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 >

第23部分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第2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咭槐咚担暗任乙幌拢医痈龅缁啊!
  病房里,贺佳对着梁盛林,还有些拘束。
  梁盛林朝她招招手,慈和地说:“请坐呀,站着干什么?”
  这态度前后差别很是大,贺佳受宠若惊地坐下来。
  梁盛林便问她,是做什么的呀,工作累不累,最近忙什么啊,差不多了,才话锋一转,问:“你们家的秋姐很能干吧?老听她说好忙。”
  “是啊,秋姐很有能力的,人也好。”贺佳笑得很腼腆。
  “唔,我还以为她说忙骗人的,她那年纪,不是更应该忙着去陪男朋友么?”
  贺佳闻言点了点头:“最近应该是的吧。”
  “啊?”这意料之外的答案,梁盛林差点傻眼,还好他反应快,忍着醋意问,“她果然有男朋友的啊,做什么的?”
  “不知道,秋姐在这方面,很神秘的。”
  梁盛林还想再探多些情报,那个话题人物却进来了,她见这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就随口问了一句:“聊什么啊,这么开心?”
  梁盛林哼哼一声,说:“还能聊什么?我现在的状态是,能抓到个人来和我说话我就高兴。”说着递了个颠倒众生似的笑给贺佳 ,“有空就来玩啊,大叔我一个人很无聊的。”
  贺佳被他逗得咯咯笑了起来,出来后还跟夏孟秋说:“秋姐,怎么你的客户都这么有意思呢?”
  夏孟秋不在意地答:“也不全部是。”再说梁盛林哪里有意思了?整个人就像个刺头儿,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炸毛。
  这男人也就是外表看着光鲜,其实内里头,很不成熟的。
  不过这些,是她个人的观感,她没必要对着外人说,多年的经验告诉她:当面莫说人,背后莫说鬼,少八卦一些,无形中会少了许多别人中伤自己的机会。
  夏孟秋关注的在另外一件事上,她润物细无声的效果显现了,人家主动给她打电话,还邀她去动物园玩。
  肖书伟说他这期兼了教生物,动物园里新建的一个大蜺馆开馆了,他去看看,回头也好跟自己的学生说。
  于是和贺佳分手后,她就直接打的去了两人汇合的地点。她是兴致勃勃地去的,结果却是一身是伤地回来:她从来没感觉过动物园居然那么大啊,很不幸地她又穿的是高跟鞋,回到家的时候,脚上起的全是水泡。
  一碰,钻心的疼!
  夏哲言看她那样,也蘀她疼,一边舀针给她挑水泡,一边说:“你这是何苦?直接跟人说不能走不就完了?”
  夏孟秋咬咬牙:“我就是不想让他觉得我娇气。”说着说着就悲愤了,“爸,要是这样我还嫁不成,那你就做好养我一辈子的打算吧。”
  呜呜,真的好想哭啊。
  作者有话要说:入v到现在,还是有不少人支持着买v在看,只能说,谢谢支持。
  奕歌王对女主的评价,深得我心,这说明我想写的,你们也看懂了的。
  对此,心怀大慰!
  


31问题

  夏孟秋要忙着上班;还要应付肖书伟老师,自然梁盛林那边就顾不怎么上了。其实她和肖书伟的关系进展也不怎么样;他在重点中学教书,本身就很忙,周一到周五;基本上两人没时间能见面。周末好不容易有时间了吧;他还偷偷办了个补习班;白天他忙,晚上夏孟秋就懒得出去了。
  打电话两人又总是无话可说;肖老师性子木讷;人还很实心眼儿。夏孟秋有天收到人家给她发的一条关于老师的笑话短信,她觉着好玩就随手转给了肖书伟,他当时没回应;估计是在上课吧。到中午了突然给她打电话,非常严肃认真地说:“孟秋,其实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
  巴啦巴啦后面说了好多,夏孟秋才弄清楚,就是一条笑话惹的祸。
  搞得她哭笑不得。
  其实她也有想过,这样的男人,到底适不适合她自己。她也专门同夏哲言讨论过,不过夏哲言的意思是:“实心眼有实心眼的好处,反正嫁过去就是过日子的,嘴太花了也没什么好。”
  他是想到了程东,其实他一个过来人,不难看出程东对自己女儿的心思,但他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搞得夏孟秋被迫陷入那么难堪的境地,这让他很恼火。
  当初给麦宝宝做饭送汤的,他是不愿意的,可架不住女儿请求——她总觉得是自己的错,虽然她是无心之失,但和“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一样,夏孟秋觉得,虽然她没有主观介入程东和麦宝宝之间的意图,却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程东对自己的喜欢,才导致了最后不能收拾的结果。
  夏孟秋想想夏哲言说的也是,就咬牙坚持了。只是让她主动去寻他,可以,但要还让她再主动跟他说些甜言蜜语什么的情话,就实在是太难为她了。可她不说,肖书伟也觉得不好意思说,两人的关系是一起吃过两餐饭,逛过一次动物园,完全就像是普通的男女朋友一样,和情人关系,根本就不搭。。
  夏孟秋烦恼了好几天,这一日接到梁盛林的电话,他忽然问她:“秋秋,你们最近在忙什么啊?”
  夏孟秋这才想起,自己又有好久没有去看他了,答应给他的汤,也是一直没有送。
  她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还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客户经理啊,这种时候,这样的优质客户不正是最好拢络的时候么?于是就说:“是工作上的事,梁先生的身体好些了吗?”
  “你还知道关心我啊。”梁盛林语气淡淡地,“你们单位那小贺姑娘就不忙么?我看她就挺闲的,没事就爱往我这里跑。”
  夏孟秋愣了愣,心像被人猛扯了一把似的紧了紧,好半天才涩着声音说:“那她是打搅到你了吗?”
  “打搅倒不至于,只不过,”梁盛林说着笑了笑,“如果不是我们这样的关系,大概,我应该很快就算作是她的业绩了吧?”
  这话已经很明显了,夏孟秋握着手机站在原处,脑子有些发懵。
  其实互相抢业务抢客户资源什么的,在上一个分行的时候,经常有发生。但是,在这里,尤其抢她客户的人还是贺佳 ,这就让夏孟秋实在有些难以接受了。
  她想起贺佳的那张脸,没有世故的气息,孩子气的味道还很浓,每次一看到她,夏孟秋就会忍不住想起自己刚毕业的时候。
  她对她,很怜惜,就像是怜惜一路走来,自己的辛苦。
  但她却没有想到,她和贺佳有一天会变成农夫和蛇,她温暖了她,她却在醒过来之后,咬伤了自己。
  虽不至于鲜血淋漓,那伤口,也能见骨。
  夏孟秋当天晚上又去了医院。
  她在外面一家还算有名的食馆给梁盛林打包了一个汤过去,她吃了觉着还好,跟她爸的比,就差了些火候而已。
  梁盛林却是一脸嫌弃:“好难喝,你不会是拿外面买的来糊弄我吧?”
  夏孟秋笑得很尴尬:“那个,今天有些晚了,来不及,熬这个汤要大火烧开,小火慢熬几个钟的,所以,下次吧,好不好?”
  梁盛林撇撇嘴:“下次也不是不行,只不过你这个‘下次’不要是下一年后就可以了。”见夏孟秋很羞愧了,他也不逼她,哼哼一声转开话题,问,“有一件事,忘记问你了,老三说麦宝宝自从跟你谈过话之后,看他的目光很诡异就算了,连对他的态度也变得令他很惊悚,这是怎么回事?”
  夏孟秋闻言愣了愣,说:“是柔和一些了吧?”笑叹一声,“程东说话素来就很夸张。”
  梁盛林无视她提到程东时的态度,扯扯她的衣袖:“说一说嘛,是什么原因?”
  “嗯,其实也没说什么,麦宝宝是个很可爱的人。”见梁盛林一脸见鬼的模样,她只能说,男人和女人的眼光实在是很不一样。
  就像当初陆婉选了她表哥,所有人都下巴掉了一地,原因他们却是从来都没想过,陆婉却觉得,那样的人很好,坏得特别明显,她看得见,所以才不会怕。
  夏孟秋起先也不了解这种近乎自甘堕落的想法,看到麦宝宝后她就忽然开悟了,因为后者虽然看着盛势凌人,但却是骄傲得那么,光明磊落。
  虽然她差点杀了她,但是她不讨厌她。
  麦宝宝上下打量了她一轮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果我提前见了你一面,也许我就不会这么冲动了,在我看来,你根本不值得我这样啊,一脸看得见的懦弱。”
  她是第一个这么如此评价她的人,夏孟秋很意外,以往每一个认识她深或者不深的人,都说,夏孟秋很坚强,很能干。
  但其实,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每一次事情来临时,自己的害怕和慌张。
  麦宝宝的眼睛那么毒,毒得一眼就看穿了她。
  所以她不讨厌她。
  后来麦宝宝又说:“其实你避开程东是对的,他那么坏,你知道他在那边做了些什么吗?他酗酒、烂赌也就算了,赚钱的来路也不正经,第一笔资金是靠我给的,后来利用我家的公司帮着洗黑钱,放高利贷,逼良为娼……”
  麦宝宝还想要再说下去,夏孟秋就轻声打断了她:“不要诋毁他了。”她叹息着说,“把他贬得越低其实就是把自己看得越低了,你这样的人,不适合做这样的事。”
  麦宝宝这才正眼看她:“你倒是蛮了解他。”
  夏孟秋笑了笑:“我们毕竟同学了几年。”
  后来接下去,她们就真不谈什么了,麦宝宝虽然醒了,但精神并不是很好,说一番话又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但她是个聪明人,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夏孟秋表白什么心迹,最后她只是忍不住劝了一句:“麦小姐,我一直觉得过刚易折。男女相处很多时候像是男女对唱,如果一首歌,一开始你把Key提得太高了,把握不好,你自己唱得也累,跟着你唱的人,更累。所以,有时候,不妨适当地,把自己的那个Key降下来。”
  后来程东之所以会有那种感觉,应该是麦宝宝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了吧?
  这会儿梁盛林问起,她便把她最后她那番话说了出来。
  梁盛林皱眉看着她:“就这样?”
  “应该就这样吧,别的我们也没多说,她那会才清醒一些,说话很费神的。”
  闻言,梁盛林神色复杂地望着她,说:“秋秋,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是什么?”
  “你,到底有没有真的爱过他?”
  作者有话要说:进展不会很快,希望大家有些耐心看下去,一起看一看,这个平凡的女孩子的,一生。
  梁盛林也不会这么就有所行动的,对他来讲,躺在病床上示爱,一来会让夏孟秋误会他是挟伤求报,二来,也不符合他英明神武的形象……所以,他只会寻机会和她多相处,然后培养培养感情。


32试探

  梁盛林说的那个他;自然是指的程东。//
  偏偏夏孟秋和他装傻,说:“麦宝宝嘛?嘻嘻;我不是同性恋啊,不过作为同性的欣赏还是有的,但只限于远观。”
  梁盛林气得咬牙:“夏孟秋!”
  夏孟秋吐了吐舌;笑着说:“我以为梁先生那么聪明;这种问题不应该问就知道了嘛。”
  梁盛林给噎了噎;好纠结。
  他是应该体贴地当作自己很聪明地已经领悟到了,还是继续缠着她一定要知道个具体的结果?
  说实话;对她和程东的关系;他一直觉得自己都处于雾里观花的状态。
  他们似乎很亲密,这由他们在金海湾里那么暧昧的出现就可以看得出来,但他们似乎又隔得很远;夏孟秋从来就没有承认过她和程东有什么那方面的男女关系。
  或者只是炮友?梁盛林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震到了,也郁闷到了。
  下意识里,他觉得夏孟秋并不是那样的人,单纯的**的欢愉,打动不了她。
  梁盛林纠结的时候,夏孟秋却已经做好要离开的准备了,她没有问梁盛林,贺佳跟他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没必要吧?他那个电话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她今天的探访,也应该已经表达了她的想法。
  而他们还能够相谈甚欢,甚至话题都牵涉到个人**方面了,更是已足以说明一切了。
  她要走,梁盛林也没留,他希望他们接下来的发展,更能顺其自然一些,至少,看起来顺其自然一些。
  因此,他只是说:“哦,行,路上小心啊。”然后才话锋一转,好像是才想起来似的加了一句,“那什么,你最近是不是在忙着写你们银行理财产品的小品?”
  夏孟秋本来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转头一想,如果贺佳这段日子天天有来“拜访”他的话,他能知道也就不足为奇了。于是就点了点头,说:“是啊,写了两回了,都废掉了。”
  梁盛林嘿嘿笑:“我有个好想法,不过今天太晚了,等你哪天有空的时候,再过来我们一起商量商量呗。”说着一副我求你的样子,望着她,“就当给我找些事做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