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君恋尘心 by 冷绝 >

第14部分

君恋尘心 by 冷绝-第14部分

小说: 君恋尘心 by 冷绝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正巧要来探望君侠宇的李沕遥在门口与君夫人打了个照面。「夫人。」 

  甫整完自己的儿子,君夫人好心情地扬笑。「沕遥,你来探望侠宇吗?」那个蠢儿子受伤、又忧心韩御尘,完全看不透她的捉弄,真是好玩到了极点。 

  「是的,夫人。」李沕遥回以一笑,听见君侠宇破口怒吼的叫嚣。 

  「李沕遥,你这个没血没泪、没道义的混蛋,你又同姓龙的奸险小人串通好什麽鬼主意了,我死也不会娶亲的!」 

  「娶亲?」 

  君夫人乐得咯咯直笑。「别理他,我刚才捉弄他,他当真了。」 

  李沕遥好笑的抿唇,刻意用君侠宇听得到的音量道:「夫人,其实沕遥今日前来,尚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要通知您。」 

  「哦?什麽事?」 

  「四少爷决定三天後正式迎娶侠宇。」此话一出,只见君夫人诧异地张口结舌无法言语。 

  这时,房里传出惊天动地的声响,来不及消化李沕遥带来的消息,君夫人与李沕遥立刻冲进房内,眼前是如暴风卷过的景象,满地的书籍、玻璃碎片,可以砸的、不能摔的遍布满地,就连君侠宇原本躺著的那张床也崩毁不堪,君侠宇站在床边气喘吁吁,脸色苍白的瞪著他们。 

  「我……」 

  「侠宇,你哪里不舒服吗?」 

  「儿子,你的功体还未痊愈,不能……」 

  话还来不及说完,君侠宇倏然倒落的身子引起二人的惊呼,同时,在君侠宇还未完全失去意识前,一句低喃扬起: 

  「我……我不要……嫁给那个……混……混蛋啊……」 

   

  30 

  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响的进入房里,摸黑来到重新整理好的床塌前,就著月光审视床上昏睡的人儿,向来生气勃勃的俊容此刻苍白的吓人,且比他的记忆还要来得削瘦许多,不禁心怜地抚上俊雅脸庞。 

  这些天来,他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君侠宇的情况,知道他的伤势多麽严重,知道他是怎样在生死间挣扎,知道他即使昏迷不醒也依然惦记著自己,知道这一切,他的心比被亲爹拒绝时还痛、还苦。 

  不见他,是了解个性倔强、不服输的他不愿意别人瞧见他的虚弱,尤其是自己。 

  於是,仅管他的心已经迫不及待地飞到君侠宇身边,他仍然静静地等待君侠宇恢复的时候,直到方才君义轩告诉他,他可以来见君侠宇了,便刻不容缓地直奔「无忧苑」。 

  见他总算无恙,悬著的一颗心才放下。 

  「侠宇……侠宇……」幸好老天爷没有从他身边夺走君侠宇。 

  「唔……」长睫随著嘤咛声慢慢掀起,褐眸映入牵挂万分的温儒容貌。「我……我在作梦吗?」自问,君侠宇伸手抚上眼前那张熟悉的脸孔,接著毫不留情的一拧|| 

  「好痛……」韩御尘低呼一声,揉著被他捏红的脸。 

  「不是梦!」君侠宇又惊又喜地朝韩御尘扑了过去,後者因为突如其来的冲击一时重心不稳往後倒下,两人双双跌落在地。 

  当肉垫的韩御尘硬生生地撞著了後脑,又是一声痛呼。「我的头……」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先倒下的人会变成他。 

  「笨手笨脚的,这样也会撞著。」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的始作俑者嘀咕,扶起韩御尘坐在床塌,小心翼翼地审视他抚揉的地方。「这里吗?我帮你揉揉。」 

  一股温气自君侠宇的手心传出来,原本发疼的地方似乎感觉不到半点疼痛,韩御尘拉下君侠宇的手握住。「侠宇,我没事了……」 

  看到韩御尘如同以往的笑容,君侠宇才松了口气,过度激动的情绪让他全身气力全失,软软地倒进韩御尘怀里。 

  「侠宇?!」 

  「没事……只是掌伤的馀韵让我暂时还没办法完全恢复,身体还有些疲惫。」语毕,君侠宇像是突然想到似的,抓著韩御尘左看右瞧。「你没事吧?韩府那些人有没有亏待你或欺负你?」 

  被关心的温暖流入心坎里,韩御尘微微一笑,重新将君侠宇抱进怀里。「没有,我一点事都没有,只是……」 

  「怎麽?」 

  「你会受伤都是我害的,对不起……」看到那张洋溢著阳光笑容的俊逸脸蛋如今格外苍白,他只觉得心痛难当,恨不得当初是自己替他受伤。「我没有想到爹他们居然会这麽做……」 

  君侠宇潇洒一笑,顽皮地在他怀里蹭。「傻瓜,我要是那麽简单就挂了的话,以後谁来保护你,想杀我啊──没那麽容易。」 

  即使如此,他仍不想看到君侠宇受伤的样子,说不定……「侠宇,你教我武功吧!」 

  「耶?」君侠宇诧异的瞠目,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温吞、怯弱的御尘居然主动开口想学武功?天要下红雨了吗? 

  「我……我……」红晕飙上双颊,韩御尘呐呐地道:「我、我想……我想要自己保护自己,不再当你的负担……」 

  君侠宇闻言,双眸更是瞪得老大。 

  他以为……他都快放弃改造韩御尘了,也有心理准备一生都必须为他的懦弱而发怒恼火了,没想到……他居然会为自己著想,学著保护他自己!「你没发烧吧?」 

  韩御尘摇摇头。他当然知道君侠宇在惊讶些什麽,不过,这是他唯一表达自己心意的方式,总是随波逐流的自己只愿为了君侠宇而做任何改变,只要能帮得上他,只要别拖累他。「我很正常,只是不想再逃避了。」 

  「你就算保持现状我也不会介意。」 

  可是我很介意。「我是真的想改变自己……侠宇,你、你不愿意帮我吗?」 

  「你为啥突然想改变你自己?」君侠宇很是好奇。虽说身为一个大男人,韩御尘确是太过懦弱许多,但是他并不觉得他有需要再改变的地方,现在的他比起以往初识时要来得好许多了。 

  虽然温吞没有主见,他却也是十分温柔、替别人著想,仅管懦弱怕事,但也有著别人所没有的包容心,能够包容别人对他所有的不平等待遇,即使自己会受到伤害也不在乎。 

  「我……」红晕染上双颊,韩御尘声细如蚊呐。「我希望以後……也能、能保护……你……」他好歹也是个男人,不希望永远受到别人保护,更希望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君侠宇闻言,粲然一笑。「你有这个心我就很高兴了。如果你真的想学武的话,也不是不行啦,你的骨骼十分适合习武,不过你的身子骨稍嫌瘦弱,不够健朗,禁不起习武的辛苦。」 

  也可不是夸大其词哦,当初他救跳海自杀的韩御尘时,也不过才运了半分力而已,这家伙就猛吐血,险些没被他强劲的内力震断心脉而死,这麽虚弱的他怎麽能够学武? 

  「那……」难道他这生都注定这麽没用吗? 

  见他一脸沮丧,君侠宇满心不忍。他知道现时期正是让韩御尘培养自信心、增加勇气的最佳时机,若是他拒绝、反对他的话,说不定韩御尘这辈子都会无法振作起来。 

  脑海突地闪过前些日子与君义轩的谈话,有个想法缓缓在君侠宇心里凝聚而成,一张俊逸脸孔倏地刷红。姓龙的那家伙还真的打算三天後来迎娶他,现下这个办法虽然有点惊世骇俗,不过也只能这麽做好避开姓龙的对他的耍弄,又可以让韩御尘产生一点男人尊严。 

  没办法,为了韩御尘、为了他自己,他只好先屈就了! 

  「侠宇?」韩御尘见他突然沉默不语,不禁疑惑。 

  君侠宇环抱住他的腰,垂首靠在他的肩呷。「御尘……」天啊,他打从懂事开始从来没用过这麽温柔的语气跟别人说话,就算现在对象是自己心仪的人好了,他还是觉得浑身不对劲。 

  「什……什麽?」听习惯君侠宇老是对著他叫「笨蛋」、「白痴」,如今他仍然不习惯君侠宇亲腻地唤著他的名字,这让韩御尘有点不自在。 

  「你喜欢我吧?」还是先确认一下,免得事後这个笨蛋後悔。 

  「喜欢,除了你不会喜欢别人。」他对君侠宇的感情比喜欢还要浓。 

  「御尘……」 

  「什麽?」 

  「我们做吧。」 

   

  31 

  黑幽双眸瞪大,韩御尘错愕地看著眼前羞红双颊的男子,不敢相信自己方才究竟听到什麽…… 

  韩御尘颤抖著手覆上君侠宇饱满的额头。「侠宇,你发烧了吗?」 

  「烧你的大头,我很正常。」君侠宇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没想到韩御尘居然这麽不解风情。他都已经开口说要「做」了,这家伙居然还问他是不是发烧!「我是认真的。」 

  见君侠宇褪去羞窘,一脸正经地直视自己,韩御尘这才明白他并不是在开玩笑,刚毅俊容满布红霞。「这……你……我……」 

  懒得再听他支支吾吾、语焉不详,君侠宇直接拉下他的头吻上那两片诱惑他许久的唇瓣,不容反抗地紧紧吻住他所有疑虑与诧异。 

  糊成一团的脑袋在察觉窜进口里的温软时猛然回神,韩御尘诧然惊觉君侠宇正以极火热的方式吻著自己,灵活的软舌挑逗的勾上他,企图扰乱他的思考能力。 

  呼吸、心跳全都失去控制,反覆交换角度交缠的四片唇瓣发出细微的喘息,是谁发出的,已经不再重要,大掌没入柔软的发丝,细细地来回抚摸,感受那软嫩如丝绸的美好触感在掌心滑动。 

  「吁……」分开的唇同时发出充满情欲的叹息。 

  君侠宇一脸绋红,韩御尘脸上的红晕也不输他,二人就这麽相看两不厌,若不是君侠宇感到有点不耐出声为止,恐怕他们会就这麽对看到天亮。「你、你还发什麽呆呀!」 

  晕倒,他现在真的好想晕倒! 

  「可、可是,我……我不知道……」这是他二十个年头来首次「嚐欢」,没有经验的他怎麽知道该怎麽做…… 

  脑中轰地一声炸开,君侠宇想起第一次见面时,韩御尘在青楼醒来时的窘样,差点没吐血昏倒。是了,他忘记这个家伙还非常青涩,比起他这个曾经流连花丛的风流大少要来得纯情许多。 

  忍下羞窘,君侠宇握住韩御尘的双手,靠向他的颈项,吐息暧昧。「我教你……」 

  毫不给他反应的时间,总是扬著爽朗笑意的薄唇覆上紧绷的颈边,轻轻刷过,诱惑著男子生涩的情欲,满意地发现被他压倒在床塌的男子因逐渐升起的情欲而双颊酡红。 

  性感的薄唇再度缠上犹豫的丰唇,双唇的厮磨、舌齿交缠,韩御尘只觉得理智渐渐地溃散,体内燃起的无名火焚烧他的全身,无从拒绝、亦无力拒绝。 

  当喘息再度融合,君侠宇离开被他吻得红肿的唇,薄唇往下漫延,狡滑的双手抚上平坦的胸膛,悄悄拉开紧缚的腰带,拨开衣领露出那一片小麦色的肌理,与他相比之下,要来得健硕许多,却依旧显得瘦弱。 

  修长十指覆上稍嫌瘦弱的肩呷,晶亮的琥珀双眸斜睨韩御尘带点紧张的窘红脸庞,暧昧地跨坐在他腰腹上,君侠宇俯身咬上削瘦的下颚,轻啮、吸吮,听见一道细微的抽气声。 

  同样生为男儿身,再加上君侠宇也曾寻欢作乐过,自是懂得怎麽做才能挑起韩御尘的情欲,似有若无、欲擒故纵的勾引煞是教人最难忍受,嫣色唇瓣滑落迸起的锁骨形状。 

  深深地咽了口唾液,低垂的黑眸望著最心爱的人儿欲在他身上挑起热火,身体与视觉的双重刺激让韩御尘情不自禁伸手撩起散落在他身上的乌丝,半眯墨眸睇睨吐著温热气息的薄唇轻轻含住他胸前的突起。 

  兜转辗吮,君侠宇确切地感受到身下男子贲起的肌理,微微起身,抚上韩御尘的脸。「你……要试试看吗?」 

  「呃?」随著君侠宇坐起身的动作,韩御尘也跟著坐起身,却在听见君侠宇的询问时愣了一下。「我……我吗?」他这个提议代表著什麽意思? 

  在君侠宇主动吻住自己时,韩御尘其实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行事作风强悍、狂妄的君侠宇应该会就这麽的「做」到最後才是,却压根没想到他居然会开口询问他要不要「试试看」? 

  拉开系在腰侧的腰带,君侠宇主动褪去薄衫,隐藏在藏青色服饰下的是白皙无瑕的肌肤色泽,纵然习武多年,君侠宇一身雪白带点嫣色的肌肤让他看起来就像娇身惯养的大少爷。 

   

  32 

  彷佛受到蛊惑,韩御尘情难自己地抚上平滑如绸的肌肤,镶在胸前的两颗嫣色樱花像是在诱惑他上前采撷,双手像是不受控制似的抚过纤白的颈项,滑过形状美好的锁骨,流留在染上媚色的胸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