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178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17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由着墨长河陪着王氏和墨兰去了。

    墨家给准备了两架十字绣的屏风,这是刘氏和墨梅几人这两个月赶制出来的,屏风画的是风景,看上去大气而又壮观,配得上侯府的身份,镶嵌的框架也是好的。看上去相当的打眼。

    另外还带了松子,山核桃,榛子这些坚果。带了几坛子腌制好的山菜。带了一千两的银票,这银票是老侯爷偷偷的塞给王氏的。带了些银骡子,一些布匹,算是礼物。墨兰没弄啥新鲜的东西,她就是去看看,不想显露自己。

    马车内,她放了几个自己家编制的坐垫,两个蒲絮的枕头。一床锦被,方便她和王氏休息。另外几个包袱内是王氏和她的换洗衣裳,这些衣裳基本都是色彩鲜艳的新衣裳。还有两包的首饰,这些是侯爷让王向带来的,成色都很好,应该是给王氏准备的,让王氏进京认亲的时间给晚辈的见面礼。

    告别了墨家的众人,在墨家人依依不舍的叮嘱下,马车开动了,看着道路边的墨家人影越来越小,王氏放下了车帘子,用帕子拭了下眼泪,这些年她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此刻要离开家去京城,她心里还真揪的慌。

    “奶,没事,要不了几个月咱们就回来了。”墨兰靠着王氏,安慰着她。

    “恩,奶知道。”王氏搂着孙女,摸着她的头发,心里安稳了不少。

    马车行驶到了镇子,停了下来,因为和薛家兄弟约好在这里见面汇合的。

    墨兰伸头去看,外面只见俊美的薛凌云,而没有薛凌风。

    薛凌云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冲王氏行了一礼,道:“姑祖母好,一路可安好?”

    “好,这次要辛苦你了。”王氏和薛凌云客气着,不管如何这孩子有一半王家的血脉,她看着还是很顺眼的。

    “姑祖母说的那里话,这都是凌云该做的。”薛凌云客气了一句,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墨兰。

    他盯着墨兰看了会,从旁边侍从手里拿过了一个篮子,递到了墨兰的面前,说道:“兰兰,五哥他不来了,他让我把这个带给你,说你一看就会明白他的意思的。”

    王氏和墨兰看的清楚,那篮子装了大半篮子的梨。王氏眼内寒光一闪,看着薛凌云,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是帮薛凌风传递消息说要和孙女分离吗?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送梨的意思

    “兰兰,五哥已经表明了他的心思,不过你别难过,我在这里,我会陪着你进京,一切都有我。”薛凌云看着墨兰说的很深情。

    墨兰看着他这样,扑哧笑了一声,说道:“我难过什么呀,我谢谢你五哥还来不及呢。”

    “兰兰,你真没事?”薛凌眼睛难受看着笑的如此开怀的墨兰,他有些不确定,这丫头不该是愤怒的,伤心的吗?为何一点也看不出来。她怎么还能笑的这样开心呢?

    “我能有什么事?”墨兰反问着薛凌云。

    “你不明白五哥的意思吗?他送梨,梨代表什么,你应该懂吧?兰兰,抱歉,我本不该替五哥送这个让你难过,可我不能隐瞒五哥的意思,得让你清楚五哥的心思。这样你伤心一阵也就好了。”薛凌云劝着墨兰。

    “什么呀。”墨兰笑了下,其实她刚开始看到梨也愣了下,不过她是明白薛凌风的,他就是要同自己分手,他也不会用这种方式,不过她又确定这梨确实是薛凌风送的,仔细想了下,她便明白了。

    “你看,这梨是咱们这里的特产,咱们这里就只有一个地方产,别的地方都没有,这梨名叫大头梨,和别的梨子不一样,别的梨子都是脆的,而这个梨却是面的,还很甜,我奶上了年纪,牙齿不是特别的好,这个梨特别适合奶吃,可一般的人家弄不到这个梨子,我想你五哥是专门弄来给我奶吃的。这份心意我感谢还来不及呢,怪他做什么?伤心什么?你能替我送来,我也感谢你呀。”墨兰对薛凌云解释的很清楚。

    薛凌云眼神一闪,这丫头就从来都不怀疑五哥吗?五哥送梨,换了别的女子怕早想东想西,暗自伤神了。可她却不,怪不得五哥给自己梨子后,对他说,等他办完了事就追上来,自己问他这是何意,他并没有对自己解释,只说那丫头会明白,然后就走了。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丫头会误会。看来自己真是白做小人了。

    “五哥有急事处理,明后天就会追上来。”薛凌风说了这句后,深深的看了墨兰一眼。冲王氏施了一礼,上马去了前面。

    墨兰放下了车帘子,从筐里拿出了个梨子。擦干净后递给了王氏。

    “丫头,你就没往旁的地方想?”王氏接过了梨,并没有吃,而是问着墨兰。

    “奶,我信他。人说夫妻之间要相互信任,我们虽然不是夫妻,可我们之间也该相互信任,怀疑是毒药,它能抹杀很美好的感情,所以我不怀疑。感情若是失去,我可以远离,但有感情的期间。我绝不猜疑。”墨兰冲奶奶一笑,说了她的原则。

    王氏点点头,把梨送到了嘴里,别说,真是面的。咬起来很软,她吃着很省劲。这梨子她从前都没有吃过。

    “丫头。你那世吃过这个?”王氏问着孙女。

    “恩,吃过呢,我很喜欢吃,不过这个梨子除了这边,别的地方不产,卖的傻贵。味道还不错,还有香水梨也不错,那个贱些,不过现在还没有到季节,等到了十月份就可以吃了,到时间咱们也回来了,我买给您吃,那个酸酸甜甜的也很可口。”墨兰也擦干净了一个,边吃边说着,真的好吃,这梨比上世的更好吃呢。

    “中啊。这梨真不错,咱们也吃不了这么多,这还在镇子呢,去轩儿那里一趟,给你爷送点回去,让他尝尝。可惜不能带到京城去,要不也给你舅爷爷尝尝。”王氏也吃掉了一个,觉得味道好,就想到了墨全和老侯爷。

    “中,给我爷送回去倒是行,可这梨不经放,到不了京城就该烂了。舅爷爷那里就算了。”墨兰笑了下,喊了停车,和车夫说了声,让他告诉王向,先去下陈轩的铺子。

    车夫到前头告诉了王向,王向没说什么,王明有却皱了下眉头,小声道:“多事。”

    “行了,那就改方向,你头前带路。”王向对车夫说了声,然后在车夫的带领下先去了陈轩的铺子。

    到了铺子,墨兰下了车,找到了陈轩,给了他半篮子的梨,让他晚上给自己的爷爷送过去,然后又上了马车。

    “就为了几个梨子,耽误这半天的功夫,真是小家子气。”王明有冲王向抱怨着。

    墨长河听着了,他没答话,皱了下眉头,这王明有是个晚辈,咋和明达不一样呢?

    墨兰也听到了,不过她没有在意,这些早就想到了。所以她连脸色都没有变的上了马车。

    另一辆马车上坐的是丫鬟婆子四人,这两个婆子一个姓白,一个姓冯,都是四十左右,两个丫鬟一个叫春花,一个叫夏雨,春花十五,夏雨十六。本来四人是准备分成两伙伺候王氏和墨兰的,可二人没让,觉得不自在,有她们在说话也不方便。就让四人一个马车在她们的马车后跟着。

    这四人所在的马车由春花挑着车帘子,均在打量着墨兰的一举一动。另外那个姓王的管事,也把所有的一切看在了眼内。

    马车又上路了,晌午的时间随便打了个尖,到了晚上找了个客栈投宿了。墨兰和王氏在丫鬟和婆子的服侍下吃了饭,本来二人是不需要人服侍的,可她们说被侯爷派来就是服侍二人的,要是不让她们做,回去她们要受罚的,二人也就随便她们了。

    墨兰和王氏躺在炕上,都有些难眠。直翻腾了三更天二人才慢慢的迷糊了过去。

    五更天,就有人来敲门了,二人起身梳洗了下,吃了点东西,又上了马车。

    墨兰靠在马车上觉得有些无聊,从这里到京城这样走的话要十好几天呢,一直这样真是太闷了。

    “丫头眯会吧,昨夜你也没睡好。”王氏让孙女枕在自己的腿上,劝她睡会。

    “恩,奶也眯会。”墨兰靠着奶奶,在马车的晃动下睡着了。而王氏则看着车帘子,眼光深邃,昨天王明有说的话她也听到了,看来在王府内不是所有的人都欢迎自己去的,她这趟回府也许不如她想像的美好。

    到了下晌,墨兰听到了很急促的马蹄声,她从旁边的车窗往外看去,后面来了十几匹大马,领头的那个,面孔清冷,身姿挺拔,正是薛凌风。

    墨兰长出了口气,他终于赶上来了,他这一来,自己的心就平静了下来。觉得安心了。

    “他来了?”王氏笑着问孙女。

    “恩。”墨兰轻轻的点了下头。

    “这下不会不安了吧?”王氏打趣着孙女。

    “奶,你笑话我。我不依。”墨兰赖在奶奶的身上撒娇着。

    “好,好,我不笑话我的兰丫头,我的兰丫头长大了。”王氏摸着孙女的头发,孙女大了,也快该嫁人了。

    马蹄声到了马车旁边缓了下来,墨兰撂开车窗的帘子,薛凌风正看过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墨兰给了薛凌风一个明媚的微笑,薛凌风的脸立马从清冷转为柔和,他微微咧起嘴角,对墨兰点点头,然后驱马往前去了。

    两人并没有交谈,可就是这会心的一笑,却胜过了千言万语。有的时间人就是这样,说一千句的话,也搞不懂对方想的什么,相反有时间一句话不说,也会明白对方的心意。墨兰和薛凌风就属于后者。

    这一路上,薛家兄弟并不和墨兰私下说话,会每天和王向,王明有一起给王氏问个安,然后就默默的打点着一切。

    路程是枯燥无聊的,墨兰也不在车内看书,因为马车晃动着,看书对眼睛不好,她在车上就和王氏低声聊天,通过这样的交流,二人都更了解对方的事和想法了。

    已经走了十二天了,听说在有五天就差不多要到京城了。墨兰在车内伸了个懒腰,往外看去,现在大概是下午3点多,天气还有些热。外面显得很荒凉的,这也不知道走到了那里,连人烟都没有,不知道等天黑的时间能投客栈不。墨兰心里不住的嘀咕着。

    墨兰放下了帘子,刚准备和王氏说说话,就觉得马车一个晃荡,自己赶紧扶住了奶奶。她皱起了眉,不明白车夫为什么忽然停了马车。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拦住我们的去路。可知道这是谁家的马车?”外面传来了一声厉喝。

    王氏和墨兰同时心头一震,这是怎么了?

    “何方鼠辈?藏头缩尾的,为何不答问话。”又是一声大喝传来。

    有人拦路?墨兰一愣,不会吧?侯爷派了二十个侍卫,还有下人,加起来有三十人,薛凌云也带了几个人,薛凌风更是带了十好几个,加起来五十几个呢,对方也敢拦路?这事不寻常。

    墨兰撂帘子往外瞅,可前面人影晃动,她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姑娘,您和老姑奶奶在车内不要动,前头有爷他们呢。”车夫交代着墨兰。

    “嗳。”墨兰应了,然后缩身回了马车,虽然前头有人顶着,墨兰还是从包袱内拿出了匕首,这把薛凌风送给她的匕首,先是染了虎血,后来她又用匕首杀了人。过后薛凌风本来是不准备把匕首再给她的,是她硬要了过来防身,但愿今天用不上。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路遇截杀

    王氏的脸也有些变色,她想起了多年前全家被流放遇到强人的事,脸上一下就血色尽褪了。

    “奶,不会有事的,您安心。”墨兰用自己的手抓住了奶奶的手。给她着力气。

    “可还有防身之物?”王氏的手还在抖,可还是让自己强制镇定下来,开始翻找起来,以防万一,她们得有护自己的能力。

    墨兰也帮这找,车上的东西不多,利器除了匕首就没有别的了,她想了下,把匕首往奶奶手里一放,然后拔下了奶奶头上的银簪,她自己头上没有戴这个。

    “匕首你拿着,簪子给我。”王氏又把匕首还给了墨兰,从她手里拿过了簪子,她又打开了一个包裹,里面全是首饰,她又拿起了根簪子,这一手一根,多少保险些。

    这时外面传来了打斗声,看来是两方打上了,墨兰一直没有听到拦路的那些人发出声音来。显然不是一般的路匪。

    马蹄声传来。墨兰的心一阵收缩,她眼内寒光直闪,莫非?

    “薛少爷,前头咋样了?”车夫的声音响起,墨兰心猛得放了下来。

    “前头你不用管,你护好车内的人。”

    这是薛凌风的声音,墨兰急忙撂开车窗的帘子。

    “是,小人省得。”车夫急忙应了一声。

    薛凌风带着墨长河到了车窗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