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都市起源 >

第17部分

都市起源-第17部分

小说: 都市起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牧常涂炜斓淖饺昴嵌骸叭辏旄敖芨绺缢刀圆黄穑院蟛灰偃涡粤恕!
  萨拉玛有点儿垂头丧气的道了歉,她实在长的太像谢客哈了,唯一不同的是她们的眼睛:妹妹的一双凤眼,一笑起来就眯了起来很讨人喜欢;姐姐则有一对大眼睛,笑起时一对黑珠子一会儿盯着你瞧,一下子又不好意思的溜开了。
  谢客哈穿着裁剪合身的墨绿色短洋装,衬托着她苗条的身材,裙摆一如平常地短。
  “这么内向的女人,还会炫耀自己的腿吗?”
  不过谢客哈实在有炫耀的本钱:那双腿修长浑圆、丝毫没有萝卜,细白的小脚包裹在粉白色的光滑丝袜里,秀气白净、不着蔻丹的趾头从白色细带高跟鞋探出头来,好可爱!
  谢客哈大眼睛瞄了瞄他,细声的说道:“我知道萨拉玛任性调皮,真难为你了,不过你这个大哥哥真有本事,我从来没有见过萨拉玛对哪个家里哪个哥哥这么亲密的。”
  李伟杰偷偷的心想:“谢客哈啊,我才想做你的大哥哥呢!”
  大概是因为谢客哈的内向,没讲多久,谢客哈就说要走了:“萨拉玛我们回房间吧!”
  一直垂头丧气的萨拉玛,突然又恢复了活力,要求道:“姐姐,我不想那么早睡觉啦!”
  谢客哈捏了捏萨拉玛的手膀子:“萨拉玛,不要胡闹了。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能玩得这么晚呢?”
  萨拉玛嘟着小嘴说:“人家才不是小孩呢!”
  谢客哈抓住妹妹的手臂晃了晃,脸又红了:“不要在伟杰哥哥面前顶嘴!”
  李伟杰看了看萨拉玛,心里不禁觉得她真的不再是小孩,而渐渐成为标致的美少女了。
  她身上穿了一件细肩带的紧身上衣,还不时用手去调整她小小胸罩的肩带。
  好柔润的肩膀啊!再看了看她胸前鼓起的小小Ru房,李伟杰不禁舔了舔乾燥的嘴唇。
  萨拉玛小小的屁股包裹在紧紧的短裤里,更使他恍惚。
  李伟杰可以看出萨拉玛微微隆起的阴阜,一双腿也已经从小孩的骨感转变成像姐姐一样的圆润修长,可惜她刚才在他上厕所的这段时间,穿了双白袜,使李伟杰看不到那双漂亮的小脚。
  他心中又暗自在想:自己居然有点喜欢她倚在他怀里的那种刺激,虽然刚才被她的屁股顶成昂首挺立的时候,把她支开了,不过事后却在厕所里手Yin了一番。
  李伟杰咽了咽口水对谢客哈说道:“谢客哈公主,要不这样吧!我要回酒店,但是现在时间还早,等一下我还想去夜市逛逛,有个人陪也比较有趣,不如就让萨拉玛公主和我一起去吧!”

()免费TXT小说下载
  “这?”
  谢客哈有点迟疑,萨拉玛倒是兴奋了起来:“好不好嘛?姐姐,我好久没去夜市了!”
  “好吧!”
  谢客哈难为情的说:“她平时功课也很紧,只是要麻烦你了。”
  萨拉玛已经高兴的跳了起来:“哇!好棒!”
  就这样萨拉玛和李伟杰再一次有了独处的机会,当然暗地里有没有保镖跟着他就不知道了,当然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怎么可能没有?如果暗地里没有保镖,谢客哈公主会那么轻易就答应李伟杰的要求?根本不可能。
  时间太早,夜市还不会热闹起来,萨拉玛和李伟杰决定先在她的房间里看卡通片。
  李伟杰斜斜靠着沙发上的座垫,萨拉玛靠过来坐在他的胯间。
  看了一会儿,萨拉玛渐渐的倚在李伟杰的身上,还把他的右手臂拉到她胸前,像抱玩具熊一样的用两手环抱着。
  李伟杰可以感觉到萨拉玛右边小Ru房的边缘被他的手臂压着,好嫩好软啊!
  咦?李伟杰突然注意到她的打扮和刚才又不一样了,她的头发没扎成马尾巴,而是戴了个漂亮的头箍,那垂泻在他胸口的乌黑秀发除了寻常的发香之外,还有淡淡的香水味
第1458章 哥哥嫂子
  李伟杰再仔细的闻了闻,原来有Channel 5的香味来自她光滑细嫩的肩膀。
  偷搽姐姐的?当然不是!
  澳门赌王何鸿燊和四姨太梁安琪的第五个孩子,赌王78岁才得的最受宠爱的幼女何超欣6月12日过生日,记者问她会否想要赌王送楼做礼物,她说:“不知道啊!”;再问想收什么生日礼物?她豪气地说:“我想有的东西都有。”
  记者问何超欣的妈妈梁安琪,6月时会否送大屋给超欣做生日礼物?四太说:“她只有十几岁,又不是18岁,跟同学们开生日会,等她大些再说吧!不过我每年都送一卡钻石做生日礼物,赌王就送金币。”
  两眼盯着电视的萨拉玛慢慢地脱了鞋袜,然后轮流用着她的两只洁白细致的脚轻轻摩擦着李伟杰的小腿,她真让他着迷。
  李伟杰那根荫茎子马上又变硬,顶在萨拉玛屁股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滑稽的剧情使她娇声的笑着,李伟杰直觉地以为萨拉玛是在笑他荫茎的沈不住气,便低下头想咬她一口来报负,但临头来他却怜香惜玉地轻吻了萨拉玛的肩头。
  忽然萨拉玛转身抱住了李伟杰,把小脸埋在他的胸口,撒娇的念着:“不要当伟杰哥哥,当哥哥好不好?”
  李伟杰心猿意马的回答:“可以啊!那就叫我哥哥吧!”
  “不是!”
  萨拉玛抬起头来,凤眼和李伟杰四目相遇,“不是做哥哥,而是那个哥哥啦!”
  那个哥哥?搞什么?萨拉玛的小手居然轻轻得揉着李伟杰涨起的裤裆:“萨拉玛?”
  “哥哥好傻!萨拉玛喜欢你,你不是也喜欢我吗?”
  “是啊!不过不是那一种的喜欢……”
  萨拉玛低下头看着李伟杰隆起的裤裆;“好像是那一种的嘛!你说谎!”
  心虚的李伟杰居然讲不出话来:“你……你知道……这个……”
  萨拉玛攀住他的肩头,把脸凑了上来。
  除非把她推下沙发,李伟杰别无退路,可是他舍不得这么做。

()好看的txt电子书
  事后回想起来,李伟杰暗忖也许感觉太好才不想推开萨拉玛吧!
  “是不是怕我太小,不懂?可是我看过皇兄做皇妃的哥哥哟!”
  皇兄?皇妃?难道萨拉玛看到了迪拜王子和皇妃……李伟杰居然幻想了起来:不知道端庄害羞的皇妃在床上是什么样的风情?细皮白肉的裸体、挺秀的一对小奶子、细细的腰肢、修长的小腿,一定很迷人。其他的细节呢?|乳头不知道有多大?是什么颜色?荫部呢?不知道毛多吗?少妇的小唇该是微吐的吧?
  李伟杰在哈娜王妃那里见过照片,而且也从哈娜王妃口中得知,迪拜皇室继承人二王子的未婚妻是他的表妹!
  萨拉玛一定感觉到李伟杰夹在她腿间的荫茎耸动了几下,发现了他的弱点,萨拉玛微笑了:“哥哥回家的晚上,都只做姐姐的亲哥哥,被我看到好几次喔!要不要我讲给你听?”
  “嗯……”
  李伟杰还真的很好奇。
  萨拉玛发现李伟杰缺乏抵抗的决心,就知道他感兴趣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她用小白藕似的两臂环抱住李伟杰的颈子,口中喃喃细语:“哥哥,你好傻!亲了人家的脚,也亲了肩膀,怎么不知道亲人家的嘴呢?”
  萨拉玛的脸泛着粉红,轻闭上双眼,微张的小嘴唇似乎特别的红润潮湿,李伟杰的魂都被勾走了。
  突然一个念头闪入脑中:萨拉玛的姐姐谢客哈蓓蕾初绽时,长得大概就是这俏模样吧!
  不知不觉,李伟杰把萨拉玛当成谢客哈的替身,他把嘴唇印上了她的樱桃小嘴。
  哇!好柔软、好温暖的Chu女之唇啊!
  他们温柔的拥吻着,好像嘴唇都熔在一起,不能分开了。
  萨拉玛的胸口起伏着,李伟杰的呼吸也加快了。
  突然,她的嘴唇微微分开,温软的小舌尖轻舔着他的唇。
  李伟杰也伸出了舌头,一阵清香传入他的口中,原来少女唇膏是草莓味道的。
  他们的舌头开始交缠着,李伟杰贪婪地吸吮着萨拉玛的舌尖、饮着她的唾液。
  萨拉玛和李伟杰都开始发出哼声。
  他放在她面颊的左手、和肩头的右手,都感到萨拉玛上升的体热。
  好一会儿,他们才不舍的分开。
  萨拉玛俯在李伟杰的胸口轻喘着,望着他温婉的微笑了:“哥,那是我的初吻!”
  萨拉玛倚在李伟杰怀里舔了舔泛红的嘴唇:“哥,你是不是很想知道哥哥嫂子在做那个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照片里,王子和他的表妹未婚妻倒是很般配,都是瘦瘦的。哈曼丹英俊帅气,长得一付精明样,听说很会赚钱。
  2008年12月23日,阿联酋迪拜二王子哈曼丹他的表妹谢克哈订婚。
  这位谢克哈公主是他母亲的妹妹的女儿,这种近亲结婚在阿拉伯世界属于正常的行为,之所以与这位公主结婚的大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政治联姻。
  在没过多久阿拉伯方面删除了这条讯息,大家议论纷纷,是否是取消婚约?答案无从得知。但是这位年轻迷人的王储可能会为了政治上国家上的问题而选择政治联姻吧!
  照片里的谢克哈很标志,也很文静,打扮的好可爱,头发长长的,像光洁的黑丝,前面剪着像小女孩的浏海;白嫩的瓜子脸上只画着淡妆;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可惜总是害羞的不敢直看人家;小小的粉红嘴唇,很爱笑,不过也总是被她用纤指遮着;胸部不算大,可是因为身材苗条的关系,总显得鼓鼓的。
  最美的部分,是那双修长的美腿了,听玛利亚姆说:谢克哈最常穿的不是短短的浅色洋装,就是短裙配丝衬衫、外套,从没看过她穿长裤,或任何垮垮的衣服,均匀浑圆的大腿和纤细的小腿通常是裹在薄薄的丝袜里,脚趾也是农纤合度,修长却不像有人长着像猿猴似的长趾头,也不像很多人的脚长得东突西歪,白嫩嫩的好美人。
  有一次,大家聊着聊着,丈夫们不时忍不住偷瞄着谢克哈的美腿,她依着哈曼丹的手臂,半睡半醒地听着。

()
  一位妇女突然说:“谢克哈你怎么那么累呢?你又不像我,晚上还要起来喂奶。”
  谢克哈脸上一刹那就红透了,哈曼丹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谢克哈狠狠的捏了哈曼丹一下,就狼狈的跑掉了。
  所有的男人都嫉妒的想着谢克哈的事,那件恰好被萨拉玛不小心偷看到的事……
  “差不多半年以前的晚上,哥哥出国回家,大们早早的吃了晚饭就上床睡觉了。我睡不着,就起来想要去玩。经过他们房间的时候,我听到床垫的吱喳声,我还以为他们调皮的跳床垫玩,好奇怪喔!我好奇的钻进他们的房间,再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就看到了他们……他们……在……在……”
  萨拉玛感到李伟杰的荫茎又耸动了起来,就心不在焉的低头去看。
  “你……你嫂子开灯了吗?”
  “嘻嘻!每一次都一样,皇兄要开灯,嫂子就用手蒙着脸,叫他关灯。结果哥哥就会把灯光调的暗暗的,可是我真的有看到喔!哥哥都先脱的光光的,然后就会把嫂子也脱光。嫂子叫皇兄的鸡鸡‘哥哥’,哥也叫嫂子的鸡鸡‘妹妹’。”
  “嫂子躺着让皇兄吃奶‘哥哥’就会变硬硬的,然后嫂子就帮皇兄摸‘哥哥’,皇兄也帮嫂子摸‘妹妹’,两个人就好像很舒服的喘气。嫂子都不准皇兄亲她的‘妹妹’,哥叫那个‘妹妹’怪名字也会被嫂子骂,只准叫她‘妹妹’。”
  李伟杰不禁笑了出来,谢克哈的规矩真不少。
  萨拉玛看着他问:“你这个也是你的‘哥哥’吗?”
  李伟杰居然不再在意萨拉玛的小手在他勃起的荫茎上抚摸着:“不是喔!我是老大,他是老二、是‘弟弟’不是‘哥哥’。萨拉玛,你嫂子不穿衣服是什么样子?”
  “嫂子好漂亮!奶奶翘翘的、奶头像小樱桃一样,姐姐的‘妹妹’像小白馒头一样,只长了一点点毛,还有跟我一样的有一条缝喔!”
  李伟杰已经失去自制力,看着萨拉玛红润的小嘴,他热情的吻了上去,发出“渍渍”的声音。
  他们俩长长短短的亲了好半天,李伟杰的手也不老实的按摩着萨拉玛充满弹性的屁股。
  萨拉玛惊喜的努力配合着他的吻,良久唇分,李伟杰继续追问道:“后来呢?”
  “后来嫂子张开腿,让皇兄的‘哥哥’插进她的‘妹妹’里。‘哥哥’一直插,嫂子就一直喘气,还会小声的称赞皇兄和‘哥哥’。皇兄一直弄得床响个不停,有时叫‘妹妹’叫的太大声,嫂子就用手捂他的嘴喔。只有一次哥哥叫嫂子跪着,从后面把‘哥哥’放进去,像小狗相干一样,皇兄叫太大声,嫂子捂不到他的嘴,就生气了,以后不让哥哥从后面来了。最后的时候最奇怪:有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