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56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5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樱灰凰趺醋 

    墨兰让邱大军给薛家的管事和车夫上完了菜;觉得耳朵有些发热;心说:不会是薛家的几位公子在嘀咕自己吧。

    其实墨兰今天给薛家准备新吃食而不是普通的吃食是有原因的;她想让薛家对自家的铺子上心;这样以后有了大麻烦才能去寻求他们的帮助;自家是农家没有权势;墨兰不得不多想些。

    “兰兰;薛公子他们要走了;这帐该怎么算啊。”邱大军又跑来找墨兰了。

    墨兰一指地上一个小竹筐;上面盖着块蓝色的小碎花布;说道:“就收他们管事那一桌的银钱;往后也一样;薛公子我们是管饭的。另外这里面装了五十个双色的皮蛋;你拿过去交给管事;说是送给薛家尝尝的。”

    “好咧。那我出去了。”邱大军应了;提着篮子快步走了出去。

    “兰儿,这薛家能收我们的皮蛋?谁说是个新鲜的吃食;可毕竟是鸡蛋做的啊;他们那些大户能稀罕?”邱氏的心有些慌乱;在她心里薛家太厉害和她这个农妇是挂不上钩的;她倒不是觉得白给了人家鸡蛋心疼;而是怕人不稀罕。

    “娘;咱们有那份意思就行;他们要呢咱们放心些;不要呢咱们就自己卖;你别多想。”墨兰安慰着自己的母亲。

    “恩;娘也就是念叨念叨。好了;前头来人了;娘也忙活去了。”邱氏一听前面有了说话声;她就着急忙了起来。

    墨兰也往前头走去;现在薛家兄弟已经吃过了;她可以开始卖她的双色皮蛋了;这种天气;把皮蛋切一盘;上面放点细细的青青的辣椒末;倒点盐和醋;吃起来是滑溜爽口。

    薛家的三位公子和管事已经走了出去;等他们出门后;身后那些工匠开始议论了起来:

    “想不到薛家的几位公子也在这吃饭啊。看来老墨家的吃食就是做的好!”

    “薛家的公子长的就是好;看那模样和气派;那是我们这些人可以比的。”

    “是啊;我要是有个好的娘老子;就不用来受这份罪了。”

    ………

    “各位叔叔伯伯;我们又出新吃食了;名字叫双色皮蛋;刚刚薛家的公子吃过说好;还带了不少回去给家里的长辈吃。各位叔叔伯伯有没有要尝尝的;一文钱一个;两个以上开始卖;也可以筹钱一起买;有要的报数啊。”墨兰清清嗓音开始对着众人喊了起来。

    “我们桌上来仨。”

    “俺们来俩。”

    “给我们上五个。”

    众人一听薛家的公子都说好吃;也都看到了刚才薛家的管事提着个篮子出去了,就哄哄的开始喊着要了起来。

    墨兰应了声后就去后面开始扒起了变蛋和皮蛋。

    **********

    一大清早墨兰就爬了起来;她今个要跟老刘头进镇子去买肉;她想着以后中午给薛家兄弟弄点特色的吃食;不用很贵;只要有特色;让人吃的满意就中。

    坐在老刘头的车上她看着路两边的田地;地里现在基本都是稻子和玉米;稻子还好;玉米却老高了;挂着棒;有的一个有的两个;看着喜人;还是这边的土地好啊;肥沃;要不然两个棒肯定是长不起来的。

    “刘爷爷;家里菜园子的菜够吃不?”无事的墨兰和老刘头唠了起来。

    “够吃咧;家里菜园子大;种的菜多;咋?你家的不够吗?我回去让大生子给你们送去点。”老刘头显然是会错了墨兰的意思。

    “刘爷爷;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你们家菜要是吃不完就卖给我们铺子好了。多少也有个进项。”

    “你这丫头说啥咧;你家铺子现在天天用刘爷爷家的牛车;银钱给的可是不少;孩他娘前个还跟我说家里宽松了不少;这时间家家菜园子的菜都下来了;贱的跟啥一样;一点菜咋还要你们的银钱。”老刘头人很忠厚;这也是墨兰家用他的原因;忙起来经常让他来帮着买肉;老刘头从来就没有差过他们的银钱。

    “刘爷爷;你看俺家是开铺子的;用的菜肯定多;不够的时间肯定得进镇子去买;买人家的咋也不如买亲近的人家放心;再过几天菜就差不多全下来了;你让婶子给我们切点豆角丝;晒点茄子干;红辣椒;过些天在给我们晒点土豆干;这些我们都收。价格比新鲜的贵不老少。这样婶子也有个事做;家里也有个进项。”墨兰把她的想法给老刘头说了个清楚。

    “中啊;你婶子那刀工还是不错的;我今个回去就给她说去;你家人就是实诚;有点啥好事都急着刘爷爷;爷爷就不跟你客气了;以后用的时间招呼声就中。”老刘头说的很真心;从墨家开铺子后;他就一直给墨家赶车;每天的收入都是固定的;比以前三不三的进次镇子可是好多了;现在再让儿媳妇切菜晒菜卖;这日子会越过越好的;而这一切都是墨家给的;他心里一直记着。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卖虾少年

    买好了牛肉;猪肉;还有些调料等东西;墨兰又去买了两条大鲤鱼;中午她准备给薛家的兄弟来铁锅炖大鱼;上面贴上玉米面的饼子;到时间饼子沾鱼汤吃;保证是杠杠香。

    咦?刚要走的墨兰看到了旁边有个大木桶;桶里装了小半桶的虾米;个头还挺大;这是湖虾?

    墨兰抬头打量卖湖虾的少年;他十六七的年纪;长长的眉毛;黑黑的眼珠;高挺的鼻梁;嘴不大;颜色有些发白;眼神里也透着不与年纪相仿的成熟。一身深蓝色的布衣裤;虽然不算埋汰;但打了几个补丁;挽着裤腿;一双看不出颜色的布鞋;上面还有些干泥巴。

    “这个怎么卖?”墨兰问着;湖虾可是好东西;这个新鲜的买回去就着红辣椒一炒;是又香又辣;配饭吃是绝好的。

    “你全要吗?”那少年起初并不想理会墨兰;因为她是个孩子;他怕她捣蛋;可他看了看墨兰手里拿的那两条大鱼;他心里又有些希望;所有就问了对方是不是全要。

    “便宜的话全要也行啊。”墨兰冲他友好的笑了笑。

    那少年低头想了半天;他这虾很少卖出去过;有钱的人家不稀得吃;穷人家又嫌弃贵;有钱还不如买鱼和肉;虾有啥吃头?

    “你全要就三文一斤。再不能少了;这桶里要摸有个五斤;算你十五文。”那少年寻思了半天;终于开口说话了。

    三文一斤?墨兰一愣;这好东西咋这便宜啊!随即她明白了;这里的人大概不怎么喜欢这东西;觉得没吃头。

    “中啊;不过你这桶得借我;不然我拿不回去啊;对了;你家就只有新鲜的虾子吗?有晒干的吗?”墨兰最后一句是无意问的。

    “晒干的也有;你要?”那少年一听对方全要了;长出了口气;听对方又问起了干的;他真庆幸自己以前卖不出去的都晒了起来;攒起来有不少呢。

    “要啊;干的我也要;你家远不?要不你把干的也给我送来?”墨兰一听有干的;急忙也说要。

    少年皱了下眉头;他家有些远呢;是因为买鱼的人家基本都在这个地方摆摊;他才提桶来这里卖的。

    “有点路;不过我可以跑着去拿;你能等等吗?”少年难得碰到有人买;心里想把生意做成。

    “要不我们一起去吧;我是做牛车来的;你看在那里;这样方便点;买完我们就直接回去了。”墨兰一指旁边的牛车;对那少年说道。

    少年条件反射的想拒绝;可他还是把话咽了回去;看这小姑娘不像坏人;那牛车上也都是装的肉;自家那样穷;人家也不会图自家啥;他想完;轻轻的点了下头。

    少年提着水桶;跟着墨兰来到了牛车旁边;把水桶放了上去。

    “兰兰;这是你买的虾子?”老刘头看了看水桶;问着墨兰。

    “是咧;刘爷爷;咱们现在跟着他去他家;在买点干虾子;让他坐前面指路吧。”墨兰说完后直接上车坐了下来。

    那少年本来是打算在头前走的;听了墨兰的话他低了下头;随即走向了老刘头。

    “坐稳;走了。”老刘头一扯缰绳;喊着让二人坐稳;牛车哒哒的走了起来。

    在少年的指引下;她们把车停在了一个破烂的门口;墨兰打量着;心说:果不其然啊;这少年家里的条件不好;在地方虽算不得最穷的贫民窟也强不到那里去。

    少年推开了两扇破旧的大门;拿下了门槛;让老刘头把车赶了进去;车上肉多;在外面停放太扎眼了。

    “谁呀?”墨兰正打量着院子;听得屋内传来了个声音。

    “娘是我;你可别下炕了。我一会就好。”那少年冲屋内喊了一声;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屋内。

    墨兰打量着;院子不大;院内种了一陇青菜;两间正房;一间小屋子;房子很旧了;除了这些基本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不一会儿那少年拎了个袋子出来;把袋子里的东西给墨兰看;说道:“这是我以前卖不掉晒起来的;你看看中不?要是中你就估摸着给个价;我家没有称;没法称。”

    墨兰伸手翻动着布袋里的虾子;应该都是湖虾晒的;晒的很干;看着颜色算不错;下面的那些也没有发霉。

    “中啊;这袋子里的这些我给小哥三十文可好?”墨兰说的价格并不高。

    少年沉吟了;他看了正房那里一眼;咬了下牙道:“可否再加点?这些可不止十斤虾子晒成的。”

    “大娘是身子不舒坦吗?”墨兰并没有继续讨论价格;而是问起了先前说话的那名妇人。

    “不用你操心!”那少年瞬间身子发出一道戾气;像是墨兰捅了他的马蜂窝。

    墨兰眼睛微微眯了下;不过她并没有生气;眼前这男孩本身就处在叛逆期;家里贫困;自尊心又强;所以别人一问就觉得别人同情可怜他或者是有什么想法;他就会像炸了毛的鸡一样。

    少年本阴森着脸;他看着墨兰脸上的笑容在消失;他知道自己错了;人家本是好意问他;可他却如此的对待人家;对方还是个女娃呢;她该不会不买自己家的虾子了吧?不行啊!娘还等着银钱看郎中抓药呢。

    “那个;我无意的;望你不要见怪。银钱就按你说的给吧。”少年脸有些发白;说出这话像要了他全身的力气。

    “小哥;这个银钱高点我也可以给你;你既然知道自己错了;我就不怪你了。你卖了钱肯定是要给大娘请郎中抓药的吧。药很贵这几十文银钱也顶不了太大的用;所以我就想着问问大娘是啥病;看看有没有偏方可以治的。”墨兰并不怪他;她的目的是想帮这个少年。

    “你懂医术?”少年看着墨兰的眼光有些疑惑。

    “小哥;我不懂医术;我说的是偏方;我家我大伯吃了好多年的药都不好就是被偏方治好的;不信你问刘爷爷。”墨兰对着他一指老刘头。

    “是啊;兰兰他大伯原先可是都下不了床的;陈郎中一直给看着;吃药可吃了老些年了。后来听说让个偏方给治好了;如今虽说不能干下力气的活;可走走动动的没个啥问题。”老刘头提起这个也很兴奋;他如今可也信了偏方治大病。

    “是什么偏方?能告诉我吗?”少年听了老刘头的话;眼内闪出了神采;急忙问着墨兰。

    “小哥;人的病是不一样的;给我大伯治病的偏方并不一定就适合大娘啊。你得说说大娘是啥病。我才能知道合适不?”墨兰知道这少年眼下是急病乱投医。

    “轩儿;带着人进来吧。娘起身了。”还没有等少年说话;屋内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显然是屋内的人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

    “你跟我进来吧。”那位叫轩的少年领着墨兰走进了屋内。

    屋内有些阴暗;一张破旧的桌子;几把破凳子;一张大土炕;上面放着两床破旧的炕被;一名妇人斜靠在炕被上。

    墨兰打量着这么妇人;一个发髻简单的盘在脑后;前面的头发有些散乱;应该是躺着的缘故;柳叶眉;杏核眼;眼角已经布满了密密的细纹;挺直的鼻子;小嘴不大;却发白;很瘦;皮肤苍白无有血色;一看就是久病之人。

    一身淡蓝色的衣裤;上面也打满了补丁;少年急忙走过去扶住了她;帮她把炕被弄好;让她靠的舒服点;又问道:“娘;晕不晕?晕的话你还是躺着吧。”

    妇人虚弱的笑了下说道:“无事;坐坐也好。这位闺女是?”

    “我是来买虾子的;听说大娘病了;就来看看;大娘勿怪。”墨兰扬起了微笑;脆生生的说道。

    “是个好闺女;大娘身子不好;让你看笑话了。来炕上坐吧。”那妇人轻轻的用手拍了下炕;示意墨兰坐。

    墨兰也不客气;爬上了炕;坐了下来;问道:“大娘都是那里不舒服啊。”

    “哎。”妇人轻轻的叹了口气。

    那少年接了她的话道:“我爹没了以后;娘就辛苦做活计带大我;天天操劳;累坏了身子;她又不肯看郎中;一直拖着;直到三年前有天做事时晕了过去;才请了郎中;郎中说她是太辛苦了;身子的营养不够;说什么养不住血;让我娘以后不可再操劳;多吃精细的,补补身子。

    娘她嘴里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