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82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8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走吧,我和你一起去。”墨兰让他端着,自己则陪他一起进了铺子的隔断内。

    那些公子正吃着几个小菜聊着天。看着邱大军放在桌上的生鱼片皱起了眉头。

    “兰兰,这是什么?”一位陈姓公子问着,他来过墨家铺子不少次了,对于墨兰还是熟悉的,

    “这是生鱼片。”墨兰一脸的沉静应答着。

    “啥生鱼片?是生的鱼肉吗?这生的咋能吃啊。”

    “就是,咋给上生的呢?”

    众公子是议论纷纷,甚至有没有来过墨家铺子的人还说墨家这是坑人。

    “这不普通的鱼,这种鱼是可以生吃的,就像黄瓜柿子能生吃一样,这鱼片吃在嘴里不禁鲜嫩,而且可口,和熟鱼肉是不同的,不知道众位公子可敢尝试?”墨兰说完微笑的看了那些公子一眼。

    他们都有些好奇。但让他们尝试,他们却都有些犹疑,新鲜食物不是那么好让人接受的。

    “薛家五爷吃了就说好,看来还是五爷人有魄力啊。算了,我端下去吧。”墨兰说完后就伸手去端盘子。

    “慢!兰兰,五爷真吃了?”陈公子拦住了墨兰,有些不信的问着。

    “嘻嘻,等下次你们见了薛五爷问问他就是了。”墨兰扬起了小脸,嘻嘻的笑着。

    “我先尝,我倒看看是不是真的能吃!”这些人里也有胆大的。抱着必死的决心夹起了一片鱼片,沾了下调料,放进嘴里嚼了起来。他给墨兰的感觉就像是牛嚼牡丹。

    “味道如何?”众人看他咽了下去。急忙问着。

    “没吃出来,我再尝尝啊。”那人觉得自己没吃出味道来,又夹起了一片,这次他细细的品着。

    “不错,真的鲜嫩。还带着一丝丝的甜味。略微有点腥,但沾了调料,不怎么能吃出来。”那公子咽下去后给着评价。

    众人一听,也都纷纷夹起来吃,大部分人都赞,也有两个觉得腥。不吃的。

    墨兰点了下头,生鱼片也算是被他们大多数人接受了,等往后把方子交给薛家让他们给找黄芥末来。这样调出的味道才更好。

    她之所以先上生鱼片,是因为那两道菜的味道重,吃完后根本就吃不出生鱼片的味道来,所以一定要先上生鱼片才行。她默默的笑了下后让邱大军给上水煮鱼和酸菜鱼。

    至此墨家又多了几道特色的菜来。

    隔天,墨家铺子的隔断内:

    “兰兰。听说你借五哥的名头唬人来得,你咋不借我的名头呢?”小胖子一边吃着一边冲墨兰抱怨。

    墨兰瞪了他一眼。原以为他是找自己算账的,那知道他是抱怨自己不借他的名头来的。

    “五爷有信服力,你?哼!”墨兰对他哼了声。

    “咋?我也有信服力啊,不信你去问问,薛家的十爷那也是人人尊敬的。”小胖子被墨兰说没有信服力,他不服气。

    “是,你有信服力,我服你,快吃吧。”墨兰不和他抬杠。

    “生鱼片呢?端上来尝尝。”薛凌风面无表情的对墨兰说着。

    “啊!啊?啊,没有,就那一条鱼被他们吃了。你们吃的这鱼也很好啊,这可是开江鱼,香着呢。何必一定要吃生鱼片呢。”墨兰一连啊了三声,她现在去那里弄生鱼片给他们吃啊。

    “兰兰啊,记得下次先弄给我们吃。我也很想尝尝呢。”薛凌云笑的一脸的暖意。

    “行啊,几位想吃的话,明个来的时间带条新鲜的大马哈吧,这样明个晌午就能吃到了。”墨兰也不客气,直接开口要鱼。

    “行,明个买条给你们带来,你到时间要做给我们吃啊。”小胖子也很兴奋,他就是不明白为啥生鱼也能吃,想尝试下。

    第二天他们如愿以偿的吃上了生鱼片,薛凌风和薛凌云有滋有味的品尝着,小胖子却吐了出来,他苦着脸说道:“不好吃,我不喜欢吃。”

    看他那苦瓜一样的脸,墨兰捂嘴偷笑,看来他和自己一样的不喜欢吃啊。

    “你偷笑啥!就是不好吃啊,不信你尝尝!”小胖子拉过了墨兰,让她尝试。

    “我才不要,我不吃这个。”墨兰急忙挣脱了他,开玩笑后世那么好调料的生鱼片她都不吃,怎么可能吃她这半吊子的生鱼片,虽说这里的鱼没有污染,可一样腥啊,她才不要尝试呢。

    “咦?兰兰,你竟然不吃这个吗?你也不喜欢啊,太好了,看来还是我和你能吃到一块去,让他们两个慢慢吃吧,你领我去后厨房吃别的吧。”小胖子发现墨兰竟然也不吃,很兴奋,他拉上了墨兰就要走。

    墨兰狠劲的甩开了他,道:“你咋净想着去我们灶屋吃东西,别的菜马上就来了,你等会就好。”

    小胖子根本不听她的,嘻嘻笑着拉着她往后灶屋跑,他就喜欢去后灶屋,把几个菜往碗里一汇,就着饭吃,别有滋味。

    邱氏几人看到小胖子来了后,都会心的笑了,然后邱氏拿了个空碗开始给小胖子往碗里捡着菜。

    “雷哥哥,今个给三儿带啥好吃的来了啊?”小三儿上前拉住了薛凌雷的手,他现在和薛凌雷满熟的了,薛凌雷亲切,又总给他带糕点什么的,他喜欢他。

    “哦。”薛凌雷有些尴尬的哦一声,他今个是啥也没带。

    “三儿,雷哥哥今个忘记给三儿带吃的了,明个可好?”小胖子拉着小三儿问道。

    “没事,三儿喜欢雷哥哥,不带吃的也喜欢,走,三儿领你吃饭去,娘给你盛好了。”小三儿懂事的冲小胖子笑了下,然后拉着他的手带他去凳子上吃饭。

    看着二人的墨兰,突然觉得这一幕很温馨,她柔柔的咧着嘴角笑了。

    *************

    天渐渐热了起来,这天晚上吃罢了晚饭,墨家众人不愿意回屋歇着,屋内有点热,他们坐在院内的板凳上乘凉。

    墨长河划拉了一堆干草点了起来,然后他又去薅了一堆的青蒿子回来,把青蒿子慢慢的放在了干草的上面,浓浓的烟雾立刻腾起,一股蒿子的清香味也随之弥散开来,光有烟不起火,这样的主要作用是用来薰蚊子。

    没有了蚊子的叮咬,墨家众人边扇着蒲扇边闲唠着。

    “砰砰砰。”急促的敲门时传来,众人都一皱眉,都这会儿了,会是谁呢?

    邱二军急忙站了起来,跑去开门,他现在也在墨家铺子锻炼了一阵子,比原来机灵多了。

    不一会儿他就领进一个人来。这人大家都认识,是同村的少年牛犊子,墨家盖屋子的时间他还来帮忙来着。

    “全爷,奶,不好了,金爷爷他滚下山来把腿摔断了,刚被人抬回去,到现在还没有醒呢。我爹让我来给报个信。”那牛犊子显然是跑着来的,气都喘不均匀,不过他的话一出口,却惊住了墨家的众人。

    “啥!你说啥!金他咋啦?摔断了腿?咋摔的?”墨全蹭的一声从板凳上站了起来,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问着。

    “金爷爷他上山采东西,不知咋地就从山上掉了下来,也不知道他是啥时间摔的,我爹去山上拉木头,见金爷爷一脸血的躺在地上,赶紧给拉了回来,金爷爷一直没醒,哦,对了,他的手里还拿了根棒槌。”牛犊子把他知道的说了一遍。

    墨家众人慌了,若是别人,他们会觉得是报应,可墨金他,哎,墨兰心里叹了口气,这才一年多,以前那个面皮有些白净和善的二爷爷怎么就会摔了呢?

    “走,我们快去看看,请郎中了没有?”墨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忙头前走去。

    “哎,我们也看看去吧。陈轩,你和你娘帮着照看院子,二房那边说话不好听,怕你们去了跟着受气。”王氏让陈轩母子看着家,她领着众人往老宅赶去。

    墨家的老宅此刻已经围了不少的人,三三两两的正议论着。

    “你们来做啥!不用你们猫哭耗子,我们家的事不用你们管,你们快滚。”崔氏看到了大房的众人。抹了把眼泪,大声的赶着众人。

    “走开,金他是我兄弟,他咋样了?可醒了?”墨全是窝了一肚子的火,自己现在心焦的厉害,这婆娘还拦在这不让他进去,真是气死他了。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崔氏卖参

    “说的好听,我爹是你兄弟,你是咋对你兄弟的?要不是你们我爹能被逼的上山去,能摔的半死回来?都是你们大房害的。你们都是害人精!你们都是畜生!”崔氏指着墨全的鼻子开骂。

    “滚开!我们是来看二叔的,不是看你撒泼的。有气别往我们身上出,我们和你这个泼妇说不着。”邱氏上去一把推开了崔氏,墨全急忙往里走着。

    刘氏也上去拉着崔氏,不让她闹,墨兰则随着王氏进了屋。

    她上前去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墨金,鼻子有些发酸,她穿来后,二爷爷一直都是可亲的,虽说他有些小心思,但并没有大错,此刻他脸如金纸的躺在那里,脸上有不少已经干凅的血,显然是没有来得及擦,就干在了脸上,腿部也有不少的血,听说腿断了,不知道到底有多严重。为什么受罪的人是他?而不是墨长生和别人呢?

    “陈老哥,金他咋样了?”墨全颤巍巍的问着陈郎中。

    “哎。”陈郎中摇头叹了口气。

    “老哥,俺当家的到底咋样了?你快说话啊,可急死俺了。”冯氏此刻也没有往日的嚣张,一脸焦急的问着。

    “金兄弟这腿,骨头断了,就是养好,怕是也和平日不一样了,他又磕着了头,到这时间还没醒,也不知道脑子里到底啥样?我这心里也没底啊。”陈郎中缓缓的说着,他确实没有十分的把握。

    “这,这可咋办啊?咋样才能救我当家的啊?”冯氏嘴里喃喃的说着,她的眼睛突然盯住了墨全手里的棒槌,就是为了它,当家的才摔的,都说这棒槌能起死回生。要不用它试试?

    “老哥,你看,这是俺当家的挖的棒槌,它能救俺当家的不?”冯氏上去一把拿下了棒槌,递给了陈郎中。

    “娘,那是爹挖来卖的,要是给爹吃了,咱家可咋办啊?长生可咋办?”崔氏听说婆婆要拿棒槌救公爹,她急忙跑出来阻止,这棒槌可是要卖钱救他男人的。咋能给公爹吃了。

    “这。。”冯氏犹豫了下,一边是自己的男人,一边是自己的儿子。她该救谁?

    “娘。求求你了,这棒槌动不得,咱们在想别的办法救爹,一定会有别的办法的。”崔氏对婆婆说完,又对陈郎中跪了下去。哭道:“陈大伯求求你,救救我爹把,您一定有法子的,我给你磕头。”

    “老哥,这棒槌真的能救金吗?”墨全看着冯氏手里的棒槌,问着陈郎中。

    “这。这倒是上好的山参,山参能养气补身吊命,能不能救金兄弟。我也没把握,吊命还是没问题的。”陈郎中捋着胡须开了口。

    “你个老不死的,谁让你来管,这棒槌谁都不能动,不能给我爹吃。谁动我和谁拼命!你要救我爹是吧,行!拿一百两银子来。就把棒槌给你。”崔氏从地上起来,冲着墨全就来了。

    “一百两银子?这和救你爹有啥关系?你爹都这样的躺在床上了,你还舍不得这棒槌。在你眼里你爹还没个棒槌值钱啊。长生呢,咋不见他?让他出来,我和你说不着。”墨全心里很气。咋在他们眼里,自己兄弟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啊!

    “这日子没法过了啊,我咋这么命苦啊。这是成心不让我活了啊,男人成天的就知道赌,欠了赌坊那老多的银子,这地都要卖完了,人也被扣在赌坊不让回来,我还咋活啊,我也想救我爹,可是那棒槌给爹用了,卖不了银子,长生他可就回不来了啊,赌坊那些人还不吃了他啊。”崔氏没在争辩,倒是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屋内一时间的沉默了下来,墨兰一皱眉:墨长生他竟然一直在赌!还越输越多,怎么他们二房的地都卖了吗?怪不得这个季节二爷爷他竟然要上山去,原来是为了要寻找值钱的东西啊。他运气也好,竟然找到了颗不小的山参,可自己却也落的从山上摔下来的结果,到现在还昏迷不醒,这一切都是墨长生惹的祸,他真该死!

    “你爹还没死呢,嚎啥丧啊,都是你整天嚎啊嚎的,才嚎的长生他不着家,你个丧门星。”冯氏心烦,又听得崔氏在那里大哭,忍不住上去就踢了她一脚。

    “啥叫我嚎的他不着家啊,分明是他自己爱赌,凭啥怪到我身上!”崔氏从地上站了起来,不服气的辩解着。

    “都吵吵啥,去打点水给金擦擦,看看这一脸的血。你们都不管了是不是?”墨全对两人吼了一声。

    墨菊这时端着一盆水进来了,拿起了帕子递给崔氏,崔氏并没有接,而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