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217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21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阋怯懈錾妒碌模吓共坏没谒腊 !

    墨兰哈哈一笑,说道:“没事,没事,就是咕轮下去,也不碍的,这沟也不深,最多就是弄一身土,再就是有水,顶多湿了衣裙,把衣裳弄埋汰了,回去洗洗就是了。”

    “那岂不是成了泥猴子了。”白婆子被墨兰逗笑了,她现在和墨兰混的熟,也说笑了一句。

    “嘿嘿,可不是,就是成了泥猴子,整日上山的人哪个没摔过?谁也干净不了。”墨兰和白婆子边说边笑边找着山核桃和塔子。

    墨兰看看袋子满了,里面都是塔子和山核桃,她都拎不动了,她抬头看看,山内看不到天色,她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不过估摸着过了晌午饭的点。还是回去吧,再晚回去就得被说了,她叫了白婆子一声,二人扎好了袋子,往山下去了。

    白婆子抗着一袋子东西不算费力,看墨兰心内直叹,不亏是会功夫的,力气是大,比自己强多了,自己就拎着少半袋都觉得沉得慌。

    二人刚到山脚,墨兰放下了袋子,准备歇息一下,换换手再下去找架子车,可还没得等墨兰喘口气,就看到从西边过来两个人往她们这边走来。

    二人都是男子,都在二十多,三十岁不到的样子,一身粗布衣ku,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庄户人家出身。

    墨兰看了两眼并没有在意,人她不认识,有可能是庄内的亲戚或者是隔壁庄的,有可能也是上山捡东西的。

    墨兰招呼白婆子一声,二人又抗起了东西往山下走去。

    “喂,你们两个停下。”

    白婆子和墨兰着急下山回家,所以才走的快。只是她们没有想到才刚迈了几步,那两个男人会出声喊她们。

    墨兰皱皱眉头,对方语气不客气,她不想理会他们,带着白婆子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去。

    “喊你们咧,耳朵聋了啊,还不给老子停下。找打啊!”

    两个男子看对方不理会他们,又大喊了一句,只是这次话却难听了很多。

    墨兰和白婆子都停下了脚步,先头她们不理,是因为对方是两个男子,对方说话又不大客气,所以她们不想生是非,可对方这样一说,她们心内就来气了。

    二人把袋子放下,冷冷的瞅着跟上来的二人,墨兰出声问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凭啥要听你的!你又是谁老子?”

    两个男子看二人停下,只是他们还没有开口,对方先开口问了起来,其中一个小眼睛的张嘴道:“哎呦,嘴还挺硬,小娘皮的,我就是你老子咋啦?你个黄臭毛丫头,不知道这山是我们八大爷的吗?谁让你们上山捡东西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这山上的东西都是我们爷的,谁也不能捡。你们快把东西给老子拿来。”

    小眼睛男人的话刚说完,另一个点头称是,然后就上来夺她们的袋子。

    墨兰那里肯依,东西是她们辛苦捡来的,当然不会让他们夺去,只是她心内疑惑,这山什么时间是他们那个什么八爷的了?自己才不过离开了2个来月,怎么山就变主人了?这山不是被薛凌风买下送给自己了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白婆子虽然也不大明白,不过她别的都不管,只管不让自家小姐受欺负就行,她会功夫,虽然不算厉害,可对付一般的人是没啥问题的,她怎可能让他们的脏手碰着了自己的小姐,眼内寒光一闪,手上用力,抓住了上来那个人的胳膊,用力一扭,对方疼的哎呦直叫。

    另一个人一看同伴吃了亏,急忙上前帮忙,白婆子手一用力,把她抓住的男子推了出去,然后抬起了脚,把上来帮忙的这个人踹倒在了地上。

    二人都倒在地上,哎呦叫了起来,脸色难看起来,这个婆子力气很大,看来有点不大好对付,可八爷交代下来的事,他们不敢含糊。不然没他们的好果子吃。

    两人嘴里骂骂咧咧的,又冲了上来,墨兰一看这样不是办法,这会山下没人,和他们磨蹭耽误时间,她从衣裳内拿出了带窍的匕首,递给了白婆子,白婆子二话不说接了过来,拔出匕首,就冲二人去了。

    二人见势不妙,急忙后退,嘴里骂道:“疯婆子,臭丫头,你们别张狂,和八爷作对没你们好果子吃,你们是刘庄的吧?我们这就告诉你们族长去,让他收拾你们。到时候看你们还能狂不?爷现在有事,不给你这这缺心眼的疯婆子玩了。”

    骂完后,二人拔腿i跑了,他们是负责巡山的,是最底层的人,匕首无眼,万一在他们身上扎个窟窿,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可不能吃这亏,回去找八爷,让八爷出头就是了。

    看拦路的二人跑了,白婆子收了匕首,还给了墨兰,之后二人去找小架子车,把东西放到了车上,往回走去,可心情就没有来的时间好了。

    “小姐,这山被人买下了?这么说往后不能上山捡东西了吗?”白婆子边推车边疑惑的问着墨兰。

    墨兰点头,说道:“山确实是被买下了。”她看白婆子目光一暗,又接着道:“不过买下山的人是薛家的公子,契约上却是我的名字。”

    白婆子听完愣神了,险些把架子车松开,墨兰急忙扶了一把,车才没有倒,白婆子急忙又扶好了架子车,不解的问道:“照小姐这么说,薛公子是把山买下给小姐做彩礼了,薛公子对小姐真是好,不过既然这山在小姐名下,那刚才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墨兰冲白婆子耸耸肩,示意她也不明白,她心内也真疑惑,她走之前,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定是她走后才发生的。

    她思考了下,才说道:“若是我想的不错,有那些个贪心的想把山里的东西据为己有,没听他们刚才提到了我们庄的族长吗。他们不可能白白提起,这里面定有事。我们回去问问就知道了。”

    白婆子点点头,觉得小姐说的有理,二人也不再猜测,加快脚步往墨家赶去。

    到了墨家,把车推进了后院,邱氏正在灶屋门口张望着,看二人回来,急忙上前去接过了架子车,看了看车上,笑着说道:“别说,你们捡的还真不少,我闺女就是能干,赶紧去洗手吃饭吧,饭在炉子上热着呢。”

    墨兰冲她笑笑,表示她很喜欢邱氏的夸奖,然后才进屋去换了衣裳,洗漱一番再去吃饭。

    邱氏则和宝婶一起把袋子里的山核桃和松塔倒在了院内晒了起来。去去水分在开始打皮。

    墨兰和白婆子二人着实饿了,大口吃起了饭,并没有立即问被拦路的那件事,吃完在说不迟。

    墨兰大口的往嘴里送着小豆腐,她看白婆子不怎么会吃,急忙把酱放到小豆腐里拌了下,让白婆子用勺子舀着吃。

    白婆子学着墨兰大口的吃了起来,别说,味道还真不错,豆子的味道明显,有点咸却挺清香的,嚼起来也滋味的很,小口吃不过瘾,大口的嚼着才好吃,并且是越吃越想吃,她立马就喜欢上了小豆腐的味道。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解决问题

    二人吃完了饭,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墨兰把众人都叫去了墨全和王氏的屋内,然后把拦路的事说了一下。

    邱氏听完最先接了嘴,说道:“咋?你们被拦了?这帮天杀的,真是祸害,不得好死的畜生,兰儿,你没事吧?”

    “娘,我没事,我只是不明白,我们才走了两个月,咋就出了这事?”墨兰示意自己无事,不过看众人的表情,除了奶奶和爹外其余的人显然是都知道这事的。

    墨长海看了看众人,他开了口:“还是我来说吧,这事出了大概有一个月了。他们说的那个八爷,是上湾村的,那里有户姓尚的人家,他家老爷子叫尚才,生了八个儿子,两个闺女。儿子从起名尚大到尚八,这八人没有一个学好的,都横的很,因为他们弟兄多,在他们村他家是一霸。无人敢惹,其中尚六的大舅子是咱们尚昌镇的一个捕快,所以他们更横了。他们让别人管他们八兄弟叫八爷。

    月前尚昌新开了个铺子,这铺子专门收咱们这里的东西,像山菜,蘑菇,山核桃,塔子,干菜这些他们都要,他们还派人到各个庄子送信,让去他们铺子卖,说路程远的,他们还给车费,价格上比咱家高那么一点。

    他们收的这些东西基本都是无主之物,能多得钱谁不乐意,他们再出车费,价格又高点,上门的人当然多了。

    这尚家八兄弟一看有这样的好事,就一合谋,联合了一些人,打着官府捕头的名头开始在山下的各个庄子拦路,除了他们允许的人外,不让外人上山,要上山也可以,得孝敬他们银钱,或者是把上山的收获分给他们一半才行。

    他们去过各庄子的族长里正家里,那个捕快一起跟着去的,给了些好处,族长也就同意了。人家势大,他们也是惹不起。

    就这样,他们会每日派人巡山,在下山口守着,怕得是有人偷偷的上山捡东西而不交给他们,若是遇到反抗的他们就动手打人,反正他们是恶霸,没人敢惹。这一个来月,被他们打伤的人家不少,可都只能骂几声,自己认倒霉了。”

    墨长海把事情大概的交代了一下,他的话听的墨兰直皱眉头。

    “大伯,那个铺子这样收山货,对咱们肯定有影响,咱们今年收的蘑菇和松子多吗?”墨兰沉声问着,以前这些东西基本都进了自家,今年怕是玄了。

    听墨兰的问话,邱氏垮下了脸,收菜这块是她负责的,她心里有数,她气愤的说道:“今年来卖菜的不多,基本都是咱们庄内的,外庄的也有,但没几个。咱们庄内来卖的都是平常人不错的,剩下的那些个都卖给了镇子上的铺子了。

    可气的是那些人卖给别人你就卖吧,没人拦着,可他们还来埋汰咱家,说咱们家给的价低,说咱们家黑心,就只顾着自己赚钱,都是一个庄的还有脸赚他们的钱。气得我好几天吃不下饭,他们也不想想,以前他们是怎么说咱们好话的,这山还是咱家的呢,他们白白捡了,占了便宜还满嘴喷粪,真是气死个人。”

    邱氏一提这事呼呼来气,显然是庄子内不少人在她面前说了难听的话,墨兰暗叹了口气,人就是这样,自己家没开铺子前,没人收这些,他们也就那样,收了以后,都上来巴结,因为他们可以白得钱了,日子能好过了。可现在一有人比他们家价格高些,他们就去了别家,只为了一点利益。没有几个是讲人情的。

    是谁派人来收这些的呢?墨兰不住的思索着,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京城薛家派来的人,薛凌风和自己说过,他很久没给京城薛家新方子了,薛家动了怒,所以才派了人来收山货,往后不用依附自己家往京城送了,这样做也间接断了墨家山货的来源,他们就不怕有人和他们竞争了。

    不行!让他们这样搞下去,自家山货的路子还真就断了,再说他们这样也祸害百姓,钱都让那恶霸八兄弟赚了,这样的风气不能助长,听大伯说他们已经打伤了不少的老实人家,可不能让他们这样下去。

    可自己家的人不够啊,要去找薛凌风吗?咦?墨兰突然灵光一闪,不对,够了,人够了。她差点忘记了老侯爷的那些侍卫可是在呢。三十个护卫对付那八兄弟和一个捕快还不是绰绰有余。

    墨兰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墨家的众人都沉思起来,墨家是厚道人加,身上有庄稼人的本分,一般不愿意惹事,不愿意伤了和气。

    “丫头,这样好吗?”墨全虽然也恨那些人霸道,可动用老侯爷的侍卫去对付他们,他有些犹豫,也许是上了年岁,他总希望和和气气的。

    “爷,先不说京城的铺子开了起来后,咱们得需要多少山货往京城送,咱们家收的这些连京城都不够,咱们自家就没得用了。到时间咱们没有东西做生意谁会同情咱们?

    再说,那恶霸八兄弟他们这样做是祸害人,谁上山都得孝敬他们,他们凭啥坐享其成?得把他们打压下去,不然往后他们会越来越霸道,老实人就得吃亏,上山捡了大半天,累的跟啥一样,好不容易把东西背下来了,却要分给别人一半,谁心里乐意?不服就要挨打,东西还要被抢了,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这八兄弟和强盗有何区别?

    爷心内想着别人,可别人想咱们吗?一有人出的价格高,他们立马就去卖了。还这样说道咱们,咱们凭啥要做这样的烂好人?”

    墨兰的话音落地,邱氏首先赞同:“兰儿说的是,想起他们说道,我心里就不痛快。该打压。看他们还张狂!”

    其余人也都点头,觉得有理。

    墨兰又接着道:“我想过了,打压了那些恶霸后,山照样开放,谁愿意上山去捡就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