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 >

第10部分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衷趺匆舱也怀隼椿疤獾难樱孟拿锨锟扌Σ坏谩
  夏孟秋穿上新衣服出来,夏哲言瞥了一眼,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只对跟他说“走了”的女儿挥了挥手,又看自己的电视去了。
  裙子确实是有些短,不过好在因为表嫂陪着她去的,表哥亲自开车来送,走光或者不慎在路上被人揩油的事,也不用担心会发生。
  那人比夏孟秋到得要早,看到夏孟秋他们走近来,他扶了扶眼镜,意外得连该打的招呼都忘了。还是陪着夏孟秋一起来的陆婉忍笑打趣说:“肖书伟,不会是看美女看傻了吧?”
  肖书伟脸上掠过一丝尴尬,赶忙站起来说:“请坐请坐。”然后又跟夏孟秋打招呼,“你好。”
  夏孟秋倒是大方得很,笑着也回了一句“你好”,掠了掠裙子边就拉开一张椅子坐下了。
  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谈了些很基本的东西,陆婉见两人似乎有些进入状态了,就对她老公说:“哦,我突然想起有样东西忘记买了,就在附近,要不我们先过去吧。”
  夏孟秋囧,介绍人要离开让相亲的对象单独聊聊,还需要找什么理由吗?她表嫂果然是第一次当媒人来的,表现比她还要着慌。
  肖书伟或者也跟她有同感,在陆婉她们离开后,他笑着说:“你表嫂这人,挺有意思的。”
  夏孟秋觉得很奇怪:“你怎么会认识她?”这两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有交集的人。
  果然,肖书伟说:“她是我大姨的小姑子的同学。”
  这么遥远的牵扯,夏孟秋默了默,低头默默地喝了口咖啡。
  然后话题很自然地扯到彼此的工作与生活当中,肖书伟教的是数学,夏孟秋于是问他大学的高等数学怎么样,说自己报了个研究生班,最头疼的就是这个了。
  肖书伟很老实地说:“不好意思哦,毕业太久了,估计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可能觉得这回答让自己显得很没面子,仓促之下又说,“没想到你毕业这么久了还能这么上进,你这人,真让人意外。”
  夏孟秋想起初见面时他的失态,就起了作弄之心,俏皮地一笑,故意问:“还有什么是让你意外的?”
  肖书伟愣了愣,想不到她会这么直接,好半晌后才有些羞涩地说:“没什么,我就是,嗯,没想到你会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
  “那么,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应该是那种又老又丑,看起来还很孤僻不讨人喜欢的老姑婆?”
  “那倒不是。”肖书伟被她夸张的形容给惹得笑了,还想再说什么,忽然有个人在他后面居高临下地惊讶地问:“秋秋,真的是你?”
  对面的夏孟秋猛地抬起头,神情看上去有几分的懊恼。她站起来,有些无可奈何地跟那人说:“是啊,好巧,梁先生也出来消遣?”
  肖书伟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眼前的男人二十七八岁左右,蓄着一头短发,眉目深邃,样貌英俊,举手投举之间有一种说不出来优雅、从容以及贵气。
  如果夏孟秋都能认得这样的男人,那还需要来跟他这样的来相亲干什么?
  夏孟秋显然并不想他误会,所以她跟对方打完招呼后就飞快地和他解释说:“这位是我们单位的大客户。”
  肖书伟恍然大悟似地点点头,只是他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就见那位梁先生看了自己一眼,别有意味地说:“秋秋,东子知不知道你在这里?”
  说完,也不等夏孟秋回答,轻笑一声,扬长去了。
  夏孟秋顿觉头大如斗,不用抬头她就能知道对面肖书伟的脸色一定不怎么好看!
  张嘴想了半天,她最后还是叹息地承认,自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跟人解释这个所谓的东子是何方神圣。她很想说这就是个混黑社会的正在对自己死缠烂打,可又怕说出来吓到了人家;她也想说是他同学,但如果单纯是同学的话,那刚才梁盛林的话又该如何解释呢?


12情动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本来有很和谐地开头的一次相亲,最后演变成差点不欢而散。
  不过肖书伟风度还是很好,他本来要亲自送夏孟秋回家的,被她拒绝后,转而陪着她一起等出租。
  等待的过程中,他鼓起勇气对夏孟秋说:“其实你要是有男朋友的话也没什么,只不过最好跟家里人说一声,免得他们瞎操心。”
  夏孟秋闻言看着他,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复杂。
  其实第一眼,她真没看上这个其貌不扬的教书先生,可他身上有一样吸引她的东西,就是看着还算老实。看多了形形□的男人,以及别人爱情和婚姻里的不幸,夏孟秋对自己的另一半,早已没什么太高的要求了。唯二的两点就是,外表不要太影响市容,还有就是老实能够让自己好拿捏。她不奢望自己的婚姻是以爱情为基础而建立的,但至少也不能太糟心,瞧着油嘴滑舌太花心的男人,头一关就在她这里过不了。
  夏孟秋其实并没有意识到,在她设定这样的另一半的形象时,其实,有一大部分是依照她父亲的形象去建立的,尽管她总是说,她无法原谅他对自己母亲的背叛。
  想到这里,夏孟秋很想说些什么,以图看看她和肖书伟之间还有没有挽救的可能。不过当见到那辆熟悉的路虎车缓缓地驶过来时,她想,就算有可能,估计也要变成完全不可能了。
  梁盛林降下车窗,邀请他们:“是不是回家?上车吧,我送你们一程。”说着就探身过来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目光在夏孟秋和肖书伟之间转了转。
  夏孟秋很想扭头就走,凭什么呀,一个程东乱七八糟就算了,他的朋友还要来她的私生活里瞎搅活!可她总不能当着肖书伟的面拒绝自己单位大客户的“友好帮忙”吧?真这样,人家不起疑都不行了。
  叹一口气,夏孟秋认命地钻进了车子,肖书伟犹豫了一会才也跟着上了车,同时不忘说:“谢谢你,梁先生。”
  梁盛林没有回应他的感谢,只是问:“你住哪?”
  肖书伟报了一个地址,他住的地方跟夏孟秋家的南辕北辙,如果是坐公交的话,差不多都要绕城一圈了。不过梁盛林没说什么,市内的速度整得跟飚车一样,好几次把夏肖两人惊得面无人色。
  夏孟秋忍无可忍,诚挚地说:“梁先生,如果您有急事在身,可以不送的。”
  梁盛林这才把速度稍稍降了些下来。
  不过这时候,肖书伟的家也已经到了。他看着夏孟秋跑下车跟那人说了两句什么,后者朝这边看了看,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就迈开步子进去了。
  夏孟秋站在那里,有好一会儿没动弹。
  梁盛林也没有催她,他望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股邪火在窜动。要说起来,夏孟秋并不算是那种第一眼美女,她五官不够精致,双脸颊鼓鼓的还有些婴儿肥,往常她穿大罩衫牛仔裤的时候,好身材都被遮掩得严严实实的,本人看起来,根本就是一点都不显眼。
  但她今日的打扮,非常的令人眼前一亮,她本就肤色细腻均匀,还很白,又高挑又苗条,那一身穿着,令她整个人的肤色更是越加的显得娇嫩,还有那双腿,又白又长,站在你面前,不用有任何动作,就能勾得人蠢蠢欲动的。
  梁盛林觉得,程东这几年把这么个活色生香的尤物就这么丢在这边不问不理,实在是暴殄天物,还由着她一等就是几年,还由着她来跟人相亲,简直是愚不可及又不能原谅!
  只要一想到这,梁盛林就又暴躁了,他忍不住按了按喇叭。
  夏孟秋回头看了他一眼,这才转过身来,慢吞吞地爬上车。
  她故意跑下去,然后站那儿不理他,实在是很想他先忍不住然后开车滚蛋,可惜人家偏偏就不如她的意。
  夏孟秋暗暗地叹息。
  梁盛林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觑了她一眼,说:“就有这么依依不舍?不至于吧,这样的货色,和我们家老三比,可是差远了。”
  夏孟秋这下终于恼了,郑重申明说:“我和程东没一点儿关系。”
  梁盛林哼一声:“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啦?”
  夏孟秋看着他,声音都冷了:“你这是想替你兄弟打抱不平么?”说着说着孩子气上来,耍赖道,“那你告诉他,去告诉他,说我跟人相亲了,我还看上人家了,你去跟他说嘛,去说嘛!”
  梁盛林看她这样,好气又好笑:“至于吗?你也用得着去相亲?”
  夏孟秋说:“废话!”
  梁盛林说:“你招招手呀,你招招手,估计后面跟了一个连,还用得着相亲这么老套?”
  “您真是太看得起我了。”夏孟秋哼哼,特意开了窗伸出手朝外面挥了一挥,往后看了一眼,惊异地道,“咦,没有啊,我手都快挥断了,连半个人都没有看到!”
  梁盛林大笑,嘴快过于心,立马道:“那我就不算是一个人么?”
  夏孟秋颓着脸:“您就别拿我开涮了。”
  梁盛林故意地:“怎么,我就不是人?”
  夏孟秋说:“是啊,您是人,可您不是普通人呀,哥哥您身娇位贵,小女子我高攀不起。”
  尽管她说的只是调侃的话,可那一声突如其来的“哥哥”,还是让梁盛林震了一震,心里一下子就痒痒的,像有几百只猫在挠。
  他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太失常了,在一个女人,尤其这个女人还是兄弟看上的女人面前,屡屡升起一些不该有的想法。他非常懊恼,但又该死的感觉到了一丝难以抑制的犹如会上瘾一般的兴奋,这种兴奋令他心甘情愿地深陷其中,并且自欺欺人地相信,他这只是一时贪玩,而并不是情动。
  回去的路上,梁盛林一直在想要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给程东。等发现自己为这事而纠结了大半晚时,他又感到非常的懊恼,作为兄弟,看到他未来的女朋友准备要骑墙,跟他打声招呼,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为什么,他要这么的,纠结?
  恰好这个时候程东打电话过来,他似乎特别烦,跟他发牢骚说:“为什么女人跟女人之间差别就有那么多?”
  梁盛林也不明白,事实上他也很想问清楚弄明白这个问题,为什么,都是女人,他偏偏对夏孟秋起了不该起的心思?
  他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跟像他说夏孟秋的那样,只要他一声招呼,招不来一个连,但至少,一个班的人马还是可配齐的。
  为什么偏偏是夏孟秋?
  不过程东的烦恼并不在于此,梁盛林对他那点破事清楚得很,他冷笑一声说:“你要小心,不要到最后,两头失塌!”
  程东对这倒是很有信心:“不会的,我会给她一个干干净净的程东的。”
  所以他才一直没行动,一直在等待。
  梁盛林很想问他:“你干净在哪里?你是打算把你用从一个女人身上赚来的钱,又献到另一个女人那里去吗?”
  他忍了忍,没有说,只是道:“我今天看见你那宝贝了。”
  “哦,在哪?”程东问。
  梁盛林说:“飞翔之翼,正跟人相亲呢。”
  程东笑:“小样,还挺会选地方。”
  梁盛林有些无语:“你就不担心?”
  程东说:“不担心,反正最后就算她嫁人了,我也会把她抢过来的。”
  ……
  梁盛林没有程东那么强大的自信,因为他始终是觉得,夏孟秋爱谁谁,从程东盯上她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失去了靠近她的资格。
  当然,偶尔逗一逗她还是可以的。
  但那种逗弄,是必须有距离的。为了让自己在以后跟她的相处中,能保持正常,梁盛林第二天就选了个女人进行了一次久未进行过的约会。这种活动在他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倒是很热衷,可年纪越大,女人来得越来越容易,越来越不用费心思,就像随手可以触到的一件物品一样的时候,他就早已没有了猎艳和守候的兴趣。
  所以,被他如此特别以待,被召见的女人很是受宠所惊,自始至终藤蔓一样地缠在他身上。梁盛林看着身边的女人,终于明白了她们和夏孟秋的不同:她们会撒娇,但不会像夏孟秋那样耍赖;她们会讨好他,他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哪怕他贬损,嘲弄,甚至,踩踏她们,她们都不会像夏孟秋那样,会出现鼓着腮帮子气乎乎到眼睛亮睛睛的模样,也不会像夏孟秋那般,伶牙俐齿地反击,然后逗得他哈哈大笑,心情极度愉悦。
  还有,最重要的,她们都会浓墨重彩似的将自己隆重装扮起来,不让他看到原本的模样,但夏孟秋,她似乎从来都是那样,素面朝天,无所顾忌,她所呈现出来的她,都是真实的,本来的,因此,也是最吸引人的。
  这样一比较,梁盛林就只觉得索然无味,他觉得自己真的生病了,他想把这种病治好,于是把手里头夏孟秋的电话删掉,把有她签名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