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都市起源 >

第3部分

都市起源-第3部分

小说: 都市起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哦……”
  李伟杰并不急躁,也不特别兴奋,他依然保持着原来的节奏,这对于已经进入高潮的女人来说,却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你……快点好吗?”

()免费电子书下载
  玛丽亚姆低头看了看李伟杰,他却依然埋在她的香颈里亲吻着。
  “我说过了,得一个小时。”
  在不断的揉捏中,玛丽亚姆的Ru房圆了又扁,扁了又圆。
  “哦……啊……”
  玛丽亚姆的蜜|穴甬道里越来越泥泞,但李伟杰还是抬起屁股,并将荫茎抽出来。
  “啊……不要……”
  玛丽亚姆想留住李伟杰的荫茎,却为时已晚。
  “我想再量一下你的体温。”
  说完,李伟杰将体温计插进蜜|穴甬道里,那泥泞的蜜|穴甬道夹着细细的体温计,很不过瘾。
  刚才李伟杰抽出荫茎的一刹那,让玛丽亚姆顿时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与那粗大荫茎相比,这根细细的体温计几乎让她没有任何感觉。
  李伟杰一边揉捏着玛丽亚姆的Ru房,一边看着玛丽亚姆露出来的胴体,由于她的蜜|穴甬道不时收缩、扩张着,体温计也在她的蜜|穴甬道里不停转动着。
  “啊……好热……”
  玛丽亚姆用力向上挺起腰身,整个酥胸都赢露出来,一对Ru房丰满高耸,圆圆的|乳头已经被李伟杰揉捏得翘立起来,硬硬的。
  李伟杰直接握捏着那一对Ru房,便能明显感受到她那滚烫的胴体。
  “啊……里面好痒……”
  玛丽亚姆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眨动着,甚是妩媚。
  李伟杰的一只手从玛丽亚姆的Ru房上滑下来,越过那茂盛的芳草,随即用一根手指在她的阴Di上轻轻揉动。
  “啊……我要……”
  玛丽亚姆饥渴地舔着自己的嘴唇,李伟杰却不去吻她。
  在她的阴Di上揉捏了一会儿后,李伟杰把身子移转到玛丽亚姆的头顶,将那硕大荫茎送到她的嘴里。
  “亚姆,现在请用你性感的小嘴好好的帮我吸一下。”
  听见李伟杰的话,玛丽亚姆脸上的羞怯之情更盛,要知道,她之前虽然交往过男朋友,可是却连手都没有牵。
  没吃过猪肉,但是却见过猪跑,玛丽亚姆对于这些情爱之事倒也不是完全一窍不通,她无奈地缓缓张开了性感的樱桃小嘴。
  李伟杰的荫茎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玛丽亚姆必须尽力的将嘴张开才能慢慢的将他的荫茎吞了进去,一丝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从她的嘴里流出,顺着他的荫茎缓缓流下划出一条晶莹的水痕。
  刚才清高冷艳的玛丽亚姆,此时却把李伟杰的大荫茎含进口中。
  看着玛丽亚姆吞吐自己荫茎的样子,李伟杰有一种特别的成就感,只可惜,她只现在的身份还只不过是迪拜公主,而不是迪拜王妃。
  “嗯……亚姆,看来你从未尝试过Kou交,嘿嘿,这说明连你还是一个原生态的处子。Kou交是一项很能激发男性欲望和快感的技术,你要注意,在Kou交的时候不要一味的吞吐吸允,这样只是机械的往复运动,并不能体现Kou交的价值。舌头的运用在Kou交中至关重要,现在你尝试着用舌尖刺激我Gui头上的尿道口……”
  玛丽亚姆带着复杂的心情的吐出了李伟杰的荫茎,伸出小巧的香舌,用舌尖轻轻的逗弄着李伟杰的马眼。
  “很好,你具有极强的学习能力,接下来再把我的荫茎突进你的口中,注意在这个过程中,用你的舌头不断地舔弄着我的Gui头……哦……对,就是这样,亚姆你技巧的运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能能够如此的娴熟,这证明你的天赋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只要反复的练习,你一定会成为精通Kou交艺术的高手……”
  玛丽亚姆含羞带怯地按照李伟杰的指示一遍又一遍的温习着那令她羞耻的动作,此时一缕乌黑的秀发经受不住她臻首的上下摆动,从耳畔滑落,遮住了玛丽亚姆秀美的脸庞,她的左手轻轻地抚过,将顽皮的秀发从新缕回耳际。

()免费电子书下载
  这一诱人的举动显然激发的李伟杰的快感,他喘着粗气道:“亚姆,看来我没有看错,你的确是一个天生的尤物。”
第1440章 侵犯公主(三)
  “在Kou交的过程中,双手的运用同样不可缺少,你可以试着用你的一只手随着你的吞吐一道拨弄我的荫茎,另一只手抚摸我的睾丸。另外,在Kou交时可以与男性不时的进行眼神交流,男性都喜欢欣赏女性在被征服时的样子,这样的举动能极大的提升男性的快感。”
  事以至此,玛丽亚姆只能屈辱的继续听从李伟杰的指导。
  十几分钟后,玛丽亚姆清晰的感觉到口中的荫茎似乎变得比刚才还要大了。
  这时李伟杰的呼吸开始变得浑浊,粗大的汗珠也不断的从额头渗出:“亚姆,由于你的‘努力’,现在我感到快感急速的上升,这说明我的高潮即将到来,而你也必须学习这最后的关键的冲刺,现在,请将我的荫茎尽量的吞入你的喉咙中然后迅速吐出,如此反复,而你的双手的拨弄也要适时的加快,这样将带领男性进入最后的高峰!”
  在玛丽亚姆二十几次尝试之后,李伟杰的双手突然紧紧的压住了她的头,将自己的荫茎尽根插入了玛丽亚姆的口中,毫无准备的她突然感到一阵窒息,性感的双臂不断地撑着他的腰部,用力的向外顶,企图摆脱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无奈,李伟杰一双用力的大手死死的按住玛丽亚姆的臻首,使她的一切努力转瞬之间化为徒劳。
  “呜……呜呜……”
  李伟杰粗大的荫茎此刻占据了玛丽亚姆口中的一切空间,使她感到无法呼吸,强烈的压迫感使玛丽亚姆美丽的脸颊涨得通红,痛苦眼泪涌出了眼眶,原本用力撑着他腰部的双手此时也只能无力的扶住李伟杰粗壮的大腿。
  虽然极度的慌乱使玛丽亚姆几乎失去了知觉,但她依然清晰感到李伟杰的荫茎在自己的口中兴奋的跳动着,一股股温暖粘稠的液体正不断地打在自己的喉咙深处,但这个令她倍感痛苦的过程却持续了将近一分多钟,就在玛丽亚姆感到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他终于把荫茎抽了出来。
  死里逃生的玛丽亚姆立刻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气,长时间的窒息显然使她的呼吸极度的混乱。
  李伟杰将枕头垫到玛丽亚姆的肩下,这样,她的头就可以向后仰,更方便她继续吞吐荫茎,而李伟杰也可以看到插在她蜜|穴甬道里的那根体温计不停地转动着。
  玛丽亚姆的嘴上功夫实在了得,不到一会儿就让李伟杰舒服得呻吟起来,荫茎再次充血勃起坚硬起来。
  “唔……公主舔得真爽呀!”
  李伟杰不时在玛丽亚姆的嘴里抽动着,同时双手揉捏着她的Ru房。
  玛丽亚姆的身材非常性感,李伟杰光看着她的胴体也会喷鼻血,更何况还让她吞吐着自己的荫茎。
  李伟杰俯下身,伸手捻动着那根体温计,竟引得玛丽亚姆的蜜|穴甬道急遽收缩,就连那细长的体温计都能夹得很紧。
  李伟杰一边捻动,一边抽插,使那根细细的体温计折磨得玛丽亚姆的蜜|穴甬道连连收缩。
  如果玛丽亚姆用力的话,李伟杰相信,仅凭她蜜|穴甬道的力量;也可以把这根体温计折断。
  直到撩拨得差不多的时候,李伟杰才把荫茎从玛丽亚姆的嘴里抽出来,转身与她的胴体叠在一起。
  “不要折磨我了……快插我呀……”
  玛丽亚姆终于无法顾及玛丽亚姆的尊严,向李伟杰哀求起来,她双手慌乱地握住李伟杰的荫茎,塞进自己的蜜|穴甬道。
  贞洁和矜持彷佛只在转瞬间就已被全部摧毁,玛丽亚姆的心在绝望中沦陷。
  与之相反的是,随着李伟杰开始抽插的动作,Gui头一下又一下地连续冲击着濡润的嫩|穴,先前感觉的痛楚在慢慢消失,成熟的女体被雄猛的男根逐渐激发起官能的性感。
  就像是为了排解肉体对心灵造成的困扰,玛丽亚姆的双手用力抓住床单揪动,同时开始娇喘了起来,芬芳的气息夹杂着微弱的呻吟,从嫣红的香唇间不断喷吐出来,白嫩的Ru房在男人手掌的按捺下大幅度地起伏着。
  当长满黑毛的下腹频密撞击着流露粉色光泽的阴沪,就从两人胯下传出一阵阵“啪啪啪……”
  的靡乱声音。
  这种印证两人交媾的声音虽然过于淫秽,但从某方面来看,又多少有着亲昵的意味。
  所以,浮于玛丽亚姆皎好面容上的,不单只是浓郁的苦闷,更多的是嫣红的娇羞。


  而李伟杰粗沉的语音又如魔鬼般在耳畔响起:“公主,听……你下面的小嘴儿都开始说话了,上面的小嘴儿为什么还是不出声?”
  “你……”
  涌起又羞又恼的情绪,玛丽亚姆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红润的樱唇就已被李伟杰的大嘴紧紧堵住。
  就像荫茎在嫩|穴里的野蛮冲撞一样,男人的舌头侵入她的口腔里开始恣意拨弄。
  在无从抗拒的状态下,玛丽亚姆只是本能地用香舌抵抗外来的侵袭,却反而李伟杰大力吸住,并将两人的舌头紧密地纠缠在一起。
  在甘美的唾液被男人贪婪啜食的同时,也不得不咽下那浑浊的口水。
  这样深吻的过程中,肥美的玉|穴遭受着凶悍的荫茎狂狠抽插,在成熟的女体内渐渐形成悦乐的波浪,不但令娇嫩的膣道开始绵密地颤抖,滑黏的蜜汁亦因荫茎的挤迫而顺着肥腻的秘唇流溢。
  被年轻男子的雄性气味包围,再加上热吻所造成的呼吸困难,使得玛丽亚姆紧闭着眼睛。
  在近乎窒息的挞伐中,她更可以细致感受到男根插入膣道的充实,茎冠撩刮|穴壁的骚痒,Gui头撞击媚肉的酥软。
  甚至于李伟杰浓密的耻毛触碰到她柔嫩的肥唇,都引发起一丝茸茸的知觉。
  受到官能的性感侵袭,玛丽亚姆仅存的理智在一点一点退却,只是两手更用力的揪扯着床单,曲起修长的双腿极力分张,圆润的屁股却在荫茎抽插的频率影响下摇晃起来。
  以这样一种淫靡而不自觉的姿势,不知道是为了降低男根充塞造成的疼痛,还是想要承接在女体中心荡漾开来的愉悦。
  感觉到玛丽亚姆的迎合,李伟杰这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激吻,抬起头大口喘着粗气,一面以征服者的姿态俯视着高贵而骄傲的迪拜公主玛丽亚姆在自己身下呈现出姣丽的媚态。
  “唔……”
  从未经历过如此激烈的Xing爱,初时的高贵典雅已荡然无存,终于得到呼吸空间的玛丽亚姆将抑郁着的喘息与呻吟一起喷吐出喉咙。
  虽然紧闭的眼和皱起的眉仍透着苦闷,但上扬的唇角和潮红的腮容却是一副迷离的样子,散乱的黑发因汗湿而贴服在雪白的额头,更令她多了一种娇楚的风情。
  一直养尊处优、心高气傲的玛丽亚姆在平日里早已习惯被珍视被宠爱,而现在面对身上的这个年轻男子野蛮狂乱的侵占,竟让她在羞恼和耻辱之外,又感到一种被征服的满足感。
  不单享受着肉体的原始快感,年轻男子心理上得到的满足更是巨大,于是李伟杰用命令的口气说道:“公主……睁开眼……看着我……”
  玛丽亚姆驯服地张开美目,眼睛已经湿漉漉的,像要滴出水来一样。看着年轻男子英俊的嘴脸挂着奸邪的淫笑,玛丽亚姆沉醉在官能快感中的心里,又涌起了一阵厌恶的情绪。
  持续着荫茎在嫩|穴里抽插的频率和力道,李伟杰像头耕作中的猛牛一样喘着气问道:“舒服吗?小美人儿……”
  试图忽略身体享受到的快感,玛丽亚姆将头扭向一边,以缄默应对男人的揶揄。
  “原来这样还不可以让你舒服……真是个矜持的少女……好吧,那我就让你再刺激一点……”
  大力将荫茎插入美|穴的深处,李伟杰揽着玛丽亚姆的腰背向上抬起,同时自己的躯体后仰。
  玛丽亚姆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就轻易完成了面对面跨坐在男人下体的姿势。
  彷佛有火焰从胯下向上窜伸,玛丽亚姆更真切地感受到荫茎深深插入阴沪的粗壮与坚硬。
  玛丽亚姆被李伟杰如此羞辱,忍不住惊呼一声,怕被对面男子汉窥测到内心一样,羞耻地低下了头,却看到自己平滑的小腹正紧贴着对方健美的肚腩,两人乌黑的荫毛更纠结在一起,这样靡乱的情形更让她懊恼。
  “喜欢这样的姿势吗?小公主。”
  李伟杰贴着玛丽亚姆羞红的粉脸问,同时捧着她的屁股向上抬起。
  当荫茎从濡湿狭紧的膣道里抽离大半截,再狠狠抓住软腻的臀肉下挫,使嫩|穴又将灼热粗长的男器尽根吞没。
  洁白的牙齿咬住下唇不发出声音,可是就连玛丽亚姆自己都不清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