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都市起源 >

第75部分

都市起源-第75部分

小说: 都市起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形侍狻
  李伟杰用了一个星期,独自穿过森林,赤手空拳伐木造船,用飞机上捡来的紧急救生绳,绑好固定,做了一搜简易的木筏。

()好看的txt电子书
第1532章 海洋风暴
  冷冷攀上天际的一轮皓月,将整个海面染上了一层淡淡青芒。点点璀璨繁星半掩在皎洁月色之后,缀于苍穹闪烁着灿然银辉。茫茫夜空,澄净地有如一面不沾半点尘埃的深色水晶琉璃,并没有一丝云彩。
  洋面上,吹拂着轻微的海风。一波接一波的温柔浪涛推挤重叠,延绵千里。极目所眺,视野中尽皆青蒙蒙一片,夜空宛如一只庞然巨碗笼罩于海洋尽头,两者紧密相契。
  海天之间,似乎就只有那艘孤零零的木筏飘摇其中,漫无目的地,萧索地飘摇着。
  李伟杰静静地躺在木筏上,聆听着波浪拍打在木筏边缘所发出的阵阵微声,凝视星空的目光中深邃平静。
  他上身各处的伤势已接近痊愈,但由于长时间暴露在强烈日光下的缘故,通体却有大块的死皮蜕下。黑红中处处斑驳卷起,极为骇人。
  舔了舔灰白开裂的嘴唇,李伟杰缓缓偏首,身边的一根木头上,清晰地刻着五道深痕。而早在两天之前,两女就已因为严重脱水而晕去。
  为什么说是两女,因为在临出发前,刘亦菲不顾李伟杰的反对,硬是要和他一起离开,所以木筏上一共有三个人,李伟杰、刘亦菲和张梓琳。
  刚开始的那几天,刘亦菲一如对待着久未归家的丈夫般,细心而温柔地服侍着李伟杰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与张梓琳的相处也越来越融洽,逐渐变得亲密无间起来。
  因为运气不好的原因,他们刚出海两天,就遇见了鲨鱼,所以储备的水和食物也丢了大半,而李伟杰身上的伤也是在同鲨鱼搏杀的时候留下的。
  鲨鱼早在恐龙出现前三亿年前就已经存在地球上,至今已超过四亿年,它们在近一亿年来几乎没有改变。
  鲨鱼,在古代叫作鲛、鲛鲨、沙鱼,是海洋中的庞然大物,所以号称“海中狼”鲨鱼,被一些人认为是海洋中最凶猛的鱼类之一,以前,李伟杰只是当科普知识一样了解,可是现在他却有了深刻体会。
  在陆地上,李伟杰能够搏狮杀虎猎熊,可是到了海里,遇见海中霸主,却显得有力不逮,最后拼着重伤才杀了那头虎鲨。
  如果现在听见还有人说什么“鲨鱼需要保护”我们餐桌上香喷喷的鱼翅汤就是鲨鱼的鳍做的,一旦被割去了背鳍鲨鱼就会因为失去平衡能力沉到海底饿死。(鱼翅的营养价值和一碗粉丝差不多,吃鱼翅毫无意义)李伟杰肯定会喷他一脸。
  还好只是虎鲨,如果是大白鲨的话,嘿嘿,面对号称海洋中最凶猛的大白鲨,它们强有力的下颚可以撕碎几乎任何它们的猎物,它们生活在海洋生物链的顶端,就算是李伟杰也没有多大胜算。
  在李伟杰尝试着对洋面下清晰可见的上游鱼群射出第一柄飞刀后,他们除了压缩饼干外,便又多了一种食物。尽管它尝上去腥涩无比,但却肉嫩多汁。水分,此时无疑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得多。
  晴朗的天气一直持续不变,每个日间,他们就只是蜷缩于木筏上,尽可能地减少消耗体力的动作。而悬于高空的烈日依旧骄虐如火,肆意烤灼着他们周遭的每一寸空间。
  李伟杰用木棍将四件救生衣扎在自制的船桨上,于木筏上支起了一个小小的凉篷。
  两个女孩勉强容于其内,艰难地盼望着黑夜的到来。
  茫然而固执地向着东方划行了三个夜晚后,大海,仍然是浩淼无垠,并没有一丝陆地的影子或是一条船经过。
  鱼群渐渐变得稀少,终至消失。渴望着的降雨从未出现,一块块坚硬干燥,难以下咽的压缩饼干,似乎在折磨着每个人的灵魂。
  尽管两个女孩都在极力克制着枯涩喉管的灼痛感,那只塑制储水桶却仍是逐渐变轻。
  她们秀美的面容由于长期缺水而枯黄无光,语声变得嘶哑无力。
  在每个黎明到来时,两个娇小的身影便会略为忙碌一会——她们为对方梳头,整理妆容,努力打扮得干净而整洁。
  死亡的阴影早已在身边笼罩,每个人都知道地平线犹如那虚无飘渺的梦般遥不可及。但每一天,她们的脸上都会带着淡淡笑靥,重复着这些已变得愈加困难的动作。
  因为,心中的那个男人,就在身边。
  最后剩下的一小口水,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执。
  最终李伟杰全身突兀间麻痹,重重倒在了木筏上。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女孩虚弱地爬近,捏开自己的牙关,将那一点点清凉甘甜的液体倾下,他不禁黯然心碎。
  这是几天以来,李伟杰所喝的第一口水,每次他就只是倾斜水桶,略略作势。与她们一样,让对方活下去,哪怕只是多活上一点时间,已是心中唯一的念想。
  李伟杰略为转首,望向后舱的两个女孩,眸子中似有欢喜,亦现苦涩怜惜。

()免费TXT小说下载
  她们安静地躺在一起,呼吸微弱但却平稳,长长的睫毛紧闭着,一如沉睡中的腻瓷娃娃。默默地注视了片刻,他缓缓起身,行至后舱,拔出腰后利斧,平静地划向已经伤痕累累的腕脉处。
  刘亦菲的檀口,被轻轻捏开。一缕急流而下的血泉,汩汩流入她的口中。如同每个婴孩与生俱来的本能一般,刘亦菲开始了无意识的吞咽。半分钟后,李伟杰转向一旁的张梓琳。
  这两天以来,正是一种奇异的方式,在维持着两名女子的生命。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还有多少血能流,但只要还有意识,就会一直这样做下去,直至死亡,或是腐朽。
  鲜血,沥沥而下,常年练气使得伤口处逐渐凝结。
  李伟杰微皱眉锋,横转斧刃,正要再次割下时却明显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木筏那原本微不可觉的晃动,已不知何时逐渐变得猛烈起来。
  月光下略泛青辉的澄净洋面,正腾腾往上涌着浑浊的泥浆色潜流。极远处的天边,无边无际的黑压云层迅速蔓延扩散,直如瘟疫般欲将整个苍穹吞噬。
  风,由轻柔渐转强烈,排排海浪开始急不可耐地席卷拍涌,似乎是在为了即将到来的又一场狂欢而亢奋不已。
  李伟杰迅疾立起,把捆绑在一起的救生衣拆散,分别套上了女孩和自己的身体。几根粗大坚实的缆绳被急解而开,再次将两具柔若无骨的娇躯牢牢固定在木筏上。
  刚做完这一切,一束耀眼之极的闪电,夹杂在巨大暴虐的炸雷声中霍然刺下。强大白炽的光能,将已完全被浓厚铅云所覆盖的天空映染得狰狞无比,咆哮而起的狂风猛然大作,刹那间横扫了整个洋面!
  一颗硕大的雨点自高空中坠落,直直砸在李伟杰足前的木筏上,摔成了四分五裂。
  伴随着疾如马蹄的撞击声,接二连三的雨点纷落而下,一场庞然降水终于如愿而来,怒洒于海天之间。但与它齐齐而至的,却是直欲摧毁一切的风暴海潮!
  小小的木筏,在纷起涌击的怒涛中簌簌战栗,如一枚柳叶般被轻盈地卷入汪洋深处。
  李伟杰环视了一眼周遭密布的黑色巨浪,无声地苦笑,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坐在两个女孩身旁。这,已经不是他所能够抗拒的力量。
  木筏周身的木板,在风浪中发出了可怕的“咯咯”声,仿佛随时便要散架。
  李伟杰漠然静坐,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似乎,正在静静等待着那倾覆的一刻。
  突兀间,南侧洋面上似有一抹黑影自他视野中隐现。
  李伟杰微微一怔,猛然起身立起,操起船桨立时向那处划去,木筏宛若醉汉般蹒跚挪动着身躯,艰难而缓慢地在狂风怒海中缓缓驰向南方。
  半个小时后,“啪”的一声脆响,船桨于李伟杰手中断裂。
  他闷声不响地反身拾起另一支,迅疾而划。
  眼前,一个黑沉沉的小岛越来越近,岛体四周遍布巨大的奇形礁石,夜色之中显得狰狞而丑陋。但此刻,在李伟杰的心中,它无疑已是天堂之地。
  洋面下似乎是有无数暗礁,愈接近小岛边缘处,回扑的暗流就愈是猛烈。木筏在李伟杰的全力催动下不进反退,在两股方向截然不同的浪潮作用下已是摇摇欲覆!
  李伟杰望着百米外的陆地,再回首掠了眼犹自昏迷的两个女孩,胸中戾气徒然大盛,身形一纵而起,已是疾跃入海水之中。
  身躯方没入海里,一股大浪轰然扑下,顿时将他直卷入水底。李伟杰急速划动手脚,游鱼般潜至木筏尾部,双手搭上木筏,闷吼声中将它一推数丈。
  木筏如同装上了一部微型马达般颠簸着冲向岛屿,去势方竭时木筏突兀一震,便又跌跌撞撞地前行十数米。
  在这挟裹着天地之威的狂海怒潮中,它固执而顽强地向着自己的目标行进。
  动力,正是来自于那颗永不屈服的野兽之心!
  李伟杰不断地游弋,连连推动木筏,眸子里的两点碧色光芒渐渐暗淡下来。之前两天内的大量失血,实是已让他处在了油尽灯枯的边缘。
  再一次奋力推动木筏后,一股悄然袭来的暗流,铁锤般重重撞上他的前胸,顿时将整个人直卷出十几米开外。
  李伟杰大口呕血,只觉得四肢直如脱离了躯体般,轻飘飘地提不起半分力气。救生衣将他稳稳托浮于洋面上,却是在几股纷涌而至的浪潮作用下离岛越来越远。

()
  前方,木筏牢牢嵌在岛边的两块礁石之间,似是无声凝望着这个孤独的年轻人独自离去。
  茫茫暴雨中振翅声传来,“扑哧哧”飞来一物,落于李伟杰水面上的肩头。
  李伟杰睁开眼睛,看清那物后无力地抬手:“疾风,真羡慕你有翅膀,可以飞!两天前,我无意中用我的血救了你,但是你并不欠我,现在你可以走了。”
  “狗娘养的上帝表子,我只求你救救那两个女孩!”
  他语声忽顿,已失去了意识。
  夜幕之下,大海依旧焦躁不安地咆哮怒吼,震荡着自己的每一寸身躯。一个接一个的浪头高高卷起,将洋面上的这具年轻躯体,渐渐推向无尽的黑暗中去。
  萧瑟寒冷的暴雨冽风中,他的嘴角,却犹自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第1533章 温莎精灵
  一枚锚形鱼钩拖曳半透明的钓丝急速掠过空中,自缓缓游驰的“温莎精灵号”尾舷划出了一道长长抛物线,没入船尾不断激起的白色浪花之中。
  雅乌思。伊桑将鱼杆固定在船尾,接过身边侍从递上的冰镇鸡尾酒,缓缓将视线投向左侧。
  这艘长达300多英尺的巨型游艇尾部,除了用作垂钓的宽阔遮阳伞外,还有着一只庞大到匪夷所思的极可意浴缸。游艇所携的真空汲水系统,直接将爱琴海的海水源源抽取,自尾端的凹形顶层扬洒而下,赫然形成了一条小型人工瀑布。
  六个几近全裸的泳装女郎,于浴缸中嬉戏玩闹,直注而下的瀑布飞溅起点点银花,眷恋般扑上她们年轻娇好的身躯,划过娇盈坚挺的酥胸,坠入迷人温软的深沟不见。
  金色阳光,蔚蓝大海,通体|乳白的艇身,女孩们健康而性感的小麦色肌肤,所有的一切美妙地糅合在一起,轻易就将人心底原始而火热的欲望引发无遗。
  是的,男人的欲望。
  “亲爱的,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呢?”
  一个秀发湿漉的女孩远远叫道,妖精般魅惑的脸蛋上正露出一个浅浅笑靥。
  伊桑笑着摇了摇头,于折叠凉椅上舒展开手脚,闭上眼睛深深感受着潮湿海风所带来的舒爽凉意。作为高端电子行当发家的土耳其超级富豪之一,他不仅拥有富可敌国的雄厚资产,更为令人羡慕的是,他就只有三十岁,年轻而精悍。
  几乎是所有的那些年老力衰,却迟迟不肯退位的富豪官员,在高雅的社交场合见到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退避三舍。
  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容忍周遭的莺莺燕燕突兀间视己若无物,那些年迈老者对于生命愈加增长的贪恋,以及床第间日益力不从心的挫败感,使得他们比起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在乎女人的态度。
  正是因为这个看似简单的原因,在土耳其的上流社会圈子里,与“放荡轻狂”划上等号的伊桑,几乎是完全孤立的。
  国际商务上的大获成功,使得伊桑并不是太在意别人的排挤。他拥有着一个成功商人所必须的全部优点,理智,果断,目光敏锐,心机深沉。
  除此之外,在某一个方面,他享受的是堪比帝王的奢靡生活。在地中海海域,伊桑拥有着二十四艘豪华游轮与三艘超级游艇。
  每逢渔季,他便会带上众多欧洲时尚杂志的封面女郎,将大部分时间打发在海上。当然,拖钓金枪鱼于此时只不过是助兴的一种辅助手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