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都市起源 >

第24部分

都市起源-第24部分

小说: 都市起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有忘记用攥着他荫茎的小手来威胁他,恐怕她早就被插进了菊门。
  “对嘛,就是这样……嗯,来慢慢的向上挪一下……又不费事的。”
  看到羞的有点想哭的苏玉雅终于在他的欺负下妥协,把他的荫茎扶到了她的蜜|穴甬道口时,李伟杰欣喜的点头赞赏着,“乖雅儿,来,自己分开蜜唇……嗯,对啦,就是这样,真乖……他要来了哦……”
  最后一句话音落下,感到荫茎Gui头已经彻底陷进了苏玉雅用她细长手指分开的蜜|穴甬道,浑身舒畅以极的李伟杰腰部实实的向前一顶,力道不重不轻,却刚好一插到底。
  说实话,与苏玉雅在水里交脔比在床上要美妙的多,因为浑身湿漉漉的苏玉雅更能让他找到那种肆意欺负她的快感,而不是内疚感。对于这点小小的心理变化,他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李伟杰把手上一对美腿托向两边更加敞开的位置,挺动臀部让荫茎亲吻苏玉雅蜜|穴甬道底的花心,低下头的他贪婪的看着身下那两团随水面起伏来回摇动的嫩白|乳团,还有顶峰的红嫩樱桃,目眩神迷中他便又再次俯下身体,去继续含吮了起来,但是他却忘记了苏玉雅现在正勾着他的脖子才免于被水呛到,所以继续落进水里的苏玉雅不得已下又加大了搂抱他的力道,让他们两人湿漉漉的身体更紧的贴在了一起。
  由于水中浴液的影响,和苏玉雅细腻皮肤摩擦的感觉像是翻滚在一团云雾之上,神仙也就不过如此吧。
  还好因为已经放开了他的荫茎,换成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苏玉雅这次才避免了水淹,但是花径被插,身子却着实软的厉害,估计这样下去被水没顶只是早晚的事,所以她抗议的踢蹬起了搭在盆沿外侧的娇美小腿与嫩足。
  小象牙腿与足趾的挣动牵动了浑圆大腿内侧的细滑肌肉,结果不但没有向他起到抗议的作用,反而使苏玉雅蜜|穴甬道的前端花径收的更为紧致,让他来回的抽插得到了更强的快感。
  挣扎在水面的波浪中,身体被花径中里戳外捣的荫茎插的越来越软,口鼻中唔嗯之声不绝的苏玉雅略显狼狈的同时又向他尽情显露着绚烂的艳光,似是风雨中的玫瑰一般,只有经历了风雨的浸润,才会露出这种比平常更加艳丽的姿态。
  浴缸里的热水在李伟杰的癫狂中不停的洒出,不但让浴室外的高级地毯湿透,好几次还呛到了在浴缸中他的身下不停“挣扎”的鱼美人。
  “小坏蛋!唔……哎呀……”
  在搂抱中不忘抗议的对他的后背又抓又捶,两条美腿在浴盆外踢蹬甩扭的仿佛蛇尾,黑发部分滑落水中的苏玉雅完全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
  “亲亲雅儿,想快点达到顶峰么?”
  轻咬了一下口中的樱桃,知道再不能像早晨醒来那样缠着苏玉雅,但是一时又舍不得放手,李伟杰只好想方法让他们两个快速达到顶峰,但是他的提议却引来了苏玉雅螓首的一阵摇摆,也不知道是对难耐快感的发泄,还是对他口中没大没小的称呼的抗议。
  “那么……玉雅,想让我She精给你么……”
  收回抬着苏玉雅修长双腿的小手,改为紧搂她水中的圆润臀胯,李伟杰把苏玉雅的身体尽力向浴缸的底侧顶压着,直到他可以抬头吻住她的嫩红唇瓣时,这种前压的动作才停了来,“闭上眼,吻住我,别呼吸。”
  在没有具体弄清楚李伟杰要做什么的时候,被他强行含吻住嘴唇的苏玉雅那绝美的五官便彻底的浸没到了水里。

()免费TXT小说下载
  娇躯臀胯以上被他压的极度弯曲,螓首彻底淹进浴缸水中的苏玉雅由于这个姿势不得不吐尽了胸腹中的空气,她的两条美腿向天翘起,在他一直没有停顿的抽插下失去了挣踢的力道,美腿的整个曲线从踢甩的挣扎动作改为了无助的朝空中绷起,曲线修长而优美,嫩白的犹如出水的象牙。
  闭起的眼前一片黑暗,耳边只能听到沉闷的水声,鼻腔里失去了所有气味,口唇也接触不到空气,只能在单纯的轻轻张合间任由他的舌头在其间舔搅,还时不时的被吸出香舌来恣意品尝,五感失去一大半后,苏玉雅蜜|穴甬道内的感触却越发的清晰起来,在那拥有奇特脉络的荫茎的强力抽插下,感受着极度的深入与抽出,爱液不知不觉酝开在浴盆的水里,一种既无助又有爱子紧贴身上的亲密感觉让苏玉雅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由于搂住他脖颈的双手已经起不到丝毫的作用,苏玉雅索性松开小手,翻腕抓住了头顶浴盆的盆沿。瓷盆的白皙却也比不上她玉手的青嫩,上身窝成蚕宝宝姿态,在尽显腰背惊人柔软程度的同时,那两条笔直升向空中的美腿却又在时刻诠释着什么才是纤润有度,修长婉转的境界。
  缺氧的条件下,Xing爱的快感是成倍提升的,这是李伟杰在一些SM研究文章中知道的,他在Zuo爱时用于苏玉雅身上,而效果却是出奇的好,不论是对于身下的苏玉雅,还是上面“施暴”的他。
  半分钟内,通过感受苏玉雅蜜|穴甬道的强力收缩,李伟杰知道她达到了两次高潮,而他也在其后进入了喷射阶段,开始向苏玉雅那在浴前曾今释放出Jing液的子宫里再次灌入Jing液。
  浴盆中,一对属于女神的美丽双腿正分开挺绷在盆沿的两侧,痉挛的仿佛是被切开喉管的绵羊绷踢后蹄的举动,而一个青年模样的帅哥正跪压在这两条美腿中间,臀胯与两条美腿的根底相接,紧紧的压在一处。
第1467章 浴室春色(二)
  不用想也知道,此刻青年的荫茎绝对是插在身下女体的蜜|穴甬道镇南关,而青年臀部上每一次的抖缩都会引起这对美腿的剧烈颤抖,显然青年此刻正在向他身下的女体深处喷射着Jing液,而温婉仙子除了露在浴盆上空一对大大分开的美腿外,盆沿上抓着的美丽玉手也捏的指尖发白。
  淹没在水下的美丽女神精致的容颜周围漂流着几丝黑发,回弯到极致的小腹没有半点多余的脂肪堆积起的凸起,反而依旧是平滑嫩白的肌肤,不显瘦弱也不露肥坠。只是此时那些美丽肌肤下的多块纤巧腹肌在不停的蠕动着,跟随这段有节奏的蠕动,她胯间的蜜|穴甬道也随着一下下的收紧放松。
  黏稠汁液不断从蜜|穴甬道口溢出,散落进温热的浴水中,一会儿是白丝,一会儿又成清液,时而交替出现,时而单一的飘舞,却都又慢慢融进暖暖的水中,让水面飘出几丝清香与肉欲。
  水下美人柳眉轻蹙,脖颈凝挺,美丽容颜浮出的表情有几分难耐,几分舒畅,也同时带着几分痛苦,欲仙欲死中体味着快美。
  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苏玉雅在水下憋不住气后,抓着盆沿的手臂用力上拉娇躯的动作,他才在水中拔出了于苏玉雅体内,已经浇灌完Jing液的荫茎,傻兮兮的坐回了浴盆的另一边。
  “咳咳……小……小坏蛋!你……你要把玉雅淹死呀!”
  黄鹂高歌的嗓音,柔柔的责备语气,略显狼狈的低咳,苏玉雅娇躯瘫软在浴盆边缘,两只垂落的美腿无力的挂在盆缘外侧,水珠从膝盖滚落小腿,然后经过秀美的足弓,在嫩细的豆蔻足趾上荡漾片刻后低落下去,在华贵的地毯上摔成一片晶莹,旅途中没有在光滑的肌肤上留下一丝痕迹。
  “啊,对不起,玉雅,你没事吧?”
  李伟杰听到苏玉雅话,顿时忍不住紧张起来,开始打量苏玉雅的身体,生怕她出事了。
  苏玉雅看到李伟杰一副关心的样子,扑哧一笑,满不在乎的向他摆了摆手,手指上的水珠和几滴黏稠白液甩落到了他的胸膛上,然后又坠进浴盆。
  侧头斜枕着自己洁白的玉臂,一副美人沐浴姿态的她用嫩嫩的指尖对着他的胸膛轻戳了几下,然后又改为在上面画圈圈。
  苏玉雅慵懒的又在李伟杰的怀里静静的躺了一会儿之后,再也不不顾李伟杰的不舍,轻笑着站起身体,离开水面的苏玉雅胴体上带着一片淅淅沥沥的水珠跨出浴盆,腿间的花瓣与丝绒在修长双腿的开合下时隐时现,站在浴室毛毯上,手拿着浴巾擦拭身体的她宛如出水芙蓉,又似雨后百合,鲜嫩欲滴,娇艳美丽。
  洗浴完毕,苏玉雅本来还想给李伟杰做早餐的,但是现在没有精力了,再说总统套房,哪里有让客人自己动手做饭的规矩,当然自己要求的不算。
  茶厅里,靠着窗,窗外阳光落在湿漉漉的花边上折射出璀璨的光芒,映落进了茶厅。
  苏玉雅圆润的脸颊上渡着一层薄薄的光晕,她低着头,半露的酥胸坚实饱满,那白腻到极致的粉脂上有着微芒。
  她那纤细素净的手指,放下了茶勺,磕碰着茶杯散发出清脆叮咛的鸣声。
  “师母,暂时我们还是不要公开我们的关系,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让你真的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李伟杰说完,心里边一直压抑着的那颗大石头好像被掀开,一抹萌芽悄然无息地顶开了泥土,露出一点儿的嫩嫩的绿。
  就是那高达数百尺的红杉,刚刚挤破种子壳时,不也是这样一点儿的绿吗?
  “玉雅,对不起,我……”
  李伟杰握住了苏玉雅的手,含情脉脉的说道。
  苏玉雅任由他握着手,提着裙子站起来,转动着脚步,从他身后搂住了她,脸颊儿贴着他,在他耳畔轻声说道:“伟杰,我明白的,薇薇是个好女孩。我喜欢的男人,定然是能够给他爱着的人幸福的,他会有一份拥抱着你,就会让你幸福一辈子的坚定和执着,所以我爱上他了。给一个人幸福,给一个人一辈子的幸福,很难,责任很沉重,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实现的。当你累了,玉雅给你一个停泊的港湾,男人年纪大了,越来越成熟了,也越来越要面子了,在玉雅面前,你是玉雅依靠的人,是玉雅最爱的人,也是玉雅的男人,可你在玉雅的眼中,也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她苏玉雅轻声呢喃着,苏玉雅和李伟杰身边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一样,她想要他疼爱着,可是同样的,她也愿意疼爱着他,她照顾着李伟杰这些年,早已经习惯把自己放在一个特殊的位置,去照顾着,守护着,珍惜着她爱着的人。


  李伟杰握着苏玉雅的双手,心里边许许多多沉重的东西悄然散去,再有勇气和敢于拼搏的男人,也会希望有一份压着自己心的稳,许多时候这份稳总是来源于家,来源于父亲和母亲,可是他现在要做的事情,父亲和母亲都不能做他的后盾,不可能成为他背后温柔抚慰他的力量,这让他那颗凝固的如同水泥般难以动摇的心,也有些过于沉重地找不到支撑的地方了。
  苏玉雅,这个温润安静如水的女子,她愿意用她那柔软的身子,承载这个男人的身心。
  “歇息一会儿……”
  苏玉雅总是挂念着李伟杰的身子,尽管她鼻翼间潺潺如溪水的呻吟愈来愈有着海浪拍岸的亢奋,让她眩晕着,仿佛在他和她的身子里有一股压抑不住的漩涡在转动着,流淌着,她搂着他的脖子,她已经明白了李伟杰骑士和被骑士的隐晦意味,可是她更钟情于现在,感受着他起伏在她水润温和的身子上,放肆地表达着他对她的爱。
  苏玉雅感觉到他身子里火焰的蔓延,不再劝诫他,清丽优雅的脸庞上有着水洗后珍珠的色泽,泯出细密的汗珠,却像这个日子里,南国剥了壳的龙眼,水水润润的,透着让人发自肺腑的不由自主吞咽的气息。
  迪拜的帆船酒店,沉淀着历史,积累了无数情人分合缠绵的故事,苏玉雅在这里成为李伟杰的女人,她那老公去世后,保持了多年的女性的贞洁,蜕变成女人最妩媚的柔湄,在她迷离的呻吟中,在沧桑的蓝天苍穹下,在那咬着唇瓣儿切断了音符的撩拨中,被他压榨的一席水色粼粼。
  他被她爱着,他被她感动,有这样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身后,李伟杰还有什么负担,还有什么压抑?尽管他所作的,永远只是斑斓色彩的道德门槛外徘徊的蜘蛛网,想要网罗门里边的人儿,此时此刻,他却无所畏惧,她在为他推波助澜,在两个人沉沦缠绵的欢愉中,李伟杰心里边的愧疚和压抑,在她默默的接受中宣泄而出。
  他很强大,她很娇柔,他像一个无敌的勇士一般,一遍一遍地碾过她的柔软如水的身子,又仿佛重甲骑士掠过原野,长枪挑开草丛,马蹄陷进沟壑,踢起一汪水凝,他深深地吻着她,苏玉雅,她的身子里,纷落如雨,飞溅起一片迷茫的水色,一片水色的柔情包裹着他。
  “玉雅……”
  李伟杰喘息着,体味着那萌动冲击的滋味,她是他的港湾,在他这一世的风雨里,让他停泊。
  她静静地看着他,他是这般的迷人,身上的气味,渐渐散去血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