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 >

第51部分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第5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惜你同学。”
    汪浩这一下,没话说了,他也有他的考量。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人家怂恿他这样做也是有人家的打算:梁盛林不是很在乎她么?在乎得连和程东的情份都顾不上要把人家抢过来了,那么,如果有一天,当他知道他用心以待的姑娘,勾引他这个儿子,居然是为了弄倒他老爹时,这个天之骄子的脸上会露出何种精彩的表情?
    哈,看来真是人间大剧啊,比电视小说精彩多了。
    他已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那结果了。
    作者有话要说:那人就是个讨厌的路人甲,偶就不给他编名字了,如果记不起这人是谁的话,呃,详情请参见58还是59章。
    我发现,我的最后的存稿居然还有最后一周日更的量……
    这之后 ,都是虐啦,可惜偶木太多时间,不然一气写完了……泪目

67真相

    夏孟秋满心不舒服地回到家;难得梁盛林居然不在,只有夏哲言一个人坐在沙发面前看电视,放的仍然是老电影。
    画面上,一个女人正指着一个男人大骂:“家花不如野花香”。
    音质古老,戏演得也很舞台化;夏孟秋对这个没多少兴趣;不过夏哲言似乎很喜欢;看得入了迷;连她跟他打招呼都没有听到。
    夏孟秋坐在旁边陪着看了一会;思忖着差不多了正要回卧室去的时候;夏哲言忽地叫住她,问:“孟秋,周六你真要去见梁家人了么?”
    夏孟秋被他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如果不是太清楚自己老爸对梁盛林的喜爱,她大概会觉得他这是想要反对了,因而也敛容正色说:“是啊。”
    夏哲言问:“你想好了么?”
    夏孟秋有些窘迫,她还以为夏哲言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庆祝她可以出嫁成功的,如今看来,对待她的婚事,他比她想象的要郑重得多,因而也不由得敛容正色说:“想好了。”
    梁盛林那样的男人,如果她还想挑什么刺,估计会引起神人共愤的。
    夏哲言半响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看得夏孟秋都快要心生不安了,他才叹了口气说:“嫁人嫁人,你不是嫁给一个人,是嫁给一个家庭啊。孟秋,你了解这些吗?”
    “我会学着去了解的。”夏孟秋说,她以为夏哲言是怕她害怕,还安慰他,“没事的,爸爸,就算他家有钱有势又怎么样?也不是三头六臂,也没有比我们多一双眼睛一张嘴,再说我又不用靠他家什么,他们要是有什么担心,那就婚前财产公证呗,也没什么不好的。”
    反常的,夏哲言听到她这么新潮的言论居然没有拍打她,默默地垂着头想了半响,又什么话都没有,挥了挥手说:“早点睡吧,明儿下班去逛街,买两套好衣服。”
    夏孟秋点头应了,心里却是非常疑惑。
    夏哲言这样子,明显是有心事,难道是她走后,梁盛林跟他说了什么?
    因为是要去见汪浩,所以她没让他送,反而拿几日后的“家长会”作伐,要他留下来跟夏哲言好好说一说他父母的兴趣爱好,也省得到时候双方见面了冷场尴尬。
    知己知彼,虽不说会战无不胜,但总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嘛。
    梁盛林那会还反问她:“那为什么你从来就不问我他们的事?”
    夏孟秋笑得狡黠:“那是因为我有你了啊,不管怎么样,你总是会帮我的吧?”
    梁盛林一听这话,心满了意也足了,当时就放行了。
    这会儿想一想,她出门那时夏哲言还是心情很好的,这么短的时间就由晴转多云,估计还是梁盛林说了什么让他不太乐意的事,尤其是,他这会儿居然不在她家!
    一进卧室,夏孟秋就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结果一看,手机没电了,所以说,所谓的3G智能机啥都好,就是电池不靠谱,充电充不停啊。
    接上插座,一开机就有N条短信进来,不出意料,全是梁盛林的未接来电提示。
    短信的铃声还没落音,电话就响了,梁盛林一开口就很是沮丧:“秋秋,我被你爸爸给赶出来啦。”
    夏孟秋还当他是撒娇,没理他,只问:“你做了什么让他不高兴要赶你的事了啊?”
    梁盛林喊冤:“我哪敢啊?!他可是我未来的老丈人诶,我捧着他我都来不及,哪里还敢让他不高兴?”
    夏孟秋皱眉:“你真没做什么?我觉得他好像是不太高兴哦,说说吧,我走后,你们都讲了些啥。”
    梁盛林唏嘘着回答:“没说什么呀,你走后我就跟他说周六我爸爸妈妈说想大家一见个面吃餐饭,然后我就按你说的呀,告诉他我爸爸妈妈喜欢聊些什么话题,爱吃什么菜,有什么个人讲究啥的。”
    “没别的了?不可能吧?是不是你家里人生活太豪奢吓到我爸了?”
    梁盛林鼓起腮帮子,很是不乐意听这话:“豪奢你个头啊,我说爱吃鱼,喜欢家常菜,这样也算得上是豪奢……啊,等等,我想起来了,叔叔突然变脸是因为我告诉他我爸爸是梁华明,和秋秋你是一个系统里的,你说会不会,叔叔就是因为这个不高兴的?叔叔那么正经,估计是怕……”
    “你说什么?”夏孟秋一下坐直了身子,几疑听错,她抖着声音,重复道,“你刚刚说你爸爸是谁?梁华明?XX行省行的行长?”
    梁盛林还在挠头,有些头疼地抱歉说:“秋秋啊,我不是有意要瞒你的,你看,你们反应这么大,我就是怕你……”
    “怕你”后面是什么,夏孟秋已经听不清了,她只觉得脑袋里“嘭”炸断了一根弦,令她一下子失语失聪也失了魂。
    梁盛林,梁华明,为什么她要这么笨?没有想透这其中的关节?
    她从来只以为,他们只是恰巧拥有同一个姓氏,全没有想过,原来他们居然还可以拥有同一个血源的系统。
    梁盛林居然是梁华明的儿子,这真是太讽刺了!
    不知不觉中,她用梁盛林给她的机会,赚取自己的钱程和前程,却也用这个,想着去击倒他的父亲。
    梁盛林话说到一半就发现不对,“喂”了半天等到的是电话挂断的盲音,这是生气了还是生气了还是生气了啊?不就是稍微瞒了一下他的家人关系么?反应至于这么大?
    当然,他也不是太担心就是了,他也是被夏哲言黑着脸撵出夏家后才发现,他和夏孟秋这一路来的情况,多么符合他住院那会看的偶像剧啊,豪门公子假扮贫家小子恋上平民姑娘——他本来还想拿这个剧情去打趣夏孟秋的呢,现在倒是好,没一点他发挥自己幽默的余地了。
    为此,他还专门又把那剧给找来仔细重温了一遍,所以,这会在他看来,夏孟秋生气那就是一正常剧情,男主承认身份,女主生气他的隐瞒,觉得是自己戏耍了她,然后男主淋淋雨吹吹风酗酗酒讲些情话什么的,女主角就可以回心转意,两人携手看明月赏清风HAPPY ENDING了。
    他觉得,猛然听到自己的未来老公居然是顶头大BOSS的儿子,这消息怎么着也要一个消化的过程,因此,梁盛林挂了电话后也就没有立即去夏家澄清或者表示什么,他想凭着他现如今和夏孟秋的急遽升温的感情,明天只要他人一出现,保证人到气除。
    他这边是如此的自信满满,却没有想到,第二天他连夏孟秋的人都没看到,开始说是要上班,后来说是和夏哲言要去趟乡下,家里不知道是哪个姑还是哪个舅家有什么什么事。
    夏孟秋接他电话的时候,语气虽不复往日的亲昵,但也算得上平心静气,似乎并没多少介蒂的样子。
    梁盛林就放下了些些心,还开玩笑问她要不要他送他们过去,也顺便去未来老舅家探探门。
    夏孟秋便笑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那笑短促得如同冷哼,讽刺一般的带着些说不出的苍凉。但她的声气却是柔和的,说出来的理由也很强大:“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估计他们也不想太多人看到的。”
    然后她便说有事挂了电话,后面再打,就是关机。好不容易打通了,夏孟秋又总是在忙,他想去看她都不行,她人踪不定,这会儿通电话的时候在单位,没准过会儿再打,她又跑哪里哪里去了。她的时间不配合,以至于他本来想表现个吹风淋雨啥的偶像男主该做的事,完全都没有找到机会。
    于是他一直等一直等,等着有他好好表现的时候,却全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离他们约好的“家长会”的前一天,那边夏孟秋却等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夏孟秋的“忙”其实并不完全是推托不想见梁盛林的借口,自她出长差回到单位后,那个部门副主任原本说是要做完手头上的单才走的,却是临时改口要提前离职,弄得她初回单位,许常昆一下就塞给了她好多的任务。她资历虽也不算年轻,在这一行也混了有些年头了,可上手匆忙,她又要事事做得精细到位,难免就有些□乏术之感。
    这一天的开始跟哪一天都没什么不同,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她一进单位的门就觉得办公室里的人勤奋异常,个个埋头格子间,一副俯首孺子牛辛勤为劳动的模样。
    她当时还小小惊诧了一下,把椅子转到简沙边上开玩笑地问:“这都怎么了,2012要来了,表现表现争取一张上诺亚方舟的船票么?”
    简沙却不理她,只拿根手指头放在唇上“嘘”了一声,然后夏孟秋一抬头就看到许常昆站在办公室的入口那儿唤她:“夏孟秋,你来一下。”
    这句话她这阵子常听,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从座位上站起身整了整衣服也就过去了。
    许常昆先走到他办公室门口,却不进去,只示意说:“你进去吧,有领导要见你,好好表现。”
    夏孟秋心里一紧,还道这是要升她职前的一次领导面试,结果推开门,就看到梁华明坐在房内正中的大沙发上,双手摊在椅背上,以一种大开大阖悠闲无比的姿态对着她。
    作者有话要说:嗯,这是真相,梁盛林就是梁华明的儿子,好多人都猜到啦。

68、对手

    说实话;看到他的那一刻;夏孟秋有些懵。
    尽管在想象当中,她已经无数次把他当作假想敌,用过无数种或残暴或温柔或阴冷或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对这个男人进行过各种各样的报复;但是,她唯独没有想过的是;他会是她最爱的那个男人的爸爸,他们的生命当中;除了上辈人的恩怨;还掺进了这一辈儿女的情仇。
    她也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这么快就直面他。
    可是退之不及;她只有走进去,站到他面前。
    梁华明却仍是一派轻松闲适的样子;甚至没怎么去打量她,只是提起桌上烧开了的水注进茶壶里,就那么不管不顾地泡起了茶。如今南方茶道盛行,他看上去应该是久浸此道的,姿式相当流畅漂亮。走近了一看,夏孟秋才发现,他看上去远比自己想象的更要年轻得多,五十多岁的男人了,头发油光发亮,手指修长圆润,如果不是眼角多少堆积了些岁月的痕迹,乍一看上去,她会以为他不过三十末尾的样子。
    而且,他和梁盛林长得并没多少相似的地方,梁盛林眉眼细致温和,而眼前这个人,五官轮廓分明,或者是当过兵又长年居于高位的原因,他看上去,很有几分铁汉的硬朗。
    不得不承认,他和夏哲言,同是部队出身又年纪相当的两个人,如今的气质真的是天差地别。
    或者,这也是岁月和生活对他的一种优待。
    夏孟秋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垂下了眼睛。
    她一直没出声,他也不说话,房门半掩,但却听不到外间传出半点声音,整个空间里充塞的只有他泡茶时清亮的水声。
    良久之后,他才抬头,唇角微勾,说:“有时候,气势可不在于你是不是站得比别人高。”
    一开口就是取笑,如果换作其他人,或者会认为是领导的一种幽默,但夏孟秋显然没这样的感觉。不过,她仍然是笑了笑,说:“谢谢训告,不过我本来以为站着听领导教训,才是礼貌。”
    梁盛林就咧开嘴笑了起来,指着她老长辈似的笑谑语气,“嘿,夏哲言那闷驴子居然能生得你这样一个牙尖嘴利的女儿,不错不错。我和你爸爸很熟,所以你也不用跟我太客气,坐吧。”说着,方递一盏茶过来,“当然了,我想你也应该早已经知道我是谁了,除了是你的上司,还有,是你爸爸的老朋友之外。”
    开门见山的话,没有一点要和她虚与委蛇的样子。
    夏孟秋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尽管,事实上她知道他是梁盛林的爸爸才是几天前的事。
    如果早些知道,如果早些知道,会改变些什么吗?
    她还来不及想更多,梁华明再一次朝她点头:“坐下吧,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的。”
    语气温和,和他刚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