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194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19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白婆子沉吟了下,然后抬起了眼睛对墨兰说道:“小姐,老奴觉得要是在酒楼的话,应该会受欢迎,会有不少人喜欢吃。可这就一道菜,太单了,怕是撑不起场面,不知道小姐的打算是?”

    墨兰看着二人的神色,她并没有答白婆子的话,而是坐了下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二人,轻声说道:“白妈妈,夏雨,虽然你们的卖身契在我手里,名义上你们算是我的人,可这里是侯府,我和祖母在这里呆不了几日就会回尚昌,我家你们也去过,你们也清楚,我家和侯府是没法比的,一个天上一个地。,所以我想问问你们,我们回去的时间,你们二人是何打算?”

    白婆子听了墨兰的话,认真的看了墨兰一眼,像要看透墨兰的心一样。然后她双膝一屈跪了下去,说道:“老奴愿意随着老姑奶奶和小姐回去。”

    夏雨也跪了下去,道:“奴婢也愿跟着小姐。”

    墨兰并没有立即叫起,她沉吟了下道:“白妈妈,夏雨,我问这话并不是强迫你们。我想知道你们真实的心意,有了这一路护送的情谊,我不会为难你们,你们若是想留下,可以呆在兰院,也可以想去你们希望的去处,我可以去给侯爷和夫人去说。”

    白婆子磕了一个头,抬起脸看着墨兰认真说道:“谢谢小姐的心意,不过老奴说愿意跟在小姐身边是真心的,望小姐成全。也请小姐放心,老奴原来就是兰院的人。定不会背弃老姑奶奶和小姐的。”

    墨兰听了她的话倒是一惊,这白婆子本来就是兰院的人?自己怎么不知道。这里有什么隐情?白婆子应该会知道这一切。自己得问清楚了。

    墨兰伸手扶起了二人,让二人坐了,然后问起了情况。

    白婆子半坐在凳子上,眼神变得深邃,轻声和墨兰诉说了起来:“老奴记得兰院是侯府建成的第三年修建的,是因为太夫人实在是太过思念老姑奶奶,和侯爷二老爷商议后就建了兰院,院内的一切几乎都是太夫人看着布置的。不但老姑奶奶的主屋是她盯着布置,就连几间偏房太夫人也用了心,总想着有一日老姑奶奶能带着后辈回来,能住的舒心。

    太夫人亲自挑选了四个大丫头,四个小丫头,八个粗使丫头,一个管事妈妈,四个二等的婆子,六个粗使的婆子进了兰院,打理着兰院的一切,因为太夫人每日都会来兰院坐坐,而兰院除了太夫人,侯爷,侯爷夫人,二老爷,旁人都不让进的,而兰院下人的吃穿用度也是好的。一切都比照侯夫人来,所以府内眼热兰院的很多。”

    听白婆子说到这里,墨兰的眼闪闪了闪,果不其然,这院子确实是太夫人命人修建的,看来自己没有猜错,只不过这兰院遭了很多人的嫉恨。

    她心内思索着,却并没有插言,继续听白婆子说着:“后来太夫人年事已高,病倒在床,府内的一切就是侯夫人在主理了。兰院的一切就比原来差了很多。太夫人有心却无力管了,她老人家不能去兰院,下面的人阴奉阳违,不再照她老人家的意思行事。而兰院的这些人都感念太夫人的恩德,不愿拿这些小事去打扰她老人家。不过太夫人仙逝前,曾经和侯爷交代过,兰院除了老姑奶奶谁也不给,若是有日得知消息老姑奶奶不在了,那么便封了兰院。另外。”

    白婆子说道这里顿住了,墨兰望了她一眼,笑道:“白妈妈,要是有话不好说,不说也罢。不必为难。”

    白婆子眼内寒光一闪,道:“当着小姐没有什么不好说的,老奴那时间虽然只是个二等婆子,可也知道兰院后面有一库房,里面是太夫人留给老姑奶奶的嫁妆。

    侯爷和二老爷年年也会往里面添置一件,算是他们对老姑奶奶的心意。太夫人仙逝前曾吩咐,若是找到了老姑奶奶,那么库房里的嫁妆全归老姑奶奶所有,任老姑奶奶自主分配,除了老姑奶奶外谁也动不得,谁也不能打嫁妆的主意。若是有人动了里面的东西,她希望侯爷能严惩,侯爷在太夫人床前立了誓。所以府内就是在眼红,却无人敢动兰院后库房的东西。

    太夫人也曾交代过,若是有天老姑奶奶不在了,那么这东西,就分成三份,老姑奶奶若是有后人,后人得一份,侯爷一份,二老爷一份。就因为太夫人这样交代过,所有府内很多人都不愿意寻找老姑奶奶,也不希望找到老姑奶奶。这样终有一日他们能分到那些东西。当然侯爷和二老爷除外,老奴这些年看得明白,侯爷和二老爷还是对老姑奶奶很有感情的。他们也一直在寻找着老姑奶奶。这真是太夫人在天有灵,终于让侯爷寻到了老姑奶奶,太夫人也可以安息了。”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白夏归兰

    墨兰听了白婆子的话心内一突,竟然还有这事?嫁妆,她听老侯爷说过,当时她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以为也就是几件不错的玉器首饰什么的,现在听白婆子这样一说,她觉得事有点大,能让侯府的人都上心,那可就不是几件那么简单了。听这意思,太夫人定给奶奶留下了不少的东西。还都是好东西,好东西人都喜欢,可这东西烫手啊。

    墨兰想了一下,道:“嫁妆的事先不说,我想侯爷会安排好的。白妈妈,那这个院子的人呢?您为何又离开了这个院子呢?”

    白婆子听了墨兰的话,眼神暗了下,张嘴说道:“太夫人选人已是多年前的事了,这个院子原本的四个大丫头都到了婚配的年纪,也没有等到老姑奶奶,太夫人只得放她们嫁人了。之后太夫人又着手培养小丫头,夏雨的娘本来是伺候太夫人梳头的,太夫人看到夏雨伶俐,便常让她进府,老奴也教过夏雨几招,太夫人也有意等夏雨大了后让她在兰院当差。只是太夫人后来身子不好以后就安排不动这些了,饶是太夫人仙逝时交代过侯爷不让动兰院子的人。可兰院的人还是一个个被动了。

    管事的徐妈妈本来是最得太夫人信任的,无奈她有一子,娶了二夫人身边的大丫头,她这一子也不争气,犯了事,让二夫人拿着了短处,二夫人就命徐妈妈盗取兰院的东西。徐妈妈也是没有法子,为了保儿子的性命,才从偏房拿了一件东西给了二夫人,二夫人见了东西不满意,命徐妈妈重新拿。徐妈妈一边是儿子媳妇,一边是曾经对她有恩发誓要她替她守好兰院的太夫人,她实在无法去找了侯爷。说她愿意以死谢罪,但求侯爷能救她儿子。侯爷知道此事很震怒,当即命侯夫人处理此事,侯夫人让二夫人放了徐妈妈的儿子,罚了徐妈妈半年的例钱。徐妈妈也没脸在兰院当差了,侯夫人就让徐妈妈告了老。她带着儿子媳妇离开了侯府。

    兰院没有了管事妈妈,大丫鬟也被许了人家,二等的丫鬟也被侯夫人和二夫人以各种名义派了去处,老奴等这几个二等的婆子就是心内再不愿意离开,可身在侯府。不听安排。也不行啊。”

    白婆子说到这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本来老奴等还想着不走。老奴几个商量好一起好好的求求侯夫人,能让老奴几个留在兰院,可侯夫人沉吟不允,张婆子,老奴的那个老姐姐。因为性子有些急,她实在是不愿意离开兰院,就和二夫人顶了一句嘴,侯夫人和二夫人就借这个由头,打了她一顿板子。

    打过板子后,也不让她回兰院。说她已被分到了二夫人处,人就被抬到了二夫人的院子,二夫人也不给请郎中医治。没多久老姐姐人就这样没了。”白婆子说到这里,眼泪不住的往下落着,原来她同张婆子是最交好的。张婆子那时间就那样没了,对她的冲击很大,让她对侯夫人和二夫人寒了心。

    墨兰心内也一惊。竟然还打死了人?看来府内的人眼光都盯着兰院呢,侯夫人和二夫人想把兰院的老人全部弄走。等没有了人或者是换上了她们的人,那兰院里的东西就是她们的了,自己屋内的东西被动过,想来也是她们做的。

    “那后来呢?”墨兰看白婆子情绪好点了,继续问着。

    “也就是因为出了这事,老奴这些人只得听侯夫人的安排,去了各处。直到这次寻着了老姑奶奶。侯爷知道老奴会几手防身的功夫,才点名派了老奴去接老姑奶奶,老奴有生之日也终于见到了老姑奶奶,也伺候着了老姑奶奶啊。”白婆子说到这里,冲墨兰跪了下来,已泣不成声了。

    墨兰也有些神伤,这就是大宅院的争斗啊,会祸及下人。

    “白妈妈,不知道那个张妈妈家里可还有人?”墨兰扶起了白婆子问着,那个婆子那时间为了不离开兰院死了,虽然和自己没有关系,可自己现在一听,心里却不是滋味,若她还有家人,自己也去探望下。

    “回小姐,张老姐姐和老奴一样,都是了无牵挂的。小姐能这样问,老奴替张老姐姐谢谢小姐,小姐是个有心的。老姐姐她在天有灵,知道兰院迎来了老姑奶奶,知道小姐还能问起她,她定能瞑目的。”白婆子说着又跪下给墨兰磕了头。

    “快请起。”墨兰扶起了白婆子,又问道:“妈妈既然是这个院子的,为何来了后不去我祖母身边伺候,而是愿意跟着我呢。”

    白婆子看着墨兰擦擦眼泪笑了下,道:“小姐是个聪慧的,老姑奶奶看小姐的眼神内全是疼惜,就是老奴跟了老姑奶奶,以后也是要跟着小姐的。老姑奶奶怕是有好的全想着小姐。”

    墨兰被白婆子说的脸一红,自己是当局者迷啊。

    “奶奶真的好疼我。”墨兰脸上露出了一个很温暖的微笑,白婆子和夏雨脸上都看的心内一酸,她们也很希望有人能提起她们的时间有这个这样的笑容。

    “白妈妈,兰兰在问一句,我屋内的东西有人动过了,那我祖母的屋内和祖母的嫁妆都有人动吗?”墨兰有些不解,按说兰院的下人都换了,那兰院的东西就应该都没了才对,怎么自己看奶奶屋内的东西都很值钱呢?

    白婆子看了墨兰一眼,恭请的道:“回小姐,小姐屋内的东西基本都被替换了,她们是先从偏房开始替换的,想慢慢全换了,可正因为偏房的东西被换了,想来这事传到了侯爷的耳内,侯爷下了严令,若是兰院再有东西不对,他就让侯夫人赔出来。所以老姑奶奶屋内的东西并没有被动,至于装嫁妆的库房,钥匙连二夫人和世子妃都没有,侯爷说若是库房东西少了,那就让有钥匙的双倍补进去,另外库房外听说还有暗卫。所以没人敢动,里面的东西应该是都在的。”

    墨兰听完点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不再问白婆子了,而是看向了夏雨道:“夏雨,白妈妈这里我都了解了,那你呢?你还有家人,也要跟着我吗?”

    夏雨一听墨兰的话,急忙跪了下去,磕了个头道:“回小姐,奴婢本就是太夫人给老姑奶奶准备的,跟着小姐是应当的,不过奴婢有件事想和小姐说,奴婢可能会给小姐添乱,还请小姐听完奴婢的话,再决定让不让奴婢跟着您。”夏雨说完,脸上露出了哀伤的神色,不过她的眸子里却闪过了坚定。

    “起来,有话你直说就是了。”墨兰让她起。

    夏雨并没有起身,给墨兰磕了个头,道:“小姐就让奴婢跪着说吧。奴婢在太夫人仙逝后被分到了二夫人处当差,从粗使丫头做到了二等丫鬟。

    今年初六少爷向二夫人讨要奴婢,说要奴婢给他做通房。二夫人想拿捏六少爷几天,没有立即应下此事。和奴婢交好的姐妹告诉了奴婢这个消息,奴婢心内是不愿的,立即去求了奴婢的爹,说奴婢不愿意做通房丫头,可爹却要奴婢应下,还说这是奴婢的福分,奴婢也被后娘骂了一通赶了出来。

    奴婢实在是没有办法,在二夫人跟前苦苦哀求,二夫人不理会奴婢,奴婢无奈只得说自己八字硬,怕会对六少爷不好,二夫人心内存疑,但真有什么不好,便拒了六少爷。奴婢本以为逃过一劫,到了年纪会被配个小厮嫁了。

    可上个月奴婢得到消息,说六少爷找了奴婢的老子娘要了奴婢的八字,找了算命先生,说奴婢的八字并不硬,相反还能相助六少爷,六少爷就又来求二夫人说要纳奴婢做妾,也就是这当口,奴婢知道了侯爷要找人去迎接老姑奶奶的事,奴婢就偷偷的去求了白妈妈。

    因为白妈妈是侯爷亲自指定的人选,所以就和侯爷说了奴婢,奴婢才暂时得以离开侯府,回来后,奴婢没有想到小姐竟然这么快就把奴婢要了过来。奴婢曾私心想过求小姐的庇护。让小姐替奴婢拒了六少爷。可现在奴婢发现小姐是个好人,小姐的心里只想过安乐的日子,并不喜欢麻烦。所以奴婢不能把小姐牵扯进来。就让奴婢伺候小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