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八部天龙游:仙人指路 >

第2部分

八部天龙游:仙人指路-第2部分

小说: 八部天龙游:仙人指路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5章 有来客栈⑤() 
冥羽,顾名思义,黑暗中的飞羽。

    此乃江湖的华丽虚宝之一,极具神秘感的浓黑色泽,轻盈而不失魄力的半空飞行,一直是她所向往的。

    与冥羽相比,轻灵的白鹿,也失了几分色彩与优越,在它的面前,也似黯淡无光。

    似感觉到荣雪恋对“冥羽”的好感,睡梦中的白鹿不满的哼哼着。

    荣雪恋无奈摇头,她对冥羽之类仅是欣赏,毕竟她从未有夜行的习惯与爱好。

    只是没想到,眼前的黑衣女子竟有如此宝物,怕也是来历不凡,抛却夜行的不光明行为,恐怕是有难言之瘾。

    仅是简单一瞥,便有无数认知涌入脑中,荣雪恋状似无意的一笑,轻轻拨动着发丝,随手将黑羽毛丢到窗外,随手关窗,

    就算不去看黑衣女子的双眼,就算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可谓不遥远,但那股特别的气息,毫无示弱的向她袭来,穿透力之强,难以招架。

    暗暗抚着胸口,感觉到犀利之气的离去,恍惚间竟产生了惧怕。

    但黑衣女子的身影,似不曾离去,深深的映入了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动,她眉间的愤怒与仇视,虽不是针对她个人,却更为可怕。

    像是世间所有人,都欠了她的账,如今她是归来要一一算清。

    隐约间,映着淡淡的月光,记住了她的服饰,与手中的武器,倒吸一口冷气,才发觉自己与死神擦肩而过。

    犹如黑色火焰式的图腾花纹刺青,“镶嵌”在周身;孔雀蓝色的束身衣,显出她姣好的体形,佩带像是有着喻意的配饰

    莫非这就是师父曾说过的,带着忿恨与绝望的服饰,“蛊惑江湖”?

    “腥风血雨亦无尽,谁知江湖何日休!”受害者要报仇,自然会有无数的冤孽。

    黑衣女子的武器如果是她的眼力不错,怕是飞蝗石!

    她只是在李师叔处,见过此种暗器的图样,飞蝗石外形如同蝗虫,是有棱角的细长状坚石,上锐下锋、长仅十厘米。

    其每枚飞蝗石极轻,平时贮于黑色的袋中,悬于腰间,投石手法是阴手,发摔劲,不用内力,只需巧劲,易于研习。

    “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仇到心口,谁又能做到?黑衣女子使用此类狠毒手段,可能是为报仇,或者只为钱财,又是何必呢?

    荣雪恋摇头轻叹,绕过屏风,端坐于梳妆镜前,一面摆弄着微湿的青丝,一面整理着面容。

    镜中的自己,额间虽有一枚朱红,却不见妩媚,却似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独她知道,这“朱红”一抹可是心酸无数。

    额前朱红,并非朱红,是幼时的伤处,后用颜色补成,若非当时

    深深的叹气,恐怕这是很美的“毁容”。

    荣雪恋收回飞扬的思绪,整理里衣,走向床边,擦过白鹿时,顺手将挂在鹿角上的包袱取下。

    除却给杜师叔的信件,包袱里只留下几个硬馒头,如今也是用不到了。

第6章 玉洱冷巷①() 
清晨的阳光总是明媚的,昨夜,有些波动的心境,也随之烟消云散。

    站在屏风后,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毫不优雅的伸着懒腰,看似不经意的眼神,在对面的屋顶上流连着,若有所思!

    无论何种角度,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屋顶,没有任何奇特之处,他们比对面屋顶经过,仅是巧合?难道说昨夜的事,都是错觉?

    当然不会!荣雪恋轻笑着,把玩着发尾,低头看着窗外的一切,所有人都在为火把节准备着,火把节,又是什么节?听说很有趣!

    而今天,则是“祭火日”!窗外路过的人,无论是外来者,或者大理城的百姓,个个穿得花枝招展,一派喜气洋洋!

    她呢?除了锦衣,一无所有!暗暗懊恼的荣雪恋,先前明亮的心情一扫而光,只要找到澹台前辈,自然是完成任务,尽早归门。

    纵身翻出窗户,翩然落下,理了理发丝,挥到身手,向大理城街走去。

    漫无目的,游走于街上,时不时的四处张望,指甲触着红唇,全然心不在焉。

    放眼望去,在名色服饰中,纯碧绿的锦衣,倒显得独树一帜,令荣雪恋芥怀的心思,有了小小的满足。

    不经意间,来到一处绿荫小径,竹栏围绕,蝴蝶飞舞,芳草沁香。没想到,远离人群之处,竟有如此美景,怕是经常被遗忘吧!

    荣雪恋单手抚向树叶,看着身边围绕的蝴蝶,一时欣喜,伸出手指,一只蓝翅蝶儿落到指上,竟不怕生。

    正欣喜着,头顶一阵雕声,将美丽的蝶儿被惊走。荣雪恋奇怪的抬起头,一只巨型雕飞过,雕背竟有人形,莫非此雕可以驮人?

    惊于大理城内的神奇,不自觉的轻笑。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一只雕带人飞行算什么,隐约记得峨眉派一位师姐骑于凤上,格外亮丽。

    收起手指,绕出小径,低头不语,习惯默默无闻,退居于后的她,似不希望被人注视。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躁乱,荣雪恋侧头望去,好像人群集中,正看着什么。

    “呜”是哭声?本想离开,却引得她好奇,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只见破衣褴褛的小乞儿在墙角哭注,声音可谓是传得千里呀!

    “我好想爹娘啊!当年无量山的一场闹水灾,害得我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只好在大里城讨饭度日!”

    无辜的小乞丐,说得好不可怜啊!可是为什么,无法去同情他呢?荣雪恋摸了摸胸口,淡淡的笑了!

    “原来是逍遥派的小师妹!”略微熟悉的男音在耳边响起,准备走开的荣雪恋并未多想,依然迈着步子,打算转身离开。

    身着“空色”袈裟的男子,挡住了她的去路,低着头的荣雪恋,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状似为难的看向对方,熟悉的面容,好似哪里见过。

    “您是”荣雪恋努力的在脑海中搜寻,好像没有印象,他一定是认错人,“这位师兄”

第7章 玉洱冷巷②() 
在拥挤的人群中,他们倒是显得格格不入。

    “小师妹不记得我了?”面前的少林师兄,并不死心,挡住荣雪恋的去路。

    其实,荣雪恋不是不想相识,而是认不得。的确有几分熟悉,可是又全无印象,只好尴尬的点点头,“不好意思!”

    少林师兄脸上出现几分失望,又牵起一抹醉人的笑容,荣雪恋不得不承认,这位师兄真的有“美人”的潜质,皓齿星眸。

    丰神俊美,配上一身袈裟,更是令人神往,又想接近,又令人惧怕。

    惊觉自己的目光过于直白,荣雪恋迅速低下头,怯懦懦的准备后退。

    “没有关系!”这位少林师兄语气中透着失望,也不勉强荣雪恋,只是将手中的银两,丢到小乞儿面前,“拿去买些吃的吧!”

    小乞儿看到有钱掉到面前,立刻捡起,对着少林师兄不住叩头,随后便有一些人响应,银两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

    出家人心善,出家人的弟子心也善,面前的少林师兄的“善”,荣雪恋并不看好!

    “如若这位师兄无事,师妹先告退了!”荣雪恋小心翼翼的问着,微微抬起头,观察着少林师兄的眼神。

    并没有打算继续留下荣雪恋,少林的师兄轻笑着,“师妹”

    “我看你心地还不错,劝你不必把自己打扮成‘大侠’、‘善人’这些恶心的模样!”一位单手拄着拐杖的老者,摇着头对少林的师兄冷笑着。

    少林的师兄似要为自己辩解,荣雪恋寻着时机,慢慢退后,打算混入人群中。

    老者大笑着,步履不稳的向前走,嘴里还大笑着,“那些大侠、那些善人,你现在看他起高楼,宴宾客,我看到的是他就要楼塌了,国破了!”

    真个性,听着老者的大吼,荣雪恋已经远离人群,向另一条街道走去。

    一再被错认,她倒没有觉得不开心,只是困惑,到底是谁与她长得相像?

    突然顿住脚,后退几步,转过身,低头看向摆在旧布上的货物,锄头、镰刀、铁锹可谓是一应俱全。

    “请问,这个矿锄要多少钱啊?”荣雪恋问向正席习而坐的小贩,所指的,正是一把锋利的碎裂锄。

    小贩低头数着得来了几个铜板,应着,“一银八十铜!”

    价钱算是合理!荣雪恋从腰间取出银子,递给他,“谢了,这矿锄我要了!”

    拿着矿锄,走回正带着哭腔,继续讨钱的小乞儿身边,周围的人见她拿着矿锄,不自觉的向后退,怕她误伤。

    “小兄弟!不要哭了!”荣雪恋蹲下身,掂了掂矿锄,吓得小乞儿缩成一团。

    她有这么可怕?荣雪恋轻笑着,将矿锄递给小乞儿,“年纪轻轻的,为什么要讨饭呢?吃一个馒头只能饱一顿,穿一件衣服只能暖一时,送你一把矿锄,自食其力吧!”

    小乞儿颤颤的接过矿锄,吸吸鼻子,忽然很大声的说,“谢谢姐姐,我一定会自食其力的!”

    好吵!荣雪恋安抚着他,笑了笑,揉着耳朵,再次离开人群。

第8章 玉洱冷巷③() 
无事时,自然要自己找些事!何况站在俊男美女当中,心里总会有些不舒服。

    双手环胸,面容带笑,跟着面前拄拐的老者,荣雪恋只是好奇,天下算是太平,他为何要危言耸听?

    老者左拐右转,原本对大理城便不熟悉的她,已经完全迷失了。

    路经偏门,荣雪恋微一抬头,“玉洱巷”三个字的提字映入眼帘,暗暗皱眉,提字刚强有力,必为人中龙凤。

    银苍玉洱,本是指苍山、洱海。

    “银苍”则是“苍山雪”,虽不曾眼见,但苍山山顶白雪皑皑、银妆素裹,早赋盛名。

    “玉洱”则是“洱海月”,相传每到中秋,天、云、月、海连成优美画卷,银波无际啊!

    老者居住的巷子,名为“玉洱巷”,莫非对“洱海月”情有独钟?

    “姑娘随老朽走了这么久,不知有何贵干!”老者在一间府邸前停步,转身问向荣雪恋,近时一看,老者面带伤疤狰狞可怕。

    平日胆小的荣雪恋,竟微微一笑,恭敬作揖,“晚辈荣雪恋见过前辈。”

    “荣雪恋雪恋芙蓉,这个名字真是”老者摇着头,对她的名字,并不喜爱,“姑娘不要介意,老朽实在不爱花。”

    “我的名字,不是自己起的!”荣雪恋状似委屈的走近老者,抬头看向他身后的府邸,些许蜘蛛网挂于府门之上,一派凄凉。

    “前辈,住在这里?”荣雪恋打量着府外,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玉亭竹栏,却鲜有人迹。

    老者摸着长长的胡须感慨着,“好多年没有回来过了,如今再来,真是凄凉啊!”

    虽未到午时,但阳光充裕,天气温和,落在此处的光芒却格外可怜,竟有些阴冷。

    好在长年陪师父,于凌波洞中修行的荣雪恋,不觉天凉,竟觉得舒适宜人。

    良久,仅听到鸟儿轻鸣,老者的目光,再次投入荣雪恋,“姑娘似乎很喜欢这里!”

    “是啊!还蛮不错的!”荣雪恋尴尬的退后两步,恭敬谦卑的双手作揖,“十分清静!”

    “当年,也是闹庭若市啊!”老者摇头叹息,看来此处,自然就是他的府邸,恐怕是多年未归,再回来时,已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仿佛被忧伤所感染,荣雪恋嘟起红唇,垂下双眼,微微叹息。

    “方才见姑娘送给小乞儿一把矿锄,是想让他自食其力?”老者本欲转身离去,突然顿住身影,忽又询问。

    “当然了,总是靠别人救济,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荣雪恋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时常受人救济,遭人白眼,心里定会不平,不如自食其力,只是老者好像不赞同,“前辈有何见教?”

    老者摇头轻叹,“那小乞儿长年在此乞讨,恐怕姑娘送他的矿锄,他早已转手卖了!”

    “不会吧!”天方夜谭啊!荣雪恋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轻呼,不住的深呼吸,抚平气愤的心境。

    如果是真的,恐怕她一定会被气出内伤。

第9章 玉洱冷巷④() 
看向老者,身形佝偻,面目可僧,语气中却不失威严,语言不失睿智。

    “当年我也有心帮他,他却说,不需劳作就可收获,何必辛苦!”老者哭笑不得的摇着头,忆起当时,与她怕是同样反应,“我也是从气愤变得感慨呀!”

    用力的跺着脚,荣雪恋愤愤的轻声抱怨,但又有几分不信。“真是好心没好报!”

    “姑娘认为好心没有好报吗?听说过大理城的四大善人吧!”老者突然又问,随即解释。

    “乃是五华坛坛主赵天师、江湖百晓生钱龙、武林大会接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