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207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20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R蛭庑┎世袼材貌怀隼础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坦诚

    老侯爷和二老爷哈哈大笑起来,直说墨兰的嫁妆要的好。

    薛凌风也好笑,他知道这丫头并不真的冲自己要这些,只不过是逗趣,不过自己不会亏了她,定会让她风光的进门。

    只是?薛凌风心内起了疑惑,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丫头有故事呢?她和王氏的感情太不一般,特别是在她以为王氏危急时跪在王氏床前说的话,她说不要让她再一次失去王氏,那太痛苦,她承受不住。她什么时间失去过呢?她的思想不同一般人,可王氏却很认同她,为何呢?

    墨兰扫眼间看出了薛凌风的疑惑,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和屋内的人说着话。

    秋红熬好了药,端了起来,墨兰喂王氏吃过,让她安歇,王氏受不过药力,慢慢的闭上了眼,众人看王氏睡下,依次出了里屋,来到了外间。

    外间已经在夏雨的带领下收拾干净了,坐定后,她又给上了茶,然后退到了一边。

    老侯爷刚吃了一口茶,侯夫人来了,说了她对犯事等人的处理:

    四哥儿王明有惹是生非,传了侯爷的令,禁足三个月,不得出府,不得进内院,只能在自己的院内读书。

    六哥儿王明有私闯内院,打了五板子,同样禁足三个月,不得出府,不得进后院。

    夏雨的爹本不是管事,是他自己抬高了自己,从二等降为三等,并打了十板子,算做惩罚。崔婆子目无尊上,打了二十板子,并收了她府内的活计,不让她在府内做事。

    二夫人身边的丫鬟婆子不服管教,对王氏不尊。还要辱打王氏,各自罚了二十板子,扣了一个月的例钱。

    秋紫等把孩子生下来后,孩子交给主母,她则罚做三等的丫头,若是不服,直接叫人牙子来卖了。

    侯夫人还下了严令,往后兰院的下人除了王氏和墨兰谁也没有处置的权利,任何人不能来兰院要人。府内若还有人对老姑奶奶不敬,直接打了发卖。

    至于二夫人。她没处理,她虽是长嫂,却不好做。毕竟得看二老爷的面子。

    “哼。让她在自己的院内静养三个月,免得出来惹是非。”二老爷冷哼了一声,说出了对二夫人的处罚。

    墨兰倒也没有意见,她就是想让二夫人不出来惹事生非,现在她被下令禁了足。想来不会来找她们的麻烦了。自己有清净的日子过了。

    事都解决了,老侯爷看墨兰有些欲言又止的,挥手让人都退了下去。下人都远离,屋内就剩下了老侯爷,二老爷,侯夫人。和薛家兄弟。

    墨兰看没有外人,心一横,她走到老侯爷面前就跪了下去。

    “丫头。你这是做什么?”老侯爷看墨兰跪,心内有些明了,不过墨兰能出来跪下,他多少还是有些想不到。

    “舅爷爷,舅奶奶。墨兰有罪,兰兰请罪。其实今日的事,兰兰也有错,若不是兰兰觉得奶奶她心内郁结,让她不要忍着,不会闹这么大,兰兰只是想在侯府这段时间能不被找麻烦,能让奶奶和舅爷爷和舅奶奶叙叙亲情。所以才任事闹大了,才有了现在的局面,兰兰承认有些私心,兰兰认错。”墨兰说完,对老侯爷等人磕了三个头。

    “快,快起来,舅爷爷不怪你。”老侯爷扶起了墨兰。

    其实老侯爷和二老爷包括侯夫人都经过不少的风浪,特别是老侯爷和二老爷,他们岂能不明白这里面的事,岂能不明白墨兰心内的那点小算盘,若那丫头有心躲过这样的事,派人去请了他们来就是了,那样怎么也不会闹起来。可她并不请,反而让自己看到兰院大闹的场面,就说明她不想忍了。想要收拾下人,过清净的日子。

    不过他们对于墨兰现在能跪下和他们认错,说清楚明白。一切都摆在明面上,他们是欣赏的,这说明墨兰是个心胸坦荡之人,对于他们也是信任的,再说她说的也有道理,旁人若是不找她们的麻烦,她们何苦出此下策,委屈自己呢。

    二老爷也劝了墨兰几句,让她安心。众人又说定明日的宴请改到三日后,三日后他们再来尝墨兰的手艺。

    墨兰送众人刚到兰院的门口,墨长河在管事的陪同下疾步的赶了过来,原来他今日被管事的陪着去各酒楼看看,看人家的规模和生意,他多长些见识,好回去能更好的经营自家的铺子。回来后听说了兰院的事,就急忙的赶了过来。

    见过礼后,他看闺女冲他点了下头,知道自己的娘没大碍,他才稍微的放下心来。

    老侯爷等人走了,薛凌风却陪着墨长河又回了兰院,薛凌云想了想,并没有留下,而是在王明达的陪伴下回了前院。

    墨兰陪着墨长河和薛凌风进了屋,墨长河去看过王氏,王氏并没有醒,她的药内大夫加了安神的药,所以她在熟睡。墨长河跪在王氏的床前,流下了眼泪。

    他心内是悔恨不已,为何不拦住娘进京城呢,要不娘也不会受这样的罪和委屈了,都是他这个做儿子的不孝啊。

    墨兰扶起了自己的爹,把他扶到了外间。轻声把事情给他讲了一遍。

    墨长河额头青筋直冒,拳头紧握,牙齿咬得咯吱直响,他是真不知道,娘在内院竟如此的委屈。他恨不得狠狠的揍二夫人一顿,狠狠的揍那些仗势欺人的下人。

    可他们都不在,他的怒火无处发泄,双拳握紧,狠狠的打在了桌子上。

    墨兰急忙擦看着,爹的关节都红了,可见有多用力,可爹却不觉得疼,说明他心内的怒火有多旺盛。

    “爹,您息怒,事都赶在一起了,您在发脾气也无用,这里毕竟是侯府,是奶奶的娘家,咱们不能闹僵了,那样奶她会伤心,会寒心,咱们得顾忌她的心思。再说,奶主要的心病还是那个陈阁老,而这个事,咱们是无解的。”墨兰轻声的劝着自己的父亲。

    墨长河听了闺女的话,知道她说的在理,可他真不想让娘再受气了,粗声道:“咱们回尚昌去,不在这里呆了,你奶没来前都好好的。来这后却成了这个样子。我这心里难受的慌。”

    墨兰叹了口气,给墨长河倒了杯水,说道:“我心里也难受,可是,爹,奶现在的身子经不起颠簸,等养些日子咱们就回去,若是现在要走,侯爷那里也说不过去,毕竟两位舅爷爷是真心想对奶好的。咱们也不能太过了。”

    墨长河在闺女的劝说下,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他看了看墨兰,发现闺女两颊有些红肿,心疼的说道:“你这丫头也是,就是再难受也不能自己打自己啊。快去歇着吧,你奶这里我守着。今晚我就不走了。”

    墨兰说了声不疼,也没劝,她知道爹心内有些自责,让他守着也好,这样他能安心些。

    她吩咐白婆子帮她照顾墨长河,他有什么吩咐照做就是,安排好后她则出了门。

    薛凌风看墨兰出去,他对墨长河说了一声,也退了出来,墨长河明白他是去找自己的闺女了,也不担心他会对闺女怎样,任由他找墨兰去了。

    墨兰在屋内,吩咐夏雨清了周围的人,让夏雨远远守着,他们的谈话,连夏雨都听不到。

    看着薛凌风,墨兰心内有些矛盾,她知道薛凌风心内必定疑惑自己,他调查过自己,知道自己是从九岁那年开始变化的。可他一直没有问过自己,自己能告诉他吗?能吗?墨兰下不定决心。

    她看薛凌风只是看着自己,并不说话,她下意思的咬了下唇,开口说道:“你不想问吗?”

    薛凌风微笑了下,走进了墨兰,低头看着面前这张脸,柔声道:“兰兰,说不想知道你的一切,那是骗人的,可如果你不想说,我不会逼你。我只要知道你心内有我,就够了。”

    墨兰没说话,她定定的瞧着薛凌风。想确定他的话有几分可信,自己能全心的信任他吗?墨兰问着自己。

    “我的身体内有一个异世的魂魄。”墨兰的话出,薛凌风一惊。

    “怕了吗?”墨兰笑着问,可她的心却揪紧了,她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她就说了出来。

    “不怕,兰兰,我不是怕,我想过很多,却没有这样想过,陡然听你这么一说,我很震惊,只是我不算明白,只是大概懂你的意思,你能和我说说吗。”薛凌风如实说着。他对墨兰的话不是全然明白,可也懂大概的意思,他想知道的更多。

    “怎么说呢?就像借尸还魂一样。我原本不叫墨兰,生活在另一个地方,不知道怎么的就进入了这个叫墨兰的身体,我进来的时间她已经算是死了,那年她九岁。而我带着别的地方的记忆,替她活了下来。”墨兰轻声的解释着。

    薛凌风心内止不住的惊奇,他出身大家,当然看过不少的书,也听过不少的轶事,借尸还魂这事他也在杂书上看过,从没有想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之所以不怕,那是因为他熟悉还魂后的墨兰,并爱上了她,知道她不会害人。所以他心内只是惊奇,却并不害怕墨兰。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情动

    墨兰在薛凌风的眼内并没有看到害怕,她又缓缓的说了下去:“在另段记忆里,我的家人和这里的家人长的是一样的,我的奶奶很爱我,对我非常的好。可惜,在我十三岁的时间她就去世了,长大后,我常常觉得自己没有报答他,引以为憾。

    到了这里,我见到了奶奶,我觉得这是老天给我机会让我好好的照顾奶奶,要我对她好,让我补偿那份遗憾。

    薛凌风,你应该看的出来,我很爱我的奶奶,我很爱我的家人,我求的不多,只想他们都好好的,吃得饱穿得暖,能平静的生活着就好。”

    墨兰说到这里,薛凌风暗自点头,这丫头确实没啥大心思,就想求份平稳的生活。自己定会护着她,给她份安稳的生活的。

    墨兰看薛凌风并没有接自己的话,又继续说道:“因为我脑子里多了一份记忆,所以我才会有那么些与众不同。其实我就是个很普通的女孩,我承认我喜欢你,我欣赏你,可我不会强迫你接受我,若是你觉得我和你不合适,若是你怕,反正我们还没有定亲,你可以……”

    墨兰刚说到这里,薛凌风却猛地伸手把她拥在了怀中,出言说道道:“傻丫头。”

    一个简单的称呼,短短的三个字,墨兰的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这三个字充满了对自己的怜惜和爱,她放下了心思,她感到了无比的满足。

    此刻墨兰觉得自己真是幸运极了,她看过好多穿越的故事,好多穿越女都瞒着自己的身份,生怕被人发现了。可自己呢,自己已经告诉过两个人了,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在这里生存。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得到了这么多的认可。

    “薛凌风。”墨兰哭着喊了他一声,这一声包含了很多的感情。

    “我在,兰兰,我在,我会一直都在。”薛凌风拥着墨兰,饱含深情的说着。

    “恩。”墨兰低低的恩了一声,用的是鼻音,带着感动与满足。

    薛凌风扶住了墨兰,帮她擦着眼泪。手碰到了墨兰自己打自己留下的指印,心疼的摸了两下,道:“还疼吗?”

    墨兰眼中带泪。却荡开了一个甜美的微笑,摇了摇头。

    薛凌风又轻轻的抚摸了两下,然后盯着墨兰说道:“兰兰,你听我说,我看中的是你。是魂魄来了后的墨兰,我喜欢你的大方,你的聪慧,你的果敢,你的不做作,你的待人真诚。总之你的一切进入了我的心中。我抛不开,放不下。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经历,你都是你。谁也改变不了,不管你如何,我都喜欢你。所以,傻丫头,你别乱想了。不过这事你不可再说与第三人知晓。明白吗?”

    薛凌风认真的交代着墨兰。其实他的心内也有些乱,不过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墨兰的身体内不管是什么灵魂,只要她是她,她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就够了。

    “恩。”墨兰轻轻点头应下,她是真没有想到薛凌风这么容易就接受了这一切,当时自己的奶奶还恐慌了一段日子呢。也许是因为他本就对于原墨兰无感,认识的是穿越后的自己,所以才好接受吧。

    “丫头,真想早点把你娶回家。不过你真的要那些彩礼才肯嫁吗?”薛凌风看着脸红的墨兰,问了起来。

    “我要那些做什么啊。我那时间是逗趣拉,我又不傻,要那些不是让自己嫁不出去吗?再说你已经给过彩礼了,那些山你不是早就把契送到了墨家了吗?足够了。”墨兰说着说着,脸红害羞起来,她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害羞,可现在才知道,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不管经历过什么,不管多大方,都是会害羞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