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13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13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暗黑中弥漫开来的干冰白雾被一阵特效烟火冲散后,舞台视线乍明,背景音乐声也大作,几位团员搭着特制舞台道具从天而降,噱头十足。易璇更是在降落到一半时便率先跃下,高难度的动作引起惊叫连连。 

            其它团员尚未就位,他拿起麦克风先自行清唱起歌曲前段来,并不断向台下陷入疯狂的歌迷们挥手致意。 
            也许是上了妆的缘故,那双本就尾端上挑的眼顾盼间更显妖野,不过对上短短一瞬,苏聿雅全身就漫过一阵战栗,无法自抑。 
            他仓卒低下头,不确定易璇是不是真看到了他。过了半晌,才又迟疑的慢慢抬眼,觑着舞台上正笑容灿烂朝歌迷打招呼的男人。 
            他染了新发色,耳廓又穿了好几个环,握着麦克风的五指、颈项、腰间全是造型特异的银饰品,修长的身形包裹在一袭充满颓废感的黑色华服里,半敞衣领间,若隐若现着纹在精实身躯上的怪异图腾。 

            在他眼中看来,这男人根本只是个莫名其妙的奇装异服家伙。但他的一举一动却轻易牵引着在场每个人的情绪,随随便便的一句问好,台下群众就像疯了似的狂吼回应。 

            这就是那男人的工作。他的世界。 
            一阵强烈节奏猛然席卷全场,总是戴着超大墨镜和棒球帽的鼓手已经就位。吉他声与电琴声陆续加入,易璇面色一整,开始演唱今晚的第一首曲目。 
            苏聿雅默默坐在席上,虽安静无声,但目光始终没离开过台上,也没像上次那样睡着。其间旁边递来两支怪异的绿色萤光棒,为避免女孩吱喳,他只好勉强跟着其它人一样,高举萤光棒左右挥舞。 

            可恶,为什么他要效这种事…… 
            瞧见舞台上正一脸酷样唱着重摇滚歌曲的男人,嘴边似乎隐约露出一丝笑意,他瞪去一眼,有种想拿棒子丢他的冲动。 
            他一定看到他了。他确定。 
            演唱会进行得很顺利,到了尾声时,「天璇星」不可免俗的也应歌迷要求,加唱一首安可曲目。 
            大家还在议论纷纷猜测团员究竟会挑何首,抒情曲风的背景音乐怱然流泄出来,易璇抬高手,示意请大家安静。 
            「现在要唱的这首,是从未发表过的新曲子。因为是前几天才创作完成的,所以团练练得不是很够,等一下如果有凸槌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台下响起一片笑声,易璇上扬的眼若有似无朝旁边一瞟,又继续用他略带沙哑的磁性嗓音说道:「你们都应该知道前一阵子的事……这首歌是我写来想献给某个人的,今天他也在场。我想用这首歌告诉他,谢谢他那时候来陪伴我,不然,现在我可能就没办法站在这里了……」 

            话尾逐渐淡去,偌大会场也是一片鸦雀无声,只有轻柔的音乐缓缓流淌。 
            苏聿雅像是被施了定身咒,呆呆看着台上的男人拿起麦克风,对着他微笑。 
            「歌名就叫,《谢谢你陪在我身边》。」 
            「妈的,被利用了。」老大不爽的重重放下酒杯,男孩被墨镜遮去大半的微红脸上,已露出三分醉意。 
            「演唱会前一天发神经的三更半夜挖我们起来练那首歌,原来只是为了要帮他把马子……这只死菌,等一下看我用鼓棒插他鼻孔!」 
            「昊,你喝太多了。」Kevin失笑的摇头,转头朝门口望去。「奇怪,阿璇怎么这么慢?」 
            天璇星所有成员都聚集在这间惯来的Pub庆功了,就差他一个。 
            「该不会不来了吧?用那种恶烂招数成功泡到美眉,说不定现在正和人家在床上打得火热……」 
            「碰!」又一只酒杯被梢嫌粗暴的力道放回桌上。昊吐吐舌,识时务的闭上嘴。 
            「说真的,这个『某人』实在不简单。」Kevin深思道:「阿璇父母出意外后那几天,连我们都找不到他,到底是哪个女孩子这么神通广大……」 
            「哼!你怎么知道是女的?那色胚可是男女通吃咧!你们忘了之前某个丢皮夹的倒霉鬼了?」昊说着,又咕噜咕噜灌了几口酒,抹了把嘴巴道:「依我看,八成跟圣诞夜那回是同一个。」这只死菌……等一下非好好质问他不可! 

            「什么意思?」 
            「就是……啊!说曹操,曹操就到。」 
            眼角瞄见话题人物正慢慢走进来,昊不由分说抓起鼓棒冲了过去,打算先拿他的脑袋瓜来练一下击鼓再说,没想到那家伙忽然转过身去,从门后又拉了一个人进来。 

            「咦……」男的?是男的没错吧? 
            看他一脸不自在的和贱菌在门边拉扯,昊瞪圆了眼,感觉这陌生男子似乎有点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老实说,这男人长得的确很漂亮,小小白净的脸戴着眼镜,一身素色衬衫长裤加上修剪整齐的栗色头发,整个人充满斯文柔雅的书卷气息,若是抱着书走在椰影摇曳的校园里,那应该会像一幅画。但若是站在这间灯光幽暗的酒吧里,尤其是站在贱菌旁边,那感觉就真是超级不搭轧了…… 

            「发什么呆啊?小昊美眉。」易璇压了下他的棒球帽沿,另一只暗自使劲的手,硬是把身旁那人一道扯往吧台,在高脚椅上落坐。 
            「老板,长岛冰茶。还有可乐一瓶,谢谢。」 
            饮料很快送上,易璇拿了可乐递过去,却被对方扭开头不理。他凑在他耳边低声不知说了什么,清秀的小脸终于又转回来,怏怏的接过饮料。 
            「阿璇……不介绍一下?」Kevin很快从惊愕中回复,凑过来小心问道。 
            「你们都见过的,忘记了?」易璇微微一笑。 
            「啊?」 
            一道女音冷冷插进:「没错,早见过了。只是这位先生今天怎么没穿女装来,你扮起女生明明挺好看的啊。」 
            苏聿雅闻言,眉头微微皱起。其它人则是在片刻怔愣后,一致大叫出声:「什么!?你……你就是……」 
            「喂,拜托有点礼貌,别随便用食指指人。」易璇一掌拍掉昊伸出来不断颤抖的指头。「我只是带他过来坐坐,等一下就要送他回去了。」 
            「啥?那怎么行?」昊嚷嚷起来:「起码也要再坐上几小时,让我们每个人轮流拷问……」 
            「想问什么,问我也是一样的。」易璇笑咪咪的伸出一手捏住昊双颊,痛得他嘟嘴直呜呜哀叫。「小雅,这个聒噪的家伙是负责打鼓的昊,虽然穿得像男生,但其实他是女的。」 

            「呜!呜呜呜!」 
            易璇又分别介绍了其它在场伙伴,苏聿雅一一点头致意,神情有些心不在焉,也似乎没留心到其中投来的狠瞪。 
            「阿璇,原来你还一直跟他在一起啊?难不成你那首歌的对象就是……」Kevin在旁边小小声喃道,实在太过震惊一时无法接受。 
            「易菌你这个王八蛋!@#%&……」好不容易嘴巴获得自由的昊,一开口就是连串粗话。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吵闹中,苏聿雅忽然站起低声说道,随即离开吧台转往另一端长廊。 
            「喂!易菌……」 
            「那个,阿璇……」 
            「停停,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易璇啜了口酒,耸肩。「就是这样。你们的猜想都没错。」 
            「什么叫『就是这样』,妈的,你在说禅啊!」昊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玻璃杯。「还特地带来给我们看……喂,不会吧?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易璇不搭腔,迳自又跟老板要了酒和杯子,自斟自饮起来。 
            「说话啊你!我不是叫你别去招惹人家的吗?还是个男的,你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啊?」昊抓着鼓棒猛敲桌子大叫。「玩玩就好,别真的认真啦!到时摔得粉身碎骨,我可不理你!」 

            根本就有惧高症的家伙,也想学人家开什么飞机?玩玩模型飞机就够啦! 
            「对啊……阿璇,趁现在还来得及,赶快跟那个人断了吧!」Kevin为难的劝说着。他没细想太多,只是单纯觉得对方是男性这点,实在不妥。「我看你们好象还没真正在一起的样子?」 

            易璇闻言,淡淡掠他一眼。 
            「他是还没完全对我放下心防,不过,就快了。」他垂睫沉吟,露出若有所思的微笑,「所以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也好象没办法放手了……」 
            酒吧另一处角落。 
            苏聿雅从洗手间出来,还没走出廊道,便看见方才吧台边唯一一位女性──有着一头粉红色卷发的女孩,正双手环胸倚在墙边瞪视他。 
            「有什么事吗?」他停下脚步轻问,坦然迎上她凌厉的视线。 
            「为了你好,也为了他好,我劝你最好别再跟他牵扯下去。」她开门见山冷道。 
            相对于Pinkstar的盛气逼人,苏聿雅只是不以为忤的垂下眼睫。「……我也这么觉得。」 
            到底是谁来扯谁?从一开始,他似乎就已经丧失选择权了。事到如今…… 
            「你完了。」 
            Pinkstar眯起眼,看着他埋在沉静下的迷惘,说不出心底那股翻腾的情绪是什么。自去年圣诞节后,她就隐约察觉有些事已经开始改变,却无能为力。 

            就算结局是化为泡沫的悲剧,她也不在乎。只是苦苦等候十多年,王子选择的女主角终究不是她,甚至,还是个彻底不合格的「公主」。 
            「我承认我嫉妒你,非常嫉妒。」像他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女性公敌。「但是,我也同情你。就像同情我自己一样……」 
            苏聿雅垂目不语。 
            「你真的了解他这个人吗?他看起来的确很强悍,很世故,游戏人间,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 
            「我一点都不这么认为。」他摇头打断。「真正强悍的人,不会用刺青把全身疤痕盖住,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震动了下,不敢置信的捏紧拳头。「……你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苏聿雅静静的看着她。「如果你愿意多告诉我一些关于他的事,我会很感谢你。」 
            她眯起眼审视他半晌,忽问:「如果能和他在一起,就算到最后整颗心都摔碎,我也甘愿。我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你呢?」 
            他沉默了一会儿。 
            「不知道……」 
            「那就别来搅和了。」她哼了一声。 
            「人的心只有一颗,又不是玻璃做的,没有那么容易就摔碎。」他指指自己的胸口。「Pinkstar,它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不然我不会站在这里。」 

            她微愕,一双杏眸瞬也不瞬的端详他。 
            「你的个性好象跟外表差很多……」她低喃道。就是这点吸引了易璇吗? 
            「什么?」 
            「没事……」见他也目光炯然的直盯着自己,她别开眼,叹了口气。「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那些伤疤,是他和人打架时挨的吗?」 
            「怎么可能?他最讨厌有人打他,那时你在Live打他巴掌,都不知道我们在后面简直全吓坏了,就怕一不小心场面失控。不过后来你没事……也许对他来说,你真的是特别的吧。」 

            见苏聿雅面露不解,她迟疑了下,又道:「以前天璇星还在Pub驻唱时,动不动就有人来找碴闹场,他和昊身手都不错,尤其他又狡猾,很会四两拨千金,所以也没受过什么伤。 

            「但有一回忽然有个男的拿酒瓶偷袭他,他看到自己的血当场抓狂,差点把那个男的打成植物人,连昊去劝架都被他打伤。后来还是我爸帮忙,才把事情给压下来……」 

            想到当年情景,她脸色仍是苍白。她从没看过有人打人可以这么凶狠,尤其那人还是她认识多年,平日总是面带微笑的易璇。 
            「……精神创伤的后遗症?」他脱口而出, 
            Pinkstar一怔,微微泛出苦笑。「你真聪明。我爸也跟我解释过类似的词,虽然我听不太懂……他说,这应该是童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