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 >

第2部分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种帧耆怂朔浅5木哂写笾谇槿说镊攘ν猓硗飧褂谐肚繁獾谋局剩⑶遥云郑
  怪谁呢?怪自己吧!
  夏孟秋一阵苦笑,虽然久别重逢,他的毫无违和感令她觉得窝心,但还是伸出根手指扒拉开他,一本正经地说:“同学,我非常确定我们两个是很相熟的,所以你不用靠得这样近来显示我们的距离感。”
  程东顺势坐直了,哈哈大笑着捏了捏她的脸:“秋秋,你还是这么有趣。”
  夏孟秋被他这声“秋秋”叫得虎躯一震,彻底无言了。
  说是去吃饭,夏孟秋地点都跟他商量好了,结果大少爷接了一个电话,又临时改了道,吩咐说:“前面掉头,去金海湾。”
  夏孟秋只当他是突然想要去吃金海湾边上的口味虾,哪晓得一下车,他居然径直领着她往里头去了。她几乎是惊吓到了,站在金海湾富丽堂皇得能照亮几条街的大门口和他较劲:“程东,你发多少财了啊,去这吃饭?”
  她可不想当那冤大头,金海湾的东西她没吃过,但是价钱还是知道的,报上都说是贵得相当离谱,虽不至于吃一餐就让她破产,但是,多不划算啊!
  程东笑得很狡猾,手下用力,将她扯过来,以环抱的姿势把她半搂进去,一边走还一边说:“呵呵,舍不得啦?谁说这里只能吃饭?”
  不是吃就是住了,那结果更惊悚!夏孟秋都想直接赖地不起了,据说这里面普通的标间住一晚上都要好几千,以他大少爷的标准肯定标间是不屑住的,她都忍不住想说难怪他爸爸会贪污了,养出这么个穷得穿短裤还要讲排场的货,不贪污,能行么?
  好在灵台还有一丝清明,夏孟秋最终忍住了,只劝他说:“少爷,不用这么拽吧,你不觉得这里金碧辉煌的,装修太俗,实在跟你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气质不相符?”
  程东又是一阵大笑,见实在是作弄得她够了,这才放开她,一边擦着眼角一边掏出钱包去开房。夏孟秋完全不想争那个表现,尽管他来的时候她已经打定主意要全程侍候他吃吃喝喝,以期大少爷能有一个完美旅程,也不枉费他这半年来给她充当知心大哥。
  但那也是有标准的好吧?
  不过,人程东也没给她表现的机会,房间是他早就订好了的,只要掏出身份证,拿到房卡就可以了。
  难怪他之前说不急,还一路嫌弃她选的地儿。
  不过,这也让夏孟秋严重怀疑程少爷金钱的来路。
  几年的时间,他家里人都还在号子里蹲着呢,他一大少爷,靠自己就能住上这么豪华的所在?
  不过她也没问,该怎么活都是人家自己的事,她也不要被人家嫌鸡婆,尤其这位主,还是个明显主意很大的。
  金海湾是五星级的大酒店,地处雾江边上,那里的房子,价钱非一般,当然住的环境也是超级非一般的。夏孟秋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走近这里,踩在走道上豪华的地毯上,她都有些担心,自己的贱脚会踩脏了这块贵地。
  程东显然又被她的表情取悦了,笑着拉起她的手,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是小套房式的,布置陈设,都非常的居家式,也就是相当的舒服,至少就夏孟秋看来,自己家的新蜗居,是连人家一个厕所都比不上的。
  程东丢下东西,在床上孩子气地翻了几个滚,完了还拍拍床,问她:“你要不要也来滚一滚?”
  夏孟秋说:“我倒是很想你马上滚一滚。”
  程东笑:“我现在不就在滚了嘛,看,我多乖。”
  夏孟秋无语地看着他,只觉得这男人快三十岁的脑容量不知道存放到哪个区去了,没好气地问:“那你打算滚到什么时候,不是说饿了么?”
  她的时间很宝贵啊,家里还有个伤员等她回去照顾。
  程东却说:“不急,花这么大价钱了住进这里,难道还要费心出去找吃的么?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说着掏出电话,噼哩啪啦吩咐了一通,打完电话看到夏孟秋还杵在那,取笑说:“怎么啦?不会是看着这里陈设太豪华,屁股都不敢坐下了吧?”
  夏孟秋恨恨地:“孤男寡女,我是担心你起了禽兽之心。”
  程东笑得在床上又滚了几滚,抚着肚子坐在床上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嫌弃地说:“好了啦,你的身材比起当年,也没好多少嘛。”
  换言之,当年他两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时候他没想对她怎么样,自然现在的,更提不起兴趣了。
  我是二更的分隔线…
  夏孟秋气得直磨牙,不过到底还是在几桌边坐了下来。
  要说起那次独处,其实也是很无厘头的,社团的几个人组织一起出去玩,结果人家都是配对好的,只等着制造机会成就好事。唯有夏孟秋跟程东两个算是单身汉(夏孟秋是真没恋爱,程东是刚甩了人家)。大晚上的人家占了她的房,她无处可归,只能赖到程东那里。当时她其实是很怕的,程东平素就爱开她玩笑,讨点口头便宜什么的,传言中又更是说他一到晚上就会化身禽兽,学校里不知道多少女孩儿被他拉上床又抛弃了。
  日间他油嘴滑舌的还不觉得,可大半夜的,又受了那几对人的刺激,夏孟秋看程东的目光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紧张。出乎意料,程东倒是很君子,两张双人床,他连床都没挨,就坐电脑边,玩儿了一晚上,任她在床上紧张得翻来滚去睡不着,连半句玩笑都没有,一本正经得夏孟秋都觉得自己不认识他了。而且不管她什么时候醒过来,都只能看到他戴着耳麦玩游戏的背影。
  第二天那些人知道他们两个单独待了一宿,都明里暗里打趣,程东却笑着跟她说:“得,我好好的名誉,就毁你身上啦。”
  夏孟秋气得要死,当即回他:“你还有名誉?自己去打听打听,你的名声怎么样吧。”
  程东还沾沾自喜的:“我知道啊,风流才子嘛,不过我这风流可是有底线的哦,我只要辣妹和美女。”说着上下打量她一翻,啧啧嘴,顾自摇头。
  夏孟秋差点被他气绝。
  这时候,一想到这些,夏孟秋还有些想磨尖了牙咬人的冲动,什么叫没吃到羊肉还惹了一身臊?她就是!打那以后,她莫名其妙就站在了程东的床伴名单上,害她大学四年里,都没一个正经的男生来追求她。
  程东可能也想到这些,笑了好一回,两人又说起读书时候的一些事,气氛倒一下子松快了好多。说到口干处,程东就手开了瓶饮料,还是韩国进口的,标价又好一阵令夏孟秋肉疼,不过想着这也不是她的钱,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程东一边把饮料递给她,一边说:“秋秋,今天晚上帮我个忙,好不好?”
  夏孟秋准备接饮料的手就收了回来,看着他一脸的警惕:“要我暖床的话,免谈!”
  程东大笑,说:“秋秋你真是太好玩了,今天和你在一起,这么短的时间,比我这几年里笑得都要多。”
  一句话,成功地令夏孟秋替他感到了心酸。
  程东又说:“当然不是这个了,我们两个这么熟了,人家不都说了嘛,熟人,不好下手。”
  夏孟秋松了一口气,想到他这次总算不拿她的身材说事了,就缓了缓语气说:“那是什么事?先说好,杀人放火违法乱纪的忙,我也不帮。”
  “切,你真是太看得起你自己啦。”程东笑得很坏,“放心,就一点小忙,不会让你很难做的。”
  夏孟秋坚持想问什么事,程东却已掀了饮料递过来了,她伸手想接,不知道是自己没抓稳还是他放手太快,总之一个不小心,那贵得让她肉疼的饮料,圆滚滚的身子一倒,好了,全洒了。
  更让她感到心肝肝儿疼的是,她是坐着的,程东手伸得太长,那些饮料几乎全落进她裤子上。
  这下不要说是外面,就连里面都湿透了,而且饮料是果汁类的,一浸,还染了色,红通通的,就像被人当面泼了一大盆狗血。
  夏孟秋抬起眼,看到程东一张无辜极了的脸,她总觉得他是故意的,可面对这样一张脸,她又觉得,那质问完全说不出口。
  程东见她面色不善,赶紧讨好地说:“要不你换下来送去洗一洗?放心,这里的附加服务相当好,顶多一个小时,就能恢复原样了。”
  夏孟秋已经无力说什么了,房间里有男女式的睡衣提供,当然是收费的。程东打开衣柜给她看了,她都懒得说什么,直接拎起来撕掉标签进了洗手间。
  要是不换,就这样,不说衣服难看,她自己都不好出门——夏天衣服薄,被水一浸,就跟完全透明了似的。
  夏孟秋心思复杂地洗好完了澡,穿好衣服站在镜子面前看了看,拘束得都不想出门了:这吊掉式的睡衣怎么这么露啊,感觉穿跟没穿没什么差别,胸脯那里,自己但凡走路的幅度大一点点,那两团肉就要整个都跑出来了!
  可是没办法,衣服总是要洗的,试着披了条大浴巾,嗯,还不错,至少能遮的都遮住了。勉强做好心理建设走出来,咦,房间里还没人了?客厅里倒是有声音,她以为是送餐的过来了,也没多想,顺手开了门走出去,外头倒是比她想象中的更热闹一些。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客厅里多了一男一女,男的夏孟秋不认识,她也没空去打量,女的她倒是知道的,虽然跟她不是一个学校的,可经常来学校找程东,夏孟秋还因为程东的关系和她吃过一两次饭,说起来,这该是程东的某一位女友(或者是床伴?)之一。
  她正想跟来人打个招呼,可是见到她一出来,所有人都震了一震。夏孟秋还有些莫名,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程东,突然就察觉出了不妙。
  因为程东居然也是光着的,全身上下,就只围了一条大浴巾,那光洁精瘦的胸膛上,甚至可以看到有滴滴的水珠滚下来,联合起才美人出浴的夏孟秋,两人孤男寡女在做什么,答案应该是,不言而喻了吧?
  夏孟秋觉得这一回实在是比上一次,更加的令自己百口莫辩。
  但她也没想过要辩,清者自清嘛,反正这些人怎么看,她又不在乎。但问题是,架不住人家在乎啊,那位程东的前情人之一,瞪着夏孟秋呆了好一会,才抖着手指指着程东,带着哭音问道:“程东,原来你瞒着我提前过来,就是为了来找她?”


3“捉奸”

  “什么叫瞒啊?”程东满不在乎的一脸欠抽样,“我要是真瞒了你,你能找到这里来?”
  那女人噎了一口气,说不出话。估计也是觉得在程东那里讨不到什么好,就把火力对准了夏孟秋:“没想到就是你死巴着程东不放,就你这模样,别想着飞上枝头了,人家玩玩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中午切开西瓜的无力感再度涌上来,夏孟秋闻言气得笑了,她什么时候死巴着程东不放了?又从哪里露出想飞上枝头的想法了?再说,程东算高枝吗?就算以前是,现在也该是残枝了吧?而且,得意,她哪有得意了?她明明一脸莫名加无辜加无奈的啊,这种狗血的事,她也是被动遇见的嘛!
  对这种毫不加理性的胡搅蛮缠,夏孟秋觉得完全没有对话的必要,她只把目光对着程东,那表情要多不耐有多不耐:快点把你的麻烦解决掉,我可不想莫名其妙惹来一身臊!
  程东也觉得这样的场景可能有些滑稽,就伸手试图把那姑娘推出去:“你先走吧,我这还有事呢,明儿我找你,咱们再好好谈一谈。”
  得,这情圣的因子又冒头了,夏孟秋听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下好了,这白眼虽不是对着人家的,但却是触痛了别人的痛脚。那女人彻底被夏孟秋这不屑一顾的表情给惹毛了,甩开程东的手就往夏孟秋这里跑,还好后者反应快,才没有被她的五爪金龙给伤到,但因为闪避得仓促,裕泡却不可避免地被扯掉了。
  等到夏孟秋稳住心跳,回过神来就发现程东还有那个一直坐在旁边兴味地看好戏的男子都有些呆住了,她顺着目光看看自己的胸,忍不住气急败坏,一把捂住猛地转过身去,脸红得跟蕃茄似的,连耳朵都红透了。
  看夏孟秋穿得这么性感,那姑娘更是要疯了,张牙舞爪地跳起来,嘴里也跟着不干不净的。那言辞,她好意思说,夏孟秋都不好意思听,有心回她两句,可看看自己这模样,实在是不适合跟人叉腰对骂,眉间风雨眼看着是越聚越多。
  程东总算是良心发现,这回男人了一把,直接上前强硬地,不由分说捉住那个女人往外面推,临了见人还在不停捶门,他又对着门外吼了一嗓子:“想热闹是吧?想热闹我把你老公也叫过来!”
  门外陡然就安静了下来,门里的余下两个人,却一起集体石化。
  程东没好气,跑回来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