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1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1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文案: 
            易璇与苏聿雅,一个是五光十射的乐团主唱,一个是平平凡凡的预备医生。意外的相遇,开始了两人的纠缠,却也因一时的不慎,让两人的关系公诸於媒体,成为一种磨难。然而当灰色、敏感遇上刚强和宽容,想要放手也没办法了…… 

            她眯起眼审视他半晌,忽问:「如果能和他在一起,就算到最後整颗心都摔碎,我也甘愿。我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你呢?」 
            他沉默了一会儿。 
            「不知道……」 
            「那就别来搅和了。」她哼了一声。 
            「人的心只有一颗,又不是玻璃做的,没有那麽容易就摔碎。」他指指自己的胸口。「Pinkstar,它没有你想像的那麽脆弱。不然我不会站在这里。」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每天在你耳边说,说一辈子,说到你相信为止。…… 

            第一章 
            苏聿雅仔细将手刷洗了干净,以脚踏钮进入无菌手术室,护士立刻迎上前,为他穿戴同样经过无菌处理的手术衣和手套。 
            病人已经麻醉完毕,其它手术前的准备工作诸如尿道插管、消毒等也皆已就绪,手术台两旁总医师、住院医师、实习医师依序排成一列,等候主刀的教授前来落下第一刀。他半举着手上前,静静立于队伍最末。 

            「苏医师,听说你昨晚值班,这样身体撑得住吗?」护士之一经过他身边,看着他略泛血丝的眼睛关心问道。 
            「你有没有吃早餐啊?脸色看起来好白。」另一名较年轻的护士也忙里觑空挨了过来。 
            「不要紧……」苏聿雅还没说完,一旁的住院医师重重一哼,打断他们对话。 
            「担心什么?苏医师长得细皮嫩肉的,平日又少晒太阳,脸白本来就很正常,连猛用美白产品的女人都比不上呢。我也没吃早餐呀,怎么小玫你就没关心我一声?」 

            「哎呀!吴医师长得这么壮,皮肤又黑,挨十顿饿也看不出来……」 
            此时自动门开启,刚开完会的教授慢吞吞走了进来,一群人登时噤声相迎。 
            今天的切除肿瘤手术范围虽大,颇为耗时,但并不是相当困难的手术,教授的心情看起来似乎不错,还哼着歌呢。 
            他瞄了眼墙上的X光片,再走至电脑前叫出数十张断层扫描和磁核共振造影,细看了会儿后道:「还是得打开来看才能确定有没有转移……邦玮,你看过片子了吧,这回该怎么做,你说给我听听看。」 

            「啊?」被点名的住院医师一愣,没料到教授居然有此一问。「呃……这个……就……」 
            见他支支吾吾答出来的东西不得要领,教授暗叹一声,转而看向端立一旁敛目低首的实习医师。 
            「聿雅,你呢?换你说说看。」 
            「是,教授。」苏聿雅恭谨的点了下头,抬眼回视头发花白却眼神犀利的老人,不疾不徐说道:「这张X光片因为角度问题,有很大的疑问,若由电脑断层扫瞄来看,我觉得肿瘤应该已经侵犯到……」 

            他侃侃而道,流利而简要的道出自己看法,负手倾听的教授连连点头,护士们也都露出崇拜的眼神。 
            这时一名护士突然推门进来道:「苏医师,你的call机响了。」 
            苏聿雅看了教授一眼,对方朝他微笑的点点头,但此时的他已是全身无菌装束,无法亲自接call机。 
            「抱歉,麻烦将内容念给我听。」他对护士说,怕是病房那里出了什么状况。话说回来,那儿的人应该知道他今天要跟刀,照理说该打手术房的电话才是。 

            「呃……」护士小姐一看call机讯息内容,突然一愣,欲言又止。 
            「快说啊。」一旁的护士连忙催促。 
            「喔……喔。」她怯怯看了眼正用一双漂亮眼睛注视她的苏聿雅,像是豁出去般,清清嗓子琅琅将眼前所见一字不差念了出来── 
            「寂寞难耐吗?请速洽XXXX。想你喔,等你喔。」 
            …… 
            众人相顾无言,原本温度已经很低的手术房,此时更是犹如吹过一阵寒风。 
            「噗!」良久之后发出的第一个声音,居然是教授抑止不住的低笑…… 
            「混蛋!你到底在想什么?在手术房你也敢乱来,你脑袋坏去了吗?」 
            手术结束时,已是晚餐时间。苏聿雅在人声鼎沸的医院附设餐厅找到罪魁祸首,劈头就是一阵怒骂,引起邻近不少人侧目。 
            「冷、冷静一点,别那么凶嘛,苏医师。我也是好意,想报好康的给你,哪里知道那时你人正好在手术室……不知者不罪、不知者无罪。」 
            张岱晨摇着手连连陪笑,他与苏聿雅同是这间医院的实习医师,上个月因轮值到同一科而认识。 
            「不知者不罪?你在医院里没事传这种无聊简讯,基本上就很不对!」call机是给他拿来这样用的吗? 
            「是,苏医师教训的是,小的知错了。不如这样吧,你想吃什么?这顿饭就让我请客,当作赔罪。」张岱晨满脸堆笑,拿了钱包就要站起。 
            「不用了,我待会儿得去找王教授,晚点还有事情。」苏聿雅摇头回绝。 
            「喔?和女朋友约会?」 
            他瞪去一眼。「不是。你脑袋只装这档事吗?再说,我也没女朋友。」 
            「真巧,那不就跟我一样,我也没女友,不过我跟教授也不熟就是了。」张岱晨说着哈哈一笑。「王教授简直比疼自己儿子还要疼你,这回找你,该不会是要帮你介绍对象吧?」 

            「张岱晨──」 
            「好啦!开开玩笑而已嘛!谁不知道王教授找你是为了啥事。」张岱晨挤眉弄眼的嘟囔,忽然压低声音,凑在他耳边道:「苏医师,真的没兴趣?这次的对象都是空姐,身材辣脸蛋好又敢玩,错过可惜啊!反正你又没『家累』,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谁跟你说我没『家累』?」苏聿雅没好气的顶回去一句。 
            「什么?原来苏医师已经死会了?」张岱晨一脸惊讶。「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你没女朋友?莫非你其实是……」 
            苏聿雅背脊一僵,也惊觉自己出言不妥,脸上却强自镇定。 
            「我怎样?」 
            「难道你结婚有老婆了?不会吧!」张岱晨抱头怪叫。他需要苏医师这张优质股当他们钓女人的开路先锋啊! 
            「……笨蛋,结你个头!」苏聿雅闻言,绷紧的肌肉登时松弛下来。他低头看眼手表。 
            「不跟你扯了,想办联谊去找别人,以后再乱传讯息给我就试试看。」 
            语毕,他不理背后张岱晨仍想挽留的呼唤,转身离开餐厅,直驱院区另一栋大楼的教授办公室。 
            和自学生时代起,就跟随其做研究多年的老人家谈了一晚的话,步出大楼时他只觉得身心俱疲。但随即他又强打起精神,马不停蹄赶往员工停车场,开着他的丰田可乐那出了医院大门。 

            他缓缓踩着油门,在过了九点仍异常拥挤的车阵中慢吞吞向前钻动,总算赶在店家打烊前抵达目的地。一家听说很不错的日式蛋糕店。 
            「苏先生,这是您预订的草莓鲜奶油蛋糕,请您检查一下。」年轻的柜台小姐用甜美的声音说道:「没问题吗?那请稍待一下,立刻帮您包装。」 
            「谢谢。」苏聿雅点头,视线忽然被置放在柜台里的小电视吸引。 
            「先帮您结帐,一共是XXX元。」 
            看着虽不减利落的做着事,但心思其实有一半放在电视播映内容上头的女孩半晌,苏聿雅忍不住脱口问道:「小姐,你是『天璇星』的歌迷?」 
            「咦?」没想到眼前这位书卷气浓厚、感觉很严谨的斯文青年,居然会主动问她这种问题,柜台小姐不由得愣了一下。 
            「对啊!呃……苏先生您也是吗?」看起来实在不太像呢! 
            「我?」换他一怔。「这个……」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别害羞啦,我知道有些男性社会人士也很喜欢他们,但不好意思让人知道,其实这没什么呀!」 
            「不,我……」 
            柜台小姐本来就是个很擅长和顾客聊天的健谈女孩,这会儿遇到同好,更是一头热的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起来。 
            「我好多朋友也很迷他们,尤其是主唱──简直就是我们的神!要不是今天晚上非打工不可,我一定和她们去看这最后一场的巡回演唱会。」她面带遗憾的直盯着萤幕看,幸好有现场转播,总算是一点小补偿。 

            「我朋友她们呢,是单纯迷恋主唱本人,但其实我更喜欢他的作品……啊!你看,就是他现在要唱的这首……!」女孩掩嘴尖叫,她的最爱果然被排做压轴! 

            这旋律不是……苏聿雅脸色一变。 
            「你的贪婪吞没我的贪婪……深不见底的黑暗里……上下浮潜…… 
            月光悄悄淌出……向更深处蔓延……十字星坠在我的胸口…… 
            禁忌的烙痕……你熟睡的脸庞似天使堕落人间…… 
            Endless lover……endless evil……endless……」 
            独特而不容错认的低沉歌声,断断续续从讯号不甚佳的小电视中流泄而出,但其中的每一字每一句,仍清楚没入他的胸口,随着心跳急速鼓动着。 
            可恶!都叫他……都叫他不要再唱这首歌了,那混蛋还…… 
            双拳不由自主握得死紧……不、不行,再听下去,他会── 
            「天哪,不管听几次都觉得好大胆,这种充满暗示的歌词加上那种歌声,简直就是想要杀死我们嘛!不知道今晚的演唱会又要昏倒几个人?实在是太刺激了……」女孩紧盯萤幕,几乎要承受不住的红着脸低喃。 

            有传闻说,歌里的「对象」其实真有其人,这首歌是向来绯闻不断的天璇星主唱写给他真正的恋人的,但后援会一致激烈抵制这消息,她也怀疑有哪个女人的心脏能够强壮到这个地步? 

            「……咦?苏先生?」 
            一曲终了,女孩猛一回头,才发现今晚最后一个客人,不知何时已提着蛋糕走了…… 
            今天一定是他的倒霉日。 
            苏聿雅点了灯走进客厅,小心翼翼将蛋糕放在桌上,突然觉得一股异常的疲累涌上全身。他决定先洗个澡再说。 
            沐浴完后,他穿着浴袍走进厨房,简单弄了两三样小菜,放进保温锅温着。接着他回到客厅,把蛋糕取出,蜡烛摆上。 
            屋里透着些许冷意。虽然他觉得这样的室温可以接受,但他还是拿起摇控器,将许久没用过的暖气机打开。 
            还有什么没做呢…… 
            苏聿雅坐进偌大的真皮沙发里思考了会儿,却一时想不出来。他就这么呆然独坐,听着墙上大钟不断发出微弱却又清晰的滴答声。 
            指尖逐渐有股酥麻感泛起……他甩甩头,回房抱出一本厚书来,翻到上次看到的部分继续读下去。 
            他阅读时的精神集中力向来很高,尤其在心神不宁的时候,看书是最能让他快速沉淀情绪的方法。只是今晚似乎有点失效了。 
            「好慢……」 
            当长针再次指向五十的位置时,他凝视着大钟喃喃说道。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专属于这屋子另一个主人的门,铿然开启的声音。 
            「差九分……嘿,安全抵达。」 
            虽微微喘息着,但那优雅中又带点轻佻的男低音,仍是一点也没改变。 
            走进来的男人有着超过一八五的身长,此一般人还小的头和完美的身材比例使他看起来更为高大,体格之好就算在厚重冬衣包裹下,依旧一目了然。半长的黑发挑染银色和白色,左耳挂着惹眼的金属环,一截刺青从围巾里延伸至耳后,这是个一看就知是和苏聿雅处于完全不同世界的男人。 

            「亲爱的老婆,一个月没见了,你非要用这么『迷人』的眼神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