年轻着呢,往后侄儿还要好好的孝敬姑母呢。”王志的嘴很甜。他知道这个姑母在父亲心中的位置。

    “好,好孩子。”王氏很是安慰,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她都很欣慰。

    “志儿,你给我记住,我就这一个妹子,你也就这一个嫡亲的姑母,往后你给我好好孝敬她,可知道吗?”老侯爷的表情很严肃,告诫着儿子。

    “是,父亲放心,儿子省的。”王志急忙应了。

    “达儿来拜见你姑祖母。”老侯爷又让长孙上前见礼。

    王明达迈步上前,跪倒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