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16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16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苏聿雅将手机拿远了些,几秒后才贴回耳边道:「怎么了?」 
            「你、你先深呼吸,冷静点听我说……」 
            「到底什么事?」需要冷静的是她吧! 
            「我刚收到一个消息,是我以前在天璇星后援会认识的朋友透露的,她有亲戚在八卦杂志工作,她看在以前交情上才私下先告知我,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苏聿绮惶急的说:「我一弄清楚,马上就打电话去杂志社,要他们不能这样做,可是来不及了,周刊今天早上就会上架……」 

            苏聿雅皱眉,努力从她连珠炮的凌乱言语中寻出些脉络。「所以?你还是没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八卦消息……」 
            他倏地顿住话尾。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你啊!怎么那么不小心,竟然被拍到了!」苏聿绮哀号:「周刊封面就是你和他的亲密照片,据说还是录影片翻拍的,想赖都赖不掉……怎么办?阿雅,我好担心……早叫你跟他分手的……」 

            苏聿绮越讲越想哭,台湾最嗜血的就是媒体,这八卦连得悉已久的她都觉得超劲爆,那些狗仔又怎么可能会放过? 
            何况那男人还有数不清的疯狂粉丝拥护,她在弟弟还没跟他交往前,也曾是其中一员,当然深知那股力量的可伯。而阿雅,只是一个单纯的实习医师而已…… 

            苏聿雅只是沉默。他大脑还在消化讯息中,一时无法言语。 
            「……阿雅?你还好吗?我看……你今天还是别去上班了,也不要踏出家门一步,晚点你家楼下可能就会有大批人马守着。」 
            「没必要……」他缓缓道:「如果是真的,那些人不会只待一天,我不可能天天都请假不出门。况且也没什么好躲的,我又不是作奸犯科。」 
            「呃……」苏聿绮一时语塞。「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等一下上班,我顺便去买份周刊好了,我现在还想不透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被拍的。」 
            苏聿绮闻言,不禁一怔。「奇怪……为什么你还能这么镇定?」好象她才是比较仓皇的那一个。 
            「镇定……?」苏聿雅垂目看着自己微微发颤的手,怱问:「对了,爸妈呢?」 
            「他们去旅行了,明天才会回来。」 
            他嗯了声。「我明天会再打电话过去解释。」 
            「我……我会先帮你说些好话的。」苏聿绮摇头,光想就觉得胸腹闷疼。「那你家那只咧?」 
            「去大陆做宣传,下礼拜才会回来。」 
            「哼!他倒闪躲得远远的,留你一个人在台湾面对一切。」 
            苏聿雅微微苦笑了下。「他本来就很忙,常世界各地跑,又不是今天才如此。先这样了,我得再去补一下眠。」 
            「等等!」苏聿绮急忙喊住他。「阿雅,你……你真的不要紧?千万别勉强自己啊,干脆……」她小心翼翼的道:「趁这个机会跟他分手怎么样?」 
            「姐,」他低叹。「你再说,我就真的挂电话了。」 
            「好啦!真是的,你这种死心眼的脾气到底是像谁……」苏聿绮也跟着叹气。「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反正我都会站在你这边,需要帮忙就尽管说,我马上飞去台湾陪你。」 

            「……谢谢。」 
            切断通话后,苏聿雅拿着手机呆立半晌,本想再拨另一通电话,细想之后,还是作罢。 
            今天还得跟大手术。他强迫自己回床上,继续睡觉。 
            睁眼瞪着天花板两小时后,他毫无睡意的起身走进浴室,扭开水冲去在冬天莫名冒出的一身冷汗。 
            然后换好上班装束,勉强咬了片吐司,准时在六点步出家门。 
            接下来的日子一如所料,完全是场灾难。 
            「……没错,这应该是张岱晨用视讯设备拍录下来的。」 
            李医师尴尬的把目光从萤幕里正在拥吻的两人上头移开,覆额叹了一口长气。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是那种人。」 
            把无意间录到的档案制作成光盘卖给杂志社后,就藉一、二月外调乡下医院的机会跑个不见人影,他想找人算帐都难。 
            「是我疏忽了,我没察觉当时他的电脑开着视讯。」苏聿雅没什么表情起伏的看着影片播放直到结束,伸手关掉档案。 
            当天两人在这房间里的浓情缱绻,几乎都一幕不漏的摄进去了,只差听不见声音而已。难怪…… 
            他抚了下还隐隐作痛的左颊。方才在医院大厅时,忽然被某位病人家属冲过来伸掌就挥,因为太过突然,他完全闪避不及,硬是挨了一巴掌。 
            对方是女孩子,这起意外事件也没造成什么伤害,但传到主任耳里,仍觉得不妥,要是对方拿的是刀械怎么办?还是要他明天起先休几天假再说,暂时待在家里,杜绝暴露于公共场所的危险。 

            「别太在意了,就当作是放长假吧!」李医师拍拍他的肩膀。「是你们运气不好,一般人都不会注意到这种『机关』的。这年头,世风日下啊!」 
            他本身对同性恋没有意见,事实上他还觉得眼前这对满赏心悦目的,只是……唉…… 
            光想到宿舍外头那大批摄影器材一字排开的阵仗,他胃就痛了,不明白他这位室友怎么还能这么冷静? 
            「我先过去病房了。」苏聿雅起身穿上医师服。 
            「我也是,一起走吧!」李医师跟着站起,实在放心不下老同学。「我身材比较粗壮,可以帮你多挡些苍蝇!」 
            他苦笑着点头,低低道了声谢。 
            两人并肩一起走出宿舍,果然立刻陷入包围。苏聿雅始终不发一语,迳自往前疾行,李医师则是满口「抱歉,请借过」,一双猿臂努力格开四面八方重重的阻碍。 

            「苏先生,请问你和天璇星的主唱……」 
            「苏医师,那片光盘的内容到底是……」 
            镁光灯此起彼落,一群人拿着麦克风、扛着摄影机拼命卡位,各式问题漫天砸来,从宿舍到医院大楼短短三分钟路程,就走了快二十分钟,却不见苏聿雅本人有任何不耐言行。就连有麦克风不小心打到他的头,他也不吭一声。 

            忙乱间,有女记者不堪挤压差点摔倒在地,幸而旁边一只手伸来相扶,避免出丑。她正要抬头道谢,定睛一瞧,登时张口结舌。 
            「还好吧?」他轻轻放开她,便头也不回进了谢绝采访的病房大门,那三字也成了他唯一开口说过的话。 
            一众人面面相觑,知道遇上对狗仔队来说,算是难缠类型的人物了。 
            「您的电话将转接到语音信箱,嘟声后开始计费……」 
            不知道这是第几通语音信箱的电话,苏聿雅放下手机,用双手握住。手很抖,光用单手,似乎已快握不住那小小的机体。 
            从新闻曝光后已过了近一个礼拜,易璇早该从大陆回来了。可是,他遇不到他,找不着他,联络不上他。 
            关于他的消息动静,甚至还要透过目前最让他头痛的媒体才能得知。总之似乎是正和团员们专心录制第三张专辑,所以谢绝一切采访活动。 
            易璇没回来公寓,他可以理解,毕竟大楼已被媒体包围。但他不开手机,不留只字片语,透过姐姐管道找上的经纪人或工作人员,也全问不出端倪。经纪人甚至直接挑明,要他以后别再试图找易璇了。 

            这代表什么?他不愿深想,却没办法不去想。 
            其实他不怕媒体,不怕镁光灯,不怕跟监;不在乎别人的异样眼光,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甚至明显排挤。 
            他只怕……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他一震,连忙拿起来查看来电显示。 
            0918……有点眼熟的号码,似乎是天璇星某位贴身助理的。他立刻按下接听。 
            这位年轻助理一样是一问三不知,只照本宣科的告知他可以继续住在那栋大楼里,虽然已被媒体熟知,但毕竟门禁森严,此起其它地方还是更能保障他的隐私安全。 

            他一个人想住多久都没关系,若毕业后要到美国继续深造,只需把钥匙还给管理员即可。至于易璇本人,是不会再回去住了。这样对两人都比较好。 
            最后一段话让他懵然很久,连对方什么时候挂了电话都不知道。 
            「什么叫这样对两人都比较好?少自以为是了……有种你就面对面亲口跟我说,易璇。不然别想我会听你的……」 
            当晚,他在那支始终未开机的手机留下数不清第几封的留言,一滴透明液体终于落下来,没入了手机键盘中。 

            第九章 
            数天后,台北某教学医院手术房。 
            「那个……学弟,你今天不必刷手上刀了,只需要在旁边观看就好。」 
            苏聿雅顿住正在帮病人消毒的动作,抬眼看向站在身侧的总医师。 
            「为什么?学长。人手不是不够吗?」 
            「唉……我想你刚销假上班,状况可能还……」 
            「我一切都很好,请放心。」 
            「哼!还是算了吧,我想学长担心的是要是有人一不小心伤到手,把一些『怪病』藉由血液传给病人,那可怎么办才好?到时就算某人去美国把贺博士的本事都学回来,恐怕也来不及罗。」 

            「吴邦璋!」先开口的总医师脸一阵红一阵白。「我又没那个意思,你给我少说两句啦!」 
            「没关系。既然吴学长有这层顾虑,那我今天就不上刀好了。晚点我会抽空去做爱滋检验,让大家都能放心。」 
            「唉!聿雅……」总医师尴尬的欲言又止。他本身不擅言词,实在不知该如何说些缓颊的话来平和这种场面。 
            「这样最好。」吴邦璋哼道:「听说那姓易的最近又把走好几个妹,他关系那么乱,男女都搞,我劝你最好早点去检查检查,免得被传染了什么都不知道。」 

            「那吴医师也该去做做检查了。」另一道沉厚的声音忽然插入。「听说你刚从泰国找完乐子回来,还有传言说你一个晚上叫了三个『小姐』,如果传言属实,我想比较需要做检验的应该是吴医师吧?」 

            「你!」见插话呛他的正是心脏外科范主任的儿子,吴邦璋即使满肚子怨气,也只能瞪眼忍下。 
            范君晔向来是众所皆知的沉默寡言,能让他一次说这么多话,代表他少爷可能已经很不爽了,吴邦璋还想在这间医院继续待下去,接下来一整天的手术也就不敢再多言造次。 

            手术结束后,苏聿雅在休息室遇到范君哗,这些天来始终微锁的眉宇立时舒展开来。 
            「君晔,你这个月也在外科?怎么有空到我们的手术室来?」 
            「我刚好在隔壁间上刀。」 
            「原来如此。对了,谢谢你今天帮我解围。不过跟你同学这么久,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讲话也可以这么狠。」苏聿雅笑了笑,在他身旁坐下,打开午餐便当慢慢吃起来。 

            见他吃没几口就阖上盖子,过了一会儿又重新打开,继续努力扒了几口,范君晔沉默的看着,眼里闪过一抹几不可察的痛楚。 
            「聿雅,你真的是同性恋?」他怱问。 
            苏聿雅闻言一怔,半垂的眼睫抬起,与他四目相对。 
            「我没想过……或许是吧,虽然以前交过女友,不过真正的初恋好象还是那个人。」他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怎么连你也这样问?」 
            「我没别的意思。」范君晔仍是一号表情,淡淡的说:「我只是想,如果早知道你也可以接受男人,我现在就不会这么后悔了。」 
            不意外的看见对方惊愕的表情,他又道:「抱歉,帮不上你什么忙。每天看记者在那里乱编故事,我都很生气。」 
            苏聿雅怔了好一会儿,才有点不太自在的掉开目光,苍白的脸上添了些许红润色泽。 
            「……有什么好抱歉的。给大家添麻烦的是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