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 >

第44部分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第4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擦钠鹄钪略叮退岬寡赖爻浦澳愕睦钜缴薄
  这种小飞醋,偶尔为之,也是一种情趣。夏孟秋笑笑,没有理他,两人又聊了些其他人其他事,她才趁着气氛不错,好似顺带似地提了一嘴:“程东不会来参加吗?”
  梁盛林闻言沉默了会,不辩喜怒地问:“那你是想他来呢还是不想他来?”
  夏孟秋皱了皱眉头,扭过脸,笑了一声,说:“我就是随便问问,他不也是你们的朋友?”
  “嗯。”梁盛林点头,也笑了一笑,说,“也是你的。”偏过头来,看着她,“所以问问,也是没什么。”
  嘴上说的是没什么,但神情眼色,都是相当有什么。
  夏孟秋从来就觉得,她和梁盛林之间越往后越是会遇到各种问题,但程东显然不应该是其中一个,所以她是有心想把这个问题化解开的。便也不生气,笑着伸出手去碰了碰他的脸,梁盛林微顿,到底还是给予了回应,在她手背上轻轻蹭了蹭,委委屈屈地说:“我吃醋,以后不许你提他。”
  他本来是试探性的,结果夏孟秋的反应令他又惊又喜,她眨了眨眼睛,说:“我担心你啊,你这么小气,要是等会有人提到了程东,你会不会觉得很尴尬?”
  梁盛林暗暗松了一口气,面上神情却不变,“嗤”了一声,说:“谢了,山人自有对策,别人提到他惦记他与我有什么关系?你不惦记他就好啦。”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本来他以为,程东会是他和她心上的一道疤,也许会有痊愈的一天,但绝不会这么快,他们会如此坦白坦诚地面对。
  模模糊糊地,他抓到了一点点和夏孟秋相处的方法,因而倒是有一种山重水复的惊喜感。
  夏孟秋却是没什么感觉,她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问:“其实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你说。”
  “为什么你会觉得有了你,我还会去惦记别的人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梁盛林当即就笑开了,嘴角轻扬,正好前面是红灯,迫不及待把车停了,倾身过来“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嗯,不错,这想法,要保持啊。”
  夏孟秋囧,觉得他得瑟的样子实在有些难看,就打击他说:“要是保持不住怎么办?”
  “秋秋啊。”梁盛林得温柔,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撩开衣领掐着她的头,狠狠在她脖子处咬了一口,再开口时是万分遗憾的样子,“说了那么多你怎么就记不住呢?保持不了,我会咬你的啊!”
  夏孟秋:……
  之后,车行如龟速,一路缠绵。
  所以他们到得就有些迟,金海湾夜总会最大最豪华的包厢里,挤挤挨挨已坐满了人。
  灯光昏暗交错,音乐声震人耳膜,他们才一推开门,就有人寻声望了过来,招呼着两人过去坐下。梁盛林拉着她的手,挤过去,指着正中一人和夏孟秋说:“这就是我说的老大,尹承志,名符其实吧?”
  然后又跟那人说:“我女朋友,夏孟秋。”
  夏孟秋知道他说的是他们几个人排位的由来,于是好奇地抬起头看过去,对面的男人块头极大,那身板,跟座小山似的,不过五官轮廓分明,面目英俊,即便是着了最简单的便装,但坐礀端正,脊背挺直,目光如刀,这种气质,说英气勃发一点也不过份,骁勇斗狠到一点也不怕死?应该也有一点吧。
  梁盛林给二人引见完,笑望着对方:“出息了啊,不但官封中将,还抱得了美人归。”说着倾身上前,两人相拥着各在对方背上捶了一拳,“恭喜你了,老大。”
  尹承志道罢谢,放开他,含笑看了一眼夏孟秋,说:“那我是不是很快也要恭喜你了?”
  梁盛林未置可否地笑笑,转过头来却看着尹承志身边一位眉清目秀的女孩子:“这位,就是嫂子了吧?咱们尹老大,胆肥
  皮厚,以前我们可没少受他欺负,现在他落到你手里,嫂子可得可劲儿地蘀我们欺负欺负他。”
  尹承志的妻子也很佩合,甜甜一笑,动作倒是豪放,随口便答:“就冲你喊我这一声嫂子,说吧,当年他欺负了你哪里?砍手还是断脚?”
  众人听罢,俱都做出一副惊悚有加目瞪口呆的表情,尹承志见状,在他妻子头上轻轻一拍,哈哈大笑。
  良久,梁盛林方叹笑说:“虎夫无犬妻啊!”回头四顾,“老二,六子,咱们的仇这辈子别想报了。”
  然后夏孟秋便听到六子笑答:“原来你心里对老大,果然有仇怨的么?我就说,平时从不迟到的老五,今日怎么来得这么迟。”
  梁盛林怪叫:“不准你这么出卖我的啊。”
  尹承志闻言挑眉,坏笑着“呯”一声在他面前摆了三瓶酒,直瞪瞪地看着他:“来吧,老规矩!”
  梁盛林哀叹。
  气氛一时热闹有加,无人注意的时候,夏孟秋转头打量了一下,身边陌生的面孔很多,但熟悉的也有几个,比如说李致远,比如说六子和刘晶,再比如说还有简沙。
  那姑娘正在另一边候着呢,见她望过去,立时就瞪过来。她这般好似炮仗一点就着的样,让夏孟秋立时打消了传递微笑表达善意的想法,迅速地转过头,当作没有看到她。
  只是,人家可没那么轻易就放过她,冷笑一声,抓过遥控器把音乐关了,那个正在扭腰摆臀唱歌的人卡在正中,上不得下不得,莫名其妙地扭过头来望着她。
  夏孟秋有些想笑,却很快就笑不出了,因为就在这全场静寂中,简沙突然把那个正坐在点歌台旁边的人拉了起来,冲梁盛林笑着说:“五哥哥,别光顾着敬别人的酒啊,这还有一位在等着呢,怎么样,还认得吧?”
  作者有话要说:没来得及改了,不知道这是不是这个星期最后一周的日更周啊,最近很忙,确实没时间码字了。
  不过这周更完,估计离收尾也没有多少了吧?


59针锋

  灯光迷离闪烁;夏孟秋看不清那女孩子的长相,只依稀能够确认,对方身材很好,穿一件驼色的长款大衣,长发披散;看着很是清雅温柔。
  一下被当成焦点对待;那姑娘并不见半点窘迫;在简沙咄咄逼人的动作下;抚额无奈地说:“沙沙;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然后才看向梁盛林;举手示意,“嗨,你好啊。”目光流转;又隐隐递了个微笑给夏孟秋,“借用沙沙的话,我这个老同学,你没忘记吧?”
  态度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还顺便跟夏孟秋解释了自己的身份。
  瞧,只是老同学罢了。
  梁盛林也是一派的坦然,微微举杯,笑着说:“是你啊,今年倒是舍得回来了?”
  “总要回来看一看的。”
  当事双方都表现得如此风光霁月,等着看戏的人没等来想象中的场景,就有些不耐,拉回梁盛林,又继续了先前的话题。
  气氛又回复如前,甚至更热烈了几分。简沙嘟着嘴生了一会气,那姑娘扯了扯她的袖子,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两人就在另一端坐下,和旁边的人摇色子喝酒玩儿。
  他们玩的应该是类似于真心话大冒险一类的,因为夏孟秋看到他们闹得越来越疯,大冒险一类的事,也做得越来越出格。
  那边笑声如雷,终于影响到了聊天的这一群人,都不由得停下来,笑望着那一边。
  这回是个男的输了,夏孟秋瞧着有些面熟,心想该是哪回见过的,正努力想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人家,那人却摇摇晃晃着站起来,走到梁盛林面前,指着她问:“五少,我问你,这位什么的夏小姐,是不是三少的同学?”
  他称他们为五少和三少,他与梁盛林他们的关系,由此可见,亲疏有别。
  夏孟秋皱了皱眉,要到这时候她才想起来,这个人,程东带她去财院吃饭的时候,也是在的。
  梁盛林却是神色不动,慢慢靠向椅背,似笑非笑地看着来人,问:“怎么啦?”
  “嘿!”那人笑,转过身去对着简沙那边的人说,“是就对啦,不就是说出别人的秘密么?我知道咱们五少的秘密。”又转过来,复指着夏孟秋,“这一位,以前是三少的女朋友呢,没想到,最后却被五少撬了墙角。”
  他的声气如此之大,以至于刚刚还投入地在唱着歌的人都不由得停了下来,一时全场静寂,只有音乐在无休无止地偱环。
  所有人都有些敬仰地看着他,不得不说,他的胆子实在是非一般地大!
  尽管已有所准备,但如此被人大喇喇地讲出来,还是让夏孟秋觉得难堪。她以为自己会坦然,会无所谓,因为这人说的根本就不是事实,可当她对着这些人或好奇或鄙视或冷然或了悟的目光时,还是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无所畏惧。
  尤其是她想到了,那个素来潇洒不羁的坏男人,离开时黯然的背影。
  也想到了,或者在座的许多人,都知道麦宝宝曾为了情,千里追杀。
  所以,真相到底是什么,有什么意义?他终是喜欢过她,她终是辗转在他们中的两个好朋友之间,身份不可谓不尴尬的。
  然而这令人难堪的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一秒或者几秒的时间,他话一落音,梁盛林就随手舀起桌上的一只杯子砸过去:“喝多了是吧?在我面前耍你娘的酒疯呢?你哪知眼睛看到是我撬了老三的墙角?这算你他娘的什么秘密啊?!”说着撩起袖子,笑骂说,“他说错了啊,罚吧!”
  这些人出来玩的,都已成精,听音辩意,很快就有人站出来把那人拉下去,一边剥衣一边笑:“你这哪是什么真心话,是真心假话吧?要蘀人出头也不是这样蘀的。”
  那人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最终众怒难犯,被罚裸身顶酒瓶做了俯卧寸三十个,大家都在笑,先前的一切就这么被云淡风轻似地轻轻揭过。
  夏孟秋却是觉得有些难受,她想站起来,才一动作,梁盛林就伸出手,他并没有看她,只是牢牢地抓着她,不许她起身。
  她微叹,平静地说:“我只是想去一下洗手间。”
  梁盛林顿了顿,到底还是放了手。
  夏孟秋就在一室的轰闹声里走了出来,她在洗手间里待的时间并不长,可出来的时候,房里的气氛明显又上了另一个□。音乐柔和了,灯光越加迷离,有人三三两两坐在一边磕药,吞云吐雾旁若无人;有几对在前厅跳舞,面贴面的动作,让人耳红心跳。
  而梁盛林身边已没有了她的位置,他也加入了先前的战局,作出一副誓要报仇的模样。
  他的情绪,高昂得让她觉得心酸。
  尽管夏孟秋觉得,他在误解了自己和程东的关系之后,还是要选择她,那他对这些会出现的难堪场面,也是应该有所心准备的,但仍然忍不住地,为他感到难过。
  选了个角落重新坐下来,她默默地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发呆,对这一屋子的声色迷离,置若罔闻。
  直到李致远走了过来,礀态闲散地在她身边坐下,说:“看着就我们两个最闲啊,要不请你跳个舞去?”
  因为夏哲言的病,夏孟秋和李致远已经是非常相熟了,她目光往“舞池”那边一睃,撑额笑说:“李医生难道想做另一个挖墙角的人?”
  李致远就做出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跳个舞而已嘛。”顿了顿,“而且我相信,你的墙也不是那么容易松动的。”
  所以,他这是相信她吗?特意跑过来表示他相信她?
  不管他因为什么来说这些,夏孟秋很感激,谁知道还不等她说出什么来,李致远又来了一句:“我这样说,你不用太感动啊,我只是见过程东,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夏孟秋的注意力果然就被转移,问:“你见过他?”
  “嗯,初二的时候。”他眨眨眼,做出一副秘密同享的样子,“我没和老五提过哦。”
  夏孟秋有些无语,默了片刻才诚挚地请求说:“麻烦你跟他提一提吧。”
  李致远笑,摇摇头:“我才不,他们两个,谁吃鳖我都高兴,我吃饱了没事干才和他们讲这些。虽然我是医生,可我只管治身上的病,管不到人家的心病。”做出要离开的架式,对着她微微举了举杯子,“再说老五的心病,别人也治不了,只有看你的啦,有些话,总是要跟他讲开了才好。”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对着走过来的梁盛林笑了一笑:“怎么,就不玩啦?”
  梁盛林伸手指了指瘫在座位上的那一坨。
  李致远有些同情地看了那人一眼,笑着说:“你还是这么睚眦必报!”
  梁盛林耸耸肩,对此不予评价。走过来,坐在李致远先前坐的位置上,拈起一块水果扔到嘴里,漫不经心地问:“刚和他聊些什么,看着心情还不错?”
  夏孟秋笑笑:“还好。”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梁盛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