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213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2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侯夫人再看王氏的眼内就多了些许的真诚。她拉着王氏一起出了库房。她们一起去了侯夫人的院子,去分东西,而墨兰并没有跟过去。她想休息一会儿,也是不想去见那些她不喜欢的人的嘴脸。

    墨兰还没有坐一会儿,丫鬟就来报,说薛家公子求见,墨兰请了。

    来人是薛凌云,墨兰在他身后并没有看到薛凌风,不过她还是请薛凌云坐了。让夏雨帮他上了茶。

    薛凌云喝了几口茶,看了看左右,墨兰让夏雨她们退下去了。

    “现在有话说吧。”墨兰笑笑,他单独前来,定是有话想和自己说,自己也信得过他,相信他不会做什么无礼的事。

    “老十本来今晚想过来给你送行,可大伯却突然给他安排了差事,他抽不开身,怕是几天忙不完,你后日走,他怕是不能送你了。”薛凌云先开口提起了薛凌雷。

    “没事,送不送的没啥,我知道他的心意就好。”墨兰笑笑说道,她觉得送不送的不重要。心里有就行。

    薛凌云看着微笑的墨兰,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我这次就留在京城了,不跟你们回尚昌了,这一路你要多保重。”

    墨兰一怔,不过随即她也明白了过来,要开酒楼,需要做的事太多,薛家不能不留人在此,薛凌雷是指望不上的,他有太多的事,他也不好出面,那就只有薛凌云合适了。

    “那你也保重,酒楼和绣庄的事就麻烦你了。等你回去了,到时间我做一大桌子的菜犒赏你。”墨兰开了句玩笑。

    薛凌云笑了下,却又正了颜色,问道:“兰兰,若当初我和五哥一样的心思,我并没有存和五哥争抢的心思,你会选我吗?”薛凌云鼓足了勇气,问了出来。

    墨兰看着薛凌云,他此刻神色认真,略微带了丝紧张,显然是怕自己不认同他吧。其实他同样是个出色的男子,自己何德何能得了他们的喜欢。

    墨兰的神色也认真了起来,她坐直的了身体,看着薛凌云道:“七公子,此刻没有旁人,兰兰所说的每句话都出自真心。

    你很出色,和五公子相比你并不逊色,他清冷,你温柔。你们同样俊朗,怕是在大多数闺阁女子眼中。都会觉得你更好,会觉得你是最合适的夫婿人选。

    那个女子不希望将来自己的夫婿温柔体贴,英俊非凡呢,我也想过,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缘分。不属于你的是强求不得的。

    一直以来,我并没有考虑过你们兄弟,因为我们身份不配,薛家是高门大户,而我却不喜高门大户,我喜欢无拘无束,所以我想嫁在庄子上,我选了各方面都不错的陈轩。

    可你也知道,我们后来没成,就连他家都嫌弃我身份低,何况是薛府,所以我不想给自己找罪受。

    我的婚事没成后,你和五公子都说要娶我,开始我没在意,等我认真去思索的时间,才发现五公子已经住在了我的心里,我已容不下旁人了。

    喜欢一个人,和他的身份无关,不管他是王孙将相,还是落魄书生,亦或者是乞丐,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所以我选择了五公子。

    而你,不管你开始是为了什么注意我,说想娶我,只能说,在你之前,我心里有了人,我的心很小,有了位置就容不下别人了。七公子你有你的缘分,往后你会遇到那个合适你的,属于你的那份缘。”墨兰这番话说的很长,也很真诚。

    薛凌云静静的听着,一直没有出言打断她,她的话也许是有道理的,她心内有了五哥,便装不下自己了。不是自己差劲,而是她只能选一个,她觉得五哥更合适她。

    薛凌云的脸上恢复了温柔如风的微笑,一如墨兰初见他一般。墨兰却觉得心内一疼,他这是又用笑容武装起了自己,

    “七公子,兰兰有几句话想说,不知可否?”墨兰斟酌着开了口。

    “兰兰,你说。”

    “你真的无法原谅你五哥吗?”墨兰还是问了出来。

    薛凌云一怔,墨兰的问话,他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他还怪五哥吗?应该早就不怪了吧。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启程

    墨兰看薛凌云低头思索,她又轻声的开了口:“七公子,你和五公子矛盾之初,是你们小时候那次被人推入水中。

    虽然得了救,可你们心里都伤了,过后五公子伤了你娘和你兄长。那时间的你恐怕也是极不好受的,你心内即怪六公子也就是你的嫡亲兄长心狠,完全不念手足之情,害你们的性命,又觉得五公子伤了你至亲之人,一点不顾你的想法。

    你心里怎么都过不去,那时间也没人开导你,一边是你的母亲和亲爱的五哥,一边是你的娘亲和手足兄弟,你两下都不落好。怕就是从那时间起,你受了伤,埋藏了自己的心事,不好在给任何人说,而五公子性子开始变冷,也没有注意你的变化,或者说他注意了,却不知道该如何的对你。所以你们之间裂缝越来越大。

    后来又出了小怜香的事,这个事五公子和我说过,他说他并没有碰过小怜香,和她并没有任何苟且之事,当时小怜香那样说,他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他只是出于同情,出于对一个有好感女子清白的维护所以才同意纳他为妾,若当时你开口,他绝不会和你抢的。

    你不用怀疑,这点我相信,我想你心内也应该是明白的。后来小怜香出了事,你们兄弟爆发,收拾了你们六叔,却因为各自心中有隔阂,没有查过小怜香的事,当局者迷,你们现在想想,不觉得那个小怜香有问题吗?”

    墨兰说到这里,薛凌云眼内寒光一闪,看向墨兰,“何出此言?”

    墨兰并不怕他眼内的寒光,道:“小怜香是你五哥先认识的,是他带你去见的。若是真如小怜香和你说的那样,她怕你五哥,那之前她是如何和你五哥相处的?

    很明显真实的情况就是她在你五哥和你面前说法是不一样的。也许她并不是谁派去的,她的目的只是想双方讨好,引起你们的怜惜,这样不管谁帮她赎身,给她清白,都是不错的。

    后来是你先帮她赎了身,按说她就是你的人了,可她为什么说她是你五哥的人。要给你五哥做妾,以你对你五哥的了解,他是那样的人吗?他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吗?

    若他真动了小怜香。他会让你给她赎身吗?他一定会主动安置小怜香的,况且你替她赎了身,小怜香非要与他为妾,他当时也以为是你不想要小怜香,才什么都不说。应了此事,却被你一直误会,误会他夺了你心爱的女人。

    其实想想,若小怜香不是你五哥带你去见,你怕都不会理她,更谈不上喜欢她。那时间你的心理就是想和你五哥比,想让他尝尝失去心爱的东西的滋味,是因为你五哥那样对你的娘亲。伤了你的心。

    包括后来你注意我,都是一样的心思。可是这样你快乐吗?你也不快乐吧,因为你和五公子从小感情就好,若是他有危难,你定会奋不顾身的相救。相反若你有危难,他也一样。你们何必为了过往的事,让心内结一个结呢,连十公子都知道兄弟要齐心。难道这简单的道理你会不懂吗?”

    随着墨兰的话,薛凌云脸一会白一会红的变了起来,他低头沉思起来,其实他何尝没有想过当时那个小怜香是有问题的,只是每每想到这里,他就不愿去想,他就自动回避。以至于这么多年他心内一直心内纠结,伤了自己也伤了五哥。他真是太傻了!

    “丫头,不解开我们的心结,你誓不罢休啊。”薛凌云笑着打趣了墨兰一句。这次的笑和刚才不一样了,开朗了许多。

    “你们的心结不用我解,早就不存在了不是吗?京城的一切拜托你了,常写信回来,安排好的话,回尚昌一趟,我和你五哥随时都欢迎你带个美娇娘回来。”墨兰笑的很甜。

    “好,我记着了。那我走了。一路珍重。”薛凌云说完,又深深的看了墨兰一眼,告辞而去。他的步伐轻快了许多,显然是放下了许多心事的缘故。

    看他离开后,墨兰也大大的松了口气,然后坐了下来,拿起茶壶咕咚咕咚的灌了一顿水,她说了那么多的话,渴死她了。

    她能感觉到薛凌云走的时间轻松了很多。他放下了对自己的心思,也放下了心内对薛凌风的隔阂,他会活得快乐很多,自己祝福他早日找到属于他的那份幸福。

    王氏一直呆到很晚才回来,东西都分了出去,众人都感谢了她,有不少人喜笑颜开,对收到的东西很满意。当然有很多心理是不满的,觉得王氏拿出的东西太少。给的也不是最贵重的。这些王氏也不在意,她做到就好。

    天慢慢亮了,墨兰睁开了眼睛,这侯府的最后一天了,明日就得离开了,她不能让王氏白来一趟,得带她出去转转买点东西才可以。

    墨兰在明月堂把这打算告诉了侯夫人,侯夫人笑着应了下来,并说要陪着去,让墨兰婉拒了,说侯府事多,离不开她。

    侯夫人也不强求,派了自己身边的婆子跟着她们出府了。墨兰带着王氏上了马车,在前院有接上了墨长河和侯爷的管事一起出了侯府。

    她们看了几条出名的街道,进了银楼,买了不少套的头面,首饰,大部分都是银的,不算多贵重,是打算到家送亲戚的。

    进了布庄,买了些质量好又时兴的布,可以拿回去自己用,也可以送亲朋。

    点心果子一类的没有买,因为路上走的时间走,会放坏的。又买了些小玩意,然后回了侯府。

    晚饭很热闹,众人齐聚,就连二夫人都被准许出了院子,一起吃饭,为王氏践行。

    吃罢了饭,老侯爷和二老爷跟着到了兰院,他们兄妹三人聊着过往,一直到了半夜,才忍不住瞌睡,分别去歇息了。

    最后一夜,墨兰和王氏都没有睡好。一清早二人起了身,洗漱完后,去了侯夫人的院子,请了安,侯爷和二老爷也在,一起吃了早饭。说了几句,都到了王氏的院子,开始准备,收拾东西,装车。

    王氏眼内充满了不舍,不舍得人,不舍得院子,京城侯府,兰院,怕是她此生都不能再来了。她看了最后一眼,忍着眼泪和众人一起走了出去。

    人和嫁妆一起,一共是十二辆马车,很多东西都留在了侯府,没有带走。饶是这样,还是很显眼。

    因为有薛凌风,这次没有要王家的子弟护送,老侯爷派了三十个侍卫,还有十个暗卫护送,王氏等人也没有拒绝,这么多马车,车上都是好东西,万一遇到强盗,没有人是不行的。

    薛凌风也带了二十个人随行。薛凌云和薛凌雷都没有来送行,各自有事要忙。

    马车在老侯爷和二老爷等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走了,王氏擦擦眼泪,这以后怕是她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

    出了城门,马车才行驶了二里多地,突然停了下来。

    墨兰不解,让白婆子撂起了车帘子,她向外望去。

    刚好薛凌风打马过来,他看了看车内,只有王氏、墨兰和白婆子在,夏雨和春花则在另一辆马车。

    “陈阁老来了,他想见祖母一面,送祖母一程。”薛凌风声音很低,显然不想让人听到。

    王氏听了他的话,没有露出原来那种一提起陈阁老就炸毛的神情,她比原来平静了许多,许是经过上次见面谈话,她释怀多了。

    她垂着眼眸,顷刻后抬起了头,对薛凌风说道:“风儿,你去和他说,一切都过去了,不见也罢。”

    薛凌风看了看她,默然点头,打马走了。

    不一会儿他又转了回来,他看了看王氏,又看了看墨兰,终还是说道:“祖母,话我已带到,但陈阁老说他真的只想送行,他想见见祖母,见见兰兰,说几句话,他就走。”

    墨兰看了看,她们马车所停的位置是官道,这样堵着不走也不是办法,“奶,让队伍先走,我们把马车赶到那边去,反正只是几句话的时间,说完我们也好赶路。”

    王氏听了墨兰的话觉得也是这个理儿。冲薛凌风点头。

    队伍又开动了起来,薛凌风上了马车,吩咐车夫把马车赶到了路边一处隐秘的地方。

    那里已经停着一辆马车,车后跟了不少的侍卫。看到王氏的马车过来,马车内的人下得车来,正是陈阁老。

    王氏和墨兰并没有下马车,但车帘挑了开来。车夫和白婆子都去了一边,只有薛凌风站在马车旁。

    陈阁老站在车前不远的位置看着王氏,良久他叹了口气,出声说道:“兰芝,这一别,怕是你再不会进京了,我们怕是再也见不着了。年少时曾经盼望着和你儿孙满堂,一起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