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 >

第25部分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第2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梁盛林不明白,夏孟秋为什么会这么害怕他的靠近。他眼神黯了黯,笑着扯了一下她的头发,说:“怎么了?给吓住啦?你不会胆子真的这么小吧?”
  夏孟秋眨巴眨巴眼睛,刚才那种沉滞暧昧的气氛不见了。她看着一脸戏谑的梁盛林,还没来得及好好想一想他话里的意思,电话响了。
  是她的表嫂陆婉,很气愤的样子,一开口就说:“孟秋,不要和肖书伟谈了,那种垃圾!”
  夏孟秋有些懵,第一反应是,肖书伟是同性恋,专门骗婚的?网上骂的十大渣男之一啊,才能称得上是垃圾。
  如果是这样,夏孟秋倒是不急了。她抱歉地看了一眼梁盛林,一边站起来往外走一边说:“表嫂,不要急啊,就算是要判他死刑,也得看看他犯的是什么罪嘛。”
  陆婉滞了滞,其实她也是听说了后一时冲动,这时候夏孟秋问起来,她倒有些不好怎么回答她了。那些话,她听了都觉得生气,夏孟秋听了,还不得气疯了啊?
  于是她放缓了些语气,吱吱唔唔地说:“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人,孟秋,以后就别理他了,我再给你介绍个好的,保管不晓得比他强好多倍。”
  说了半天,就是不给夏孟秋个具体的原因,于是她猜道:“他不会是同性恋吧?”
  陆婉呆了一下:“啊?”
  “难道不是?”
  “你想哪里去了。”陆婉哭笑不得,“你当这是看小说啊,什么狗血你遇到什么?再说了,就算他是,这年头,他也不会告诉人啊。”
  “那是为什么?”夏孟秋好奇了,还能让陆婉这么生气的,“告诉我吧,我承受得住,也让我考虑看看,他是不是值得我断交不理了。”
  陆婉咬牙,先安慰她:“孟秋,反正这种人你不理就是了,他们说的话,你也可以就当作是放屁。”
  夏孟秋“嗯”了一声,很平静地等着后续。
  “其实我们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只不过现在很多人,都喜欢道听途说,胡说八道,乱讲是非……”陆婉发了一通对世事世人的抨击,熬不过了,才点到正题,“是他妈,我听说他妈到处跟人家讲,像你这样的条件,居然这年纪了还谈不到男朋友,指不定是,嗯,那方面有些不讲究,只不过看你手上还有些钱……孟秋,你没事吧?我要跟她绝交,什么人啊,不了解事实真相就胡说八道,我今天还跑她家去骂了她一场!她以为他儿子又是什么好货色啊?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的憨货,真当他家儿子是香饽饽呢。”
  陆婉果然是跟他表哥处久了,说话也粗鄙了很多,如此这般颠三倒四地安慰着,夏孟秋好久没作声。其实陆婉的说词已经很委婉很委婉了,她相信,她当时听到的,一定比现在说出来的要更难听一百倍。
  陆婉这么替她生气,夏孟秋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握着手机都有些傻掉了的样子。顿了半晌,瞅着那边平静一些了,她才说:“表嫂,其实没什么的。”再说下去,连自己都觉得没劲,草草的一句算是替她也是替自己总结,“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她也只有这一句话才能拿来安慰自己了。
  梁盛林在房里等了半天,一个小品,两个小品都看完了,夏孟秋才进来。
  他觑了眼她的脸色,看上去很平静,但她刚洗过脸,额角的头发还湿湿的,而且脸颊上还有隐约的红,眼神里还多了很多的内容,类似于愤怒、难堪、郁闷,以及更多的无奈和伤感。
  不过很显然,她也没有特别想要掩饰自己的坏心情,进来后几乎没什么停留,看着他,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哦,今天打扰你了,临时有些事,我要先走了。”
  她拿起包,作出一副要离开了的架式。
  梁盛林也不掩饰自己的担心:“是出什么事了吗?”
  夏孟秋笑,说:“没什么大事,反正不会再有人开着车来撞我就是了。”
  回转身,拿起桌上的食盒,梁盛林拉住她的手。
  夏孟秋抬起头看着他,微微有些疑惑地。
  他轻柔地唤:“夏孟秋。”
  千言万语,所有的担心和关心,都融在这一声呼唤里。
  夏孟秋微微震动了一下,最后却只是垂下头,长长的眼睫毛,遮住了她所有的想法跟表情,良久之后,梁盛林听见她说:“谢谢你,梁先生。”
  作者有话要说:以夏孟秋来说,她是不会想要跟程东的朋友纠缠在一起的,他们的圈子,离她远得很。
  所以,面对梁盛林的话,她不是故意装傻,也不是听不懂,只是不想相信罢了。
  她并不想成为花花公子们的猎物,她的人生目标并不在此。
  她可以结婚,但对象必须是她能掌控的,这是之前我就说过的,她的婚恋观。


34上勾

  事后;夏孟秋听到了肖书伟母亲那番说词的完整版本,当然;不是原话,但所有的意思都已经包括在里面了。
  陆婉果然是给她留了几分颜面,最难听的话;她都没有告诉她。
  夏孟秋听到别人转述这些的时候;是一边痛一边听的。那种感觉就像是牙痛病犯了;明明咬一下就痛得要命,却偏偏还要去咬;而且还一边咬一边在绞心绞肺的疼痛里;硬是感觉到了一种近乎变态的兴奋感。
  那种兴奋感总结起来,就是自甘堕落、自暴自弃,还有就是;破罐子破摔。
  反正已经很痛了,就不妨更痛一些,痛到头了,也就麻木了。
  在肖书伟妈妈的感觉里,夏孟秋就是一没有挂牌的那啥女,还四处勾搭,跟人歪缠,搞得人家老婆杀上门来,逼得人恨不能和她一起同归于尽。
  名声臭尽了,这把年纪了还嫁不出去,所以就可劲地想要巴着肖书伟。
  这样的女人,肖书伟一家没一人看得起,但他们又舍不得夏孟秋家的钱。虽然说夏母重病花销了不少,但这些年,她们家攒的应该更多。而且她家不但分到了安置房,还有一笔拆迁款,这些,在夏哲言百年之后,可都是夏孟秋一个人的!她自己又有一份看起来还算体面的工作——银行工作人员啊,不晓得为什么,在很多人眼里,在银行工作的人,都应该属于是暴有钱的那一群。
  夏孟秋听完这些以后,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整天,谁来叫都没用。
  夏哲言怕她想不开,吓得在外面抓耳挠腮的,哪里都不敢去。其实他是想歪了,夏孟秋之所以把自己关起来,只是怕管不住自己,怕自己会冲动地跑到肖书伟面前去,不是拿把刀砍了他,就是把他拖上床去,让他看一看,她这个人尽可夫的妓女,的落红点点。
  对的,她还是个处女,二十七八的老处女,说起来都很丢人。
  所以,她还是人尽可夫吧!
  从始至终,对这件事,她唯一能想到的一个词只有是:自取其辱!
  到半下午的时候,她还是打开门走出来了,夏哲言红着眼坐在客厅里,见她出来,嘴唇动了动,那样子,竟是哭了。
  夏孟秋觉得很抱歉,但她也不想解释。她走过去,跪坐他身边,把他的一双大掌合在一起,就那样将自己的脸埋在里面,泪水没一会就浸湿了他整双手掌,然后一点一点从指缝间漏出来,滴在地上,静寂无声。。
  父女俩无声地哭了很久,夜色漫过屋梁,最后浸入了整间屋子,他们谁也没有动,直到电话清脆的铃声响起来。
  夏孟秋的背动了动,跪坐得太久,她的腿已经麻得没有办法站起来了。稍微恢复了一阵后,她才挪到一边去拿电话,上面有很多的未接来电,最新一个,是汪浩的。
  她这才记起自己跟他约好了要一起吃晚饭的。
  她抹了一把脸,坐在那一边捶腿一边和夏哲言说:“爸,我还得出去一趟。”
  夏哲言的声音还有些哭过后的暗哑:“去哪里?”
  “我同学找我有事。”
  夏哲言嗯了一声,看着夏孟秋以极其不自然的姿势站起来走到洗手间去,收拾收拾出来,她脸上已看不出多少痛哭过的痕迹。
  自始至终,他没有就肖书伟的事,说过一句话。在夏孟秋看来,这已经是他这个父亲,对她最难得的体谅和安慰了。
  所以,生活仍然要继续。
  回拨给汪浩电话,他已经在那边等很久了。夏孟秋这回没有叫人陪她一起,反正最坏的结果都已经造成了,那么随便吧。
  他们约的地方仍然是咖啡之翼,夏孟秋选的。定这地方的时候,她还是怀想着肖书伟的,后来出了那事,她也没有改,她不能因为某一个人,而避开一整块地方。
  汪浩这次也是一个人来的,一见面,他就笑着打趣说:“你是有预谋的吧,选这么个高雅的地方,就这么怕我灌你的酒?”
  他的语气一如往常,仿佛他们之间,毫无芥蒂。
  夏孟秋就说:“是啊。”不知道是说有预谋的,还是说怕他灌她的酒。
  坐定,等点过餐,汪浩就递给了她一张纸,她打开来,那是她的入党申请书。
  她一边看,一边听到汪浩说:“难得你今天还这么捧场,我还以为你怪了我,从此以后就不再见我了。”
  这是就上回妙妙自杀闹得她跟着一起名声尽臭的事进行的道歉么?
  夏孟秋眼睛都没移,淡淡地说:“没那个必要。”
  汪浩噎了噎,苦笑着说:“还真怨上我了,对不起,夏孟秋。”
  如此郑重了,夏孟秋才抬起头,扬了扬手上的那张纸,说:“谢啦。”而后才说,“既然你提到了,那我有个问题也想问问你,能帮我解解惑么?”
  汪浩想也没想,说:“可以。”
  夏孟秋说:“我就是想知道,到底你在妙妙面前说了些什么,让她那样误会我。”
  其实后来她也仔细想过,妙妙不是那么没脑子的人,如果只是她以前说的那些理由,什么汪浩欣赏她,喜欢看她的空间一类的,还不至于让她到最后做出那种“惨烈”的事来。那么,只能是后来,在她们旅游回去后,妙妙又受到了新的刺激。
  汪浩这回顿了顿,才说:“其实也没什么,后来她又找了我,我就是觉得,不能再这么任她纠缠下去,她跟我求证那些事,我也就没否认。”
  所谓的“那些事”,应该就是他到底喜欢不喜欢夏孟秋一类的吧?
  “你跟她说,你在追我?”
  “没有。”汪浩闻言忙连连摆手,“我只是在同学群里说,我欣赏你这样的女孩子,入得厨房,出得厅堂,如果男人正在拼事业,娶你这样的回家,还是事业上的一把好帮手。”
  在同学群里说,夏孟秋默了默。
  汪浩还在万分诚恳地解释:“我说的是真心话,其实我们班上有很多男孩子都有这种看法……”
  夏孟秋面无表情地打断他:“那你把我娶回去吧。”
  “嘎?”
  夏孟秋看着他,因为太突然了,他此时一脸的惊讶,拒绝之意,一览无余。
  她嘲讽地扯了扯嘴角,笑着给他倒了一杯茶,说:“开玩笑的,吓住啦?”
  莫名其妙就想起昨日在医院,梁盛林问她的那句话:“怎么了?给吓住啦?你不会胆子真的这么小吧?”
  原来那时候,他只是在调侃她,就像是现在,她调侃另一个男人一样。
  气氛一时就有些冷,还好这个时候有人解救了他们。
  一个三十来岁,西装革履的男人从里面的包间走出来,恰好路过他们这一桌。看到夏孟秋,他有些惊讶:“孟秋,你也在这?”
  夏孟秋站起来,一脸的惊喜:“丁主任?你也在这吃饭?”
  “嘿,跟朋友过来消遣一下罢了。”然后把眼睛往汪浩身上一转,露出一脸的兴味来,压低了些声音凑到她面前问,“你男朋友?”
  “不是啦!”夏孟秋赶紧摆手,看了一眼汪浩,给他们做介绍。
  三个人于是又是好一番寒喧,丁当热情地邀请夏孟秋进包间里去,还说:“要不一起吧,反正里面的也是个熟人。”
  夏孟秋问是谁。
  丁当说:“罗副行呀,一起吧。”
  夏孟秋一脸的敬谢不敏:“不了,那个,我跟我同学还有些事要谈呢。”
  “那好,那我也不勉强你,完事了也过来打个招呼呗。”
  夏孟秋忙点头说好。丁当这才转身走了,包间门打开的时候,那边正对着汪浩,能看到里头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谢顶、微胖,很熟悉的模样。
  门关上后,汪浩问:“里面那个,是你以前分行的行长吧?”
  夏孟秋点头,说:“是的,他现在调去总行了,刚才那个丁当,是以前带我出来的,算得上是我的出道之师。”然后又调侃他,“你认得的人还蛮多的嘛。”
  “嘿,我是投资部的嘛,有时候总要跟你们银行的人打些交道。”说着他就没再就这个继续下去了,只是很明显的,后面的汪浩,都有些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