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君恋尘心 by 冷绝 >

第9部分

君恋尘心 by 冷绝-第9部分

小说: 君恋尘心 by 冷绝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能怪他,谁叫他身上流有恶质的血液呢。「你生气啊?」 

  「没有。」有点赌气的背过身,韩御尘闷声回答。 

  君侠宇不避讳地靠上他的背,双臂揽上他的颈项。「嘿!别生气嘛,我跟你说著玩的。」 

  「我没有生气。」口气愈来愈闷。 

  「好好好,没生气就没生气。」君侠宇在他颈边低笑连连。「看在你这麽舍不得我的份上,我会尽快解决事情回来的。」 

  「喔。」仍然不回头。 

  啧啧啧,这小子居然懂得对他拿桥。「我後天就要出远门,你该不会打算这两天都跟我赌气吧?」 

  「我……我还是不想待在君府。」 

  「为什麽?」君侠宇急忙的将他扳过身来,不悦的问著。 

  韩御尘的眼里有著忧虑。「至少你不在君府的这段日子我不想待在这里,我不想面对他们……」 

  多年来的欺压在他心里造成阴影,面对自己的异母弟妹,韩御尘内心深处仍存在著对他们的恐惧。 

  君侠宇明了他内心的想法,安慰地拍拍他的肩。「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义轩跟魅儿会陪著你的,你根本不用怕。」 

  「但是……」 

  「我希望我回来後能看到你。」轻叹,君侠宇故作失望的说著。 

  他失落的表情让韩御尘一阵心痛,不加思索地回答:「好,我等你回来。」 

  笑意染唇,君侠宇笑眯眼。「这可是你说的哦!」 

  看到他得逞的笑容,韩御尘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拐了。「你……」 

  「男子汉大丈夫说到作到,你可别食言而肥哦。」 

  「我……」无法反驳,韩御尘只能认命。 

  没办法,谁叫他自己那麽笨,傻傻地让君侠宇拐呢? 

   

  19 

  「君少爷。」 

  一声娇唤让正要亲自去端韩御尘的午膳的君侠宇停下脚步,他转头看见羞答答的韩甜。「原来是韩小姐,有什麽事吗?」 

  「君少爷直呼甜甜的名字就可以了,毋须如此生疏。」 

  「这怎麽行,你我非亲非故,直呼姑娘名讳有失礼仪。」君侠宇展露他风流倜傥的一面,登时将韩甜迷得晕头转向的。 

  脸儿娇红,君侠宇的斯文气质加深了韩甜欲掳获他的决心,立刻流露出小女儿姿态,红著脸道:「侠宇大哥不需要对甜甜客气。」 

  哇勒,侠宇大哥?有够肉麻恶心的。「那君侠宇就直呼你甜甜罗。」他想吐。 

  「嗯。」脸更红,韩甜走到他身边细声问:「不知侠宇大哥现在要去哪里?介不介意甜甜随行呢?」 

  呦!他本来打算回来後再教训他们兄妹俩的,现在这表里不一的娃儿既然主动的送上门来,他又怎麽能拒人於千里之外呢。 

  「当然行,我正准备拿午膳回我的『无忧苑』,不如你也一块吧。」 

  韩甜一听大喜。 

  这些天她在君府打听到一些有关君侠宇的习惯,他鲜少待在君府里、不喜欢别人打扰他,更不允许有人未经他的许可进入「无忧苑」,即使对方是他的亲人也一样,而如今他却主动邀她一同前往,不就表示她在他心里是特别的吗? 

  「谢谢侠宇大哥。」 

  「不客气、不客气。」 

  君侠宇扬起恶作剧的笑容,带著韩甜在偌大的君府东绕西转,存心要累死这个倍受宠溺的娇娇女,他故意有时候走的很快,把她抛在後头,有时候又停下来等她,存心让她会错意。 

  若不是怕担误了韩御尘用膳的时间的话,他肯定会绕到天黑为止。 

  当韩甜走得双腿虚软、气喘吁吁时,君侠宇才带著她走进「无忧苑」。 

  这时,韩御尘已经坐在石亭里等他了。 

  跟著君侠宇进入石亭的韩甜看见韩御尘时,眼里闪过一抹鄙视。 

  「侠宇大哥,他……」 

  「哎呀,前几天我忙著喜宴的事忘记让你们兄妹先见个面,真是对不起啊。」君侠宇一脸歉意。 

  仅管韩甜心里有多麽不想看见韩御尘,但是为了博取君侠宇的好感,只得装出娴淑的模样。「好久没有看到大哥,大哥您的气色比以前好很多,甜甜真是替您感到高兴。」 

  高兴?我看是怨恨吧。君侠宇在心里翻白眼。 

  想也知道,韩御尘自从来到君府後,吃香、喝辣、睡饱、穿暖、用好,整个人容光焕发,看在韩甜的眼里自然很不是滋味。 

  「呃……」 

  韩御尘到底不是个笨蛋,不可能会把韩甜的口头话当真,更何况她又用著那麽明显的妒恨眼光瞪著自己,顿时不知所措地看向君侠宇。 

  「你发什麽愣?今天的菜可是我特地去拜托沕遥下厨煮的,他的手艺可以称得上是举世无双,朝廷里的御厨煮得都不见得比他的好吃,你快点嚐嚐看。」佯装没有看见他求救的目光,君侠宇如同往常一样为他挟菜。 

  摆满桌上的菜色香味俱全,扑鼻而来的香味更是让人食指大动,即使是嚐尽美食的韩甜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光闻那个香味她也可以肯定桌上的食物绝对是天底下最美味的。 

  刚刚走了那麽久的路,疲惫的韩甜已经觉得有点饥饿,再加上自从住进君府後,自从那天的喜宴後,君老爷就很客气的告诉他们兄妹,君府的习惯是每办一场喜宴就必须吃十五天的斋饭,他们身为客人总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硬著头皮跟进。 

  於是便开始了他们每天清粥小菜的三餐,享受惯了的韩胡早在第一天就受不了,以至於每天都跑到外头用餐,她为了维持自己高贵的教养而忍住,没想到最让她看不起、厌恶的男人居然每天都吃得比她好! 

  新仇加上旧恨,瞪著韩御尘的眼神充满愤恨。 

  察觉韩甜恶意的目光,韩御尘哪还有食欲用餐。 

  「喂!谁准你停筷的,快点继续吃啊!」君侠宇不悦的催促。 

  「侠宇大哥,我哥哥的肠胃不好,食量比平常人还要少很多,你就别逼他吃了嘛。」韩甜故作体贴的说著,睨向韩御尘的眼神带著「你还不快滚!」的意思。 

  从小被欺压到大的韩御尘不敢反抗自己的异母妹妹,放下筷子就要起身离去,却被君侠宇拉住。 

  「侠……君公子,我真的吃不下,我想先去休息……」 

  又变回君公子了?君侠宇努努嘴,硬拉著韩御尘坐下,主动夹菜凑到他嘴边。「嘴张开。」 

  他的举动教韩御尘与韩甜登时傻了眼。 

  韩御尘涨红脸,一双眼在君侠宇跟韩甜之间游移,生平第一次有人喂他吃饭,他既慌又窘,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 

  「喂,嘴张开!」见他没反应,君侠宇又吼了声。要知道,拜托沕遥下厨简直比登天还难,这家伙胆敢忽视他一片苦心,拒绝他的好意,存心想气死他吗? 

  「可是……」 

  「张嘴!」 

  君侠宇怒喝一声,就见韩御尘反射性地张嘴任由他喂入一口菜,君侠宇这才满意地笑了笑。「很听话嘛,那接下来看是你要自己吃、还是由我来喂,任君选择,我绝对很乐意亲自动手喂你的。」 

  他不怀好意的建议让韩御尘很认命地重拾筷子,然而在韩甜又嫉又恨的目光下,他根本食之乏味。 

  「别用吞的,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抢。」 

  「侠宇大哥……」 

  「喂!细嚼慢咽你是不会吗?吞那麽大口怎麽消化啊!」 

  「侠宇大哥!」 

  不满被忽视,韩甜索性抛开姑娘家应有的矜持,直接圈上君侠宇的手臂,吸引他的注意力。 

  君侠宇这才勉为其难地将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然而开口的一句话差点让韩甜气到吐血。「咦?你怎麽还在这里?」 

  笑容瞬间僵在脸上,韩甜强忍怒气,装出娇柔的表情。「侠宇大哥,整天闷在君府好无聊,不如你陪我去『轩宇楼』喝茶好吗?」 

  「轩宇楼」是京城最多文人雅士聚集的地方,它所卖的茶茗不仅称之为绝品,连现今皇帝都赞予天下无双之美名,理所当然地,它的茶价也非一般人所能恣意品味的。 

  「说的也是。」君侠宇点点头,在韩甜以为他答应的时候,突然转头对韩御尘笑道:「你快点吃完,待会儿咱们去『轩宇楼』喝茶,那里的茶你一定会喜欢。」 

  韩甜见他不但不理会自己,反而邀韩御尘时,差点气得失控尖叫,不想再自讨没趣的她恼怒地瞪了韩御尘一眼後,随即甩袖离去。 

  气走了韩甜,君侠宇得意的大笑出声,韩御尘这才明了他是故意要气她的。 

  「你为什麽故意气她?」看得出来她很喜欢君侠宇。 

  「你没看到她看我的眼神吗?活像把我当成即将入口的肥羊似的,我当然得想办法保护我自己啊。」 

  「可是她很喜欢你,你不喜欢她吗?」 

  刚入口的菜在听见韩御尘的话时,全让君侠宇「噗」地一声喷出,他用怀疑的目光看他。「你的眼睛没问题吧?她那个样子叫做喜欢我?她若是真的喜欢我就不会邀我去全京城最贵的茶楼喝茶,她喜欢的是我君家天下第二首富的地位!」 

  「是这样吗?」韩御尘体贴地为君侠宇拭去嘴边的油腻。「我没去过『轩宇楼』,也不知道它卖的东西有多贵,对不起。」 

  「没关系,等我从江南回来我再带你去见识见识。」 

  「不是很贵吗?」他实在不希望君侠宇为了他花钱。 

  「那是我开的,再贵我也不用花钱。」那里的茶他一定会喜欢。 

  韩御尘微笑,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正不受控制的沦陷,傻傻地踏进君侠宇为他而设的柔情网…… 

   

  20 

  「你究竟是怎麽看待我大哥的?」 

  入口的茶水险些教这唐突的询问给喷了出来。 

  君侠宇离开君府後的第五天,韩御尘一大早便被君义轩请到「花藤园」喝茶,岂料他屁股都还没坐热,君义轩突然就冒出这麽一句让人喷饭的话来。 

  韩御尘以袖捂嘴,慌然的模样可笑得很。 

  「二少爷,你……」 

  「我们也不过差二岁,你直呼我义轩便行。」君义轩镇定又正经地看著局促不安的韩御尘。「我看得出来你对我大哥的态度与对别人截然不同。」 

  「我……」 

  「自从大哥他离开後,你每天都心不在焉,就连我跟魅儿一同去找你喝茶时你也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全是因为大哥的原故吧。」 

  君义轩话里的肯定表明了他根本不接受韩御尘的否定,而听出他话里意思的韩御尘唯一能做的反应就是脸红似火,无言以对。 

  「我说对了吧。」君义轩深邃的黑眸透著若有所思的光芒。「这有什麽好不敢承认的,喜欢就喜欢、爱就爱。」 

  君府的人都看得出来那位浪荡不羁的君大少爷这段日子以来的改变。 

  自从他带回这名看来弱不禁风、不堪一击的韩家大少爷後,他应有的斯文、风雅已不复见,残留下来的是他遗传的隐性恶劣性格,甚至为了韩御尘的一举一动而牵挂在心,在意他以往在韩府不堪的生活,并对他心生怜惜。 

  君义轩没好气地想著。他压根没想到那个自以为是、恣意妄为的大哥居然会变这麽多,而且还是为了一个男人而变。 

  还没见过韩御尘以前,君义轩一直是保持著不以为然的态度,毕竟他并不认为身为男人的君侠宇会特地去照顾另一个男人,并且还细心呵护、保护,可是当他看到韩御尘时,他赫然有种可以体会君侠宇心境的感受。 

  韩御尘的外表并不柔弱,尤其是他在君府这段时间後,他的体型怎麽看都比君侠宇以及君义轩二人要来的精壮。原本该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在长期的虐待下变得弱不禁风,任谁看到了都会忍不住对韩御尘的过往掬一把同情泪。 

  「我……」 

  「怎麽?你担心大哥他不喜欢你?」君义轩困惑的看著他踌躇的表情。 

  「不是。」韩御尘摇摇头,神情苦涩。「我并不需要担心这种事,不是吗?我跟侠……君侠宇都是男人,怎麽可能会有你说的那种感情成份存在……」 

  自欺欺人吧,韩御尘有一种倘若自己承认了,便会永远沉溺的错觉。 

  「嗄?」君义轩看著他一个头两个大,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我跟君侠宇……只是很普通的朋友关系,对我而言,他是我的恩人……」 

  「就这样?」不会吧?他老哥被甩了? 

  强迫自己点头,韩御尘沉声道:「就这样。君侠宇也一样,对他而言,我只是个让他看不过去、倍受欺凌的可怜人而已,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