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都市起源 >

第77部分

都市起源-第77部分

小说: 都市起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说过,他是个魔鬼……”
  伊桑的私人医生木直地转动着头颈,语气颤抖地道。
  左侧方,那个可怕的年轻人正披散着长发,直如厉鬼般将又一截粗大的炮管拧成了麻花。
  伊桑将几个女孩子搂在身旁,目光且惊且佩:“幸好,魔鬼站在我们这一边。”
  李伟杰这次大难不死,卡在瓶颈的《拳经》再做突破,达到第四重。
  如果说前三重还属于人类的范畴,那么第四重开始,李伟杰已经被划为了非人类。
  电光火石间连摧三处炮台,余光隐见最后一门火炮附近人影晃动,情急之下李伟杰伸臂一指,口中低喝道:“疾风!”

()免费TXT小说下载
  小小的黑影应声自空中激射而下,急速掠过炮台。
  刚填充好炮弹的的操纵手只觉得后脑一凉,顿时软软仆倒。
  他脑中最后的一个念头,却是对早已习惯的虚张声势后悔不迭。
  李伟杰不知疲倦般疾掠在几艘炮艇之上,将每一处舱口涌上的敌人俱是屠了个干干净净。
  空中那鹰儿似是亦极为嗜血,双翅每一扑腾转折,就必有一人在它的利爪下丧命,速度竟是比李伟杰不遑多让!
  几番高高盘旋后,鹰儿忽于空中疾扑而下,落于一处舱顶,急啸不已。见远处李伟杰并无所觉,它扑起双翼,沿着那艘炮艇低飞了一圈,没入暗处不见。
  游艇上的众人依旧木立原地,似乎已经完全丧失思维能力,几个女孩更是干呕起来。眼前的杀戮世界中,没有怜悯,没有犹豫,有的只是残忍直接的格杀。
  四艘炮艇无一例外地打出了白旗,所有跪在甲板上的海盗们俱在簌簌发抖,枪械扔得遍地都是。可是,在那道漠然掠过的身影之后,所剩下的,就只有毫无意识的尸体。没有一个人能幸免,正如他们生前偶尔的大手笔——屠船一样。
  “扑哧哧……”
  振翅声中,疾风落到了李伟杰的肩上,低声鸣叫。
  李伟杰冷然立于一处驾驶舱顶,反手轻抚上它的背羽。
  触手之间忽觉有异,转首赫然见到鹰儿口中横叼着一截白色绸缎,正往自己手上轻轻挨擦。
  李伟杰心中砰砰乱跳,颤声道:“在哪里?快带我去!”
  疾风身躯腾空而起,直投向旁侧一艘炮艇船腹中去。钢板所铸的舱门大开着,静悄悄地没有半点声息。
  顺着昏暗盘旋的铁梯直下,李伟杰已完全呆立当场。
  眼前是一个极其宽敞的仓室,四周密不透风,可见度极差。
  顶舱天窗之上一点微光透下,船壁边缘的铁镣上反铐着的,可不正是刘亦菲与张梓琳!两女似是犹处在昏迷状态,血色极差,刘亦菲身上依稀可见几股淡然黑色缠绕。
  她们身前的地上,赫然倒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大汉,满面青紫,死状极为可怖。
  疾风“咕咕”低鸣两声,飞上了张梓琳的肩头,口中所衔的,正是小妮子旗袍上的一处裂襟。
  李伟杰默然行上前去,轻轻扯断几根镣铐,将两女挟出船舱。心中翻来覆去的只是四个字:天见可怜!
  土耳其海岸警备队,于半个小时后急速赶到。
  令伊桑最感欣慰的,是那个被枪击的女孩子并无性命之忧。
  在简单地急救包扎后,她被抬上了一架武装直升机,径直送向离海岸线最近的黑桥医院。
  一番波折后,伊桑的游艇在六艘驱逐舰的环卫队形下缓缓返航。
  对于那股臭名卓著却已完全覆灭的海盗组织,满头银发的土耳其海军上将虽满腹狐疑,但仍保持了极有礼貌的缄默,只是吩咐手下将那四艘炮艇焚毁了事。
  与李伟杰一样,因脱水而深度昏厥的两个女孩在长时间输液后相继醒来,见到他之后均是投入怀中,哭得如梨花带雨。
  此时船队已即将驰入伊斯肯德伦港口,伊桑急冲冲行进舱门,却恰巧见到李伟杰对着两女略为尴尬的表情,不禁心中大为叹息。略为思忖了一下,他复又折出,悄悄吩咐船员转向而驰。
  满腹恼火的土耳其军方留下了两艘驱逐舰远远跟随,海军上将阴沉着脸带着其他几艘舰艇返航。
  若不是这胡闹的富人小子每年都会捐出大笔军费,就算是天塌下来也轮不到他来亲自护驾。
  豪华堪比皇宫的舱室内,李伟杰枕在刘亦菲腿上和张梓琳说着话。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一声干咳传来,伊桑背转着身体立在门口,口中恭声道:“Master,您的两位爱人都没事了吗?”
第1535章 双凤缠龙
  房中三人面面相觑,张梓琳第一个忍俊不禁,掩嘴轻笑道:“哥哥,他叫你什么?”
  李伟杰愕然道:“我不知道……”
  刘亦菲却喜孜孜地招手,微笑道:“你叫我老公什么?师父?”
  伊桑大踏步走近,突兀双膝跪下道:“万能的真主在上,恳求您收我做徒弟!我虽然有无数的家产,却连身边的女子都保护不了。求求您,伊桑发誓将一辈子侍奉师父。”
  李伟杰瞠目结舌地坐起,一时只觉得头大如斗。
  “是你救了我们吧?很好,我很喜欢。”
  底舱的庞然餐室里,刘亦菲铺开洁白的餐巾,笑靥如花地道。
  伊桑眼珠转了转,立即打蛇随棍上:“您一定就是师母了!曼莉莎,妮莉宝贝儿,快将师母照顾好。罗妮,蜜雪儿,你们俩怎么还愣着?快去服侍另一位小姐。罗波特!让你给那只可爱鹰儿准备的晚餐弄好了没有?”
  在这位“准徒弟”的刻意为之下,餐桌上宾主皆欢,气氛极为融洽。而曾经亲眼目睹了那只“可爱鹰儿”于屠杀中“可爱表现”的游艇驾驶员,则战战兢兢地将一盆新鲜小牛肉放到桌边,逃也似地奔出了餐室。
  疾风在李伟杰肩头上垂首注视着那盘牛肉,似是不屑地偏开了头。
  “师父,您尝尝这个,普罗旺斯烩鲷鱼虾仁,我船上的厨子是整个地中海最好的……”
  伊桑神情诡秘地瞟了眼对面两女,低声道:“师父,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两位小姐都是您最爱的人吧?”
  李伟杰骇了一跳,手中一滑,却是将叉子捅进了桌面中。
  他神情尴尬地横了眼伊桑,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伊桑平生御女无数,早已留意这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俱是眸清眉亮,心中更是了然,偷偷朝旁边的侍女使了个眼色。
  “番茄兰道豆汤,很不错哦!传统的地中海风味。”
  伊桑待侍女端上汤点后,殷情地接过小盅,为每个人都舀上了一些。
  那磨碎后的蕃茄混在浓汤之中,微作酸甜,入口即化。
  刘亦菲与张梓琳均是颇为喜爱,后者见李伟杰只吃得几口,晕红着脸蛋又为他舀了一些。
  “师父,刚才这船上的大部分舱室都被那些海盗进去过了,唯一干净的一间就是您刚才休息的卧室。如果不介意的话,麻烦三位能挤一下。”
  晚餐后,伊桑满面惭色地道:“明天就能全部打扫干净,非常非常地抱歉。”
  李伟杰三人对他的这番殷情颇为感激,连连称谢而去。
  “亲爱的,你在汤里做了什么手脚?我的上帝!难道……难道是我们上次吃过的那些东西?”
  餐室里,一个金发姑娘吃惊地掩住了小嘴。
  伊桑怔怔不语,咬牙切齿了半天,颓然坐下道:“我不能有这样龌龊的想法,两位师母虽然都是天底下最漂亮的人儿,但我也绝对不能去偷窥。不行,我不能对不起师父,他救了我们所有人。”
  恍恍惚惚间,他顺手端过一盅甜汤喝了两口。
  略觉异样定睛去看时,伊桑不禁长叹一声,将手中的汤盅抛到一边,皱眉道:“这下怎么办呢?得了,宝贝们,我们好象还从未在餐桌上……”
  舱室中,只剩李伟杰、张梓琳和刘亦菲三人独处。


  (新加坡)联合晚报称,(伦敦讯)英国一对情侣把小艇划到海上风流快活,以为四下无人,可以尽情放纵。殊不知岸上民众听见有人喊叫的声音,以为是求救声,结果竟引来劳师动众的救援行动,令人啼笑皆非。
  上周六清晨时分,一名路人行经德文郡托贝的海滩,忽闻海面传来“呼喝尖叫”声。放眼一看,只见海上有一艘小艇漂着,路人大惊,立即报警。警员以为出现严重事故,派了两艘救生艇、攀崖救援队和巡逻车前往“营救”警员发现沙滩上散落好些衣服,又见离岸约25公尺的小艇在激烈摇晃,似乎有人在挣扎,大为紧张。但当救援队员驶近小艇后,却是好气又好笑,因为艇上只有一对交缠在一起的男女,一看即知并未没发生什么“严重事故”“那男子趴着不知如何是好,女的则抓着小得可怜的毛巾努力遮住光溜溜的身体。”
  救援人员之一的克兰说:“我们开怀大笑了一阵就收队了。”
  这对男女返回岸上,立即穿好衣服,听警员训话一番,就尴尬地匆匆离开。
  “为什么我们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要遇见鲨鱼,然后遇见风暴,这才能得救?可是他们只是Zuo爱,就可以把警察招来?难道是因为我们没有Zuo爱的原因吗?”
  李伟杰正在和刘亦菲说着让她脸红耳赤的话逗小龙女开心,忽闻得身后几声细细喘息传来,只当是刘亦菲身体尚未痊愈,回头去看时却是吃了一惊。
  刘亦菲怔怔坐在床沿,俏脸潮红,一只白皙柔嫩的小手正茫然按在胸口,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已。
  “亦菲,你怎么了?”
  李伟杰大为紧张,正欲行去时只觉得怀中人儿手臂一紧,温软如棉的娇躯渐渐如火般烫了起来。
  “哥哥,你抱着梓琳啊!你抱着我。”
  张梓琳缓缓仰首,脸上如胭脂淡抹,妩媚异常地道。
  李伟杰隐觉不妥,却又不知所以,当下伸手将张梓琳横抱而起,放至床上。
  小妮子于男女之事似懂非懂,一时只觉得心如鹿撞,全身软软地提不起半丝力气,恨不得能让李伟杰永远这般抱着才好。
  “亦菲,你……”
  李伟杰转身,话语却突兀顿住。
  两片湿润而温软的唇瓣,轻轻覆上了他的嘴唇。
  痴痴一吻后,刘亦菲冷艳美眸中悄然升起了一层薄雾,低低唤道:“老公,亦菲在这里呢!”
  李伟杰见她娇羞满眼春意酥慵,心中又怜又爱,温柔地应了一声,手臂不知不觉间环住了她的纤腰……
  舱室中的灯光,悄然而灭,暖如春意般的温潮,静静流淌缠绕。
  斗室之间,宛若天堂。
  李伟杰就算是正常状态下,刘亦菲和张梓琳也不是对手,何况是吃了大量的催|情药物?这个结果就是,两女很快败下阵来,而这个恶果就只能是伊桑来承受……
  当然,大家不要误会,李伟杰就算是撸管也不会和伊桑发生点什么的,他只是找到这个口口声声叫自己师傅,却暗里地给他下催|情药物的家伙,要伊桑给自己找几个漂亮的女模特,反正她的穿上,什么都不多,就是美女多。
  后者并未多想,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李伟杰的要求,在伊桑看来,女人不过是衣服,而他的衣柜里装满衣服。
  一间豪华舱室里,李伟杰开门,他蹑手蹑脚的悄悄地走到德博拉。席尔瓦身后,用一条黑布蒙住她的眼,再轻柔地将德博拉。席尔瓦的双手拉到后面用细绳快速地绑上,她还以为是自己的情郎在开她玩笑,微笑地低下了头。
  德博拉。席尔瓦是来自巴西,年仅14岁的嫩模,因网上流传的一组她的写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有一张“落入凡间的精灵”面孔、游离在萌与性感间的甜美pose,使她成为宅男们心口尖儿上的那杯茶。当然,德博拉。席尔瓦之所以能登上温莎精灵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的年龄。
  李伟杰就大胆地将她推倒在桌上,没想到德博拉。席尔瓦顺从地接受了这一切,她没有反抗,他接着握住那雪白脚踝,将德博拉。席尔瓦的脚抬离地面,整个人就正面朝上地躺在长方形的桌上。
  李伟杰让德博拉。席尔瓦躺在长度较短的边上,就只有身体被桌子撑住,头倒挂在桌边仰望着房间,双脚只好伸直地悬空,刚好墙壁垫住高跟鞋的鞋跟,绑在后面的双手托高腰身,整个人就好像太过兴奋而弓起了身子,再加上头向后仰,丰满的胸部高高挺起,套装上的钮扣好像已经撑不住绷紧的上衣。
  德博拉。席尔瓦摆出如此诱人的姿势躺在桌上,再清纯的男人看见了也会受不了,何况是欲火中烧的李伟杰,很自然地就伸出手解开紧绷的钮扣,敞开上衣,高挺的胸部更加突出,素白型式的贴身衣物更突显她的清纯,绑在后面的双手就像帐篷的中心支柱顶高起腰部,底部只靠着丰满的臀部与肩膀在桌缘支持,优美的拱形背部曲线引人目光。
  由于德博拉。席尔瓦双手被绑的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