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 >

第7部分

爱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作者:妾心如水(晋江vip2013.06.05完结)-第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系没有彻底变是朗化之前,还是不要欠他什么人情的好。
  尽管程东帮他,按他说的,那也只是还她一份情罢了,可她那时候帮他,也只不过是出于一份不忍跟同情,这还来还去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所以说下放也有一点好处的,就是工作压力没那么大了。尽管她和新同事的关系还是不冷不热,也尽管每天六点钟要起床的时候她都会感到非常痛苦,恨不得立马就辞职嫁人再不复出,但不能讳言,这段日子是她毕业以后,过得最为悠闲甚至是优游的日子了。
  她很满足于这样的状态,如果没有亲戚朋友盯着她结婚的事不放的话就好了。
  其实也不是她不想结婚,她妈妈临终前有一段日子,最想看到的就是这唯一的女儿能有圆满幸福的婚姻,而她最想做的事就是找个男人尽快把自己嫁掉。可她那会儿状态太差,也没时间,试想想,一个女孩子,又要忙着上班处理单位那点破事,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妈妈,谁有那美国时间去跟人好好谈一场恋爱进而谈婚论嫁呀。
  就算是她愿意,人家还未必会肯呢,她妈妈在许多现实的人眼里,那就是一不能推卸的沉重负担。
  所以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反正到最后,她还是给剩了下来。
  周末的时候夏孟秋外婆生日,她和她爸爸一大早就赶过去给老人家祝寿。在那儿她还遇到了当初相亲的那个警察,人家现在早结婚了,孩子都快有一岁了。
  他家跟他外婆家算是近邻,还沾得有莫名其妙的远亲,所以外婆的生日宴上遇到他,夏孟秋并不意外。
  夏孟秋到的时候,他正跟人在炫耀他儿子的光辉事迹,看到她,脸色讪讪的笑了笑。夏孟秋倒是很平静,还凑过去看了眼他家的小宝贝,赞叹说:“长得真好看,像你。”
  警察于是态度就松泛了些,两个人没油没盐地说了几句别后离情,终于他忍不住好奇心,问她:“有对象了吗?”
  夏孟秋笑:“没有,有介绍么?”
  那人就说:“有,哪天有时间,我跟你仔细说说。”
  至此,两人之间那点不自在算是烟消云散了。夏孟秋跟他的谈话,被她小姨看在眼里,等警察一走开,她小姨就推了推她的肩膀说:“后悔了吧?要是跟了他,这会儿指不定那孩子就是你的了。”
  夏孟秋看了她小姨一眼,有些烦躁。其实如果不是小姨来说,就是她自己也会忍不住感叹:要是当年自己不那么坚持或者死倔就好了,也许她现在,指不定就是孩子他妈了,也不用走到哪都给人贴一个难嫁出去的标签。可是这种事,自己感叹可以,被人家捅破了,就又是另一番感觉了,所以她语气很不好,跟她小姨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人家是好对象啊?可人也得有自知之明,人家那时候害怕我妈那病会遗传呢,我难道还要死皮赖脸巴着他?万一以后我真得了我妈那种病,那不就是害人了么。”
  小姨一听,就炸毛了,眉毛直竖:“什么,他当年还这样说?!”说着就要掉头去找人家,被夏孟秋死活给拉住了。
  小姨是被打发了,可其他人就没那么好说话,自外婆到她舅舅舅妈表哥表姐三姑奶奶八姨婆婆,轮番地对她进行婚姻教育,每个人的意思都摆在那里,要抓紧啊,不然年纪越大,想嫁出去都难了,更别说是好好挑一挑。
  夏孟秋被烦得不行,偏偏人家一说,她爸爸还揭她的短,讲她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说得她好像就是一倒贴都扔不出去的老大难似的。其实夏孟秋知道夏哲言这样说并没什么恶意,他只是像很多传统的父母那样,严于律己宽于待人,觉得人家的孩子可以死劲的夸,自己的孩子就得谦虚着说,欣赏教育什么的,太后现代化了,他没学会。
  理解归理解,但夏孟秋还是接受无能,每当被这些亲人以爱的名义包围进行数落式轰炸的时候,她就特别想自己的妈妈,想她在世的时候,这样的情况从来就没有过。在外人面前,她总是最维护她的哪一个,哪怕她做了再糗的事,她也能从中找出闪光点来夸她一夸。
  心情抑郁,过得自然不能算愉快,于是一吃完中午的酒席,她就一个人溜回家了。
  回家也没事干,在网上溜了溜,遇到汪浩,就催着他把那些文件快些发过来。这时她检讨了一下,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于冷落这个老同学了,以至于他帮自己一点点小忙,都完全没有任何积极性了。
  可想起要跟他出去吃饭唱歌什么的,她就头皮发麻。
  喝酒她没哪一次不是醉死回来的,唱歌人家喜欢叫小姐作陪,陪就陪吧,这人也不考虑一下她们这些老女同学的感受,还跟人家演现场版,夏孟秋每每看到他那样,就特别特别的无语。
  不过汪浩这个客户是不能丢的,一来关系摆在那里,二来他现在也是真的混出点头绪了,他所在的单位是本城的龙头企业,干实业的,里面最不缺少的就是精英,关系一打通,无异于挖到一座小金矿。
  所以再不愿意,夏孟秋还是跟他说,有时间就出来聚一聚。
  汪浩说好,然后两人一说一说,刚好他这周没节目,正觉得很无聊。
  得,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儿晚上吧,反正他们也确实有老久没见面了。
  夏孟秋自然不可能跟他两个单独出去,不为别的,主要是怕冷场,熟人之间冷场,比陌生人更不好找话题。因此她又忙着打电话,一二三四五六地寻,好在她们读书的大学就在本地,留下来的人员也有蛮多,虽然更多的人因着毕业时间的拉长而渐渐疏远得没什么来往了,可也总能寻到那么一两个有空的。
  到最后,夏孟秋总共拉上了五个老同学,全是他们一个班的女生,她本来是想着,或者看到去的全部是女生,汪浩也不好意思太肆意了。
  那边汪浩也叫了两个,却是同系不同班的男生,因为在一个单位上班,就一起了。


8他她

  夏孟秋以前也是应酬场上的常客,只是夏母病后才渐渐远了此道。晚饭她选的是雾江边上,夏季是这个城市海鲜最旺盛的时候,而吃海鲜又尤以雾江边上的海鲜及河鱼店最最多。
  令她惊奇的是,汪浩这回在酒桌上倒收敛了好多了,据他说是上回被程东给灌怕了,他头天晚上将他灌倒,那小子第二天就找了个超级能喝的主,把他生生灌得胃出血,医生建议是,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同学们于是都笑他:“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汪浩你也有今天。”
  没有拼酒,酒桌上显得异常的平和,于是大家就互相拉起了家常。夏孟秋的这些女同学,多数是已婚了的,就算没结婚,也是正在准备结婚的路上,只有她,连个目标都没有。
  于是她和汪浩就成了重点关注对象,汪浩还可以拿出事业做借口,反正男人事业越成功,加上再有点人模狗样的,要什么样的女孩子就有什么样的女孩子。反观夏孟秋的问题就严重多了,作为女人,哪怕你再有钱,年纪一到,就算花容月貌都在慢慢枯萎,整个人是贬值迅速,和男人根本就没得比较的可能。
  又扯到这样的话题,夏孟秋觉得很既无奈又头疼,深深地感到自己实在是没事找事。汪浩估计也是有同感,两人后来干脆就坐到一起,不理他们,顾自聊起了投资的事。夏孟秋因而就说起行里新推出的一款理财产品,见汪浩听得认真,她就仔细演说了一遍,这些东西女人多是不感兴趣的,她们虽然是一个班出来的,可毕业后选的却是各自不同的行业,因此没一会,一桌人就分成了两派,各有所聊去了。
  尽管如此,最后这次聚会,还是算得上是个个尽兴了的。回去之后,还有人把饭桌上的照片发到了班级群里进行炫耀,引得其他在外地的同学,好一阵羡慕和嫉妒。
  夏孟秋也在看着那些照片,晚上的光线不是很好,又是手机拍的,所以个个都带了红眼,看起来,颇有几分怪异。
  就在讨论的时候,她的QQ响了,是妙妙在线上呼她:“你们出去玩儿了?”
  夏孟秋说:“就是一起吃了餐饭。”
  妙妙说:“他怎么样?”
  妙妙说的这个他自然是指汪浩,夏孟秋想了一会,就说:“看着还行吧。”
  妙妙然后就没再问什么了,夏孟秋也当她就这样放过去,两人聊了一些别的八卦,妙妙忽然说:“有时间咱们也一起出去玩吧,就去泡海水,这个时候,最舒服了。”
  海边离夏孟秋这里倒不是很远,转两趟高铁的话也只需要三个多小时,问题是:“没假啊。”
  “一个周末就能来回了,周五晚上你过来,周日下午再回去。”妙妙说。
  说得夏孟秋就有些心动,算起来,她已经有很久没有出去旅游了。
  妙妙极力推荐,夏哲言也深深地觉得女儿需要多出去走一走,所以夏孟秋的夏日之旅很快就成了现实。
  地点在她和妙妙路途的中点,两人过去都是差不多远,那里的海还没有过度开发,但也不至于很是冷清。夏孟秋是一个人过去的,妙妙却带了她公司的一个同事,目前和她合租在一套房里面,也还没有结婚。三个单身女人难得抛开一切玩到一起,自然是要玩得尽兴方归。事实上她们也确实玩得很开心,尝够了附近的海鲜,也游够了海水,吹够了海风,还买了许多的海边特产回家当手信。
  只除了临散场的那天早上,玩了会海水后觉得太阳太烈,回家的时间又是订在下午的,所以面对这多出来的几小时,三个人哪都不想去,便窝在房间里说起了彼此的感□。
  妙妙的同事先问的夏孟秋:“你们班那个汪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有那么大魅力,都分手两年了还能让妙妙对他念念不忘。”
  夏孟秋看一眼妙妙,见她虽然神色黯然但显然并不排斥这个话题,就暗暗叹了一口气,斟酌着说:“嗯,他在事业上,还是很有追求的。”
  感情上,尤其是私生活上,夏孟秋觉得那根本就是烂人一个,所以作为妙妙的同学,又是一个宿舍里睡出来的,她其实是乐见妙妙跟他分手的。
  只是妙妙一直走不出去,她也觉得很无奈。
  妙妙的同事又说:“听说他现在还单身,不会是还在想着妙妙回头吧?”
  夏孟秋觉得这句话其实应该反过来说,就她所见,如今放不下的只是妙妙一个人,汪浩那没心没肺的,他跟他们聊天的时候,从来就没见他提到过妙妙一次。
  而且私生活更是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夏孟秋很想说男人单身什么都代表不了,但她不想在明知妙妙心意的情况下还伤她的心,于是苦笑了笑,没接这个话。
  偏偏那两人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妙妙也忍不住又提到他们那七年抗战一样的感情:“其实我怎么也弄不明白,我不过就是调去外地工作一年而已,他怎么就那么守不住。”
  妙妙的同事说:“会不会是你当初误会了他?”
  “哪有误会。”妙妙伤心地说,“他邮箱里的邮件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他称呼对方亲爱的还嫌不够,还老婆老婆的,叫得格外亲热。他都叫别人老婆了,那我算什么呀?”
  妙妙的同事说:“那也不一定,很多时候,男人也就是图个嘴上便宜,并不一定有实质性的行动的。”
  夏孟秋听着真想上前捂住那人的嘴,她总算明白妙妙为什么一直走不出去了,就是因为身边有这样的人,一日一日不停地给她洗脑!
  她几乎有些气急败坏地打断她说:“其实这样更糟,就相爱的两个人来说,精神上的背叛比**的更让人难以原谅!”
  “或者他只是嘴上花呢。”
  夏孟秋看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真想把汪浩在夜总会里的表现说出来,可她又怕妙妙听了非但不信还怀疑她是故意的,所以就有些犹豫。不曾想在她犹豫的时间,妙妙的同事说着说着居然怂恿说:“要不妙妙你干脆直接问他对你还有没有别的想法,如果有,正好让他知道你的心意,如果没有,那他为什么一直不肯找女朋友呀。”
  夏孟秋简直是要无语了,可偏偏妙妙还认同了,眼巴巴地望着她说:“孟秋要不你帮我问问吧,我也觉得,我和他,好似一直有一句话没有说完。”
  那句话是什么?在妙妙看来,应该是我后悔吧。
  可惜夏孟秋很清楚,这句话,哪怕是汪浩到死,他也是绝对想不到,要对妙妙来说一声的。
  不过她同事有一句话说得很对,问清楚了也好,省得妙妙一直这么记挂着,回又回不了头,走又不能放开怀抱往前走。
  给说得头脑发热,夏孟秋一时就忘了自己不参与别人感情世界的原则,拿起手机给汪浩发信息,之所以选择发信息是因为这样妙妙可以看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