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君恋尘心 by 冷绝 >

第17部分

君恋尘心 by 冷绝-第17部分

小说: 君恋尘心 by 冷绝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们这些混蛋,我君侠宇岂是会乖乖任你们玩弄的人!」 

  「护……」受到惊吓的朝廷臣民才刚要大喊而已,便让殷残枫给阻止。 

  殷残枫似笑非笑地道:「侠宇,你这是狗急跳墙的行为吗?」 

  「是又如何?我又不是蠢蛋,哪那麽容易就……」忽地,清澈的弹指声传进耳里,君侠宇忽然全身僵住,手中的剑因握不住而「锵」地一声掉在地上,他恨恨地瞪向弹指之人──李沕遥。「你、你居然……对我下那种药?」 

  李沕遥露出迷人的笑容。「四少爷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要我事先做好防范措施,所以我一开始就提醒你要『乖乖的』啊。」 

  「混……蛋……」君侠宇一生没这麽糗过,他并不是不愿意和韩御尘成亲,而是讨厌任人摆布。 

  「君少爷,该行『夫妻之礼』罗。」李沕遥邪笑道。 

  「不要!」狠狠咬破下唇,藉著疼痛来让自己意识清醒,他宁死不屈。 

  「哦?你舍得让韩公子从此无颜见人吗?」 

  御尘!君侠宇闻言看向脸色铁青的韩御尘。若自己在婚礼途中逃跑的话,韩御尘将来肯定颜面扫地…… 

  松开牙关,君侠宇决定放弃挣扎。「算你狠!你给我记住。」 

  李沕遥笑而不语,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反正明日他就启程去上海,根本不担心君侠宇报仇。 

  就这样子被赶鸭子上架拜完堂,半推半就地被送进洞房,君侠宇呕得要死,尤其是李沕遥临走前留下的那番话── 

  『我另外下的媚药应该能让你们享受到美妙的新婚之夜,加油哦。』 

   

  38 

  韩御尘胆颤心惊地看著僵坐在床塌的君侠宇,见他黑著一张俊脸,不敢轻易靠近。 

  动了动手指,君侠宇发现自己终於能够自由行动,吐出一口闷气後,瞥见站在门旁的韩御尘。「你作啥站在那里?」 

  「你、你不是在生气吗?」 

  「又不是生你的气。」鼓颊,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君侠宇拍拍身侧的位置,示意他过来。 

  韩御尘顺从地在他身边坐下,屁股才刚碰到床而已,君侠宇就拉著他左瞧右看、东摸西碰。「侠、侠宇?」 

  「你没事吧?娘跟义轩他们有为难你吗?」 

  「没有,只是……」他欲言又止。 

  「只是什麽?」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为什麽这麽说?」皱起眉头,火气升了上来。「他们对你做了什麽吗?我现在就去找他们算帐!」说著就要起身冲出去。 

  韩御尘还来不及阻止他,纤细的身子忽尔倒进他怀里。「侠宇?」 

  君侠宇一脸火红,喘息急促,韩御尘环抱住他的双臂隔著布料似乎也能感受到他身体燃起的高温,彷佛酒醉般醺然的迷离双眸映出韩御尘担忧的表情。 

  「沕遥那个……混蛋……」 

  「你哪里不舒服吗?」韩御尘拧眉,不明白他为何会突然酡红双颊,体泛高热,倏地,脑海里掠过李沕遥暧昧的调笑,忍不住红了脸。 

  君侠宇揪住他的衣服,无力的身子更加偎进他怀里。「御尘你……你抱我吧,我……我好难受……」 

  身体像被好几把火灼烧,君侠宇难受地扭动身子,期盼著有人能为他熄火。 

  理智散涣间,君侠宇感到压在唇上的重量,柔软的触觉让他舒服的轻吟出声,毫无自觉自己发出的呻吟有多麽的诱人,只能渴望更多的抱住韩御尘,回应甜腻的浓吻。 

  胶著的唇在彼此都缺乏氧气的情况下不舍地分开,抱住彼此的手不约而同地为对方拉开衣物,迫不及待地贴上同样赤裸的精瘦躯体,感受著属於对方的气息。 

  欲望占据所有的思绪,夺去他的思考能力,比起韩御尘要来得主动的君侠宇毫不吝啬地表现他的热情,贝齿啃啮丰润的唇瓣,抬起身子坐在韩御尘的怀中,恣意品嚐教他意乱情迷的甜蜜滋味。 

  直至韩御尘再也受不住啃啮的挑逗,大掌压下君侠宇的後脑,饥渴的火舌缠上湿热的嫩舌,与之纠缠、嬉戏。 

  「唔嗯……」 

  吞咽不下的湿润液体自交缠的唇间滑落,勾引出淫靡的美感,丰唇放过红肿不堪的薄唇,顺著滑落的银丝往下舔舐,轻咬喉间的突起。 

  大掌抚过纤瘦的腰段,爬上滑嫩的胸膛,在寻到敏感的突起时轻轻搓揉,感到怀里的人儿微颤,受到蛊惑的唇吻上让他垂涎的缨点。 

  轻含慢吮的品嚐著嫣红的坚挺,诱使著它为自己绽放美丽。 

  过於激烈的战栗让君侠宇情不自禁弓起身子,将自己更送向男人口中,情火早就一发不可收拾,韩御尘每个爱抚都让他真切地感受到快意,在情欲的折腾下,他忘记羞怯、忘记理智、甚至连自己是什麽都快忘记了,只能不可自拔地沉醉在被撩拨更盛的快感之中。 

  抱住在他胸口肆虐的黑色头颅,脱口而出的高吟渗杂著连他自己都不自觉的甜蜜,当已被褪去衬裤的下腹传来温热的湿嫩触觉时,君侠宇反射性地仰起头,如瀑发丝在半空中扬著美丽的弧度。 

   

  39 

  双臂抵在身後的床塌,微微颤抖的身子忍受著一波波的快感,感受著热源的湿热摩擦,让君侠宇几近要尖叫出声。 

  「御尘……别……啊……嗯……」溃不成声的呻吟推拒著不断刺激他的男子,君侠宇迷离的双眸里映出自己最心爱的面容,主动地靠进他怀里,薄唇印上单薄却不显瘦弱的胸膛。 

  「唔!」胸前的男性突起被轻轻啃啮,以齿拉址著,再用舌爱怜的舔吮,是刻意的挑情举动。 

  修长的指头勾挑早已难耐肿胀的迸发欲望,感受到韩御尘全身一颤的激动,君侠宇轻笑一声,眼波流动之间竟是难以言喻的柔媚,垂落的发掩去他脸上的表情,轻轻地,将唇覆了上去。 

  黑眸难以置信地瞪大,在他还来不及会意君侠宇即来的行为之前,下腹的热源已经被紧紧包裹住,柔软的唇瓣轻吮欲望的顶端,缓缓往下滑移,诱人的红舌有一点没一点的碰触著滚烫的肌肤,脸上赧红的表情说明了他此刻的羞窘。 

  不知是该阻止他,还是该放任欲望恣意奔流,伸出的大掌撩起滑落的发丝,墨眸紧盯住布满红晕的俊逸脸庞,平常总是笑语不断的唇儿此刻竟吞噬他巨硕的硬挺,韩御尘只觉得一道电流窜过全身,集中在被温柔包裹的地方。 

  好似感觉到韩御尘按捺不住的冲动,君侠宇好心地放过挑逗他的行为,跨坐在他的腿上,两人的昂扬不经意地碰触,引起另一种奇异的感觉。 

  「侠宇……我先拿药……」想起他未经滋润的身体容不了他的存在,韩御尘扣住他的腰,伸出手想去拿放在枕下的东西。 

  岂料君侠宇却拉住他的手环上自己的腰,薄唇轻吻韩御尘,细声低喃:「不用那麽麻烦了……我等不及了……」 

  「什……呃!」 

  轻抬的腰枝对准昂扬的迸起猛然落下,灼烫紧窒的密处虽因媚药的关系而略松柔软,但未经润滑率然侵入仍为君侠宇带来刺骨的痛楚,他忍不住轻哼出声。「啊……」 

  「侠宇,你……」韩御尘被他这毫无预警的举动而吓了一跳,随即感受到他火热的内部紧紧缠住自己,炙人的情潮快感袭来,险些让他泄了出来。 

  痛楚让君侠宇的意识稍稍清醒了过来,看到韩御尘隐忍的痛苦表情,君侠宇忽然一声低咒。「该死的沕遥……」 

  「侠宇?」热汗滑落额际,韩御尘怔怔地任由君侠宇抱住他的肩头。「你还好吧?」 

  「不好……一点都不好。」咬牙切齿的回答。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一剑杀了李沕遥那个混蛋,他究竟给自己下了怎样的媚药?刚刚他还可以确切地感受到媚药在他体内流动的焦躁,为何当韩御尘一进入自己的体内,媚药所应有的感觉全都消失不见,残留下的是欲火高燃的热度。 

  也就是说,所有溃散的理智已经全部回了笼,蓦然惊醒时他才发觉自己居然已经处在这种不上不下的状况之中了。 

  「侠宇,不舒服的话就别再……」韩御尘体贴地说著,却见君侠宇摇头。 

  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君侠宇的双手撑在韩御尘肩上,主动地展开徐缓而磨人的摆动,夹杂著痛楚的酥麻快感让他全身无力。 

  「侠宇!」感到原本仍有些乾涩的紧密处忽然开始湿润,不消猜想,韩御尘也知道那是受伤的原故,没经过润滑的私密在粗鲁的进入後无可避免地受了伤,沁出伤口的液体成了润滑。 

  「你……叫什……麽……我……我都没在……叫了……」责怪地睇了他一眼,君侠宇困难地持续动作,一上、一下,动作虽然缓慢,却难免牵动到脆弱的伤处,随著快感愈发涌出,痛楚也更加强烈清楚。 

  所有怜惜的念头在君侠宇开始激烈的举动中消失殆尽,残留下的是让人理智尽失的快意欲潮。 

  受不住他似慢、或缓的动作,韩御尘扶住他的背,让他平躺在床塌上,拉开他虚软的双腿,为追求更鸷狂的快感而在他体内展开猛烈的律动。 

  「啊||」难以形容的刺激让君侠宇再也克制不住的叫喊出声,得到的是更激烈的回应。 

  性感的丰润唇瓣吻上微薄柔嫩的唇,吞没他所有激情的哼喊,独享他最真实、最甜美的反应。 

  「御尘……御尘……」反覆呢喃著身上男人的名字,波涛般的欲浪灭了顶,眼前的世界似乎只容得下身上的人…… 

  「我爱你,侠宇……」 

   

  40 

  怒气冲冲地冲进题著「风苑」的庭园里,在悠閒的石亭内看到那抹自在的纤白身影,不顾身後人的阻止,提著剑就直逼对方背影。 

  「锵」地一声,兵器交击的响声扬起,褐眸瞪向冷然的俊毅脸庞。 

  这时,原本悠然自在地下著棋的白发男子微微抬起头,笑睨来意不善的青衣男子。「侠宇,怎麽有空来找我?汝昨儿个才刚成亲,不好好待在君府陪汝的如意郎君,跑来这里找我作什麽?留下汝的夫君独守空闺不太好吧?新婚夫妇应该要如胶似漆才是,该不是汝的夫君已经对汝没兴趣了吧?」 

  这一串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无非是让君侠宇的火气更盛,他口不择言的大吼:「去你的没兴趣!御尘他对我好得很,昨夜我们也很恩爱……龙、亦、风!」惊觉自己又被耍弄,君侠宇火冒三丈。 

  无视身旁是否有无辜的人在场,君侠宇提剑就是往龙亦风猛挥、猛砍。 

  一场混乱的大战在「龙门」内如火如荼地展开,直至跟随君侠宇到来的男子顾不得危险地上前阻止他,君侠宇才心怀怨恨地任由对方将他拉离「风苑」,临走前还不忘破口大骂。 

  「龙、亦、风||我跟你势不两立!」 

  气喘吁吁地离开「龙门山庄」,君侠宇气恼地瞪向身旁一脸无辜的韩御尘。「你干嘛阻止我?」 

  「我……」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样闯进来有多危险?万一你不小心受伤怎麽办?你是存心要气死我的是不是?」连珠炮似的怒吼一股脑儿地往韩御尘身上丢。 

  早就习惯君侠宇这种嘴硬心软的温柔,韩御尘微笑地将他搂进怀里。 

  「做什麽?我还没气完,别以为撒娇就可以!」两道漂亮的眉宇尾端高高翘起,晶亮的琥珀瞳眸里已无半点怒气。 

  「侠宇,我好像还没听到你说『我爱你』。」韩御尘笑著在他耳边低语。 

  脸蛋微微赧红,君侠宇哼地一声。「我早就知道你爱我了,你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覆。」 

  「别赖皮。」 

  「你怎麽愈来愈厚脸皮了啊?」见鬼了,以前那个容易脸红、纯情的韩御尘好像不见了,现在的他反而跟某人很相似…… 

  耸耸肩,韩御尘无辜地道:「早上君夫人找我去谈了一下……」 

  「什麽!喂,我警告你,你以後别再接近我娘了。」不行,乾舅舅已经是娘魔掌下的牺牲者,他不能让御尘也陷入永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为什麽?我觉得君夫人讲得每句话都很有道理。」 

  「我说不行就不行!」 

  「侠宇……」 

  「别以为你露出这种可怜兮兮的表情我就会屈服。」 

  「你不爱我吗?」 

  「你很烦欸!」 

  「侠宇……」 

  「好啦好啦,爱你啦。」 

  「我也爱你,侠宇。」 

  「我早就知道了。」 

   

  --完 

 

※※※※※※ 
放弃该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