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 >

第30部分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第3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完,他转过脸来,朝着她眨了眨眼睛,那模样,似是玩笑,却又带着了几分认真。
  夏孟秋不动声色地转开目光,嘴角噙着一抹清浅的笑意,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几分谨慎的保守,很克制地:“那就先谢谢梁先生了。”
  梁盛林闻言,轻轻笑了笑,没再说话。
  梁盛林定的是上回打高尔夫吃的那家潮汕店,他记得,夏孟秋很喜欢那里的味道,现下她感冒了,去那里吃就更好了,潮汕的菜,没那么油腻。
  再说,吃完了饭,还可以顺便去打一打高尔夫。
  旧梦重温呢,这一次,梁盛林想,他一定不会再错过机会了。
  再次回到这里,夏孟秋却有几分的不自在,她是想到他那次莫名其妙的生气,而他,心中荡漾的却俱是温软的情愫,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都泡化了。
  于是夏孟秋就发现,这个晚上的梁盛林,温柔得让她,嗯,有几分的毛骨悚然。
  她很不习惯。只得没话找话,从坐下来后就开始到处打量,说:“没想到这里这么偏,生意还能这么好。”
  “这里玩的东西多嘛。”梁盛林给她倒了一杯茶,把菜单递过来,“你想吃什么?”
  “粥吧。”她胃口不是很好,“菜什么的,你看着上就行。”
  梁盛林“嗯”了一声,也不客气,满满点了一桌子,服务员一边报菜名一边跟他们确认,报得夏孟秋眼皮子直抽抽,只感到一阵胃疼。
  梁盛林看着觉得好笑,就说:“很心疼么?你忘了,你上回给我的那张卡,我还没吃完呢。”
  呃,“节俭是美德。”夏孟秋说着顿了顿,瞅着他,很是无辜的模样,“那您是打算这一回全都消化掉?”
  &nb
  sp; “不,我想细水长流。”梁盛林冲她抛了个媚眼,很愉悦地发现夏孟秋果然又红着脸避了开去,才补充说道,“所以这一餐饭,我来请。”
  夏孟秋被噎了一下:“你实在是不用这么客气。”
  梁盛林却是但笑不语,两人闷头喝了会茶,菜就上桌了。夏孟秋发现,他其实也就点了两个小炖锅,其他的不过是配菜而已,但饶是这样,还是摆满了一桌子。
  吃了没一会,变戏法似的,梁盛林掏出了一瓶黄酒,说是专门去他们上回喝的那小店买的。如此有心,夏孟秋很是意外。这里没有温酒的器具,便跟人专要了个小火锅,将开水温温地煮着,把酒温在里面,待得热了,给她倒了小半杯,说:“你感冒了,趁热着喝。”
  夏孟秋点点头,端起杯子和他碰了碰杯,说:“恭喜你顺利康复。”
  梁盛林笑:“不顺利了,为今天我已等了好久。”
  夏孟秋愣了愣,总觉得他的话里别有深意,垂下头抿了一口酒,黄酒很甜,她喝得急,就有些被呛着了,忍不住地咳嗽。
  梁盛林很自然地伸手过来帮她拍背,因为室内有些热,夏孟秋的外套在进门的时候就已经脱下来了,现下不过穿的就是一件薄薄的羊毛衫,所以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手掌传过来的力道和热度,轻拍之下,犹如爱抚。
  她有些不自在地避了开去,一边咳一边解释:“没有关系,喝太急了而已。”
  梁盛林点点头,“没有关系,帮你拍拍背罢了。”见夏孟秋又一阵无语,他低笑了笑,到底还是收回了手,等她平复地过来后说,“等下去打打球?”
  夏孟秋想起那次结局惨淡的试练,摆手说:“不去,太难学了。”
  这种运动,反正不经常来,没必要折磨自己吧?要是他又被自己的笨拙气到,惹得他一路飙车回城,多不划算。
  梁盛林瞪她:“没出息!”
  夏孟秋小小地吐了吐舌头:“给您省钱啦,不要?”
  梁盛林看她那样,心痒痒的。她的脸,因着刚吹了冷风,这会儿被暖气一哄,粉嫩粉嫩的,直惹得他想伸手去捏一捏。忍了忍,才笑着说:“你倒是会打算,这是怕我让你多花钱吧?”
  被他误会了,夏孟秋却是笑着没有解释,反正她就是不想去,这大冷天的,没得还跑到外面吹冷风的道理,哪怕那一处的风景再美丽,也吸引不了她。
  可惜梁盛林却是打定了主意,两人塞饱了肚子,一出门就被他拉着往球场那边跑,夏孟秋无奈极了:“你去吧,我在这等你?”
  梁盛林看着她,那目光比她的更无奈:“你想让我一个人去?”
  好似那球场有洪水猛兽,放他一个人去独自面对,真是好没天理。
  夏孟秋本来不娇弱的,这会儿也忍不住祭出自己的理由:“我还感冒着呀。”
  “那我还是重伤才愈呢!就是感冒了,才要运动运动发发汗。”可能是觉得自己这样太没人情了,停了停,又说,“你就在边上看着也行嘛,我一个人过去,盲喊哑打的,多没劲呀。”
  ……这人是有多喜欢这项动动啊,夏孟秋觉得男人真是女人所无法理解的一类运动型生物。
  最后到底还是让他拖着去了,梁盛林这人忒搞笑,想她陪着,又确实是不想冻着了她,一上车,就让她把帽子围巾什么的都戴好,非但亲自动手拽了又拽,还让人抱来了一床薄毯子,说:“要是冷,就把这个也披上。”
  夏孟秋被他弄得笑了,微微躲着些他的手,说:“梁先生,我觉得,与其这样,不如再弄张床来让我窝着吧。”
  梁盛林摸摸下巴,一副思考状:“嗯,是可以哦,他们好像是有行军床……”
  夏孟秋惊悚了,生怕他真的脑抽了找人去弄这些来,赶紧招呼着:“走吧走吧,早去早回。”
  梁盛林就在她旁边坐着,见状闷着头笑。
  都这个时候了,球场很冷清,梁盛林兴致倒是很高,还难得发挥出色,打了几个好球,转过头来跟夏孟秋炫耀说:“怎么样,帅吧?”见夏孟秋缩头缩脑地站在边上,看不惯,换了枝球杆一把将她拉过来,“没出息的,再学一学打这球呗。”强拉不行,还利诱,“我好多朋友都很好这些的,你要是学会了,没事邀他们来打上一轮,你还愁你工作没业绩?”
  利诱得实在很动人,夏孟秋犹豫了一会就答应了,乖乖地站到他身边让他来教,却不忘申明:“我学这些很笨的,要是学不会,不许你生气。”
  梁盛林瞪她:“我在你眼里,就这么点耐性?”
  夏孟秋点点头。
  梁盛林被她气到了,在她头上轻轻一拍:“晓得我没耐性,就用心点!”说着干脆把她扯近来些,微微俯低了些身子,那情形,几乎要把她整个人都窝到自己怀里去了。
  夏孟秋觉得这礀势有些怪异,不安份地挣了挣,头一抻,却碰到了他的下巴,很响亮的一声,把她吓了一跳,忙忙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一边道歉一边就转过了身子,手很自然地往他下巴上摸,“没碰疼吧?”
  作者有话要说:呃,我这不算是标题党吧?他们的确是在约会了哦。


41圣诞

  她的手指;凉而细腻;果然就如他记忆中的触感,丝滑犹如上好的绸缎。。
  他想,那一次;他果然不是在做梦;那次喝醉的时候,他果然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但这么久了;从来就没见她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过半点异样。
  不自觉地,他握住了她的手;夏孟秋像是受惊似地抬起头;飞快地看了他一眼,脸上虽然还是笑着的;却有些僵。梁盛林想;如果他现在跟她说清楚会怎么样?她会高兴,会意外还是干脆就此逃开?
  梁盛林不愿意赌,他更喜欢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地来,水到渠成得让她躲无可躲。
  所以,他抓着她的手,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就轻轻放开,略俯下了身体笑着打趣她:“要不要再帮我吹一吹?”
  夏孟秋有些发囧,退后几步站开了一些,说:“要不就算了吧,我真的很笨的。”
  梁盛林老调重弹:“没出息。”又没好气,“难不成,你想每一次都让我替你陪他们么?我倒是无所谓,但问题是,架不住次数多了,人家会误会呀。”说着看过来,“他们会问,你是我的谁,那时候,我应该怎么说?”
  夏孟秋就不自在地咳了咳,垂下了眼睛傻笑,过了一会才重又抬起头,看着他笑了笑说:“是我考虑不周全,行,那就麻烦梁老师教教我这笨学生呀。”
  站过来,这会态度认真了很多,也老老实实地由得他摆弄,他说咋样就咋样。
  梁盛林看着她的头顶微微一笑,这姑娘,误会了。
  误会就误会吧,总好过,她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往心里去的好。
  几乎是恶意地,他靠过去,下巴微微靠近了她的脸颊,声音低柔暧昧:“准备好了么?上次教你的,没全忘光吧?”
  如他所愿,夏孟秋果然抖了抖,帽子下方露出一点小巧的耳垂,那一处嫣红如血。但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头稍微偏开一些,拿头顶对着他,一本正经地回答说:“嗯,还记得一些。”
  声音里却有掩不住的暗哑和不自在。
  她这次很认真,果然拿出了好学生的全部派头,学的态度端正,教的就不好意思再动歪心思,于是也教得认真仔细,这一次,夏孟秋好歹摸出了一些门道,至少,挥杆稳定了。
  梁盛林又不遗余力地夸她:“不错啊,你还挺有感觉的嘛。”
  或者是:“你是我教过的最有天份的娃。”
  夸得夏孟秋兴致高昂,管它是不是那么一回事,反正情绪是高涨了,加上后来,梁盛林手把手地教,大手包小手,握啊握就握习惯了,她连那点别扭和不自在都完全没有了。
  两个人在球场泡了一下午,差不多把整个球场都踏了一遍。回去的路上梁盛林见她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就说:“今天玩得还开心吧?要不圣诞节的时候再来玩一场?”说完又想了想,补充一句,“我们多邀一些人过来,弄些花样彩头什么的更好玩儿。^//^”
  圣诞节,夏孟秋微愣,笑了笑含蓄地提醒说:“那种日子,怕也没几个人会有空吧?”
  梁盛林反问她:“你没空?”
  夏孟秋说:“不是……”
  “那不就结了?”梁盛林的语气,很是理所当然的模样。
  一时嘴快,夏孟秋笑叹:“梁先生不用陪女朋友的么?”
  梁盛林瞪着她:“你是诚心刺激我么?”
  夏孟秋就晓得自己说错话了,他喜欢的那位,是别人的啊。顿了顿,她有些虚弱地给他顺毛,说:“呃,其实那种洋节日,过不过的,也就那样。”说着到底忍不住,透出了心理话,“说你喜欢上别人的女朋友,我总觉得很虚幻。”明明看着也是一大好型男啊,怎么看怎么也应该是一大群女人暗恋他的,偏生自己想不开,导致至今还可悲地单着。不过这话明显是逾越,夏孟秋很聪明地转开话题,问他,“你这样一直不找,家里人会催吗?”
  梁盛林睨了她一眼:“你刚不还说很虚幻吗?”又笑了笑,“所以他们是从来不急的,他们还担心我婚结得太早,老早就把孙子给生下来,有人叫他们爷爷奶奶的让他们感到压力大。”
  夏孟秋想起和梁母的那一面之缘,看着精干强硬,穿着打扮也很随时入流,应该不是个仅囿于家庭的主,所以能有这样的想法,不足为奇。
  她很羡慕,叹了一口气说:“要是人人都能这样想得开就好了。”
  梁盛林问:“你压力很大?”
  夏孟秋不置可否,笑了笑,说:“这个社会,毕竟还是传统的人居多。”
  就是她自己,不也觉得,没有结婚没有生过孩子的人生,是不圆满的么?有时候想着,自己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下去,到老了,还留着那一张膜没有人来收,真是莫名恐怖。
  想起小时候不懂事,问表姐:做女人,是愿意做半路婆还是黄花女?其实那会儿,半路婆跟黄花女是什么东东她都没搞明白,只是别人问了她,她就拿去问人。结果被姑姑听到了,遭来了一顿痛骂。当时她还觉得姑姑真是小题大作,一个问题而已,难道问一问就能变成现实啦?
  却不想,很多事,就是平平一句话,一语成谶。
  她现在明白意思了,也有答案了,不会再挺着胸膛傻骄傲地说要做个黄花女儿,但就是想做半路婆,都还看不到那半条路在哪里。
  被这么一打岔,圣诞节的事就没有定下来。到了正日子,居然就下起了雪,一早推开窗,看到外面白皑皑的一片,她还有些不置信。
  十二月就下雪,多少年没有的事了。
  然后就接到了程东的短信,他问她:“下雪了吗?”
  如今他也不给她电话了,夏孟秋不跟他贫了,电话还是接,但那种刻意的疏离沉默,令两个人都莫名觉得伤心和难过。所以他有时候只发些短信,次次都是恰到好处地表示了他对她的关切,一切的一切,哪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