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 >

第21部分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第2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然后她就准备离开了,程东在后面叫住她:“秋秋。”
  声音很落寞。
  夏孟秋没有回头。
  程东祈求地说:“再等一等我,行么?”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如此哀伤的语气,夏孟秋却忽地想到以前的很多次,程东跟她说:“你等着我呀,等我来娶你就好了,还相什么亲?”
  半真半假的,那时候听在夏孟秋耳朵里就是玩笑,像是没事做了专门来拿她开涮似的。
  他唯二两次如此郑重其事的表白,却是已经注定了要失去的时候。
  她摇摇头,再摇摇头,轻声说:“程东,我们是永远都不可能的了。”
  她或者从来就没有去试图厘清过自己对程东的感觉,但她想她现在也不需要去厘清了,因为她很清楚,就算以后麦宝宝恢复了,她也永远没办法再接受这个男人。
  她不能接受,在她男人的生命里,曾有一个女人,爱他如生命。
  她不会等他,她会快快地把自己嫁出去,然后,尽早远离。
  梁盛林在病房里无聊地拿着遥控器转台,换来换去的结果是,越发地感觉到心浮气躁。然后只好丢开电视,拿起手机来玩游戏;可玩了一会,他又觉得这些游戏实在是幼稚可笑,便愤愤不平地丢到一边;转而专心致志地瞪着房门,像是要把那里瞪出一个洞,或者最好的,能把那个女人从外面瞪进来。
  所以当门被突然推开,夏孟秋一下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他吃惊得眼珠子都快要脱窗了。
  而夏孟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梁盛林这个样子,既愤怒又惊异,好似她的出现,是多么的不合道理。
  她一时就不敢进了,站在门边上,怀疑自己是不是打搅了他什么,或者,来的时机不对?或者,是他根本就不想看到她?
  正胡思乱想,梁盛林却忽地咧开嘴大大地笑了:“你怎么来了?”
  这一回,他的高兴也是同样的明显。
  夏孟秋就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她走进来,把书放到他桌上:“这是你要的书,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看。”然后又把MP4从包里拿出来,递到他手里,“这是我的MP4,里面有歌、小说,无声的有声的,好像还有电影,我不记得了,你自己拿着看吧。”
  梁盛林全都接过来,却没有看,只是望着夏孟秋:“你怎么这时候才来?”
  这时候,才,夏孟秋愣了愣,他是很盼着她过来的么?这样看来,他是确实待得有够无聊的了。因而她就拿出那个通用通杀的理由:“要上班,忙。”
  梁盛林撇撇嘴:“我看你就是存心拿这理由来刺激我。”
  夏孟秋就笑:“好好休息一下,不好么?”
  梁盛林说:“我比较喜欢想休息的时候休息,想做事的时候做事,自由自主,才是我向往的休息。”
  夏孟秋点点头,叹息着说:“你是遭了无妄之灾。”
  “你可怜我?”
  “啊?”
  “可怜我就经常来看我呀,陪我说说话也好,你不知道,我躺在这,觉得自己都快要发霉了。”
  夏孟秋看着他那双腿,深有同感,闻言想都没想,担忧地问:“有人给你翻身的吧?要小心,老是不动,肌肉会萎缩的。”
  ……梁盛林瞪着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那你要不要帮我检查检查?”
  夏孟秋看他那样,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字触到了他的逆鳞,难道担心他也有错?还是,他被困得又开始阴晴不定了?眨巴着眼睛,她有些无辜地看着他,突然就起了调皮之心,问:“呃,你需要吗?”
  梁盛林被她噎了噎,又不甘心落败,就哼了声,说:“那就开始吧。”说完就掀开被子,作出一副准备脱衣让她检查的架式。
  ……最后的最后,是夏孟秋落荒而逃了。
  要比脸皮厚,女人似乎天生就不如男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夏妹妹说不可能。
  其实她心里也是有过一点点期盼过的,有一点点吧,有一点点吧?
  今天只更一章了,细水长流,嘿嘿。


28喜欢

  
  梁盛林看着夏孟秋红着脸离开;心情愉悦。
  他垂下头,看着手上的mp4;嘴角扬起的笑,压都压不下去。过了好久,才无意识地开了机;专心致志地研究;夏孟秋有没有什么秘密;不小心留在了这里头。
  结果让他很失望,但也令他很意外。
  mp4文件夹里的东西很简单;就三个内容:音乐、书籍还有电影。
  音乐那一部分他没看;直接点的是电影,见不过是几部有些yy的纯爱情戏,他就没兴趣了;转到小说的文件包里。
  这里面的东西就多了,看得出,夏孟秋是个很细致的人,里面的书都被她有意地进行了分门别类,像是言情小说包,她分了都市言情、古代言情、历史演义。就这每一个分类里面还有小分类,像是很好看、一般、打发时间等等等等,看得出,这些应该她都是看过了的。
  那样看过去,这里面就像是一个电子书的图书馆,还给出了推荐和不推荐。
  梁盛林一个一个的点进去,心里涌上了一种他离她如此之近的感觉,透过这些留有着明显夏孟秋特色的东西,他的有一部分人生,也似乎与她重叠了。
  他触摸着冰冷的屏幕,就像是正在温柔地抚摸着他爱的那个女人,她弧度美好的眉型,她□小巧的鼻子,还有,她嫣红如花的唇瓣。
  他抚摸得太认真了,以至于门猛地被推开,程东大步走进来的时候,他都完全没反应过来。
  程东本来心情不好的,可看他那一脸痴样,还是忍不住先问:“你这是什么表情,怎么那么□?”梁盛林还没说话,眼睛一瞟,又看到了桌上的书,皱了皱眉,“这些书怎么在你这?”
  “我让她买的呗。”梁盛林也不计较他话里的意思,反正他是注定是得不到夏孟秋了,就当是可怜可怜他吧,不跟他计较。大手捏紧mp4,一边悄悄地把它放进被窝里,一边说,“怎么的,你有意见?”
  程东吁一口气:“没意见。”摸起桌上的书翻了翻,勉强笑了笑,“她的品味,还是几十年如一日。”
  梁盛林不愿意和他讨论这个问题,他对她熟稔至极的语气,令他感到很不舒服,于是问:“你怎么这时候过来?我都要睡觉啦。”
  “烦。”程东把书丢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简短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你有哪天不烦吗?”
  “今天最烦。”
  “哦,说来听听。”梁盛林把程东丢乱了书一本一本码好,想了想,干脆放进了边上的抽屉里。
  程东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他完全陷到自己的情绪里去了,沮丧地说:“不知道早先那两个女人谈了些什么,我总觉得,麦宝宝看我的表情很诡异。”
  “哦。”梁盛林也皱眉,回想刚刚夏孟秋进来时的神色,很平静,没有任何的异样,他就放心了些,看着程东嗤道,“活该,让你一脚踏两船。”
  程东皱眉:“我没有。对她,我很认真的。”
  “是啊,很认真,认真到一边在心里想着她,一边又跟别的女人瞎搅活,还让人家怀孕。也是她夏孟秋脾气好,要是我,估计早一脚把你踹到哪旮旯里去了。”说着他冷笑一声,问,“老三,我一直就有个问题想问你,你是怎么做到,心里头爱一个,然后身体再爱另一个的?”
  “滚!”程东被他激得怒了,要不是看他现下是个重伤员,估计他拳头就要揍过来了,“那根本就是个意外,那女人……”
  “意外也得你硬得起来啊。”梁盛林打断他,想到高尔夫球场那一次,深深地觉得自己才是真纯情啊。
  程东嚯地站起来,他决定还是暂停和面前这个人进行对话,否则难保他不会恼起来狠狠地打他一顿,然后令他伤上加伤,使得事情再无可转圜。
  他有些郁闷:“老五,是不是因为这事你对我有了什么意见啊?我总感觉,你最近话里的刺头儿,特别的多。”
  梁盛林立即回说:“我本来就一直看不惯你这样。”顿了顿,又补充,“而且我也不觉得你需要什么安慰,你需要的,更应该是一顿暴打!”
  话不投机,程东只好一腔郁闷地来,满腹悲愤地走。
  梁盛林才不管他,每次只要一想到,如果那天他提早些离开,或者但凡反应慢了半拍,大概,麦宝宝的谋杀大计就要成功了。
  如果夏孟秋一身是血地滚进她的车轮底下……梁盛林打了一个寒颤,拒绝再去想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此他巴不得程东自此就被麦宝宝给套牢了,这样就再不用害人又害己。
  但他也很好奇夏麦两个人谈了些什么,他想也许等夏孟秋下一次再来的时候,他可以旁敲侧击试探试探?如果夏孟秋对程东还心存幻想的话,那好,他也就死心了,这么笨的女人,笨死算了!如果她已经对程东彻底死心了,很好,他梁盛林的春天,要来了啊。
  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有什么卑鄙的,就算程东和夏孟秋以前再怎么样,现在也应该是过去式了,程东需要学着放手,而他则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然后,让她晓得自己的心意。
  所以他努力地想,努力地想,后面他应该怎样做才能够赢得芳心。不过令他郁闷的是,他想了好多天了,夏孟秋却再也没出现。
  问程东,她倒是每天都有叫她爸爸给麦宝宝送饭送烫送好吃的来,但却没有他的份。知道这个消息后,梁盛林那个气愤呀,好歹他受伤也是为了救她的好不好?她的好汤好菜好心能送给那个始作庸者,就不能附带着给他也来一份?!
  他气极了,程东走后,他恶狠狠地舀起电话开拨,一开口却是带着无限委屈的:“秋秋,你怎么可以这样?”
  “啊?”夏孟秋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弄得莫名其妙,“是梁先生吧?”
  擦,梁盛林想吐血,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他幽怨地:“不是我,难道还有别人吗?你不会这么狠,怕欠我人情,所以把我号码都给删了吧?”
  “当然不是。”夏孟秋抹了一把汗,干笑,“您找我,是有什么事?”
  嗯,我想喝你家的汤,想一想,不能这么直接,于是改口说:“你不是答应了给你舀个游戏机来的么,怎么这么几天了,没消息了?”
  “是吗?”夏孟秋瞪大了眼,努力回想,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哦,我忙糊涂了,都忘了这事,我家是有个psp……那个mp4不好用吗?”
  “好用是好用,可是我头受了伤,看多了,眼睛疼。”
  夏孟秋闻言有些无语,眼睛疼那你还玩游戏?这个更需要集中注意力好吧?算了,病患万事大,不过一个psp而已,她已经很久不玩了,就当给他找个乐子吧。
  老是待在床上,也是挺烦的,总得给别人找些事来做。
  梁盛林挂了电话,这回满心盼着可以见到夏孟秋。结果他等啊等,等啊等,等到第二天中午,psp是来了,却不是夏孟秋送过来的,而是程东舀来的。
  程东把psp交到他手上,问:“这东西比你那电脑更好玩?”
  梁盛林满心不是滋味,没好气地说:“电脑重。”想了想,还是问,“这是你的?”
  程东盯着他:“是秋秋的爸爸带过来的,他说是秋秋给你的,让你打发时间用。”
  梁盛林把玩着手上的psp,没说话。
  程东先沉不住气了,问:“老五,告诉我,你是什么意思。”
  梁盛林漫不经心地:“没意思。”
  程东说:“不要折腾她,她那份情,我蘀她还!”
  梁盛林嗤地一声:“你能蘀?你还能蘀她什么?”
  “那也是我的事。”
  “以后就不是你的事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梁盛林迎上他的目光,很干脆地说:“我喜欢她。”
  作者有话要说:梁gg勇敢表白了,呃,可惜不是和女主。
  


29不放

  汪明月下班过来;打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自家儿子躺在床上,头用纸巾围盖着;那模样,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如果不是确定他的伤的确不会危及性命,汪明月几乎要以为梁盛林已经过身了。
  她没好气地走过去;一把将纸巾掀开;这回惊吓更严重;立时就淡定不起来了:“哇,儿子;你这是怎么啦?谁啊;谁下这么重的黑手?这什么破医院,住医院里都能有人来行凶?护工呢?不是说让她们二十四小时陪护的嘛?”
  汪明月很少有这么失态的时候,她虽然当惯了领导给人做惯了思想教育有些罗里罗嗦;但基本上,已经能够修练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地步了。
  梁盛林拉住她那个冲动到要去找护工和医院麻烦的娘,摆出了个看似很充分的受伤理由:“我是自个儿弄的,在床上坐得无聊,想要自个儿练习练习上半身肌肉,结果一不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