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243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24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墨兰没头没尾的话一出口,白晴儿一下变了脸色,她也不哭了,一脸惊恐的看着墨兰,说道:“没,没关系,我,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

    墨家的人也都变了脸色,钱玉儿在墨家是个忌讳,那时间她可是没少给墨家添罗乱,特别是邱氏,提起前玉儿心里就不舒服。此刻她听闺女说起钱玉儿,她觉得迷糊,自己媳妇怎么可能认识她?闺女这是啥意思。

    “兰儿,你说啥呢。你嫂子和她有啥关系?那时间凌风不都查了吗?怎么没听说这事?”邱氏疑惑的问着。

    其实墨兰也不确定这事,她一直都在想白晴儿的事,她不明白白晴儿对自己和娘的敌意是哪里来的。

    自己第一次见白晴儿的时间,她就对自己很不客气。没听自己说什么,就豪气的说了一顿,当时自己以为她是太要强,才先出口说那样的话,现在想来不是这样的,应该是她原本就对自己,对墨家印象不好,所以先入为主的以为自己是去警告她的。

    她对娘和自己的印象不好,而钱玉儿的事那时间因为做的挺严密,知道的人并不多。而白晴儿以前都生活在镇子上。她不可能听说这事。

    那她是哪里知道的?除非是她原来就认识钱玉儿。听她说了不少墨家的坏话。可薛凌风查过,白家和钱家并无亲戚的关系,那她是不是真的认识钱玉儿呢?所以墨兰试探的问了一句。

    可现在她确定白晴儿是绝对认识钱玉儿。从她的反应就能看出来。

    “你不认识?如果你真的不认识,那你的反应不是这样,你会问我钱玉儿是谁?她和墨家是什么关系。

    可你没有,你只是否认自己认识她。所以你必定是认识她的,说吧。这是怎么一回事。”墨兰的话虽然平静,可却如响雷一般炸在了众人的心头。

    邱氏上前一把揪住了白晴儿的衣领子,说道:“说,你给我说,你真的认识那个贱人吗?是不是她派你来俺家破坏俺家的日子的。你给我说清楚。”

    白晴儿惊了,她没有想到婆婆的情绪这么激动。怕是自己不说,她就要动手打自己了,可自己能说吗?打死也不能说。说了她就更落不了好了。

    “娘,我不认识什么钱玉儿,是妹妹赖我,是她瞎说的,我真不认识,您要相信我啊。我只是听人说过一嘴,说了这么个事,可这和我没关系啊,我是真不认识。”白晴儿不住用不认识来辩解着。

    二郎此刻面目很严肃,他现在已经不相信白晴儿的话了,到现在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子,被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她说什么自己信什么,自己就像牵线的木偶一般,任她摆布,怕是她认识自己是一开始就设计好的吧。

    “你说,你到底认识不认识钱玉儿?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二郎沉声问着。

    “我不认识,我不认识,你们都逼我,我一心给墨家做好媳妇,可你们硬要逼我,这墨家的人都不讲理吗,还有公理吗?”白晴儿根本就不承认,大声的喊着,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二郎看她这样,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让她正视着自己,道:“别给我打岔,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白晴儿甩了两下没有甩脱,她也不甩了,开始大哭了起来:“你就会冲我耍狠,欺负自己的媳妇有什么本事?当初是你说要娶我的,我可曾逼你?到如今你不信我,不信我你娶我回来做啥?

    我看你是疯魔了,你心内只有你娘和你妹子,我不和你说。我和你掰扯不清楚。”

    二郎的脸色很难看,他看白晴儿现在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认识钱玉儿的。

    他的手一松,松开了白晴儿的胳膊,他退后了一步,神情有些失落,他千挑万选的女子,他满心想呵护的女子,竟然和自己家的仇人是一伙的。

    那时间为了娶白晴儿,他不顾家人的感受硬娶了她,为了她自己还拒了自己先生给自己说的亲事。先生看重把他的侄女说给了自己,可自己想娶白晴儿就婉言拒了。

    先生还对自己黑了几天脸,可惜了那么好一个女子,就是自己拒绝了她,在自己回书院的这段时间,她还顶着先生的骂来开解自己。自己真是对不起她啊。

    他一心只想着白晴儿是个好女子,进得家门来能和自己一起孝敬爹娘,和自己好好过日子,这样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可他那曽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虽然她现在死不承认,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肯定认识钱玉儿。她的辩解是那么无力,连自己这个傻的都明白,更别说是家人了。

    二郎心内憋屈的厉害,他看了看屋内人黑着的脸,他上前去又拉住了白晴儿的胳膊。

    白晴儿立马大喊道:“你放开我,你个虎东西,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屋。”白晴儿不住挣扎着。

    “好,你回屋去收拾东西去,我现在就写休书。我二郎没有你这样的媳妇。你收拾东西给我滚出墨家。”二郎一把甩开了白晴儿的胳膊,出去去找纸笔去了。

    墨全,王氏,墨长河,邱氏都没有出声叫住二郎,他们都脸都很黑,显然是对白晴儿认识钱玉儿的事是又迷惑又生气。

    白晴儿一把拉住了要出去拿纸笔的二郎,问道:“你要休我?你为何要休我?你凭什么要休了我!”

    二郎定定的看着她,沉声道:“你还觉得你没错吗?你不顺父母,口多言生是非,还有你偷拿妹子的东西算是盗窃。这几条那条拿出我都可以休了你,你犯了七出之条,先头我只所以不休妻,而是说和离,是怜惜你曾经受了不少的苦,想给你留点情分。而我爷奶,我爹娘之所以任你闹,而不处罚你,不是他们怕你,不是他们好欺,是他们看在你帮了伯娘的情分上,所以才对你一再的容忍,可你不思悔改,还变本加厉,你闹的家里不安生,你这样威逼我的家人,我如何容得你。

    这个妻我是休定了,你要吵闹,你等会收拾了东西,拿上休书滚出墨家再闹。”二郎说完,一甩胳膊,转身出去写休书了。

    白晴儿则真傻了,他铁了心要休了自己吗?他先头还说要和离的,可现在他却去写休书去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只不过想用她帮了刘氏的情分来强求王氏和邱氏给她个保障。让她能呆在墨家。因为她看得出来,对于她帮了刘氏,王氏和邱氏都是很感激的,所以她们对自己很容忍。可现在二郎却铁了心要休自己。

    不!她不能被休,她要是被休了,那不是不能过好日子了?不是什么好处都落不着了?

    她恶狠狠的看了墨兰一眼,都是她在使坏,都是她挑拨离间,要不是她,自己和二郎也不可能会这样。

    她是怎么看出自己认识干姨的?自己并没有说出去过,知道这事的人也很少。她却猜到了,怪不得干姨说她不是人。说她是地狱的恶鬼,看来她真不是人,太可怕了。

    不行!自己可不能让她降住自己,自己可不能像干姨那么好欺负,自己得给她点教训,白晴儿想到这里,心内怒火中烧,她丧失了理智,怒吼一声冲着墨兰就去了。

    “都是你害的,你是个恶鬼,我打死你。我看你还能使什么坏。”白晴儿冲到了墨兰面前,伸开两手开始扑打墨兰。

    墨兰打架的经验可比她丰富多了,怎么会让她打到自己。她迅速的一转身,避让开了白晴儿的攻击。还没等她还手,邱氏上前一把拽过了闺女,然后抡起巴掌冲白晴儿没头没脸的就打了下去。

    边打边骂道:“你个贱人,我二郎要休了你,你不再是我墨家的人了,你还打我闺女,你竟是那个贱人派来的,你要祸害我墨家,看我不打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这个家中没有谁能比邱氏更恨钱玉儿。钱玉儿肖想她的男人,想进墨家做妾,那时间给家里添了多少罗乱,后来更是差点害死自己一家,要不是凌风事先得知派人灭了她找的人,那自己家还不知道啥样呢,现在自己娶的儿媳妇竟然和那贱人扯上了关系,她如何不恼怒。所以下起手来是半点也不留情。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事情始末

    白晴儿不断反抗着,可她那里打的过邱氏,邱氏身体结实,又整日做活计,可比她厉害多了,没一会白晴儿就被邱氏踢倒了在地上。只剩挨打的份了。

    “呜呜呜,打死人了,墨家的婆婆这样毒打媳妇,还有天理吗?我要高官,我要告墨家毒打新媳妇。”白晴儿反抗不过,倒在地上哭了起来,嚷着要报官。

    这时间二郎走了进来,把手里写好的休书扔在了白晴儿的身上,道:“要报官是吗?行啊,那就什么脸面都别留,你拿上休书去告官,也让大家看看你这个被毒打的新媳妇犯了什么七出之条,也看看犯了盗窃之罪该如何判刑。”

    白晴儿听了二郎的话,定定的看着地上的那张纸,上面休书二字刺疼了她的眼睛,她检了起来看着,上面一条条写的清楚,把自己的过错都写了出来。

    这样的休书要是被人看到她白晴儿也不用做人了,口水都能把她淹死,她也不哭了,从地上站了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盯着二郎问道:“就凭妹妹的猜测你就要休了我?你们说我和钱玉儿有关系,你们有何证据?官老爷要人死也得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吧。就凭墨兰她红口白牙的就能诬赖我吗?你都不用听我的解释吗?你怎么可以这样武断。”

    二郎直视着她答道:“我要休你,不全是因为钱玉儿的事,上面我已经写的明白,你不尊长辈。闹的家里不和,还犯了盗窃,这些才是我休你的原因,此刻起你不再是我墨家的人了。你也不想听你所谓的解释。不想再听你的瞎话。”

    墨兰看白晴儿还要辩解。上前一步,看着白晴儿道:“你想要证据是吗?钱玉儿还没死呢,她只是被关了起来,你要证据也简单,明日我就让人把她带来,你们一见不就知道是不是认识了。”

    白晴儿听到墨兰的话蹬蹬退了两步,干姨竟然没死吗?自己很久没见过她了,还以为她被墨家联合薛家给害死了呢。她一定是在骗自己,他们这么恨干姨,怎么可能不害死她。

    “你胡说。明明她被你们家害死了。她怎么可能还活着?你们是杀人的凶手。她只不过是觉得墨家好。想给公公做妾。可你们就害了她,墨家都不是好人。”白晴儿冲墨兰大喊着。

    “这是承认了?事到如今你还顾虑什么?说说吧,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墨兰并没有大声。到她赖不了,二郎也对她彻底死了心,连休书都写了。所以不怕她再有何作为。

    “我凭啥要和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仗着自己有几分颜色到处勾引男人的贱人,你也配和我说话?你都不知道被男人祸害了多少回了,你个破烂货。”白晴儿现在是啥也不怕了,反正二郎休书写了,事没了转圜的余地,她已经不是墨家的人了还顾及什么,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二郎再也忍耐不住,伸手扇了白晴儿两个耳光。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打一个女子,本来如果是他和白晴儿的事,白晴儿再闹,他也不会动手的,可她竟然这样辱骂妹子,他如何忍得了。

    “你,你竟然打我?你有什么权利打我?我说她你心疼是不是?我就骂她,她是个贱人,她勾引男人,我看连你也被她迷了心窍。她要不是你妹子怕是你就得娶她吧?她是你妹子你也能娶啊,反正你们墨家什么破烂事没有过。还在乎多个乱伦吗?”白晴儿已经彻底没了理智,口无遮拦了,现在的她疯魔了一般,完全看不出原来那秀气的样子。

    “你才是破烂货,你是个下作的贱人。你是个没人要的小骚蹄子。你还赖在这做啥?你给我滚出去。别脏了我家的地儿,再不走我打死你个烂货。”邱氏上前打了白晴儿几下,然后使劲的往外拽她,想把她拽出去。

    墨全,王氏和墨长河全都黑了脸,本来白晴儿是个年轻的弱女子,先头还是二郎的媳妇,所以他们不参与,想着邱氏,二郎和墨兰出面就够了,可她现在这样骂墨兰,他们有些无法忍耐。

    “唉,作孽啊。这样无德行的女子也娶了进来,我们都瞎了眼啊。”墨全长叹了口气。

    墨长河脸色铁青,可他无法出手,对方要是个男子,他早上前打人了,可现在他只能干生气。

    二郎一脸愧疚的看着妹子,都是因为他,因为他喜欢错了人,因为他色迷心窍才害得妹子被这样骂。

    墨兰看了看兄长,摇了下头,示意他不要在意,反正她没少被骂过。要说完全不在意,那是假话,任谁被骂都不能舒服了。

    王氏看着墨兰,冲她使了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